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的桃园

浪漫桃园,更多人的家(完结)

我们的桃园 姜海小月 9845 2012-02-13 15:09:35

  当秋天来临时,我们桃园里无论是栽在过河滩河边的四季花桃树,还是我们的房子周围的四季花桃树,以及今年刚栽在承包地路边的四季花桃树,统统开花了。这是我们培育和栽植的四季花桃树今年的第三次盛花期(我始终想着能让我们的四季花桃树在冬季开出花来,但还没有成功,我今后可能要让高鹏李海洋来帮我实现这个愿望)。当桃花烂漫之时,我们二百亩地里的稻谷也是一片金黄,丰收在望。

有一次,我突然心情格外地好,将杨雪、田园、高鹏、李海洋一起叫到我们的承包地边观光散步。我好久没听杨雪拉琴了(现在人多了,我们确实没以前那么自由浪漫了),这次就让杨雪带了小提琴,为我和大家拉了一首好听的小提琴曲,还拉了一首我喜欢的《那就是我》。使我们在灿烂的桃花中,无边的稻谷香里,丰收的田野边,完全被一种幸福和希望所陶醉。杨雪拉完小提琴,我还情不自禁地对大家说:“你们想不想听一首诗?我自己创作的。”我的文学并不好,我还从没作过诗。但我这一说,所有的人,特别是我的堂妹,很是激动,极力要求我把这首诗念出来。我知道,他们很希望我给他们带来希望、带来快乐。于是我只得献丑,把我在心中想了好久的这首不成熟的诗念出来。我这首诗的诗名叫《乡野的美丽》——

我们从乡野走出去,

因为向往城市的富丽,

带着父辈的希冀,

在高楼大厦间寻觅:

有没有属于我们的天地?

但是,

城市对我们并不在意,

喧嚣和纷沓里,

实在太拥挤,

我们对它已无眷意。

我们从城市走出去,

为了寻找新的记忆,

回到先前住过的土地,

有了从未有的惊喜:

乡野的天地是如此美丽!

于是,

我们挥洒青春的勇智,

在宁静和广阔里,

浇灌乡野的美丽,

生活多么惬意。

我念完这首诗,他们都拍手跳跃,说我这首诗作得好极了,完全道出了他们的心声,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其实,这也完全是我的心声,我的人生就像这首诗一样走过来的。

到了水稻收获的时候,许多粮食贩子找到我们,要用高于其它稻谷的价格收购我们生产的稻谷。我当然不肯轻易卖给他们,我要卖更高的价钱,这是我早就计划好了的。

我们收获的稻谷堆积如山,好在之前我们就着手砌了一栋粮食仓库,否则真没有地方堆放它们。我们暂时没有时间去处理稻谷的事,因为必须先把承包地的小麦播种下去,农时季节耽误不得。我们仍然选用优质的麦种,因为我同样要把麦子种成产量极高的无公害的值钱的小麦。相比水稻的种植烦琐而言,麦子播种要简单得多。

待我们把所有承包地的麦子都播种完毕后,我们也就不忙了,开始处理稻谷的事。至于我们养殖的南山鸡、春水鸭和东林鸽,除留下一部分产蛋用外,也早就大批地将它们卖掉了,收入相当可观。只剩下河里还有些秋叶鱼没有捞上来卖,那是过年前的事,因为到那时鱼价会更贵。现在,我要高鹏李海洋跟我一起进城,买回来一台高质量的碾米机和相关的设备。然后,我先带着我们生产的大米的样品,到有关部门做了检测和鉴定,结果如我所想,我们生产的大米无一丝残留的有害成份,所有的标准完全符合“绿色大米”的标准。按照我们想好的“桃园牌绿色大米”的名称,我马上到工商部门去,为我们即将售出的大米进行了登记注册。开始,我们几个人在研究要给我们生产的大米取一个响亮的名称时,高鹏和李海洋都极力说要带上我的名字,说就叫“田野牌绿色大米”。我说这样不好,我又不是什么名人,何况这种名称太俗气和大众化,没有什么特色。我于是就果断地对大家说:“就取名叫‘桃园牌’吧,是我们桃园里生产的大米,这样才能体现我们的地方特色,也比较有意义。”

