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大学风云录

安宁的醋意

大学风云录 毛绒线猪八戒 2007 2014-03-01 19:40:27

  自从上次在工作室经历了孔雨的一场大闹,安宁就一直没有再主动联系过余杰,一方面是觉得孔雨闹得太厉害,虽然事后孔雨当面进行了道歉和解释,可是安宁的心里还是隐隐觉出了其中的味道,也正是孔雨和余杰之间的这种味道,让安宁更加的难以释怀;另一方面自己也对余杰横加指责,误会了余杰,自己面子上也是过不去,安宁从来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一起的的安宁冷若冰霜,别人都不能靠近,又怎么会参合到这样的吵闹之中呢,更加不知道如何处理了,所以至此之后两个人就一直这么冷冷的互补联系。虽然是不联系,但是这几天安宁还是时不时的看看手机,耳边也总是莫名的听到电话的震动的声音,弄得自己根本没法静下心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想起那天的事情,自己还是会生气,不只是气孔雨和余杰戏弄自己,也生气余杰对孔雨的态度。这是安宁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种感觉比简单的生气更加深入心底。

突然,身边的电话在桌上震动了起来,安宁的心跳一下子跟着急促了起来,下意识的快速抓起了手机,一看来电,心当时一沉:

“莱芸啊,怎么了?”安宁冷冷的说到,“今天有什么事情?”

“恩,今天抽空来社团吧,这次活动中,有几篇不错的作品,你帮我参谋一下。”

安宁自己都忘了,徐扬安排自己和莱芸一起挑选这次活动的优秀稿件,可是自己现在哪有心情管这些。

“我就不去了吧,你看看吧”说完安宁就想挂电话了,

“不是,有你弟弟的稿子你,你不过来看看?”

“谁的?”安宁又急促了问了一遍,

“就是帮咱拉来赞助的那位,余杰啊,不是你弟弟么?”

一听是余杰,安宁沉下的心,一下子又活了起来,顾不得自己的语气,安宁对着电话大声说了句“一等,我马上到”电话另一头的莱芸顿时也吃了一惊,一向冰冷的安宁,怎么一下子这么激动啊……而此时的安宁心中也正谋划着什么。

匆匆赶到社团,眼看就到社团门口了,安宁特意方面了脚步,调整了一下呼吸,维持着自己冷峻的形象,进入社团,迎面正是莱芸,此刻的她正在仔细的浏览着稿件,听见脚步她抬起头来,“安宁?这么快就过来了啊”

“恩,我刚刚就在附近”安宁这么说无非是不想莱芸觉得自己太过积极。“我弟的稿件呢”她慢慢凑上前去,

“那呢,就在这堆的最上面。”莱芸知道安宁想看,所以早早的把稿子找了出来。

“恩,好,我自己拿,你快忙吧”安宁依然慢慢悠悠的拿了起来,可是自己一看发觉不对,这根本不是余杰的字啊,这明显是女生写的,她的头里突然翁的一声,她立马想起了上次的孔雨,“是她?”安宁心中的那团火又被点着了,此刻她强压怒火,走出了社团一出门立马拨通了余杰的电话。“混小子,还跟我说没关系,看我怎么收拾你”

阶梯教室里,学生们正在进行考试,而余杰早早完成了试卷,正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其实他的心里正在想着前几天在安宁工作室里发生的事情,想起来心中不觉的有些苦闷“明明最后孔雨也解释了,为什么宁姐还是不依不饶的呢,想个什么借口打电话呢?已经好几天了,估计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吧”突然裤子里的电话嗡嗡作响。偷偷的把电话拿出来一看,正是安宁,余杰顿时欣喜,立马站了起来“交卷”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给吓着了,这才开考不到一个小时啊。

余杰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教室,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却是安宁更加愤怒的口气“你小子行啊,还敢骗我说和人家没关系,你赶紧的给我过来。”说完电话就挂断了,余杰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又查了查电话,是安宁的号啊,没等他细细思索,电话又打了过来“十分钟到工作室”又没等余杰张口,电话又断了。没法发,余杰只能急急的向工作室跑去。

安宁挂了电话,此刻她的脑子里已经设想了各种情况,来解释为什么孔雨要这么为余杰忙前忙后,可是每一种设想最后都被自己给否定了,此刻的她就想一个打翻醋坛子的怨妇一般,纠结在各种猜想和假设之中。

“吱……”工作室的门慢慢的打开了,余杰慢慢的探进了身子,对着远处的安宁就是一阵嬉皮笑脸,“姐,这么着急的找我啥事啊”“上次找你的那个女生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安宁没有回头看他,只是冷冷的问到,“哦,孔雨啊,就是同学,上次不是已经解释了么”“解释?你应该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说着安宁一把把从社团里拿出来的文稿拿了出来,余杰接过安宁手中的稿子,一看内容,确实是自己写的随笔,可是这字,余杰突然明白了“姐,这是孔雨自己帮我写的……”“她怎么这么好心啊”安宁又打断了余杰,她显然还是不信余杰的话。看到安宁气鼓鼓的样子,余杰心中反倒有些好笑,他直直的盯着安宁,此刻的安宁纯白的脸硬是被气成了绯红“你说,你才来几天啊,就……就女生帮你做这做那啊,你就这么受欢迎啊”听到这,余杰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听到余杰的笑声,安宁猛的回过了头,“你……你还笑,你笑什么”

“姐,你是不是,吃醋了啊”余杰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这一句,却把安宁给怔住了,“谁,谁吃醋了,我能……吃你……什么醋啊”安宁的脸上顿时变得通红了,心中更是不住的发慌,“我这是怎么了,我慌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吃醋呢”安宁的心因为余杰的一句话顿时全乱了。

而余杰慢慢走近了安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