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谢家茶馆之鬼话连篇

第一夜:***4

谢家茶馆之鬼话连篇 谢轻浮 1464 2012-11-19 10:15:31

  这一天,月月接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是个女人,声称有十万火急的事找她商量,就在月月家楼下的小咖啡馆里等。

这类的诈骗太多了,但鬼使神差的她拿了外套下楼,回过神来,人已经坐在咖啡馆里了。对面坐着一个风韵十足的女人,月月发现和她一样,这个女人也怀孕了,肚子高高挺起。

“我叫阿丽,是王**的女人。”自称阿丽的女人,熟稔地给自己两块糖,并礼貌地问月月需要吗?

月月摇头,她很难开口也很震惊,原来王老板在外头不止有她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也堂而皇之地宣布自己是王老板的人。

“先别惊讶,我再告诉你,我是他从城北贫民区找来的,他发誓会照顾我和孩子一生一世,而这个孩子并不是他的。在城里有一套公寓,我住在那里,我觉得相对我来说,他更渴望这个孩子。”阿丽不停歇地说完,喝一口咖啡。

月月简直震惊到发指,她和阿丽的遭遇何其相似!一样的出身一样的承诺!王老板这是为什么这么做?

“看看这些。”阿丽铺开几张报纸,指点着上头划红线的句子:“受害人李某某,死因:剖腹取子,大出血。受害人张某某,死因同上,受害人孙某某,死因同上。”

月月随着指点看着配图,胃里如同翻江倒海,那些孕妇死得好惨,身体扭曲不成样子,透纸的惊恐怨气。

“知道,她们有什么共同点吗?”阿丽不为所动,点点报纸上的图片。

“什么?”

“第一,她们跟我们一样都是快生产的孕妇。第二,他们跟我们一样都出身贫民区是外地人,第三,她们都是被某个神秘的男人接走的,据贫民窟里的人说:是接去结婚了。”阿丽盯着月月的眼睛低声诉说。

每一句打在心坎上,月月心乱如麻,她想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阿丽叹口气道:“你相信这世界上那么多巧合吗?”

月月摇头,眼泪啪啪掉,她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精心编造的可怕陷阱,该信谁?她不知道,下意识护住孩子,肚子隐隐地疼,她的孩子不能有事。

阿丽按着腰站起来说:“给我你的号码。不管你怎么想,我得早做打算,劝你也赶紧跑,如果不是巧合是人为,那姓王的禽兽不如,迟早会害死你。”

月月给了阿丽电话号码,恍恍惚惚分手走出咖啡馆,她才想起忘了问阿丽究竟见没见过那个诡异的趴在王老板肩膀上的婴儿。

神游着回到家中,刚打开#房门,里面就传来王老板的声音:“你去哪了?”

月月浑身一哆嗦,背后汗出如雨,从脚心一直凉到头顶。她低头哆哆嗦嗦地说:“我,我,我随便走走。”

“做饭去,我饿了。”王老板虽然疑惑却没再追问,只是命令月月做饭,自己扯开领带,悠闲地摊在沙发上。

走进厨房,背靠房门,月月手都发软,如果阿丽的怀疑是真的,她该怎么做?眼睛扫到一整排锃亮的刀具,她不禁想摸出一把,狠狠插在王老板的胸前,戳破心脏,这样她和孩子都不会有事。手哆嗦着握住冰凉的刀柄,月月忍不住抱头抽噎,心中一个声音不停说:相信这只是巧合而已,王老板是好人,阿丽在说谎,在说谎。

终于这个声音战胜其他,心理暗示真是强大到匪夷所思,月月做好一顿简单的晚饭,摆好碗筷,居然还能勉强笑出来。

两个人各怀鬼胎,静静吃完晚饭,月月从针线框里拿出做了一半的小孩儿肚兜,仔细地穿针引线,王老板酒足饭饱,安逸地看着电视。就像正常的一家,没什么特别。

该睡觉了,月月的心提到嗓子眼,当王老板揽她肩膀时,她明显地抖了一下。

“不舒服?”王老板发现她的异样。

“没有。”月月低声否认。

“那就好,你就算了,不能让孩子难受。”王老板殷切地给他俩盖上薄被,却没想过自己说的这句话让月月心里如同破了个大洞,不安如有毒的藤蔓爬满全身。孕妇嗜睡,平时他们同床的时候,月月总是先睡着,雷打不动,今天她失眠了,佯装睡的很香,其实一直醒着。

王老板把手放在月月腰间轻轻打鼾,鼻息喷在月月颈间,那凉直透到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