之后,我就去厂家联系印制包装袋的事。他们在家的人,不仅自己动手,还请了几个粮食加工厂的师傅来帮忙,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将稻谷碾制成抛光、纯白的大米。(只留小部分稻谷没碾,供我们一年中食用)。待我联系印制的包装袋到家后,我们所有人一齐动手,将我们生产的大米装入印有“桃园牌绿色大米”字样的包装袋里。我紧接着又去县城几家大超市联系了一下,这些超市都愿意销售我们的桃园牌大米。我于是就挑了一家价钱出得最高的超市——当然是一家大的连锁超市,把我们所有的大米卖给他们。可以毫不隐瞒地说,我们用心生产的大米经过这么一折腾、一包装,价格竟然是普通大米价格的五倍。我们大家几乎都乐翻了天,别提多高兴了。大家在我们的别墅里吃了一顿庆功酒,然后又是跳又是唱的兴奋了一晚上。顺便说一下,杨雪也把她最好的朋友、乡广播站的叶子叫过来,跟我们一起庆祝,因为叶子在我们到这个地方后,帮了我们不少的忙。

出卖大米的钱到手后,我首先要感谢我们承包地所在组的全体农户,没有他们把自己的责任田租给我,我根本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我把承包他们土地下半年的土地补偿费,如数付给了他们。

又一次的成功,使我又有了更大的愿望。我现在成了一个不能满足的人,有些违背了我的初衷。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把我的堂妹还有高鹏李海洋弄来了,我要养活他们,我必须对他们负责。我对杨雪说:“我们生产的‘桃园绿色大米’现在卖了好价钱,我们还要把我们生产的小麦制成‘桃园面粉’,把我们养殖的南山鸡春水鸭和东林鸽,制成‘桃园牌’的肉和蛋的产品打入市场。”杨雪经我这一说,就对我说:“那你干脆成立一个桃园农副产品有限公司吧!”我眼前猛然一亮,对杨雪说:“你这个主意好,我们就成立一个桃园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不过最好叫‘桃园绿色农副产品有限公司’,这样才更有特色。因为我们生产的农产品全部是无公害的农产品。”只是那样的话,我想我们可能要再承包一个村民小组的土地,才够种植和养殖用。我也把这个计划和目标告诉田园和高鹏李海洋他们,他们一致赞成,说一切都听我的,情愿跟着我在农村干一辈子。我很有信心地对他们说:“我们一起努力吧,把我们的桃园建成‘世外桃源’似的乐园。”

成立公司可能要等到明年。我现在忽然有了另一桩心事压在心头。这当然不是有关我自己的事,而是关于高鹏和李海洋个人问题的大事。年近而立之年的他们,也许真的是因为他们运气不好,至今仍孑然一身,光棍一条。高鹏李海洋是我的朋友和同学,我有责任有义务帮助他们解决这个事件。我有时觉得我就像他们的家长一样,如果他们的终身大事一天不解决,就有可能影响他们在我这里做事的信心和稳定性。但这件事我有什么办法呢?我觉得实在无法帮上他们的忙。那时我曾对他们说“我们这里有的是漂亮的姑娘”,其实是一句玩笑话而已。

我把这件事随便地与杨雪谈了一下,杨雪也认为是个大事件。但她突然问我:“你觉得你的堂妹田园和高鹏怎么样?”我经杨雪这么一提醒,眼前一亮:是啊,我怎没想到呢?相比李海洋而言,高鹏性格比较活泼一些,他和田园倒是有些适合谈的。但我担心他们的年龄可能有些不相配,高鹏比田园要大好几岁。杨雪说:“四五岁的年龄差距算什么问题,过去的伟人们都比他们的妻子大二十多岁呢。”我对杨雪说;“既然这样,我们不妨来说说这件事。等把高鹏的事解决了,我们再去考虑李海洋的事。”

