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凰劫:魅王的杀手帝妃

038 旧恨(七)

凤凰劫:魅王的杀手帝妃 凤零鸯 1066 2010-12-20 16:20:10

  风声飒飒,花木扶疏,九千夜挟持着纳兰夕颜,穿过曲曲折折的花道,走下青石阶,神色漠然地往水牢方向移动。

一路上,贼匪层出,持刀执剑,随风曳动的火把光照里,一个个凶神恶煞地圆目瞪着她,脸上的神情,无不溢满杀之后快的恨意,却碍于被她挟持当作人质的首领夫人,只能形式地将利器对向她,随着她气势凛然的步步逼近,亦步亦趋地后退着,并不敢轻举妄动。

“你认得我。”身上只系了条艳红床单,吹着冷风已经冷静下来的纳兰夕颜,背对着她,冷冷笑道。乌黑惑人的大眼,无声地朝面向两人,藏身于人后的小贼使了个眼色,脸上,一派淡定自如。

“是不陌生。”新恨未生,旧恨难泯。

九千夜嘶哑着男性的嗓音,按捺住一剑割破她咽喉的冲动,冷眼看着暗处蹑手蹑脚,欲绕到两人身后的黑衣人,眸里寒光一闪,手里长剑毫不留情地抵上她引以为傲的脸,险险地上下比划着,“你说,在下若是不小心,在这如花似玉的脸上那么划上一划,杨让还会娶你不?”

沁人骨髓的寒,从脸颊处传来,纳兰夕颜眼神一滞,呼吸不自觉加快,“你以为,我在乎?”纳兰夕颜不以为然地嗤笑着,紧握的手心,冷汗直流。

九千夜不屑地勾唇,寒光慑人的利眸扫了记暗处疏木,左手猛地前勾钳住纳兰夕颜纤细的脖颈,五指不差分毫地捏拿住她上下遽烈滚动的喉管,贴着她耳鬓,咬声道:“你在意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杨让,会不会在意。”

杨让在不在意,她是不晓得。但对喜欢装腔作势、欺善怕恶的纳兰夕颜来说,这张毒花般冶艳的脸,便是她魅惑男人获取财富,乃至权力的最大资本。

她若当真不在意,当年也不会因为脸上一道小划痕,愤恨得连杀十三人。

“你到底是谁?!”呼吸越来越仓促的纳兰夕颜,知道身后之人,是当真动了杀气,忙抬手示意刚刚的小贼停止偷袭,拼着胸腔所剩不多的气力,歇斯底里吼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水牢外壁,劣迹斑斑。火龙沉燎,四面楚歌。

“杨首领,你觉得呢?”九千夜并没有回答她,下颔抵着她裸露的香肩,淡然扫了眼单手拄刀,屈膝半蹲调息的冷秋雨,然后看向他身后银剑凛冽、杀意昭然的杨让,反手握剑对准纳兰夕颜的心口,笑得冰寒。

听见她的声音,冷秋雨忙抬头,对上她的眼里浅薄的笑意,确定她安然无事,紧绷的心弦终于松下,低头继续调息。方才杨让故技重施,虽然他早有提防,但因屏气过慢,仍是吸入了少许的毒粉,这会,体内真气正翻搅得厉害。

眼睛余光看出冷秋雨身体明显不适,想来也是中了杨让那厮的毒,九千夜心里愤然,黑巾拢覆的面上却声色未动,挟持着纳兰夕颜上前一步,对上杨让鹰眼里的狠绝,沉声道:“两个条件——解药,放人。”

﹍﹍﹍﹍﹍﹍﹍﹍﹍﹍﹍﹍﹍﹍﹍﹍﹍﹍

鸯鸯不素偷懒,鸯鸯是瓶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