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46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105 2011-10-31 14:02:41

  迎慧院

鲜嫩的花瓣柔软的舒展来来,粉红到近乎透明的娇嫩。花瓣上还残留着晶莹剔透的细小的露珠,温和的阳光透过敞开的窗子照射进来,轻柔的投在花瓣上,给花瓣增添了一抹明丽的生气。凉风吹动大红的纱帘,轻纱在平和的空气中微微浮动。窗外是一片盛放的梅花,一大片一大片的锦簇仿佛粉色的云团。清风吹过,细碎的花瓣簌簌落下,如同一场唯美的梅花雨。

颜莹微看着窗外美好的景色不禁轻轻的微笑,娇美的笑容就像窗外的风景一般的美好。可是这种美好还没有维持多久就听见菲沫尖锐的声音刺破宁静的空气传来:“颜莹微!颜莹微!”

颜莹微垂下眼睑,想起今天灵逸对她说的话,美丽的水眸中充满了幽怨。她放下手中的花瓶走到一脸怒气的菲沫身边,道:“丽良娣。”

菲沫怒视着颜莹微,骂道:“我父亲还说把你从宫里带出来就能帮助我对付夏优凉那个狐狸精,还说什么你在她那里有眼线。你的眼线呢?!这么多天过去了你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带给我!我好不容易抓到了她和大将军千城行为诡异,偏偏太子爷有意包庇她!你说你可以帮我,我费那么大的劲把你从宫里带出来就是让你来骗我来了?!如果你再不给我有用的消息,小心我把你在宸妃那边安插眼线的事情告诉爷,你也是知道的,爷对宸妃紧张的很,到时候你可是出不了兜着走!”

颜莹微眼中蒙了层水汽。曾经她们都以秀女的身份去选秀,现在她却是在这里以一个奴才的身份出现在菲沫的面前,就连她的辱骂都只能默默的忍受。如果不是为了灵逸,她才不会离开皇宫忍受着菲沫的羞辱。颜莹微低着头,回到:“奴婢刚才得到一个消息,或许对良娣你有用。”

菲沫闻言忙问道:“什么消息?!”

“奴婢听说宸妃和大将军千城约好了后天去汐凉楼品茶,良娣你也不是说宸妃和千城将军行为诡异吗?或许她们······”

颜莹微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菲沫给不耐烦的打断了:“她们是去喝茶,就算我知道了又怎么?千城经常出现在府中太子都不管,他们去人来人往的酒楼喝茶太子才不会管呢!”

“太子自然是不会管她们喝茶的,可是如果是别的事情呢?他们是两个人单独在外,又没有什么证人可以给他们证明,到时候就算是被人陷害了,他们也是百口难辨。”

菲沫思忖着颜莹微的话,沉默了许久,冷笑道:“你真是聪明,这次我一定让那个狐狸精人赃俱获,我看爷还怎么为她辩护!”

三日后·汐凉楼

汐凉楼果真如同优凉当初设想的一样,人潮涌动、歌舞升平。看着汐凉楼中熟悉的铺着红地毯的舞台、二层的盘旋而上的木质典雅的楼梯、商贾文人的觥筹交错、珠帘晃动的璀璨。优凉突然想起了当日还是一座空楼的汐凉楼,她站在宫景汐身前指着这座楼对宫景汐说出了萦绕依旧的想法,宫景汐面对她的想法的纵容的笃信。那个时候她的世界还是一片阳光明媚,她那么的坚信只要有爱什么就一定走到永久。或许是吧,可是他们最终没有相伴着走下去,甚至没有走的很远就散了,那只是因为他们之间是没有爱的。

“我一直在想这座楼名字的由来。”熟悉的话音在由来旁边响起,还有那股清冽的酒香也一道钻进优凉的鼻中。优凉眼中有着无限的惆怅,目光迷离的看着浮华的大厅。千城接着开口说道:“汐凉楼。宫景汐、夏优凉。凉儿,你那时竟然把他放在了第一位。”

“是啊,那时候确实是把他放在了第一位。可是,那又怎样呢?”他还不是一样头都不回的离开了她?这个世界追求爱情简直就是愚蠢,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又有谁可以牢牢的抓住呢,还不如想静妃一样去追求荣华富贵,因为只有那些东西才不会对你阳奉阴违,才不会背叛你。

“你现在还爱宫景汐吗?”

优凉没有回答,她走向楼梯,动作轻柔的上了楼。二楼环境清幽,进了雅间,推开窗子,楼下是热闹的人群。世人熙熙攘攘,独自在自己的世界以自我的姿态活着。

“对于宫景汐我早就已经放下了,我放不下的是他留下来的伤害。我很清楚,我现在爱的是泫。”

千城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酒壶,拔开酒塞闭上眼睛嗅了嗅浓烈的酒香,仰头灌下,笑道:“能够找到自己爱又爱自己的人,不是很好了么,至少很多人都很羡慕你能够过得很好。”

“好。”优凉转过身,目光空洞。什么是好?得到的越多,所在的世界就越广,想要的东西就越多。人的贪欲都是无止境的。她想要的不止是拥有一个她爱而且爱她的人,她还要完成自己的使命。

优凉拿起酒杯,饮下一杯后却皱眉问道:“这酒是你准备的吗?”

“我是和你一起来的,怎么可能准备这些?”

千城的话音刚落,优凉就觉得一阵眩晕,眼前的景物顿时变得模糊不堪,天旋地转。

天色已晚。街上已经是华灯初上温存迷醉。一切的心情氤氲在浮华的景物中带着沁人心脾的软弱疲惫。优凉渐渐的转醒,目光触及到的景物透露着陌生的气味。陌生的粉色的纱帐、陌生的棉被的冰冷触感、空气中陌生的空洞的气味。昏暗的房间里只有那一扇透着外面糜烂的光芒的窗子。

优凉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难道中了迷香?

目光触及不到千城,优凉不知道这个房间里是怎么一副景象。张开口声音沙哑的喊道:“千城,千城,你在吗?”

死寂的房间里终于有了一声响动。千城从房间的桌子上醒来,打量了一圈陌生的房间忙来到优凉身边,紧张的问道:“凉儿你怎么样了?”

优凉躺在床上,看着千城虚弱的说道:“不知道,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不能动了。”

千城伸手去掀优凉身上的棉被却被优凉慌忙止住了:“不要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