然而,就在我和杨雪考虑如何撮合他们这件事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有一个月光明亮的晚上,我和杨雪到外面去散步。但是当我们偶然走到一块老树林边的时候,我们发现高鹏和田园在一棵大树旁窃窃私语,并伴有一些亲昵的动作(他们竟然没有发觉我们)。我和杨雪赶紧退回来,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高鹏和田园都这样了,可见他们的关系已发展得不一般,但他们才认识几个月呀,怎么就这么快呢?不管怎么说,这对于我们和他们,都是一件可喜的事。我对杨雪说:“刚准备为他们两人当月老,没想到他们跑到我们前头去了,根本没用得着麻烦我们。”杨雪沾沾自喜地对我说:“我说田园和高鹏很适合的,怎么样?被我想到了吧?”

但我有些不服气,我有一次趁高鹏一个人的时候问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搭上我妹妹的。他开始还想隐瞒,可我说我已听到和看到了。高鹏很谦虚地说他和田园也才处了两三个月。我就说他们刚刚认识才几个月呀,速度蛮快的。我想,我有一次曾叫高鹏和田园一起去东安县城买过什么东西,他们大概就是从那时起好起来的。我于是很得意地对高鹏说:“我没骗你吧?我对你说过,我们这里有漂亮的姑娘等你,果然不错吧?”我真心希望高鹏和田园好好处下去,他们的确是很般配的一对。如果他们在以后相处的过程中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和杨雪会尽力帮助他们解决的。我对杨雪说:“我要是再有一个堂妹在这里就好了,那样李海洋的问题就解决了。”

至于李海洋,我和杨雪也很快为他想到了一个人,尽管不一定有希望,这个人就是杨雪的好友、乡广播站的叶子。叶子的年龄应该也不小了,她大概只比杨雪小一两岁。但不知道她到现在为什么还没有谈婚论嫁。杨雪虽然平时也和她有过不少的接触,一直没有问过她这个问题。我和杨雪都认为,无论是什么原因致使叶子至今未嫁,但李海洋对她来说还是有些般配的。李海洋虽说家不在本地,又没有房产,也没有社会上人认为的好工作,但我发给他的工资并不比坐机关的工作人员低,何况他还是个本科大学生呢。只是人老实本份一些,但这不能不说是个优点。我把这个工作理所当然地交给我的妻子去办。我对杨雪说不管这事能不能成,值得试一试。

杨雪于是就在一个星期天,跑到叶子家里去,不管叶子高兴不高兴,直截了当地跟叶子谈这件事。杨雪对叶子说:“叶子,你怎么还不着急结婚呢?你看我都快有孩子了(杨雪当时的确怀了我们的孩子)!我给你说个男朋友吧!”杨雪起初以为叶子会很不高兴,没想到叶子听后很乐意,对杨雪说:“好呀!那你给我介绍什么样的男朋友呢?”杨雪开玩笑说什么样的男朋友都有,不知叶子喜欢哪一类型的。叶子也开玩笑地问杨雪:“有像田野一样的吗?”(我没想到我在叶子心目中成了很优秀的男人了)杨雪不以为然地说有,还有比我更好的男人。叶子后来言归正传地告诉杨雪,她很想找一个老实本份又有文凭的人。杨雪当时很感谢叶子跟她说真心话,但她不知道叶子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她想叶子大概在爱情上有过挫折,或者更严重的是曾经被某个男朋友抛弃过,所以现在在这个问题上变得慎重了;她也许对个人终身大事曾一度心灰意冷了,要不然她怎么会等到现在也不谈呢。现在可能是杨雪点燃了她对爱情对婚姻的希望,加上她也确实到了一定的年龄,对这个事件再也不能回避了,所以就欣然答应了杨雪提出跟她介绍男友的事。

