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毒爱总裁,我们结婚吧

最终你的世界只剩自己

毒爱总裁,我们结婚吧 琉璃月缺 1166 2014-02-25 23:38:04

  当我们脆弱的时候,并不是任何人对我们的好,我们都会敞开心扉的去接受,因为谁又知道那是不是怜悯又或是其他说不清的情愫。

“当自己柔弱没有反击能力,甚至不能保护自己的时候,蛰伏去培养实力是智者的做法,愚者则是飞蛾扑火,还自以为是的大义凛然,认为死的其所。”简歌觉得初夏这样的人,还不够现实,还是没有认清楚自己的情况,若是自己,则是要借助身边的力量,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成长,这样,父母的仇恨才能得报。

指腹摩挲着手里的资料,脑子里却很认真考虑着简歌的话,身为子女父母大仇未报,如何能放下仇恨,蛰伏?需要多久,多久的时间才能让自己足够成长,成长到可以去和仇敌对抗。

“当你内心里充满仇恨时,你要学会将这些仇恨转化为力量,让你充满前进的动力,没有人可以阻挡你的道路,可是你目前最需要的是时间。”

言尽于此,简歌也认为自己无需在多说,人生很多东西,都是自己跌跌撞撞学出来的,别人说的再多,都不如自己摔倒一次更加长记性。

初夏认真的将手里的资料看了一遍,最后自己还是决定留在国内,因为或许她真的有一条捷径,家族里给她留下的东西,她需要时间去寻找,去发展自己的未来,去抗衡敌对的势力。

心中思量许久,初夏已经决定好眼下这一步如何走。

“福叔,我想外出一趟。”接触到明媚阳光的那一刹那,初夏觉得甚是刺眼,视线里空白一片,好一会才一点点的清晰可见。

“不准备梳洗一下么,这是我的私宅,没有你的换洗衣物,昨天我让秘书给你挑了几件送了过来。”简歌放下手中的报纸,看到那个面色苍白如鬼一样,穿了一件睡袍就要向外冲的人物,下意识的皱了眉头。

初夏觉得自己并没有那里不对,自己到如今还有什么外表需要注意的?

“我让福叔陪你一起去,我最近可能需要出差,没有时间管你,我不能时刻护着你,说到底,我和你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帮你是我心慈,帮不了你,那是也是我本份,你就算死了,对于这个世界也只是少了一个蝼蚁。”

是啊,自己不坚强,难道还指望着别人撑起你的天空么,真是做梦!初夏擦去眼角的泪水,眼泪是心里感情软弱的表现,自己不需要拥有。

墓园里起了浓厚的白雾,落到墓园中变成露水,像是整个墓园中刚哭泣了一般,不知是想隐藏谁的悲伤或者眼泪。

初夏跪在了父母的墓碑前,数着自己逝去的亲人,爸爸、妈妈、弟弟、甚至是佣人,没有一个活口,全部屠杀殆尽。而自己却苟活了下来,却柔弱到什么都做不了,连凶手是谁都不清楚。

当暮色临至的时候,初夏依然跪在墓前,没有离开的打算,只是白天的露水将她单薄的衣物已经打湿,夜晚的凉意开始渗透,福伯犹豫了一瞬,还是打了个电话给简歌“她在墓前跪了一天了,没有离开过半步,也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思。”

简歌这在考虑如何处理手上这一份文件,突然就顿了一下,“让她跪,直至她想明白了再说,没什么事情就不要打扰我了,公司最近出了点事情,我要出差,时间不定,你可能会联系不上我,不要担心我,好好照顾自己。”

车窗外的天气,白天雾蒙一天,到了晚上,似乎像是绷住的弦突然断了,下起了大雨,冲刷了整个墓园。

福伯长叹了一声,和少爷一样,是个可怜之人,撑开了伞,为初夏遮挡去了这冰冷的雨水。

初夏突然晃了一下,眼前已经开始模糊起来,终究。。。。。。自己还是哭了么?

还是没忍住么?自己是想忍住的啊!是想忍住的!!!

像小狼受伤呜呜的声音开始传来,一声声在墓园中蔓延开来。

“我想他们,福叔,我想我爸妈了,我非常想他们,越想,心里就越痛的受不了,可我还是想,我宁愿把自己的肉割下来,一刀刀的割,这样才能觉得不那么痛。”

“每当入夜,我就能看到我的家人,妈妈抚着我的头,对我说没有关系,下一秒她就死在我面前,那血,不论怎样,我都无法止住,重复的梦境让我快要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发生的事情了。”

支撑在地上的双手,抓紧了地上被雨水冲刷过得泥土,用力用力的握紧“我恨,我心里又很愤怒,可我根本无处发泄,我恨!我恨不得亲手手刃那些人!我如今的感受,我所逝去的,我要让他们都尝尝我如今的感受!”

“如果十八层是地狱,那我一定要亲手送他们进十九层!”

每一句话都清楚的传入了福伯的耳里,但他却没有说一句安抚的话语,因为他知道,此时的任何话,都没有任何用。

初夏不知自己在墓园里呆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想在触碰一下照片里父母的脸庞时,却感觉越来越远,最终自己看不见他们了,黑暗吞噬了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