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们的桃园

桃园计划,甜蜜的事业

我们的桃园 姜海小月 18608 2012-02-13 15:09:35

  二○○四年的春天很快到了,我们生活的这个地方,又迎来了桃花盛开的时节。顺便说一下,我们前年在河边栽的那些垂柳树已经长得很大了,尖尖的柳叶、长长的柳枝垂在水面上,再加上桃花映在水中,样子好看极了。可以说,这时所有的春天的景色,都比不上我们这里桃红柳绿的景色好看,它是我们创造的。

然而,我们很明白一点,我们要使得过河滩的景色永远这么好看,我们永远能够很浪漫地在好看的景色里拉琴、游玩,我们就必须努力地劳动赚钱。我们要进一步实施我们的“桃园计划”。现在又到了我们去年开始饲养南山鸡的时候,过不几天,我们的南山小鸡就该到家了。我们早在一个月前就到省家禽研究所,将南山鸡订购好了。我们去年曾有过要自己繁育南山鸡的设想,也就是把我们留下的那几十只南山母鸡和雄鸡交配所产的蛋进行孵化,从而达到自繁自养的目的。但是又觉得这个方法太难了,我们除了缺技术,还缺乏必要的孵化设备(这可能是一笔不小的投资),所以这要等到将来有了资金和条件再说。现在,我们那几十只南山老鸡产下的蛋,一部分留作食用、送人,一部分就拿到市场上去卖了,由于颜色新奇,售价自然是高于普通鸡蛋的。因此,我们目前饲养南山鸡还要完全靠订购。我们今年比去年的雄心更大,去年订了六千多只,今年订了八千八百只,又是一个吉祥数字。因为我们不仅对南山鸡的养殖技术完全掌握,手头上也有了一定的饲养成本,信心和胆量都大了。今年跟我们一起养南山鸡的还有金宝家。金宝看我们去年养这种奇特的南山鸡,还不到产蛋期就早早出手卖了大价钱,就想和我们一起赚这个钱。我们对他当然不能吝啬,所以去南京订购苗鸡的那天,他是跟我们一起去的。不过他还是没我们胆大,他嫌五元一只的苗鸡价太贵,我们劝了他一下,他才咬咬牙订了五千只;他说这么多已够了,养好了像我们去年那样值钱就满足了。

南山鸡的苗鸡到家后,我和杨雪像去年一样,按部就班进行育雏和饲养工作。由于我们有了一定的技术和经验,所以尽管今年南山鸡的数量比去年多一些,但仍然感觉整个饲养工作比去年简单和轻松,甚至一天的工作流程就像早起洗脸刷牙梳头和一日三餐一样简便自如。我这时又不能满足了。我对杨雪说:“我们的桃园计划里曾制定了发展‘海陆空三军’的计划,现在‘陆军’早就有了,我准备把‘海军’也搞起来。”我说的“海军”当然是指养鸭的事。杨雪说随我,但她希望我不要瞎折腾,要做稳事。我说我当然不是瞎折腾,当然做事很稳,否则为什么我去年光养鸡而不养鸭,而今年养鸡养鸭不养鸽呢?在这方面我还是做到循序渐进发展的。不过我内心十分感激杨雪,她无疑是我的贤内助和好帮手,时时提醒我做事要小心谨慎,使我不至于犯错误。

我想今年养鸭的话,仍然要选择一个好的品种,这样才能赚到钱。我和杨雪商量后,仍然决定跑一趟省家禽研究所,那里禽类品种优而全。因为再没有葛八爹在我们外出时帮我们照看家,我这次只能让杨雪在家留守,一个人到南京去。况且这时我们家里已有那么多的苗鸡需要人照料,家里根本离不开人。

我这次到省家禽研究所去更幸运,因为这里就有现成的品种不错的苗鸭卖,不用先预订,而后还要等一段时期才有货。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这种鸭是研究所去年才从国外引进繁育的优良品种。我看了成年的样品种鸭,发现这种子鸭别的方面与普通鸭倒没有多大区别,完全不同并且可爱得惊人的是,这种鸭有一身像到河里啄鱼的翠鸟一样的闪亮的蓝绿色的羽毛,仍然像我们已养的南山鸡一样可爱,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新奇的家禽。而且,这种成年鸭所产的蛋,竟然也是很漂亮的绿色的硬壳蛋。我又遇到研究所那位和蔼的女所长,她给了我一套有关这种鸭饲养的技术资料后,告诉我这种鸭比我正在养的南山鸡还更易于饲养。我不用她过多的介绍就能肯定:养这种鸭无论是鸭还是其产出的蛋都是相当值钱的,不说别的,瞧它那一身碧蓝的鸭毛是多么的惹人喜爱呀!