叶子坦言要找一个老实本份又有文凭的人,别的要求并不高,这正符合我和杨雪要把李海洋介绍给叶子的预想。于是杨雪就对叶子说:“我把我们那儿的李海洋介绍给你吧,人很不错的。”叶子开始问是哪个李海洋。杨雪告诉她是我们那儿新来的大学生,并且严格地说他们曾经见过面,就是我们销售桃园大米成功时,曾把叶子叫过来一起庆祝的时候。叶子也想起来了,她和那个李海洋是见过面,并且之前,也就是李海洋和高鹏才来我们桃园时,她还通过采访他们,为他们两个大学生从城市返回乡村的“壮举”写过新闻稿呢!于是,叶子的心中马上就有了一个李海洋的轮廓。当杨雪干脆问她此人行不行时,她抿嘴一笑说:“先处处看吧。”而杨雪当时从叶子的表情中已清楚有一定的把握了。

接下来,杨雪就安排时间和机会让叶子跟李海洋见面相处。也许是一种机缘和巧合吧,我和杨雪以后发现叶子跟李海洋处得相当的不错。以致后来发展到叶子一有休息时间就往我们桃园跑,来会李海洋;而李海洋晚上竟然不再住在我们的别墅里,住到叶子的家里去了。我们觉得我们又做了一件成人之美的大好事,为此高兴得不得了。

只是我们开始曾听说叶子的父亲很反对女儿跟李海洋谈。他可能认为叶子应该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李海洋强的小伙子,不能接受女儿找了个务劳的大学生给他当女婿。但是女儿的认可和坚持使得叶支书无可奈何,后来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叶子的父亲大概最终认为叶子跟李海洋谈对象,还是可以的,因为李海洋的确是一个跟我一样很稳重、很不错的人(我大概有点自吹了)。我其实现在觉得叶子父亲开始反对叶子跟李海洋谈,就像当初我父亲和杨雪的母亲反对我们到农村里来一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哪个父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过得更幸福呢?在这里我有一件事必须补充说明一下,我堂妹田园当时跟高鹏谈,我伯父伯母也是很不高兴的。当初任性的田园到我这里来,我伯父伯母就不太乐意,怎么可能一下子再接受田园要嫁给高鹏的事实呢?为此,伯父伯母还埋怨过我,说这一切都是我惹的祸。

然而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极其高兴的。因为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很幸运地解决了高鹏和李海洋两人的个人问题。我不敢说这是我和杨雪的功劳,至少我们是发挥了一点积极作用的,否则他们来到我们桃园后,绝没有这么快就能谈到女朋友。至于他们两对人今后的恋情能否正常而稳步地向更好的方面发展,还取决于他们自己,还要靠他们彼此之间相互的努力。但我认为应该问题不大。他们两对男女相识,就像我当初和杨雪相识时一样,都带有较多的一见钟情的成份。

到了二○○七年年底的时候,我和杨雪发现高鹏和田园、李海洋和叶子,尽管相处的时间都不是太长,但感情已很成熟,几乎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于是,我和杨雪对他们说:“你们的年龄都不小了,干脆早点把事件办了吧。”他们都默认了。

我们征求他们的意见,将他们的结婚日期定在过春节的时候,也就是大年正月初三。我们打算为他们办一个简单而有意义的“集体婚礼”。

过年的时候正好不忙,我叫高鹏和李海洋回老家去把他们的父母带过来,跟女方家的父母认识熟悉一下。我当然也会借此机会,把我的父母亲和杨雪的母亲带过来,一起热闹一下。我相信,他们现在一定会很乐意来我们这里的。

到了高鹏和李海洋结婚的这天,我父母亲和我的岳母,果然很高兴地一起来我们这里了。我知道,他们也是很不放心杨雪,因为杨雪再过两三个月就要分娩了;他们即将要看到他们的孙子或孙女。

