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劫:魅王的杀手帝妃

030 一人心伤,情难绝(三)

凤凰劫:魅王的杀手帝妃 凤零鸯 1122 2010-12-20 16:20:10

  送绣翎回房安歇之后,九千夜轻手带上房门,便回了自己屋子。

简单地沐浴清洗,只着了素白中衣的她,披散着及腰长发,趿拉着木屐,推门走出。

江天一色,汀上白沙。

发丝缭绕,倾身俯在水榭横栏的九千夜,沉寂着抬头,借中天轻纱月笼,看远处楚天沉阔,听涛声,澎湃起伏。一如她此时的心境,空茫难明。

黄昏时,她可以在如血残阳里,与三人享尽久别重逢的温馨,言笑晏晏。

夜临时,她可以于灯火阑珊处,与牵念着自己的家人,今宵有酒,今宵醉,诉尽衷肠。

而此刻,倾绣水榭,一人独醒的她,当如何面对着这一江寂寥,说自己其实心无旁骛,宁静淡泊?

他,要成亲了……

他,终于,要成亲了呵……

“九千夜,你究竟,还在期望着什么……”喃喃自语里,一滴凝泪,无声息地划落,在她冰凉的手背,留下了同样冰凉的刺骨。

“倾城,你哭了。”不知几时傍到她身侧的绣翎,望着远方无涯的黑暗,眼神悲戚。

九千夜微愣,侧首,见她衣着单薄,拧眉道:“怎么出来了?夜里风大,容易感染风寒,绣翎,回房歇着去吧。”

绣翎水眸雾蒙,抬手抚上她淡雅脱俗的脸庞,“倾城……有说我的资格么?”指尖下,她的清绝容颜,滴水成冰。

“我跟你,不同。”她有内力护体,绣翎却没有。

拉下她颤抖的手臂,九千夜漠视了她眼里的受伤,淡然转开了视线。

绣翎眸光黯淡,哀伤地摇头,“倾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竟变得如此,患得患失了?”那个惊才艳绝、潇洒自如的倾城公子,哪去了?

﹍﹍﹍﹍﹍﹍﹍﹍﹍﹍﹍﹍﹍﹍﹍﹍﹍﹍

从什么时候,开始……?

九千夜撑着阑干,有些茫然。

这个问题,她竟从未曾,认真地去思量过。

是从娘亲去世,遭父亲追杀至死境,被他玩笑一般捡起的那个雪夜?

是在他悉心传授、学会数种杀人绝招,第一次剑下染红、血流成河,她决定舍弃所有过往,成为他名副其实的绝杀暗影,那个凄迷血腥的雨夜?

还是在她第一次受伤,他不眠不休守在她榻前,亲力亲为,为她疗伤上药的那个月夜?

她与他最深刻的记忆,似乎总是纠缠在夜里。

四年朝夕以对,四年同进共退,不知不觉里,她与他的记忆,竟积攒了这么多?

“绣翎,我与你一样,终究,只是个女人。”身处他乡,梦醒珊阑,若非因她只是女子,他那紫袍生魅、邪美生姿的音容,为何总在她孑然独立时,会以容不得抗拒的强悍,闯进她,早已封锁的情感禁地?

是的,时至今日,她仍旧清晰记得,在她遭到家族毫不留情的舍弃追杀,气息仅存坐倒在剥落碑石,血流一地的她,那时的心情,只是——

万念俱灭,心如死灰。

“倾城,你让我走,我走便是。不必你时时提醒我,你是女人!”

听着绣翎痛苦的歇斯底里,看她抹泪踉跄着逃离自己的背影,九千夜环着自己泛凉的身子,耷拉着垂头,羽睫轻掩,就着阑干滑下,心生哀戚,苦从中来。

绣翎,对不起……

﹏﹏﹏﹏﹏﹏﹏﹏﹏

嘻嘻,今日第一更,稍后还有一更,具体时间,待定O(∩_∩)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