这种刚出壳的苗鸭,价格跟南山苗鸡一样,也是五元一只。我身上带了足够的钱,就打电话告诉杨雪(我们已经各买了一部手机),我准备捉五千只小鸭回去。我兴奋地对她说:“这种鸭样子好看极了,你一定会喜欢的。”杨雪表示同意。我付了钱,带上五千只小鸭就从南京回程了。因为数量较大,小鸭仍然是人家用专用的车子帮我送到家,并且是免费的。只是这种鸭仍然有一个不好听的洋名字,我决定到家后把它改掉,给它取一个像南山鸡一样有意义的名字。但是我没等到家,就在回家的路上把这个鸭名想好了,不是有一句古诗叫做“春江水暖鸭先知”吗?我就把这种鸭取名为“春水鸭”,意思是这种鸭能知道春天水的温暖。

我到家后把我给鸭取的这个名字告诉杨雪,她也觉得很有意义。她说“南山鸡”中有“山”,“春水鸭”中有“水”,明年再养鸽的话,干脆叫“东林鸽”吧,这样,“山”、“水”、“林”都有了,人能生活在有山有水有林的地方是最舒畅的。她说得很好,这其实就是我的想法,我和她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她完全能理解我的思想。我们把美好的愿望和美好的生活,寄托在我们饲养的这些可爱的家禽身上。

现在,我要把饲养南山鸡的任务暂时全部交给杨雪去做,我要先解决春水鸭的“住宿”问题。我们还是有些欠考虑的,只想到先把鸭买回来,没想到小鸭回来现在连放养的地方都没有。当然这也不要过分着急的,春水鸭目前还小,还不到放养的阶段,它跟南山鸡一样,同样有个育雏的过程。

小鸭养的地方倒是现成的,因为育雏鸡的地方同样可以育雏鸭,根本无须再去弄专门的房子和设备,只要严格做好消毒和卫生工作就行。我现在关键是要解决成年鸭的放养地方。我知道,比起鸡的养殖,鸭并没有那么麻烦,鸡是笼养,既要做到一鸡一笼,又要有好的棚舍;而鸭适宜放养,并且对窝棚的要求不高。于是我在细心做好雏鸭饲养工作的同时,开始为成年鸭的饲养场地做准备。

鸭在白天活动的场所既要有水面,又要有地面,只有晚上才要集中到窝棚去。我首先解决水面活动场所,相当于为鸭做一个游泳池。这个问题并不难,我们过河滩四周全是小河,只要随便圈一个地方,够鸭下水去活动就行了。我于是拣了一个适合放鸭的地方,圈了大概有两亩地的水面。我为什么要把放鸭的水面圈起来,而不到时把鸭放到河里,任其在所有的河面上活动呢?这主要是从两方面考虑的:一是圈起一定的地方便于管理,免得到时鸭到处都是,赶都赶不集中;二是考虑鸭下水必然有粪便落入水中,而圈养不至于把所有的水面都弄脏,能够避免大面积河水被鸭的排泄物所污染——我们将来到夏天的时候,说不定还要下河游泳洗澡,所以要保持一定水面的清洁。当然鸭粪会污染河水的问题,我们将来肯定要解决的,比方说在水中放养一定的鱼苗。目前过河滩周围河中虽有少量的鱼,但都是野生的,数量不多。我们到时可以放养大量的新品种的鱼,这样既可保证河水的清洁,又能增加一定的收入,也是两全其美的事。不知这办法行不行。

把水面圈起来的材料都是我自己搞的。打在水中的那些桩是我从树林里把树砍倒,锯成一定的长度,把一头用斧头削尖,然后费了好大的事打到水里去的。这幸好有葛八爹留下的一条小船,并且我也请了金宝大哥过来帮忙(这些事件我是绝不会让杨雪一个女孩子帮我干的)。不过我确实是吃了许多辛苦用了很大力气的,我甚至还要在乍暖还寒的天气脱掉部分衣服,下到很冷的水中去。这些苦,估计是一般的跟我一样上过大学的人不能吃得了的。按一定的距离打好木桩后,我就在周围绑上塑料拦网。这样,将来鸭子就不会到处乱跑,只能在我固定的范围内游走活动。圈放鸭子的水面,有三面是用了拦网的,只有朝岸上活动场地的这一面是放开的,是为了让鸭子上岸和下水自由出入方便。