而高鹏和李海洋的父母亲,则在他们的儿子结婚的前两天,就从他们农村的家里赶来了。我一一向他们介绍他们的儿媳妇和他们的亲家,使我们的桃园里充满了热情和欢乐。高鹏李海洋的父母亲对我和杨雪感激万分——显然高鹏和李海洋已在他们的父母面前为我表过功,他们说他们的儿子如果不是我们帮助,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漂荡。现在他们的儿子在我这里过得这样好,还有了这么好看的媳妇,他们都满意得很,不断地叮嘱他们的儿子在我这里好好干。这使我很有一种成就感和自豪感。高鹏李海洋父母没有因为他们的儿子来到我这里而责怪他们,这说明我们干得真的不错。

我简单而又不失热闹地帮高鹏和李海洋他们两对新人把婚礼办了。他们结婚后,高鹏和田园住在我们的别墅里,李海洋和叶子则住到叶子家里去了,因为叶子是独生女,他们家又有很大很不错的房子,所以叶子的父母亲很希望女儿女婿回家去住。但是我和杨雪认为,将来还是要为高鹏和李海洋他们各建一套房子,他们在我这里工作,还是居住在我们桃园里比较方便。

二○○八年,当又一个春天来到我们桃园,当我们的桃园里桃花烂漫的时候,我们的宝贝女儿降生了。这使得我们生活里又增添了新的乐趣、新的喜悦,我和杨雪毫不犹豫地为女儿取名叫“田杨”。

我们的女儿出生后,有一天,我的父母亲和杨雪的母亲突然来我们这里了。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岳母一来这里就对我说:“我和你父母亲商议好了,这次来我们就不走了,帮你们看孩子,帮你们干事。我们准备永远住在这桃园里,跟你们一起生活,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至于城里的房子,我们可能会把它卖掉,或且出租。那城里的景色和空气哪有这儿好呀!”

我和杨雪都为我们的父母亲作出的这个惊人的决定感动不已。我们不得不感动,我父母亲和杨雪母亲的思想,怎能不说是一种巨变!他们从开始不同意、极力反对我们来农村里,到最终他们也心甘情愿地来跟我们一起生活了,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呀!尤其是我父母亲的到来,这在十几年前根本是无法想象的事。那时他们拚命把我从农村带到城市去,是希望我的将来永远和农村告别;而现在生活在城市里的他们,竟然不知不觉地被我带回他们原来生活过的地方——他们曾想忘却的农村。我们于是对他们表示,从此以后一定会好好地孝敬他们,使他们过比在城市里还要舒适的生活,坚决不要他们干什么事件。但他们都说,如果不给他们干点活儿,他们会很不习惯,因为他们都是劳动惯了的人,是闲不下来的人。这使我们更加感动,我感谢我们父母亲的这些优秀品德,以及他们给我们的这些优秀品德,使我们成为勤劳肯干的人。我记得我当初来这里时,父亲曾说我会丢他们的脸面,但我最终也没有像父亲说的那样给他们丢脸,反而为他们争光了,不然他们不会来我这里。

我们的桃园里由开始只有我和杨雪两个人(逝去的葛八爹除外,但我们仍然怀念他),到现在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人,这虽说是一件好事,但我明显感到压力也大了。我对杨雪说:“我们今年一定要好好规划一下,争取把各方面的事件做得更好。”我们两人首先拟定了一个今年发展的计划。现在看来,我们所做的一切完全与我们当初来这里的愿望不一样了。我们当初来这里时,只想两个人做点小事件,安安静静地过我们自由自在的田园生活。而现在我们的愿望变得大了,变得不能满足了,但这实在是形势所逼,我们不得不把事件做大、做得轰轰烈烈了。

有了计划和目标,我们这一年各项工作都能做到有序进行和发展。上半年,我们成立了“桃园绿色农副产品有限公司”。虽然这只是个名称,我们暂时还没有挂牌的地方,但它对于我们生产的东西包装上市是必不可少的。小麦收割之前,我们下狠心购买了一台功能齐全的收割机,虽然投资很大,但它为我们自己收割小麦和水稻带来了方便。我们明年说不定还要扩大粮食的种植面积(我早就有这个想法),在现有土地的基础上,再承租一两个村民小组的土地,所以收割的机械是必备的。收割机暂时由高鹏和李海洋操作使用,但以后我肯定要雇用一个专业驾用人员,而不能让高鹏和李海洋直接干这个苦差事,他们应该是我们这里的管理人员。我们将来可能要请很多的人来为我们工作,我们发给他们工资。我们今年继去年把“桃园绿色大米”售给超市后,又把收获的无公害的小麦,制成了“桃园绿色面粉”销入市场,自然价格不菲,收入不错。

