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谢家茶馆之鬼话连篇

第四夜:鬼学姐11

谢家茶馆之鬼话连篇 谢轻浮 1789 2012-11-19 10:15:31

  在宿舍门口经过大妈的口水轰炸,晚归的江小林被放行,回到自己的小窝,她小心地拿出外套里的那个东西,那是一本书,可又不太像。

江小林没有急于翻开这东西,而是在想黑暗中带来光明并引导她找到这个的蓝色萤火。

“老教授不是已经升天了吗?为什么还会有蓝色的萤火。”

钢笔跳在稿纸上写下:“我想那是教授在表示感谢。”

“是吗,我没有做什么啊?”

钢笔顿了顿写下:“有时候无心之举最动人,举手之劳可能是他人一辈子的福气。”

江小林点点头,表示理解,她从新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东西上,小心拨开粘连的黄色纸张,发现里头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像一本学术笔记。

江雨飘在江小林身侧,当翻开那本笔记时,她看了几行,浑身瞬间变得苍白,如同一座单薄的石膏像。

江小林瞪大眼睛担心地看着满脸悲怆的江雨,小心地问:“学姐,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江雨僵硬地点头,隐身入钢笔,一字一句地写:“如果我没记错,这是我大学时的日记。”

“当年你拼命寻找的是自己的日记?”江小林表示不理解,日记不是应该锁在小抽屉里小心保管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器材室?”

“我不知道。”钢笔虚弱地写:“我死了很久,不记得了。该死,不记得了,全想不起来!”

忍受不了再次回想起被侮辱这种痛苦,江雨脱出钢笔四处乱撞,用力抓长发,满脸痛苦。

“学姐,不小这样,我们看看这本日记里有什么。兴许能帮你回忆起来呢。”江小林看着江雨痛苦,却无计可施,只是担心地说。

江雨慢慢冷静,她点点头,江小林从第一页翻开这本日记,只见娟秀的字迹写着:“2001年九月3号,晴,心情:晴转多云。今天,我交的病理学作业被大头老师批的体无完肤。呜呜,好难过。”

“2001年九月6号,小雨,心情:太阳。今天教授表扬我了,在解剖课上我成功地剥离了兔子的性腺。要努力哦!”后面一个大大的笑脸。

江小林看着下面全都是关于学习的东东,无语地撇撇眉毛,学姐真是一个毫无情趣的人啊,原以为能看到点什么爆料,谁知道看的是学习计划,没意思。

往后翻了几页,一如既往,江小林皱眉:“学姐啊你确定这是日记,不是随堂笔记?”

江雨有些尴尬,她想了想比划着对口型说道:“大部分都是关于学习的,但也有生活的。”

“比如?”江小林说。

“比如当时写给凯的一些话,我不敢说出口,就写在了日记里。”江雨有些不好意思。

“哦???我要看!”江小林兴致勃勃地翻着日记,果不其然在第三页写着:“2001年十月1号,晴,心情:雷阵雨。今天,凯是个笨蛋,居然忘了替我占座位,我到的时候,他旁边坐了一个丑丑的女生,两个人有说有笑,我没说话就离开,但心里哭死了。凯是个笨蛋,大笨蛋!尽管他解释只是来问他问题的学妹,但我还是跟他吵了一架,凯说我无理取闹,就当我无理取闹好了。决定,一周都不理他!”

江雨更不好意思,江小林却坏笑着向下看,低头,却发现下一行有一个字被挖取了,似乎是用美工刀整整齐齐四四方方划掉,留下一个四方空洞,可以看到下一页。

“学姐。”江小林抬头,发现江雨也呆住了,她们面面相觑,不一会儿,江雨慢慢消失,同时钢笔在草稿纸上写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肯定不是我做的。”

“那就是有人有意而为之,这个人肯定就是偷你日记的人,肯定跟你的死有关。”江小林用往后翻了翻,说:“后面也有类似的方洞。还不少。”

钢笔沉吟一会儿写道:“你替我念着出现空洞的一行字,我试着把那个字写出来,看看这个人搞什么鬼。”

“好。”江小林翻到第一个空洞处慢慢念道:“谁让他惹我生气。他看着她那么开心,而这份开心原本是属于*的。”

钢笔过了几秒,慢慢在纸上写下:“我”

江小林又翻开几页,念到:“今天好开心,凯带着我们宿舍的好*妹们去吃小龙虾,铃还从家里拿来啤酒,我当然没喝,其他人都喝的脸红红的,月还夸张地说我是凯的ROSE,我听了,脸比他们喝了酒的还红,凯这个坏蛋坏笑咪咪地看着我,不说话。大坏蛋!”这一篇很打情骂俏的。江小林都感觉到江雨当时甜到心里去了,很骄傲吧,有这样的男朋友。

钢笔写下:“姐。”

“这些天越来越冷,今天又起风,凯病了,不知道他现在退没退烧,如果不是阿姨拦着,我是一定要守着他的,哪怕只是今*。宿舍真冷,冻得脚都麻了,算了,洗洗睡了。”江小林读完,觉得宿舍大妈无论什么年代都是不受待见的一种生物啊,有情人不能长厮守,真是罪过。

钢笔沉吟一会儿写下:“夜”

就这样一个读一个写,过了一个小时,密密麻麻的一张纸写满。如同无厘头的组合,不成句子。仿佛打乱的密码,想知道秘密,必须将它们重新排列组合成正确的组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