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杜沿见:她的巧笑嫣然让他霎时喜上眉梢。】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邓_77 3151 2011-11-23 11:37:02

  七月出院那天,楚良辰飞去了上海。公司有个项目需要在上海谈,对方是个日资企业,活是他们小组接的,他又是团队里唯一一个能说流利日语的人,任务自然而然就落在他的身上。起初他是想拒绝了的,他一走,七月就没了人照顾,后来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托了沿见代为照料。走前万般嘱咐沿见一定要照顾好她。

“这房子我一个人住,你随意就好,不要拘谨。”沿见把向东的一间房子收拾干净之后对坐在沙发上发呆的七月说。

她点点头,说:“你家很漂亮。”

沿见笑了笑,走到门口将她的行李箱提到卧室,冲她挥挥手示意她过去。

“衣服你自己收拾一下。我去烧水。”

七月环顾四周,目光被放在飘窗上的植物吸引过去。蝴蝶兰。早已过了花期,形单影只的立在那里。七月垂了垂眼,回过身去把衣服一件一件挂到柜子里。她不怎么喜欢这种花,盛开时娇艳无比,凋谢之后就成了枯枝一盆,她讨厌这样的落差。

晚饭的时候,沿见从一家广东菜馆带回来四菜一汤,还没开动就借了个电话面色凝重的出去了。七月吐一口气,无奈地看着桌上的菜,广式蒸鱼、西芹百合炒黑木耳、青豆肉末,白灼芥蓝、灵芝鸡汤。都是地地道道的粤菜,C城人喜辣,现在桌上却摆着一堆粤菜,多少有些滑稽。她觉得没什么胃口,喝了一点汤便草草作罢。正想着要不要把菜温着留给杜沿见,客厅里的电话就想起来,考虑到主人不在,她没打算接,可这铃声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七月终于受不了,拿起话筒放在耳边迟迟不敢开口。

“七月。”是沿见。

原来是他。七月松一口气,“嗯”了一声。

“碗筷放在水池里就好,电脑在我房间,开机密码是1917,你要是无聊就去上会网。不要乱跑,外面在下雨。”

他那边有明显的吵杂声,可是低沉的声音还是有过喧嚣清晰地传进她耳朵里。

“你不回来吗?”她环顾了一下空荡荡的房间,咽了咽口水。

“可能要晚点。你记得吃药,有事打给我。”

七月挂了电话,跑到窗边掀开窗帘,外面果然在下雨。她把客厅的灯全部打开,又去厨房关了灯,像是身后有恶鬼追一样飞快地冲进沿见的卧室。

趁着电脑开机的时间,她站在书架边翻了翻他的书。三层的书架,几乎码得满满当当。她抽出第二层靠左边的其中一本,是摄影集,封面上烫金的英文名字她不认识,于是吐吐舌头放回原处,她实在没办法把平时看财经杂志的杜沿见跟摄影集联系起来。指尖顺着放回去的书移到右边几格,拿出来一看,又是英文摄影杂志。她迅速抽出几本一一翻看,全是摄影杂志或是摄影集。

原来杜沿见喜欢摄影!

她听楚良辰说过,杜沿见长他一届,大学主修金融辅修人力资源管理,拿了毕业证就直接进了他叔叔的公司。从小职员到现在的总监。七月一直惊叹于他的成就,杜沿见毕业到现在也不过三个年头,要付出多少热爱跟努力才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啊!然而现在看来,努力是绝对的,但说热爱怕是不够。那么在医院他看那些书时眉头深锁的表情不是幻觉。

七月开始有点替他难过。人生才多长,他真正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走了自己不愿意的路。

眼见回来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一开门看到客厅灯火通明,站在门厅那里顿了顿,随即笑了。见她卧室的门关着,料想她已经睡着。关了灯轻手轻脚的回房间,推开门却看到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伏在电脑前面。电脑屏幕已经暗了,屏保在上面跳来跳去,看来是睡了一会了。他缓缓走到她面前俯身碰碰鼠标,屏幕立刻亮起来,网页上是西藏的图片,他瞥了一眼,关掉网页。

“七月。”沿见轻轻推了推她。

“嗯...”她应了一声,换个姿势又睡过去。

沿见无奈地摸摸鼻子,又拍拍她的手臂。

“七月。”

不料她却“嗤”了一声,伸出一只胳膊捂住耳朵。

沿见忍住笑意,又叫了她一声。

“烦死了...”

