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37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45 2011-10-31 14:02:41

  见优凉问,雪玉也便开了口:“小姐,你还是去和太子爷道个歉吧,再怎么说那件事也是小姐您错了。您怎么可以那样和太子爷说话呢?”

优凉笑了。她本来就决定会和宫景泫道歉,因为在她的复仇计划中,决不能没有了宫景泫的宠爱。可是雪玉把一切想的太过于简单了。优凉对宫景泫说她今天会回来,可是宫景泫却连通知都没有通知楸泠院的人。清妃举行丧礼,可是这几天竟然没有见过宫景泫一面,宫景泫怕是已经对她产生了厌倦之情吧?

优凉不缓不慢的擦拭着头发,一汪秋水般的眼眸中有着明亮的嘲讽,她道:“玉儿,这个世上哪有多少情爱能够到达地老天荒?又有多少人能够相互依存走到永远?宫景泫他是太子,是这个国家的储君,将来一定是三宫六院,佳丽三千,谁又能保证他对我不会始乱终弃?你只看看这府中的女子,段谨仪、菲沫、芷夜还有我姐姐,哪一个不是倾国倾城?更不要说以后了。”

雪玉急了,对优凉道:“小姐这是说的哪里话?太子爷怎么可能冷落了小姐呢?虽然说太子爷这几天没有来找过小姐,但是太子爷可是从来没有进过别的院啊!他还专门吩咐了念然姐姐,这楸泠院每天要打扫两边、厨房也有充饥的点心、这房间的梅花也是一日一换啊。就是今天念然姐姐说想要打开窗子透透气,所以才熄了香炉的。而且,小姐在相国寺的这几天太子每天都派人询问小姐的消息,就生怕小姐身子不好生病了。小姐您怎么能这么不明白太子爷对您的一番苦心呢?”

优凉微微愣了一下,问道:“那他为什么不去参加我母亲的葬礼?”

“也许是不想面对小姐吧,毕竟小姐您那天对太子爷说的话太伤人了。太子爷他怎么可能坦然面对小姐你呢?”

原以为宫景泫是移情别恋。当回来时看到这冷清的院子、昏黄的灯光,她对宫景泫失望自己。却不曾想,原来他仍然默默的关心着她。一如既往。

优凉抓起一件斗篷披在身上便往楼下跑,雪玉慌忙喊道:“小姐,你去哪啊?!”此时优凉早已经跑到了楼下。

承乾院

冷清的月光照在地上,冰凉如水。房屋恢弘的轮廓在一片月色中显得柔和而舒缓。远处有树木的枝丫映着蓝色的夜幕。月亮很亮,偶尔有明亮的云团挡住,在地面上投下了一片阴影。夜色安好,静谧且和谐。

承乾院已经是一片黑暗了。虽然院子里留着几盏照亮的明灯,可是当优凉走进屋里的时候还是多亏了从窗外透过来的清澈的月光。屋里很安静,如同宫景泫的性格。空气中有着优凉熟悉的令人安心的干净的味道。优凉走到那张刻着精致的雕花大床前,在床前柔软毛毯上跪坐下来。

床上的那个人有着棱角分明的坚毅的线条,褪去了白日的冷清,沉睡中的他多了许多温和,在月光下温润如玉。只是那份温和中仍然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不悦。优凉不知道那份不悦是否是因为自己。轻轻地抬起手,优凉握住宫景泫的手,刹那间一份熟悉的温暖包裹了优凉。宫景泫被优凉手上冰凉的温度惊醒,睁开眼便看到在一片清澈的月光中跪坐在他面前的优凉。

几天没见她依旧美丽的无可挑剔。只是平日里黑白分明的双眼明显有些黯淡了,仍是肤如凝脂,细腻如瓷。柔顺的头发垂在她单薄的肩上,如同海棠一般的柔美妖娆。她只是胡乱的披了一件银色的斗篷,斗篷里只穿了件单薄的粉色丝绸中衣。宫景泫微微皱眉,她就是穿着这些跑过来的?!

优凉疲惫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凄楚,在这月光中唯美动人。她凝视着宫景泫,道:“我真的很想你。”

宫景泫冷笑:“想?你一心只有你的母亲,你又何曾在意过我?!”

听到宫景泫这种语气,优凉顿时哭了出来,一时之间清妃的逝世、自己的无助、宫景泫的冷淡全都涌了上来,她终于在此刻爆发了出来。她抽噎着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和我说话呢?我的母亲她死了!你也怪我,你要我一个人怎么办?”优凉低头痛苦,细密的发丝垂落下来,那单薄的双肩不停地颤抖。宫景泫看着脆弱的优凉眼中露出不忍。是啊,她的母亲死了,他怎么可以现在去责怪她?不是承诺过要永远让她快乐,不准她在为了自己而哭的吗?

宫景泫沉默了片刻,还是俯下身轻轻地从地上抱起优凉,她的身体是彻骨的寒冷。宫景泫紧紧地抱住她,看着优凉在自己的怀里越哭越凶,伸手为她擦掉眼泪。优凉抬头看着宫景泫,眼角还残留着泪痕,黯淡的双眸因为泪水的冲洗而变得清澈明亮。她说:“对不起,那一天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

宫景泫扯过被子为优凉盖上,说道:“记得你说的话。快休息吧。”

优凉环抱着宫景泫,问道:“那你还生我的气吗?”

宫景泫目光冷冽,看着优凉,口气冰冷的说:“你说呢?”优凉顿时慌了起来,正想着怎么给宫景泫道歉才能让他消气,不想却突然被宫景泫用力的吻住了,力道大的把优凉吓得好久没有反应过来。许久,宫景泫才放下优凉,抚摸着优凉细腻的脸庞,声音低沉道:“以前从来没有人敢那样对我说话,凉儿,你是第一个。”

听着宫景泫这话,优凉不禁心惊胆战。如果自己触碰了他的自尊心那可真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的。怎么办,宫景泫如果因为这不喜欢她了该怎么办?

看着优凉惊恐的眼神,宫景泫觉得好笑,问道:“你害怕什么?我又不会杀了你。”

“我不是怕你杀了我,”优凉低下头不敢看宫景泫,轻声说道,“我是怕因为我当着那么多宫女的面顶撞你,你会不喜欢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