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43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25 2011-10-31 14:02:41

  清宁宫

优凉从凤祥宫回来,宫景泫还没有下朝。雪玉迎过优凉,看到优凉双目红肿,担忧的问:“小姐,你哭了吗?眼睛怎么肿成这个样子了?”

优凉笑着摇摇头,道:“一只虫子飞进眼里了,揉的。”

灵逸为优凉倒了一杯茶,茶水清澈,茶香浓郁。“夫人,这茶是以前清妃娘娘极为喜欢的,你尝尝。”

优凉端起杯子,小啜了一口,抬起头笑道:“很好喝呢。”

灵逸很高兴,欣喜的回道:“夫人喜欢就好,灵逸还担心夫人不喜欢喝茶呢。”

优凉放下杯子,看着灵逸,唇间萦绕着细致的微笑,道:“我也很想学沏茶呢。不如我将你调到太子府中,你专门教我好吗?”

听到这话灵逸惊喜的看着优凉,兴奋的问道:“夫人不是骗灵逸的吧?夫人真的要带灵逸会太子府吗?灵逸真的好想以后伺候像夫人这么平易近人的主子呢。”

优凉笑,说:“宫里最不缺的就是奴才了,少你一个不少,多你一个不多。不然你今天就随我回太子府吧,我会派人去对总管说的。”

灵逸自然是兴奋的一口答应了下来。优凉再次端起茶杯端起,却是向一直站在旁边的颜莹微看去。她果然是一副担忧的心不守舍的样子。优凉嘴角绽出一抹微笑,妖娆美艳。

楸泠院

“泫,我想去学古筝。”优凉俯在朱红色的窗棂上,边抚摸着窗子上面精细的花纹,边轻声对宫景泫说话。

宫景泫从奏折中抬头看向散漫的优凉,笑道:“你只要别拉着我听你弹琴就行。”

优凉怒气冲冲的回过头,问道:“你什么意思吗,我可是很有音乐天赋的!”优凉走到宫景泫面前,从身后抱住他,俯在他的肩上,轻声说道:“我听闻太乐令夫人的琴艺一绝,好想听听呢。”

“那你就请她来教你不久行了么?”

“啊,你最好了!”优凉高兴地把头探到宫景泫前方,重重的在他脸上印了一吻。宫景泫将优凉放到腿上,明朗的脸上是淡淡地宠溺:“真的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刚才还想学茶艺非要带个宫女回来,现在又要学琴艺,你还真以为你是全才啊?”

“那是!身为太子你的夫人,我自然是从天上专门派下来的仙女,既漂亮又聪明,要不然你怎么会喜欢我呢。”优凉攀上宫景泫的脖子,嬉笑的脸上渐渐变得款款深情,道:“泫,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记得,我爱的人是你。”

宫景泫皱眉,道:“我说我怎么觉得现在的风气那么不好,原来都是因为你。一个女孩子家,说这么露骨的话就像家常便饭一样。”

优凉笑着说:“这是真心话嘛。再说了,反正我都嫁给你了,说这些有错吗?”

宫景泫点头:“自然没错。你都是我的妻子了,还管什么露不露骨的。该看的早看了。”

优凉脸上顿时红了起来,生气的站了起来,骂道:“你就会欺负人!还说我风气不好,你呢!?”

宫景泫笑着应道:“这叫妇唱夫随。”

太乐府

“你说宸妃请我教她弹琴?”

念然看着风韵犹存的太乐令夫人商雉恭敬的点头应道:“宸妃听闻夫人你琴艺高超,太子爷特意让我来请夫人叫宸妃弹琴的。”

大厅里的太乐令看着不明所以的夫人商雉,忙上前对念然点头应允,连连应道:“能够教宸妃弹琴是我们的荣幸。夫人,你还不快拿琴去随念然姑娘去太子府,可不能让宸妃等急了!”说着他慌忙拽过自己的夫人,压低了声音说道:“夫人,如今宸妃正受太子宠爱,许多大臣可是争相巴结啊,如今我们的女儿落了选,不抓住机会巴结一下太子,恐怕我这个太乐令的位置都坐不稳了。你可一定要把那个宸妃给我伺候好了!”

这太乐令夫人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知道了老爷。那我就去了。”

念然引着太乐令夫人商雉走进楸泠院,商雉抬头好奇的观看楸泠院。这院子只专门为优凉进府才建的。进了院只见一座古朴的木桥架在一条清澈活水上。水中有着游鱼和雕刻逼真的假山,桥的对面便是楸泠院的正屋。那是一座小巧玲珑的两层的小楼,楼身典雅精致,在楼的四角上个挂着一串铜铃,微风拂过便听到铜铃清脆的声音商雉走上小巧,看着水中的金鱼缓缓游过。走到楼前仔细观察,不禁被这座楼的精致花纹所震撼。这么大的一座楼,竟然密密的雕刻着祥云、花草、动物的图案。连住的地方都那么不寻常,看来这个宸妃的地位真的是不一般。

进了屋,念然让商雉坐在椅子上,笑着说道:“夫人一向起的完,估计这会儿还在用餐呢。我去看看,您就现在着坐着吧。”商雉点了点头,念然交代屋里的丫鬟好生伺候着,这才离开。

商雉又打量着大厅,厅里的布置倒不是她想像的奢华,反倒是很温暖的感觉。就连屋里的熏香都让人感到轻松。很快,从殿后进来几名女子商雉看向来人的时候不禁惊呆了。为首的那个女子大概有16,17岁的年龄,穿着大红色的宫装妖娆美艳,头上带着几株光芒璀璨的金钗,钗上都镶嵌着闪闪发光的红宝石,肌肤白皙唇色红艳,真的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看着优凉商雉不禁明白,难怪太子会这么喜欢她,这么漂亮的人她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

商雉从惊艳中反应过来慌忙行礼。优凉淡笑着走上前,道:“夫人不必多礼。凉儿只是想向夫人请教一些问题罢了。”

商雉恭敬的回道:“能够教宸妃弹琴是臣妾的荣幸。”

优凉笑着对屋里的下人道:“弹琴需要清静,你们就先下去吧,只留灵逸在这里就好。”

等下人都撤退了,优凉也不管弹琴的事,慵懒的坐到椅子上,看着灵逸对商雉不紧不慢的开口问道:“你可知道她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