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49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85 2011-10-31 14:02:41

  雪玉含着眼泪对茗歆说道:“小姐从回来就这个样子了,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太子爷也不见了,小姐都成了这样了,太子爷到哪里去了?!”

茗歆看向雨衾,问道:“雨衾你老实告诉我,凉儿她到底怎么了?菲沫说的是不是真的?!难道真的是凉儿和千城将军私通被太子爷抓到了?!”

雨衾脸色是百年不变的冷清:“夫人她是被丽良娣陷害的,太子爷不相信她,小姐便成了这个样子了。”

“这么说······凉儿她······真的被爷抓到了······”

茗歆怜惜的看着优凉,哭诉道:“凉儿你怎么会这么糊涂啊,你明明知道丽良娣对你除之而后快,你怎么还和千城将军来往那么密切?前几天为了这事她就和太子爷闹过,你怎么就是不在意呢?!”

雪玉哭道:“太子爷怎么会那么笨呢?我们家小姐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来?!他怎么就会相信呢?现在小姐这么伤心,他居然都不来看一下!”

雨衾瞥了一眼呆滞的优凉,冷言道:“还是让夫人休息吧,你现在和她说这些,她只会更加伤心。”

茗歆擦了擦眼泪,对雪玉说道:“你快服侍凉儿休息吧,我明天一早就来看她。”

雪玉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大小姐,你帮我劝劝太子爷让他来看看我家小姐好不好?小姐这个样子······“

“我明天会去和爷说的,你快休息吧。”

看着优凉魂不守舍的样子,茗歆回想起了当初清妃去世时,优凉也是这么一副模样。原来不知不觉间宫景泫对于优凉来说已经同清妃一样重要了。宫景泫他知道吗?!他如果知道怎么会这么狠心的对待优凉?!优凉她已经失去了自己最亲的,宫景泫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

夜深人静,混乱的一天这时竟然是遥远的平静。优凉静立在床边,窗子敞开着,远处是昏黄模糊的屋檐,偶尔几处人家的灯还在亮着,在黑暗的夜色中孤独又温暖。优凉穿着一袭白衣眺望着远方,眼神清澈透明,安恬的脸上有着精致的迷茫。素手轻轻的敲打着窗台,细小的声音隐藏在了静谧的空气里。

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白色的影子,只是瞬间,宫景汐就出现在优凉的对面。他的身后是依旧孤寂的夜空,那广袤的苍凉在他一身素白的身影下显得宁静祥和。优凉从来不知道,宫景汐的武功竟然这么好。

宫景汐站在窗外,和优凉紧紧一墙相隔,他嘴角挂着随意的笑,目光如钻,话语却是戏谑:“现在找我来,怎么,想我了?”

优凉清澈的眼神变成一潭深泉,声音低沉:“你进来吧,站在外面容易被人发现。”

宫景汐撑着窗棂,轻易的越过窗子进到屋里。优凉反手关上窗子,看向宫景汐,他已经坐到床上,散漫的身影有着难以琢磨的掩护。宫景汐道:“听说你和千城的事被皇兄知道了?”

真不愧是宫景汐,优凉记得雨衾并没有把这件事和他说,他却这么快就知道了。看来他在太子府的眼线真不少。

优凉低下头,几缕细碎的刘海儿遮住了优美的脸庞:“我和千城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知道千城不是那种人。不过,”宫景汐来到优凉面前,轻轻开口,温热的气息拂过优凉的脸上,“你要知道,千城喜欢你。”

“这我知道。但这件事是菲沫故意陷害我的。我让你来,就是想让你告诉千月,让她帮我明天来府中一趟。”

“来这儿干什么?”

“做个证人。我和千城是被菲沫的父亲派的人绑架设计的,可是现在宫景泫根本就没有就不知道我是被人设计了。另外他怕这件事闹大了也没有去调查。你就对千月说,今天在汐凉楼附近的小道上见到一个和我很像的人被人绑走了。如此一来,宫景泫就会着手调查到底是谁做的这一切。”

宫景汐轻笑:“然后就可以借机除去菲沫?”

“我这么做并不全是为了除去菲沫。而是因为如果菲沫因为我而受到刑罚,那么菲沫的父亲韩御史大夫就一定会和宫景泫决裂,这么一来对你一定的势力有很大的帮助。”

“真是聪明。”宫景汐托起优凉小巧的下巴,轻笑着抚上她鲜红的唇,笑道:“看着你,我真是怀念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把你扔给宫景泫我真有点不舍。”

优凉不说话,垂下眼睑,纤长细密的睫毛诗意的忧伤。宫景汐俯下身封住优凉沉默的唇。熟悉久违的味道包裹着优凉,宫景汐的吻绵长又缠绵缱绻,不似宫景泫的霸道狂野。优凉不知道宫景泫现在在干什么,是在别的院休息还是独自在乘乾院?想起他孤寂的黑色身影,优凉心里有着微微的刺痛。

许久宫景汐放开优凉,低迷的眼神充满诱惑:“在想什么?”

“只有我这样做,你才肯理我吗?”

“你要知道,漂亮的女人就是一个终极武器,可以完美的打败别人,但是同样会伤到自己。”

只要不爱,就不会受伤。因为宫景汐不爱她,所以他才不会受伤。

“好了乖,我要走了。静候佳音。”

窗子被打开,宫景汐的身影一闪而过,没有丝毫的留恋。优凉走到窗前,对着夜空慢慢的绽开一丝微笑。佳音?从头她就看到了这个故事的结局,那是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悲伤地开始依旧悲伤的结束。

细小的声音在优凉身后响起,雨衾在一片黑暗中声音清冽的想拔开的泛着寒气的剑。“我已经通知了夏将军,他说会以夏延尉的名义暗中帮助宫景泫调查。”

“嗯。”优凉应了一声,关上窗子。雨衾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还有事吗?”

“夏将军说,以后小姐在做这种事前请和他商量一下。”

“我知道了。”优凉点点头。雨衾转身想走优凉唤道:“对了,你下次见到木空哥哥的时候对他说,可以在给我做一条三生绳吗?”

三生绳?缘定三生······雨衾目光清冽的点点头:“我明天会转达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