由于我们今年再次扩大了家禽养殖的数量,所以我们在人手上有些忙不过来。虽然我的父母亲和杨雪的母亲能帮我们一些忙,但还是人手不够,而且他们又不够专业。我与杨雪一商议,马上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们决定去把很有养殖经验的金宝夫妇请过来。我对金宝刘香说:“你们干脆不要自己养鸡养鸭了,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开给你们很高的工资,保证不低于你们自己搞养殖所赚的钱。”金宝夫妇一想很划得来,他们不但不要承担自己在家里搞养殖有可能发生的风险,又能赚到比在自己家里更多更稳的钱,所以就很乐意过来帮我们的忙了。我把他们连同他们手头上养的一些鸡鸭都要过来了,免得他们牵挂家里,不能一心一意为我工作。这样,我们又多了两个不错的员工。当然,我们这一年养殖南山鸡春水鸭等更加成功、取得更高的收益,也得益于金宝大哥、刘香大姐的加盟。

下半年,我们桃园里又增加了一个我们很喜欢的人,这是使我和杨雪吃惊并万万不能想到的事。这个人就是叶子,她现在当然是李海洋的妻子。叶子是花园乡广播站的记者,她又很喜爱她这个不错的工作,怎么会舍得放弃工作到我们这儿来呢?这个原因竟然很简单。

叶子本来在乡广播站干得好好的。但是六月份的时候,她在县广播电视局掌有权力的舅舅,突然要把她调到比在乡广播站更好的宣传单位——县电台去,并且手续都办好了,要她立即到县电台去报到工作。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是一件外人求之不得的事。但是叶子却有了另外的想法,她对她的舅舅和当村支书的父亲说:“我要放弃这个工作,到李海洋那里去。”她这个想法简直让她的父亲不可思议。父亲十分生气地对她说:“当初你和李海洋结婚我没有过多的干涉,现在这么好的工作你竟然不想去做,你太任性了!我也不能不管了!”但是她父亲还是拿她没办法,她已在心里下了很大的决心决定放弃这个工作了。

她辞职的想法,说实在的,只有李海洋很支持她,因为他很希望叶子不要离他太远,最好能天天见面。他也不希望叶子比他发展得更好(李海洋暗地里跟我说过这个小心眼的想法)。不过我们认为叶子不应该辞去这个工作。我们尽管缺乏说服叶子的本钱——因为我和杨雪都曾辞掉过工作,但还是去做过叶子的思想工作。而叶子的想法似乎更有道理。她说她其实早就想辞职了,她的工作虽然很不错,但各方面的压力太大,常常身不由己。比如说她父亲很希望她能谋个一官半职,当个乡团委或妇联的什么干部,或到更高一级的单位去工作(她这次能到县电台去工作,就是她父亲要她舅舅帮忙的)。她说眼不见为净,离开那种场所,就什么也不想了。尤其她是个很纯洁的人,经常与干部和领导接触,很看不惯官场和职场上的那些不好的习气。她说她早就渴望过我们这种自由自在的平凡人的生活了,特别是跟李海洋结婚了之后,她更希望来我们桃园了。所以舅舅这次要调她到县电台去工作,她的思想便动摇了;更好更体面的工作不仅没有吸引她,反而加速了她辞去工作的决心。我不知道叶子怎么会有这种常人不能理解的想法,竟然跟我们当初来过河滩时一样,不顾一切,会不会受了我们的影响?

