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51

爱你从鲜艳到灰暗 北小城 2004 2011-10-31 14:02:41

  空荡的屋子只有寂寥的空气。炀走到宫景泫面前,恭敬的开口禀报:“少主,我和泾已经去那家客栈问过了,客栈中有一个客人说昨天开那间客房的人是韩府的。”

韩府。看来凉儿她真是被人诬陷的。

“泾已经潜入韩府去调查韩大人了。我想很快就能找到证据的。”

宫景泫眼眸深邃,看不出一丝情绪。他从来都是这个样子。炀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宫景泫才4岁,那是他就已经是太子了。在外人的眼中,太子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位子。他就像是皇帝。别人都嫉妒他的好运,生在帝王之家。可是和宫景泫一起长大的炀却知道他从小受到怎样的训练。他身为太子,却并不是锦衣玉食,有一大堆奴仆跟在左右。

自小他便接受和炀一样的训练,无论是在野外或是别杀手围堵,他都要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躲过。所以身为太子的他从小就要学会在野外生存,在训练的这几年中,身为太子的他和炀他们一样,都是从刀下活过来的。很多次宫景泫就和他们一样,命丧刀下。这种训练让宫景泫变得冷漠。很多时候他总是沉默,只有面对优凉的时候,他才会像普通人一样,会有着陌生的温情。

炀犹豫了一下,对宫景泫说道:“少主,你·······还是去看一下宸妃吧。她现在一定很不好受。”

宫景泫没有回应,对炀说道:“你退下吧。”

炀无奈的行礼退下。家务事是最难办的。相比较帮他们化解尴尬,炀还是觉得判案比较简单。这档子事,还是不碰为好。

迎慧院

“太子爷竟然查到了我们家了?!”菲沫惊慌失措的看着颜莹微,喊道:“都是你出的主意,让我去诬陷那个狐狸精!你说,现在怎么办?!”

颜莹微始终低着头,双手紧握:“我看良娣不如······”

听完,菲沫思考了片刻,冷笑道:“算你聪明。好,我就看看到底她能怎么办?!”

韩府

“你说什么?太子已经调查到我们家里了?!”说话的正是菲沫的父亲韩大人。

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站在书桌前,道:“大小姐派人说是的。”

“那可怎么办啊?本来想着帮菲沫除掉宸妃那个大麻烦,没想到反被太子查上门来,这么一来我们可就都完了!”

“不但如此,太子已经派人潜入我们府上寻找证据。”

韩大人大惊,道:“那······”

“大小姐说,不如就做一场戏给他们看。”

“做什么戏?”

黑衣人来到韩大人面前,压低了声音俯在他身边耳语了一番。韩大人闻言愁云消散,点头轻笑。

楸泠院

昏黄的烛光在屋中摇曳。优凉手中拿着一条红色的精致的手绳对着烛光发呆。雪玉铺好床看优凉还在拿着那条手绳,道:“小姐不要再想了,还是快休息吧。”

优凉低头看着手绳,笑道:“如果不是木空哥哥找我,我真的就把他给忘记了呢。”

“可是小姐,你已经嫁给太子爷了,就算找到了夏少爷又怎样呢?”

是啊,又能怎么样呢?很多事情明明知道没办法,可是还是会止不住的去想。人就像蝉一样,喜欢作茧自缚。

“我也很想夏少爷,记得以前他们一家对小姐很好呢。特别是夏少爷,他虽然总是对小姐凶巴巴的,只要小姐一不高兴,夏少爷就立马哄小姐开心,真的好想以前在夏府的日子。”

“他哪有哄过我啊,每次都欺负我,害我哭过好多次!”

“这我倒记得很清楚呢。又一次小姐被夏少爷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小姐还哭着闹着不要嫁给夏少爷,当时大人们都笑了呢。不过夏少爷可吓坏了,从那以后再也不敢欺负小姐了。真的好好笑呢!”

优凉忍不住大笑,道:“还有好多次被他害的大哭过呢,就要吓吓他,谁让他老欺负我来着!”

一句冷清的声音突然加入:“可是夫人的恐吓成真了。”

优凉的笑容顿时消失,陷入了沉思。

这时灵逸兴奋的跑过来,叫道:“夫人,太子爷来了!”

“真的吗?!”优凉高兴的跑出门外,忽略了身后那清冽的目光。

宫景泫还没有进门,优凉就跑过来了:“你终于来了呢,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来了呢!”

说这些的时候优凉想起了《东京爱情故事》中的莉香,面对完治的冷淡她总是这么热情的对待他,即使害她在大雨中等待几个小时,她仍是担心他的安危。他来了,她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了,会伤心,会对他发脾气,但是最终还是高兴他的到来。喜欢一个人也许就是这么的卑微,就如张爱玲说的那样,有一种爱情卑微到尘埃。

看着消瘦的优凉,宫景泫目光越发深邃,许久才开口,声音有些干涩:“凉儿,对不起。”

对不起······

优凉惊讶的看着宫景泫,眼中是满满的震撼。他竟然和自己道歉······

优凉摇头笑笑,道:“是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去找千城的。如果我没去找他的话,就不会这样了,你也不会生我的气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一个人跑出去了,去哪我都会让你陪着的。”

优凉笑颜如花,带着深深的疲倦。宫景泫怜惜的扶起优凉的脸庞:“好,以后你去哪我都陪着你。”

再也不会让你遇到这种事情了,再也不会不相信你了。

微风扬起优凉白色的长裙,不似人间烟火的脱俗。西边是越演越烈的火烧云,倒映在一片湖水中,波光潋滟。

“凉儿,那天你和千城······”

宫景泫还没问完,优凉就急忙开口打断他:“我醒来的时候他倒在了桌子上,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你相信我。”

“我相信。”宫景泫轻声回应,淡漠的眼中有着透明的平静。

优凉微笑,甜美的在嘴角荡漾着感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