她有起床气,皱着眉正准备发作。迷糊间发现此刻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的是沿见,眼睛“霍”地睁大,像只受了惊的兔子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回来了...”她扯着衣袖满脸促狭,眼底仍有未消的睡意。

沿见“嗯”了一声,拍拍她的头说:“回房间去睡。别着凉。”

说话间已经拉着她的胳膊往外走,七月的卧室在走廊的另一端。出了卧室门,沿见伸手“啪”地按开了所有的廊灯,顿时光亮四射,七月被刺眼的光线晃得用手背直挡。

“去吧。”他抚着她的背,轻轻推了一下,“我站在这看你过去。”

七月仰头看了他一眼,低下头说了句“晚安”便“噔噔噔”地跑了过去。

沿见关了灯捏了捏鼻梁,甩了甩发胀的脑袋,正准备回房间。突然听到她叫了自己一声,一回头就见她站在对面的房门口,手搭在门把手上。

“沿见哥哥,”她又叫他一声,“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啊。”

她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晰入耳。看着她合上房门进去,沿见像触电了一样僵在那里,许久才缓过神来回到房间。

第二天一早,七月起床没有看到沿见。她揉着脑袋去厨房倒水喝的时候,看到橱柜上放着的绿豆粥,她开心的喝了好大一碗。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绿豆粥的?正美滋滋地享受着,就听见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她以为是沿见,出去却看到门口正站着一个身形高挑的妇人,对方显然也看到了她,两人面面相觑。

“走错门了?”那人放下手里的购物袋,有点不确定地问。

“呃...请问...”七月还没回过神来。

“哦...你是新来的钟点工吧?”对方显然也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反而两步走到她面前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起来。

“哈啊?”七月感受到一股逼人的气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所以你得过来帮帮我。”她扯着七月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刚刚站过的地方,指着地上的一对东西,说:“我买了好多东西。帮我拿去厨房。”说完,自己俯身提了两个袋子径直走向厨房。

七月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过了一会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赶忙拎了东西跟过去。

“哦对了,忘了跟你讲,我是杜沿见的妈妈。看你还蛮年轻的,多大了?叫什么?”七月满脸黑线的看着边往冰箱里塞东西边转头跟她讲话的...呃...杜沿见的妈妈。

“那个...其实我不是...”

“哎?怎么连个醋都没有。”没等七月说完,沿见妈妈又自顾自的翻箱倒柜起来,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刚刚问过的问题上。“那就拜托你去给我买烹调用品吧?”

说完还体贴地送她到门口,塞给她一百块,冲她眨着眼说“辛苦了”。

七月站在门口没心一阵无力,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着拖鞋的脚,想起沿见妈妈风风火火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好吧,就当她是新来的“家政阿姨”好了。

买了调料回去,沿见妈妈又让她帮忙择菜,她从小娇惯,哪里会这个?只有偷偷用余光瞟沿见妈妈手底下的动作,一番折腾下来,倒也像模像样。

沿见妈妈是典型的C城人该有的样子,讲话豪爽大方,做事动作麻利。她庆幸今天来的不是个像自己婶婶一样喜欢“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那一类。

“杜沿见那个臭小子,让他回家住他硬是不肯!像头倔驴一样!”沿见妈妈一边“噔噔噔”地切菜一边恶狠狠地抱怨,“自己又不会照顾自己!饭都不会做还买这么多锅碗瓢盆,有什么用?当摆设啊?”

七月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不敢接话。多好,虽然是在碎碎念,但言语中无不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和关心。这种牵绊是怎么也割舍不掉的。

“你们...在做什么?”厨房门口突然传来沿见犹疑的声音。

“哎呦小祖宗!你都不会按门铃的啊?一点声都没有。”沿见妈妈显然被吓到了,转过头嗤他。

“我有钥匙。”沿见举着手里的钥匙,嘴角抽了抽,目光落在双手沾满污渍的七月身上,皱着眉头过去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冲一旁的母亲说:“妈,你怎么让她做这个?”然后又低头说让她去洗手。

七月冲搞不清状况一脸愕然地沿见妈妈尴尬的笑笑,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哦...原来你是骗我的...”待她回来的时候沿见妈妈已经搞清了状况,伸出食指指了指她。

“对不起啦...”她吐吐舌头,抱歉的眨眨眼睛,一脸纯真可爱。

沿见就看得痴了。他看到她和自己母亲在厨房忙碌,在公司遇到的阴霾竟一扫而空,心里顿时变得暖洋洋的。他看到她脏兮兮的手、计谋得逞的笑,看到她跟母亲吐舌挤眼,心里像是要融化了一样。见惯了她阴郁的模样,如今的巧笑嫣然让他霎时喜上眉梢。

那时候他才忽然发现,原来有的人,随意一个动作都能让他丛生爱怜,心潮荡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