叶子来到我们这里后,兴奋地说:“我和你们一样,也回归自然了!成了自由人了!”杨雪不知是高兴还是有些遗憾地说她没想到,由于她当初与叶子的相识,最终把叶子吸引到我们这里来了。但叶子对杨雪说:“其实当初是我带你认识了这里,应该说也是我把你引到这个地方来了!”她们两人因此都笑了。

这样一来,我们下半年又搞了一次大规模的建设。我在我的房子旁边又建了两幢房子,虽然没有我们的房子大,但绝对是漂亮的。这样,使得高鹏和田园、李海洋和叶子从此有了他们自己的居住的,有了他们自己自由生活的空间。我的父母亲和杨雪的母亲,自然和我们一起居住。

顺便说一下,高鹏和李海洋他们的房子周围,我们也做了很好的绿化工作,栽植了各式各样的花草树木。我们从没有因为增加赚钱的项目、工作变得繁忙,而忽视我们居住地的绿化和美化工作。我们认为,享受生活、生活在美好的环境中,永远是第一位的。我们完全做到了在我们的桃园里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景、冬有绿。当然,四季花桃树开的花,永远是我们桃园里最灿烂美丽的。我虽然到现在都没有能培育成冬天里开花的桃树——这是唯一我想办而至今未能办到的事,但我栽了许多的腊梅,在严冬里开出很艳丽的花,来代替冬天开花的桃树。至于冬天能开花的桃树,我会继续研究,直到这个愿望实现为止。

我和杨雪到过河滩这个地方来安家落户,一晃已经八年了。这八年里,我们虽然经受了一些苦和累,但终于过上自己想过的日子。这八年里,我的大学同学或且外界的人,当了官的也有,做了大事的也有,赚了大钱的也有,而我都不去管这些,我只安分地在这个别人不知道的小地方做自己的事,过自己的日子。我并不感觉我们现在的生活,与城里人的生活、与有钱人的生活、与身居高位人的生活,有什么不一样,我可能会比他们活得更自在、更潇洒、更幸福。当然,我并不能要求别人的想法跟我一样,我只是个对生活没有过高欲望的甚至是不由上进的人。然而,当我听说现在许许多多跟我一样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就业上感到万般无奈,甚至几千人上万人竟争某一个岗位的时候,我就实在有点想不通。他们究竟要什么样的工作、要什么样的生活呢?农村有那么广阔的天地,为什么不去试一试闯一闯呢?也许他们会像我一样幸运的。

对于我们桃园将来的情况,我希望发展得更好。我说过,我有可能要承包种植更多的土地,并且将来的粮食收种,全部采用机械化作业,减去人工劳动的辛苦,完全不需要我们自己动手,我们只要负责管理。另外,我们还要继续搞好南山鸡、春水鸭和东林鸽等的养殖。除了卖活禽,还要卖禽蛋,因为我们饲养的南山鸡和春水鸭产下的绿壳蛋,是很受市场和消费者欢迎的;将来我们还可以将禽肉和禽蛋做一下加工,将它们制成桃园绿色食品卖出去,那样我们的养殖业会更赚钱。我们还要建孵坊,在养殖上做到自繁自养,省得每年花大价钱到外面去购进苗禽。

关于我们桃园将来总体的发展,我们可能会把它建成一个大的农庄,一个生态农业园地,一个可以旅游观光的地方。这样我的堂妹田园就有事做了,她可以把大学里学的知识完全运用起来,做她的导游。我还会建一所旁边有小树林、有小河流水、有绿色田野的小学校,把这里外出和进城的人都吸引回来,使他们的孩子在这个学校里上学,由杨雪教他们拉琴、学习知识,这是杨雪曾经有过的愿望。当然,最好的办法是我把所有的事件都交给高鹏李海洋他们去管理。而我和杨雪仍然能够在清晨或傍晚的时候,带着我们的孩子,到白杨树林里去拉小提琴、唱歌,听白杨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声音,听树林里各种鸟儿愉快的鸣叫。

当然,这一切都要靠我们的努力和运气。但我绝不是在做梦。(2009年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