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41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86 2011-10-31 14:02:41

  轻微的脚步声被厚实的地毯吞没。宫景泫走到优凉的身边。优凉已经沉沉的睡着,纤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地颤抖,如同一只宁静的蝴蝶。恬静的面容干净如婴,只是那微蹙的眉头多了几分忧愁。雨衾走进来,问道:“太子爷,要喊醒夫人吗?”

宫景泫摇摇头,道:“让她睡吧。”

星月宫

千月静静的坐在窗前,阳光带着淡淡地暖意笼罩在她姣好的脸上。叶童将精美的早餐放到屋中的红木桌上,四五个宫女整整齐齐的站立在餐桌两侧。叶童上前走到千月身边,道:“公主,该吃饭了。”

千月转过身,温和的眼中藏着浓重的担忧,昔日那天真美好的脸上那单纯的微笑全部烟消云散。“叶童,你说,当初我颖姐姐说千城哥哥喜欢凉姐姐,她是不是骗我的?我是不是错了,我当初为什么会相信颖姐姐的话呢?就算千城哥哥喜欢凉姐姐,可是那也不是凉姐姐的错啊。凉姐姐那么好,人又漂亮,连太子哥哥都那么的喜欢她,我为什么要听颖姐姐的话和她断绝关系呢?哥哥不要她了,就连我也不要她了,她该多难过啊?”

千月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当初优凉在凤祥宫哭泣的样子,仿佛被这个世界驱逐了的无助。可是那个时候他不但没有去帮她,反而还猜忌她,甚至听了静妃的话没有再和她来往。想起以前她们朝夕相处的亲密无间,千月后悔的咬紧嘴唇,鲜红的嘴唇顿时毫无血色。

“可是她现在过得不是很好吗?皇上封她为公主,这身份都不比你差呢。连一向对人冷清的太子都视她为珍宝。而且太子以后可是要当皇帝的,以太子现在丢她的宠爱,说不定她很有可能成为皇后。公主有没有想过,如果凉姑娘现在还和二皇子在一起,她现在又是什么景象呢?”

“可是,没有和最爱的人一起,就算她身份再高,又有什么用呢?”

叶童垂头。回想起昨天宴会上优凉的举止,答道:“恐怕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公主你了吧。昨天在宴会上,凉姑娘可是一点都没有注意二皇子呢,就算他们对视,凉姑娘的眼神都平静的一点波澜都没有。反而和太子在一起时,凉姑娘的脸上才有自然流露的温柔呢。”

千月疑惑的看向叶童,问道:“你是说凉姐姐喜欢上太子哥哥了?”千月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笑意,声音也提高了不少,道:“真的太好了。太子哥哥那么喜欢她,她又那么的喜欢太子哥哥,凉姐姐真幸福!”

凤祥宫

自从清妃逝世之后,静妃的气色越来越好就连那盛气凌人的脾气都平和的不少。只是越来越多的麻烦无声无息的笼罩了她。

温暖的宫殿里香气弥漫。静妃仔细的闻了闻着甜蜜的香气,觉得有些熟悉,想了想这香气在哪里闻到过,却突然愤怒的一把将手中精致的玉石摔在地上,大声骂道:“是那个奴才放的香料?!把她给我拉过来!”

流萤仔细的闻了闻这香气。怪不得静妃会生气,这玫瑰花香分明是优凉和清妃的专属熏香,哪个笨蛋丫头居然敢在这里放玫瑰香料,难道不知道清宁宫的人和凤祥宫的人是死对头?

一名宫女走了上来,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慌张和恐惧。流萤一看,在心里道:怎么会是她啊?来人是刚进宫的宫女,名叫蓝漪,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而且会揣摩心思,而且容貌精致。流萤有力要培养她,却没有想到她竟然犯了这等低级的错误。

蓝漪行礼,不卑不亢的想静妃道:“娘娘,香料一事正是由奴婢管理。”

静妃看着这个冷静的宫女,挑眉问道:“那你可知道,你放的可是什么香料?”

“奴婢当然知道,是玫瑰味的,而且是清妃娘娘和宸妃最爱的玫瑰香。”

静妃愤怒的拍案而起,吼道:“既然知道你还用!想挑战本宫的威严吗?!”

“奴婢只是不知道,为何清妃娘娘能用的东西静妃娘娘就用不得了。”蓝漪镇定的抬起头平视着静妃,道:“清妃娘娘已经死了,她再也不能和娘娘争宠。而那个不成气候的女儿自然会有皇后想办法除去她。静妃娘娘大可以高枕无忧,为何连这两个手下败将喜欢的熏香都不敢碰?”

静妃脸上多了一抹耐人寻味,道:“你叫什么?”

“奴婢蓝漪,刚刚入宫。”

“蓝漪······”静妃意味深长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勾起嘴角笑道:“真是个好名字。你下去吧,记得,以后这凤祥宫只用玫瑰香。”

流萤松了一口气,看着平静的蓝漪心里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刚入宫的宫女就能这么快的引起主子的注意,真是难得。

蓝漪才出去,就有宫女进来通报:“娘娘,宸妃求见。”

“宸妃?”静妃的瞳孔顿时收紧,目光阴测,道:“让她进来。”

优凉走进殿内,她比之前静妃见到的时候更加美艳。这半年发生的事情使得她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蜕变。以前她就是一个少女,单纯明媚。可是现在的她却变得那么的妩媚高贵。岁月真是最好的老师。

优凉见到静妃,却是乖顺的行礼。令静妃诧异的打量着这个一向对她恨之入骨的女子,不明白她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优凉行了礼,对静妃道:“听说静妃进来经常睡不着觉,我特意拿了一些营养品送给您。这些都是大臣们的夫人送来的,我想也都是些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希望对静妃你的身体有好处。”

静妃挑眉问道:“怎么,来向我炫耀来了?”

优凉笑了笑,道:“炫耀?到了现在我又有什么好炫耀的呢?”

“你说有什么?你不过是想来告诉我,如果不是我当初硬逼着你和汐儿分开,你或许还到不了这种地位。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有眼无珠?我告诉你,你虽然是个公主,但是在我眼里你仍然是个下贱的奴才!”

优凉苦笑,道:“静妃真的错怪凉儿了。诚如静妃所言,凉儿虽然是个公主,可是凉儿并不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