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楚良辰:七七,火车要开了,你再不松手我就上不去了。】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邓_77 2153 2011-11-23 11:37:02

  事实上,七月来C市的原因并不像他对楚良辰说的那样是父母对她的犒赏旅行,而是自己正经历了一段无疾而终的恋爱,正值心里苦闷,又被家人因为一件小事数落,于是一怒之下拉了行李跑去云南,原本是想到束河呆一段时间静一静,没想到那里正逢雨季,而她又是极度讨厌下雨天的,就只有花完身上所有的现金买了张去C市的机票,然后几经辗转来到楚良辰在的地方。

不过她的出逃计划并没得逞多久就被楚良辰遣了回去。聪明如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她心里隐藏的那点小心思?只是七月不明白,在她被他逼得把真想全盘托出后,他为何依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他竟是对她没有感觉的吗?否则为何听见她谈了恋爱的时候那么淡定自若?

认识楚良辰的时候七月不过10岁光景,堂哥把他带到她面前的时候只对她说:这是楚良辰,良辰美景的“良辰”。七月哪里懂什么“良辰美景”,只顾着蹲在那玩手底下玩泥巴,等到她尽兴了站起来准备回家,一抬头看到他还背对着太阳站在那里,光线从他细长的周身四散开来,七月当时就傻了。楚良辰冲她伸出手,七月看着他干净的手掌,内心挣扎着要不要握上去的时候,他却一把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七月跟在他身后,扭过头看见他握着她的手指尖上也染上了泥巴的颜色她偷笑了一下,抬头就对上楚良辰的眼睛,脸一红,低下头去,楚良辰余光瞥见她的小动作,揉了揉她乱蓬蓬的头发,笑了。

“你叫什么?”他蹲下来问她。

“七月。”她缩了缩身子,不敢看他。

“嗯。七月确实是良辰好景。”他突然牵了牵嘴角,冒出这么一句。

七月不知所云,掀起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扑闪着睫毛满脸疑问。楚良辰低低的笑了笑,一巴掌盖住她的脸说:“小屁孩,你堂哥去跟女朋友野了。哥哥带你去洗手。”

彼时楚良辰已是15岁的少年,认识了七月之后,走到哪里身后都跟着像小尾巴一样的她,时间久了,楚良辰那帮兄弟就开始起哄,硬是说张泽久把自己的妹妹卖给了楚良辰当童养媳。

然而好景不长,两年后楚良辰高中毕业,七月也正赶上小学毕业,说好了带她一起去班里组织的旅行,却因为楚良辰父母的一纸“离婚协议书”而终止。而后,楚良辰就失踪了好多天,她找到他的时候他正从区人民法院出来,楚良辰只感觉眼前一个红影一晃,就被人紧紧的箍住了腰,他怔了一下,手掌轻轻覆上她的后背。

“没事了。”他用下巴蹭了蹭她的鬓发。

怀里的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更加用力的抱着他。楚良辰叹了口气,在她耳畔轻声说:

“七七,我要走了。”

楚良辰的妈妈再也受不了再在这个小城市里过这种日复一日的平淡日子,她抗拒不了另一个男人在另一座城市为她准备好的锦衣玉食的生活,于是放弃了跟他生活了18年的丈夫,放弃了养了17年的儿子,放弃了这个家。

“没什么。他们本来就不和,早点结束痛苦也好。”

回家的车上,七月困极了靠在堂哥肩膀上睡着之前听到楚良辰对堂哥说了这么一句,语气淡漠的仿佛在说一件跟他无关紧要的事情。

楚良辰走的那天七月反锁了房门,抓着他前一天晚上给她的青玉镯子伏在枕上流泪。任堂哥怎么敲门也不肯出去。外面的人,叫累了也就叹了口气自己走了。七月听到外面没有了声音,跑到窗边踮着脚正看到堂哥一行人上出租车的背影。她怔怔的在窗边站了一会,突然转身拉开门冲了出去。

楚良辰一一跟朋友告完别,正准备上车的时候,衬衣衣角猛地被人扯住,他回过头,愣了。

面前的女孩穿着红裙子,脚上拖鞋拖鞋掉了一只,头发散乱的蓬着,刘海汗湿,紧紧的贴住额头,面色潮红,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眼底光芒闪烁。楚良辰心一恸,放下手里的包,替她理顺刘海,微微笑了。他想起他第一次见她,他也是这般脏兮兮的狼狈模样。

“你不是不来吗?”他弯下腰盯着她的眼睛。

她抿着嘴不说话,两只手执拗的拽着他的衣角。

他摸摸他的脸,“七七,火车要开了。你不松手我就上不去了。”

他叫她“七七”,声音婉转动听,初见他时她紧握住她满是泥巴的手,两年后的今天他让她松开。

七月看着他温柔的眉目,瘪瘪嘴,突然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肩膀剧烈的颤抖着。

火车驶出站台很远之后,楚良辰低头愣愣地看着刚才被七月捏皱的衣角,上面纹路像是细细密密的布在他的心里。

……

骗子!

七月狠狠的取下手上的玉镯,手腕那里立即泛起一圈红印。她收回想要扔它出去的手,咬着嘴唇哭了起来。

六年前,他赠她这个青玉做的手镯时,对她说以后的任何时候都可以用他来换那场夭折的旅行。六年后她满腔悲绝的投奔他、向他寻求安慰的时候,他却轻描淡写的对她说“离家出走可是不在范畴之内的”。

骗子。七月心里认定了他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当他得知他买了机票要亲自将她扭送回去的时候,卯足了劲推了他一把,转身“嘭”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楚良辰只当她是使小性子。一路见她不说话,心里也没有想太多。直到下了飞机,她把那个戴了六年的镯子摘下来放到他手里的时候,心里才翻腾出一种莫名的情绪。

“你回去吧。就不请你上我家坐了。再见。”

她笑着向他说完这一句,便拎着包快速往门口走。

楚良辰在原地怔了很久,才拔腿追了上去。他不懂为什么,为什么会生气到连手镯都还给他?

“七七!”

他追上她的时候她正在往出租车里放东西。听见他的声音,还是慢慢回过了头,笔直的站在那里,面容平静。

“你不要它了吗?”楚良辰伸出手掌,青色的玉镯静静地躺在他手心里。

她摇摇头,“不要了。”说完便绕过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司机尴尬的看了看楚良辰,又看了看后排的七月,最终还是一踩油门呼啸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