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大学风云录

柳暗花明

大学风云录 毛绒线猪八戒 2153 2014-03-01 19:40:27

  余杰一步步的靠近,安宁一步步的后退,眼见安宁就要靠到桌案上了,余杰突然一个侧身,右手伸到了安宁身后,安宁眼见余杰的脸就要靠上来了,一下子闭上了眼,嘴里喊了一句:“你敢……”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可是过了一会也没有感觉到什么,这时安宁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发现余杰已然将头侧到了自己身后,原来他是要抓住从桌案上掉下了一瓶墨水,安宁见状又羞又闹,一把将余杰推了出去,而此时自己的心却还是砰砰的跳个不停。

“姐,你没事吧?”余杰故作镇定的问道。

看见余杰一板一眼的样子,回想起自己刚才的表现,安宁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姐,你的脸怎么又红了”余杰笑嘻嘻的看着满脸通红的安宁,心中却有一丝喜悦。

“要你多管,你先管好你的孔雨吧”安宁故意说到,

一听这句,余杰又露出了难色,好不容易把话题岔开了,可是如今安宁又抓住不放,这让余杰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情急之下,他竟然一把抓住了安宁的手,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主动的抓住安宁的手,“姐,我和孔雨真是普通朋友,你要是再不信,我……”看着余杰焦急的样子,孔雨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见孔雨笑了,余杰才知道这原来是安宁故意来逗自己的,而这时余杰却突然注意到自己竟紧紧的抓着安宁的手,这双纤细的手,酥软无骨,感觉很是细滑,而安宁也发现余杰一直抓着自己的手,而且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她便使劲想要抽出手来,可是越是用力向外抽,余杰越是抓的紧,安宁看挣脱不看,竟然羞涩的低下了头,也不去挣扎了。

余杰这时才反应了过来,急忙将手放开,还笑嘻嘻的说了句:“姐姐的手真软,只有这样的手才能写出这样好的字啊”他拿起身边的一幅字若有其事的品鉴了起来,

“你喜欢,就送你了,上次你帮了我,就答应给你的”孔雨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的送人字,以前就是有人上门来求,她都不一定给。

“真的?”余杰喜出望外,这对他来说真是比什么都要珍贵的礼物了,

“看把你高兴的,你就这么喜欢?”

“恩,当然了,这是你亲手写的嘛”余杰反复打量着这幅字,像是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安宁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傻呵呵男子,心中倍感温暖,也许是自己一个人的时间太久了,而这个傻傻的弟弟给自己带来了新的感觉,是温暖,是依靠,是一个能为自己纾解惆怅,能在危难时当在自己前面的依靠,这份感觉让她冰冷的心逐渐融化在阳光之下。伸出手,她轻轻的抚摸着余杰的面庞,就如同自己小时候抚摸着他一般,只是自己不再是那个照顾他的大姐姐了,而他也不再是那个跟着自己的小弟弟了,在她的眼中,他真正的长大了,大到让自己仰望,自己依靠。

看着安宁出神的看着自己,余杰放下了手中的字,一只手靠着安宁抚摸自己的手上,他是要让脸清楚的记忆下这只手的味道,这只手的温度,另一只手缓缓的拨开安宁耳边的头发。午后的阳光洒进了窗户,这一刻两个人似乎静止在了这阳光之中,整个房间或者是整个时间都在两个的眼中模糊成了永恒的瞬间。

“杰,谢谢你还能找到我。”

“宁,谢谢你一直等我。”

两个人竟然就这么看了一个下午,直到安宁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是莱芸,安宁这才想起了文稿的事情“莱芸,文稿一会我就给你送去”“不是,安宁你来趟社团吧,有急事。快过来吧”莱芸有些焦急的说着。安宁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挂了电话和余杰一起往社团赶去。

余杰没有进去,一是没有自己什么事,二是怕安宁不自在,所以他就在社团活动室的楼下等着,安宁一个人来到社团,却发现只有徐扬、莱芸和马啸,“怎么了,怎么只有你们几个人?其他人呢”“来不及叫其他人了,这件事我还是先告诉你们吧。”徐扬面色沉重。这让在场的三个人也感到事情的严重。

自从上次王丽华和徐扬谈话以后,徐扬从中明白了这次活动竟然成为了两个学校团委老师相互竞争的工具,心中不免有些发愁,他将事情和莱芸说了,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这样一来,两个老师势必对活动进行干预,在活动的宣传,流程上也就变得没有那么自由了,关键是王丽华想要扩大活动的影响和参与人数,这样一来整个活动也就变得更加的复杂了,原来的策划根本没法用了,只能重新来,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事情,徐扬也感到这场活动变得更加复杂了,所以他和莱芸商量,只能和大家共同商量一下。

几个人在社团里一直聊到深夜,可是还是没有什么具体的结果,在大家的心里,这次活动虽然关系着社团能否站住脚,可是团委老师的干预,让活动从根本上有了改变,他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在两个团委老师之间找到平衡,才能即完成活动,又不和老师起冲突。最后四个人也只能离开了……

晚上,余杰送安宁回宿舍,“怎么说到这么晚?出什么事情了?”余杰感觉出来安宁从社团出来后,脸上的表情明显变了,看来社团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安宁没有做声,现在她的脑子也是乱乱的,没想到社团活动竟然也会变得这么复杂,“宁宁,和我说说嘛”看安宁不搭理自己,余杰竟然抓起安宁的衣角,撒起娇来了,安宁见状,不知该生气还是该笑,没办法就把社团的事情告诉了他,“你可别出去乱说啊”安宁嘱咐道,“好的,”余杰做了一个ok的手势,“那我回去了”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安宁宿舍的楼下,余杰依依不舍的抓住安宁的手,“别闹了,快回去”安宁有些不好意思的,要是让楼上的同学看见,自己太尴尬了,昨天还是弟弟,今天两个人怎么就这么含情脉脉的了。看着安宁有些着急的挣脱,余杰也就松开了手,看着安宁缓缓的走进宿舍。

路灯下,余杰目送着安宁,心中却在想着安宁所说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