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七月:这样的温柔太相似,让她怎能不痛哭失声?】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 邓_77 1817 2011-11-23 11:37:02

  “嘿,你醒了。”

七月在楚良辰怀里哭累了,睡过去再醒来便看到窗边倚着个陌生的男人。由于逆着光,她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叫杜沿见。良辰的朋友。”他的声音低低的,面容冷峻,身材颀长。“良辰有事出去了,晚上过来。”

他替她拉了拉被子,又问:“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七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摇头。他叹息,没再说什么,径直从病房里出去。大概十分钟后,他又回来,手里多了一盅鸡汤。他走到床尾将床头摇起来,拿起沙发上的外套绕到床侧给她披上又把汤盛到小碗里,放到她面前的小桌上。

“自己吃可以吗?”他轻声问。

七月呆呆地点头,眼睛莫名一阵酸胀,她颤颤巍巍的伸手,刚拿到勺子,却又掉进碗里,她确实是病得厉害,连那么小个勺子都拿不起来。

杜沿见叹了口气,端起碗面对她斜坐在床沿,舀出一勺鸡汤,吹了吹,送到她嘴边,七月喝下去。他见她仍旧苍白着脸,眉头不觉皱成一团,又要出一勺吹了吹送到她嘴边,这次她却迟迟没有张嘴。他抿着唇问她是不是不好喝,哪想他话音刚落就看到她的眼泪直直地砸到被子上,晕开一个个灰色的花朵。

他拿来纸巾放到她手边,静静地坐着没有说话。

他知道她的难过。他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哭。他什么都知道。

病房安顿好之后,他曾想要通知她的家人,可是翻遍了她的包也没有找到她的手机,驱车回到小区她晕倒的地方再找,就只在物业办公室找到她落下的箱子,里面装的衣服已经浸湿了。他拿出来一件一件搭到阳台后看到箱子底部有一个已经皱掉的笔记本。本子里有她的身份证和两张银行卡。他第一次见把身份证和银行卡夹到笔记本里的人,怪不得她的钱包里没有钱,只有些零钱乱乱的散在背包里。他只有借助本子里的东西。

他不是故意看到那些内容,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窥视她的秘密。他的心里剧烈的翻涌着,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也许,没必要再找她的家人了。

昏迷中的她,嘴里一直念着一个名字,他俯身听了很久才听清她叫的是“楚良辰”,心里又是一颤,原来如此。难怪她会倒在楚良辰家楼下。她日记里那个“楚”就是楚良辰。

于是楚良辰就在昆明到丽江的大巴上接到了杜沿见的电话,

他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再去C市,他根本没想过在他陷入疯狂地寻找中的时候,她已经晕倒在他家楼下。他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完全没有照顾到她的情绪就把她送回家。那时大巴正停在楚雄短暂休息,他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返回昆明,在候机厅坐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上了回C市的航班。

当他出了航站楼,脚步慌乱的去打车的时候,就看到杜沿见等在那里。他讶异。

“我猜到你会搭最早的飞机。”杜沿见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勾了勾嘴角。

“高烧导致肺炎。现在已经没事了。你睡会。到了叫你。”杜沿见看着他疲惫不堪的样子,上车后简单跟他说明了情况便让他休息。

楚良辰没说话,摸出手机开了机,给七月的堂哥发了条短信。末了,又补上一句:

“她父母会同意她住在这里吗?”

过了好一阵,手机震了震,他打开收件箱,上面只有五个字——好好照顾她。

楚良辰没回,仰头靠在椅背上睡了过去。

然后他就做了个梦。

梦里是12岁的七月。她在火车站抓着他的衣角大哭,他把她拉进怀里抚着她的头顶跟她说:好好学习,将来可以考去C市。她抽噎着点头,他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清浅的吻。

……

楚良辰不是不知道七月对他的感情。只是他明白,依赖不是喜欢也不是爱。在他眼里她还是个孩子,别的孩子所要糖果,而她所要安全感。可是,这恰恰是他从小就缺失很多的东西。他们之间相差近6个光景,即使他愿意等他长大,他也不给不了她最好的自己。

七月住院那些天,楚良辰似乎很忙的样子,不常到医院去。倒是杜沿见,天天下了班就往医院赶,每一次都带着清淡的小吃。时间久了七月难免会失落,而杜沿见像是能知晓她的心思,安慰她说楚良辰事业刚起步,正是忙的时候,所以托了自己来照顾她,有什么需要尽管讲,不要觉得不好意思。

忙?七月只是笑笑,不说话。

沿见生得话少,除了必要的对话,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看书,七月精神好一些了之后,他也会给她带上基本,简帧、黄碧云、王小波……他像是知道她的喜好,带过来的都是他觊觎了很久的。沿见不在的时候七月也偷偷地翻过他看过的那些书,无非是一些财经杂志什么的,她不感兴趣,而且她觉得沿见也不感兴趣,不然为什么每次他盯着那些书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楚良辰随父亲,性情温良,待人宽厚,对事隐忍,站在他周遭都会感觉整个世界连同自己都被暖意包裹着。

七月觉得杜沿见身上也有这样的气质。

所以她才会在他把鸡汤吹凉了一勺一勺喂给她吃的时候忍不住呜咽。

那样的温柔太相似,让她怎么能不内心汹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