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47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17 2011-10-31 14:02:41

  床边赫然呈现着优凉的衣物。它们被凌乱的仍在地上,那优美的紫色纱裙说不清的狼狈。

千城的脸色变得阴沉了下来。优凉皱眉艰难的开口:“你帮我倒一杯水好吗?我嗓子好痛。”千城抚上优凉的额头,冰凉的温度刺痛了他的手背。还好没有发烧。他走到桌前到了一杯水,然后轻缓的从床上扶起优凉。有些潮湿的棉被裹住优凉消瘦的肩膀,一股冷气从背后刮来。千城将水杯放到床前的茶几上,用棉被重新把优凉裹好。

粗鲁的撞门声响起,世界顿时变得纷繁嘈杂,温度也瞬间下降了好几度。优凉看向门外,宫景泫玄色的身影定定的立在门外,冷清中隐藏在巨大的愤怒。

千城扶着优凉,因为怕优凉摔下去也不敢把优凉放下,只能在宫景泫的注视下缓缓将优凉放回床上。彼时宫景泫已经走到床前,深邃的眼眸中看不出一丝情绪。千城站立起来,他从没想过自己会以这种局面出现在宫景泫,他这个最好的兄弟面前。宫景泫伸手要将优凉抱起来,千城慌忙拦住他:“凉儿她······”是宫景泫太过于愤怒?竟然没有看到地上散落的衣物吗?

在千城的阻拦下宫景泫这才看到屋里狼狈的一切,他本来就冰冷如霜的脸色瞬间又沉了几分。优凉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生气的样子,不禁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

宫景泫就直直的看着优凉,语气寒冷的像是坚冰打的人生疼:“我帮我夫人更衣,你先出去。”

千城窘迫的看了看优凉,还是转身离开了房间。

宫景泫沉默的可怕。千城走后他再没有看优凉一眼,径直走出房间。看着他化在黑暗中的身影优凉感到无边的绝望。随后雨衾走了进来,一言不发的帮优凉收拾好衣物,接着一个青衣人进来,是宫景泫的贴身侍卫之一,叫炀。雨衾将优凉扶起来,对炀道:“夏府的马车在这条街的尽头。你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被别人发现。”

炀接过优凉,弟雨衾点头应道:“我知道。”然后他恭敬的对优凉道:“夫人,得罪了。”说完就抱起优凉越窗而去。雨衾走到窗边在无边的黑暗之中追寻着那青色的身影,淡漠的嘴角扯出一丝如夜般沉默的微笑。

太子府

僵硬的空气凝结在春意融融的大厅里。太子妃段谨仪神色严肃的坐在上座,愁眉紧锁。而茗歆则沉不下气在厅里来回的走动。凉儿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来呢?她自小与优凉一起长大,优凉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了,再怎么说她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当菲沫把优凉和千城私通的事情告诉宫景泫的时候,刚好她和太子妃都在场,听到这个消息她吓得不轻。现在宫景泫已经出去找优凉去了,可是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茗歆不安的踱步在菲沫的眼前晃来晃去的,菲沫厌烦的冲茗歆喊道:“你别再我眼前晃悠了!我都快被你给晃晕了!”

“茗歆妹妹她只是担心凉儿妹妹,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都快要急死了。”段谨仪绞着手也站了起来走到厅外,问守着的丫鬟道:“太子爷还没有回来吗?”

丫鬟摇了摇头,道:“还没呢。”

段谨仪复又回到大厅。太子府里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传出去皇家的颜面可是要被丢尽的。而且,太子爷他那么喜欢优凉,千城又是他最好的兄弟,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冷芷夜平静的安坐着,仿佛周围的事情都和她没有关系。她和优凉的交往并不深,在她的印象优凉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自己对她的印象也只是停留在像孩子一样的单纯。不过人心隔肚皮,谁又知道真正的她是什么样的。她无心争宠,优凉的有无对她来说一点影响也没有,她自然犯不着为了她坐立不安。

正在众人焦急不堪的时候,厅外的昏暗之中走来一道冷清的粉色身影。茗歆看到后忙跑了过去,抓住来人的手问道:“雨衾,凉儿她找到了吗?太子爷呢?凉儿她没事吧?”

雨衾不慌不忙的给屋里的众人行礼,才镇定的开口:“宸妃她刚从夏延尉府里回来,今天下午她并没有去见大将军千城,看来是丽良娣认错人了。”

菲沫顿时不可置信的愣住了,没有见千城?没有见千城?!她父亲的亲信明明向自己确认过一切都是按照她的指示进行的,夏优凉也明明去了汐凉楼,怎么可能他们两人没有见过面!?

段谨仪疑惑道:“宸妃她去夏延尉府上干什么?”

茗歆笑道:“谨仪姐姐你忘了吗?清妃正是我父亲的亲妹妹啊,如今凉儿她认了清妃为母亲,按理说我父亲就是她的舅舅,侄女去看舅舅也是符合情理的。”

“不可能的!我明明看到她和千城进了汐凉楼,她怎么可能去你家?!”

段谨仪刚刚缓和的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对菲沫训道:“妹妹,这种事情是不可以谣传的,你可知道这是关乎着皇家的颜面,你难道想要皇家成为众人耻笑的对象吗?!既然这件事是个误会,那么妹妹们都回去吧,记得这件事情再不能提起,不然我一定会严加处理!”

她菲沫设想了一万种结果,却没有到最后优凉一点事情都没有,她反而因为散播谣言被训斥了一顿!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到这么大的委屈,太子爷分明就是有心为那个狐狸精开罪。当自己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时候他不是召集护卫去客栈里捉拿夏优凉,反而命令知情的一概不能把事情泄露出去,然后自己和几个从小一起训练的侍卫去找人。这样一来就算是夏优凉真的做出了什么事情,他完全可以制造假的证据证明夏优凉的清白。什么夏延尉?!分明就是太子爷找来为夏优凉开脱的帮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