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大学风云录

被欺骗的姐妹

大学风云录 毛绒线猪八戒 2152 2014-03-01 19:40:27

  从宫菲菲家里出来已经深夜了,经得宫教官的同意,余杰直接开着红色卡宴回了学校,因为他的心里一直记挂着安宁,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估计安宁早就在焦急的等待自己了。

余杰将车停在工作室楼下,急急的冲击了楼房……

整个晚上,安宁都陪着宫鳕坐在工作室的窗边,当安宁从余杰的手里接过宫鳕的时候,看着她呆呆的眼神,破碎的衣服,红肿的脸庞,就猜出了大概,所以安宁没有过多的询问她事情的经过,只是给了她一杯热水,让她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窗边,盯着窗外的黑夜发呆,这个夜晚对于宫鳕来说是一场永远无法忘记的伤痛……

余杰悄悄推开了工作室的门,将安宁叫了出去,没等安宁问,余杰就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跟安宁说了一边,但是那个中年男子和宫鳕的关系,为什么宫鳕会跟着他到了那个地方,余杰也不清楚……

突然,房间里传出“砰”的一声,这是窗户被人打开的声音,余杰和安宁顿时感觉不对,急忙推开了门,只见宫鳕正对着窗外黑色的夜,放声大哭,这哭声久久回响在这个黑色的世界里……

而余杰和安宁反倒松了口气,能哭出来,说明心中的坎也就过去了。

哭完的宫鳕向余杰和安宁讲述了自己和那男子的关系,以及两人发生的故事。

宫鳕一直都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也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所以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朋友,除了胡敏,而就在大约3个月的时候,她发现胡敏有了一个男朋友,而这个中年男子正是胡敏的朋友介绍的,说是他公司的一个领导,她男朋友使劲的撮合两个人,可是一开始看这个男子比自己大这么多,宫鳕很是反感,可是胡敏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不想伤了姐妹感情,所以自己就试着和这个男人吃了几次饭,这个男人十分的殷勤,经常请宫鳕、胡敏和男朋友出去玩,

时间久了我也就对他放下了戒心,而这次就是他说要参见什么商业活动,请我做女伴,我也没有多想就去了,可是,去了以后才发现什么商业聚会啊,就是和他认识的几个什么董事长、经理什么的喝酒,他完全不管我愿意不愿意,直接给我灌酒,我和他们闹翻了,就跑了出来,后面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说完,宫鳕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安宁不住的安慰,“没事了,都过去了。”可是一边的余杰却皱起了眉,“要是真的和你说的一样,那我觉得胡敏的男朋友很有问题,我不相信他完全不知情。”

宫鳕突然站了起来“对,那个王八蛋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着她急忙给胡敏拨通了电话,可是电话一直没有拨通,听着电话里嘟……嘟……的长鸣,三个人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宫鳕急忙赶到宿舍,才知道,胡敏已经有两三天没有在宿舍里住了,她开始从心里埋怨自己,要是能早点看出中间的问题,也不至于到今天,她发了疯的到处寻找,不停的拨打电话,就这样三个人找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宫鳕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正是胡敏的电话,宫鳕接起电话就是大骂:“你个死丫头,整晚都跑哪去了,怎么都不接电话啊,怎么都不接电话……呜……呜……”还没等骂完,宫鳕又哭了起来,她的心因为这个电话而彻底的放松下来,那些焦虑和内疚都随着眼泪宣泄了出来。

而电话另一头的胡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支支吾吾的说着:“怎么了?我就在宿舍啊,整晚都在啊”“还骗我,我都去你宿舍问了,你都好几天没有在宿舍里过夜了,你和我老实说,你是不是和江波在一起呢,你们是不是同居了!”宫鳕越说越激动,因为以她对胡敏的了解,这么多天都没有回宿舍,她一定被江波骗上了床,而电话另一头里却是一阵沉默,这漫长的沉默更加确定了宫鳕的猜测,而胡敏的一句“是的,我们已经住在一起了”,还是让宫鳕彻底的发狂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被一个骗子给玷污了,而她自己却还傻傻的蒙在鼓里,“你傻子啊,你怎么这么好骗啊,你白痴啊”宫鳕又一次破口大骂了起来,在她心中胡敏是那样的单纯和善良,她一直将胡敏当成自己的妹妹一般,可是现在……

“我们是相爱的,住一起怎么了,要你管啊”胡敏也被宫鳕激怒了,她完全不明白自己的好朋友没有祝福自己,而是对自己破口大骂,而她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的。眼看两个人在电话里争吵了起来,安宁抢下了电话,“胡敏,我是安宁,我们有话和你说,你在哪里?我们去找你”“我这刚回学校呢,我们去社团碰面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安宁一把拉起旁边的宫鳕,就往社团里赶,而余杰也紧跟了上去。

一路上宫鳕都没有说话,整整一晚上她都在自责和焦虑中度过的,而她刚刚知道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可能也被人骗了,而且比自己还惨,她的心彻底的崩溃了,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个是现实,她的脑子现在一片混乱,身上还是穿着昨天的被撕破的衣服和余杰给他披上的外套。

到了社团了,一推门正撞见胡敏和徐扬在说笑,宫鳕挣脱了安宁的手,大步走了上去,左手一把将胡敏拉倒跟前,右手直接就是狠狠的一巴掌,只听见‘啪’的一声,现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怔,胡敏也是顿时怔住了,只感觉到耳朵里嗡嗡作响,她缓缓的转过头来,充满疑惑的盯着自己的好朋友。

“你……疯了啊!电话里就骂我,现在还打我!你是不是真的疯了”捂着被打得通红的脸,直直的盯着宫鳕。

“我疯了,我看是你疯了,和那么个王八蛋上床,你才是彻底的疯了!”宫鳕歇斯底里的吼叫到。

安宁急忙将两人分开,“宫鳕你冷静点,将昨晚的事情,好好和胡敏说一说。”同时她给余杰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和徐扬都出去,在外面等着……

毕竟这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张扬和炫耀的事情。

_ 更新真的不易,请大家多多支持,你的回馈,是我奋斗的动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