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57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39 2011-10-31 14:02:41

  流萤走到静妃跟前,轻声说道:“娘娘,容妃请您去后花园喝茶,您是否要去?”

静妃看了看优凉和宫景泫,笑道:“你们在这说会话,汐儿,记得好好陪陪敛昭。”说完她对流萤吩咐道:“你快去准备凤辇。”

华丽的宫殿只剩下优凉和宫景汐。就像很久的以前一样,曾经朝夕相处。可是现在那种感觉早已消失无踪。

优凉看着宫景汐,眼神有些闪躲:“我接下来会想办法除掉其她几个人的,你放心好了。”

“我没有不放心。”宫景汐走进优凉,她身上的玫瑰清香还是和普通的熏香不同,那抹从身体里发出的清香时刻带着缱绻与温存,是那冰冷的熏香无法比拟的。宫景汐最爱的便是她身上那萦绕不绝的香气。宫景汐轻柔拂起优凉一束青丝在鼻尖轻嗅,干净的脸上分外的轻佻。

优凉有些拘泥,声音发颤道:“二皇子你······”

宫景汐看向优凉,道:“二皇子?”以前的她怎么会乖乖的叫他二皇子?

优凉顿时愣住了。毕竟他们不再是以前的那种关系了,按理来说她是他的嫂子,她怎么可能像以前那样叫他唯爱呢?

宫景汐却捧起优凉白皙的脸庞,轻声说道:“叫我唯爱。”

低沉的声音有着不容抗拒的蛊惑,优凉沉静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混乱。“唯爱······”

宫景汐笑着拍了拍优凉的头,道:“这才乖。”太过亲昵的动作使原本就思想混乱的优凉不知所措,她低着头,细碎的刘海儿垂在明亮的眼眸上,优美的脸庞恬静如画。真的是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宫景汐抚摸着优凉弧度柔缓的脸庞,手上冰凉的触感让优凉微微颤动。细腻如瓷的颈高贵的如同天鹅,还有那对妖娆的锁骨。难怪宫景泫会喜欢上她,这么一个有着孩子一样干净的眼眸、魔鬼一般妖媚的女子真是世间少有。

锁骨上传来的冰冷的温度让混沌的优凉打了一个冷战。她慌忙拉住宫景汐的手,长长的指甲深陷进宫景汐的肉里。宫景汐看向受惊的优凉,挑了挑眉尖。

“你······并不爱我。”优凉颤抖着说出这句话,突然觉得可笑。他本来就不爱自己,自己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吗?

“爱?乖,在没有取得皇位之前,我是谁都不会爱的。”宫景汐微笑,那明媚的笑容却是有着魔鬼一样的阴暗。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是在骗自己?

宫景汐放开优凉,慵懒的说道:“你放心,我是不会碰你的。皇兄他是个聪明人,万一被他发现了我们就都完了。”

生活在21世纪的优凉,也是见惯了社会的黑暗。她同样是生活在一个关系复杂的家庭,自己那经商的‘父亲’的唯利是图她早已看惯,她也接触过上流黑暗龌蹉的社会,知道天熙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自私,可是宫景汐比她所接触的任何一个人都让她觉得恐惧。他太过绝情和阴狠。

这么一个他,怎么会是曾经陪着自己上学、翘课、K歌、狂嗨的疼爱自己宫景汐呢?他们只不过是拥有着一张相同的脸。

段谨仪废掉了,太子妃的位置出现了空缺。但是太子刚选秀结束,如果再为他兴师动众的选取太子妃就会让天下人觉得太子荒淫无度。并且段谨仪这件事不宜闹大,所以皇上干脆在宫景泫现有的这几个良娣间挑选。皇后一直想让皇上立菲沫为新任的太子妃,可是皇上却偏爱优凉。最终商议过后,敲定了茗歆为太子妃。

一时间,夏大人在朝中的地位迅速高涨,这可气坏了丞相大人。自己的独生女从太子妃落位平民不说,自己的地位也一落千丈。自己的亲妹妹当朝的皇后居然还帮着夏大人说话,竟然使他现在坐上了丞相长史的位置!眼看着自己将来国丈的位置一夕间化为乌有,丞相一时气急攻心,卧病在床。

丞相这一病让皇后想起了自己还没有安抚的哥哥,急急的跑去看望。

丞相听闻皇后来了,心里的怒火更加大了,竟然把皇后拒之门外不加理会。这皇后不禁悲叹连自己的亲生哥哥都不理解自己,自己的亲外甥女被废了,自己看着比谁都心疼,可是这宫景泫的势力也因此受损,她只急着修复自己的势力,哪想到丞相竟然生了她的气。这亲兄妹之间竟然连一点信任都没有。

说来也是,如果这丞相和皇后不是亲兄妹,皇后这会儿肯定会想尽办法拉拢他,可偏偏自己的哥哥误解自己,自己却是只顾伤心,一气之下就走了。这一走不要紧,兄妹两人之间的缘分到此就断了。

太子府

优凉没有想到,这太子妃的位置最后会落到茗歆的头上。雪玉看着凭窗眺望的优凉,道:”小姐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虽然小姐不是太子妃,可是太子爷爱的始终是小姐啊。再说,茗歆小姐自小和小姐一起长大,她一定不会为难小姐的。你看现在夏大人在朝中仕途多好,小姐应该高兴才对啊。“

难道自己动作在雪玉的眼中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做成太子妃?优凉的口气低了几分,问道:“玉儿,你就是这么想我的?你认为我会把那个飘渺的地位看的很重?”

雪玉慌忙摇头,道:“不是的小姐,玉儿怎么会这么想小姐你呢?只是玉儿觉得你那么爱太子爷,小姐又是这么一个做事追求最好的人,所以一定会在意正室与侧室的身份的。”

优凉这才微笑,道:“有泫的爱就够了,身份什么的并不重要。我现在过得也挺好不是吗?”

“那小姐你每天在愁什么呢?”

在愁什么?优凉的复仇计划从来没有告诉过雪玉,她也不敢告诉雪玉。雪玉是一个单纯的丫头,如果她知道了自己真正的面目会怎么想自己呢?

在她的眼中自己善良美丽。可是她却不知道,害了段谨仪的那个恶魔正是自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