岸上的活动场地,我们自然把它选择在靠河边的树林里。把鸭子的地面活动场所放在树林里,也是一种综合利用,既能遮阳挡雨,让鸭群自由活动,又能使鸭产生的粪料起到肥林、促进树木生长的作用。鸭在树林里活动的场地,我自然也在一定的范围里用拦网围圈起来,以免鸭到时到处乱跑。在鸭的水面和地面活动地相连的河坡上,由于坡面泥土不利大量鸭的践踏,又怕我栽的桃树和垂柳被损伤,我就把它搞得很讲究,用砖头和水泥将其铺成一级一级的台阶。这是投入了一定资金和功夫的,也是我自己设计建造的。至于鸭棚,就把它放在跟鸭地面活动地靠一起的地方。我并且不用把它盖得有多考虑,像我原来盖鸡舍一样,仍然借用生长着的树木做屋架,然后盖上什棉瓦保证不漏雨水就行。反正鸭跟鸡不一样,又不要一鸭一笼,它们晚上群居一起,只要保证五千只鸭有足够的安栖地就可以。鸭棚架好后,我还像搞鸡舍一样,给里面接上电灯,以便晚上照看。我说不定将来还要在鸭棚附近砌一个看鸭棚,这是给我们人住的。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们的鸡和鸭养得多了,将来看管是个问题。这倒不完全是怕有贼来偷,主要是担心有野动物夜间来袭击我的家禽。其实鸡倒不是有大问题,有铁丝笼子护着,重点是担心散养的鸭子。

我大概忙了有一个月的时间,才把鸭从水面到地上再到窝棚的这些设施搞好了。所有这些搞法,都没有固定的做法和模式,全是我动脑筋想起来的,当然杨雪也帮我出了些主意。不过,我之所以懂得这样做,这与我小时候生长在农村,并且与我平时喜爱观察各种事物是分不开的的。我把鸭的生活场所搞好后,我们的春水鸭也像人从童年走向青少年一样,完成了育雏的过程,大得可以在外放养了。

虽然今年既饲养了南山鸡,又饲养了春水鸭,并且还要搞好粮田菜园的收种培管,事件比较多。但由于我们对工作安排巧妙得当,仍然有不少的休息和娱乐时间,并没有把我们自己搞得很辛苦。我们至少经常能够在清晨或傍晚的时候,到白杨林里拉小提琴,听白杨叶在风中摇动的沙沙的响声,以及林中鸟的叫声;在春夏秋季,我们的四季花桃树花开得最旺盛的时候,我们也从不错过欣赏美丽的桃花的时机。顺便说一下,我们的四季花桃树今年三季开的花更密,枝叶更旺盛,结的桃果更多了。只是,我们仍然还没有办法使之冬季开花结果。我们尽管有着劳动忙碌的艰辛,但同时我们的生活,也是浪漫和丰富多彩的,不仅有成功收获的喜悦,也有悠然自在的快乐。

在今年养殖南山鸡和春水鸭的过程中,我和杨雪还充分利用自然资源,节约饲养成本。我们过河滩上有大量的各式的嫩绿的树叶青草。我们花些功夫将这些东西采集起来,然后切碎后拌和在鸡鸭饲料中。这样,不仅增加了饲料中青饲料的成份,有利于鸡鸭的生长,又起到了节省饲料成本的作用,而且对提高鸡鸭的肉质和蛋的营养也一定是有益的,实在是一种绿色环保养殖的好办法。事实证明,我们这个自配青饲料养鸡鸭的方法是很好的,因为今年我们在卖鸡鸭的时候,有经验的禽贩子看到我们的南山鸡和春水鸭的肉质后,更加中意。之后我们每年养殖鸡鸭或且其它东西的时候,都适当地增加一些我们自配的土特产饲料,这当然是后话。

我们今年养的春水鸭,就跟养的南山鸡一样,整个饲养过程仍然是很顺利的。只是在中途的时候,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

过河滩的那岸是大片的农田,五月底六月初时,岸上水田里的秧苗刚刚栽插下去不久,还没有牢牢地扎下根。而就在这个时候,由于我们管理不善,没有把河里的拦网扎牢,以致有几回我和杨雪在外稍微贪玩了一会儿后,河中许多鸭子竟然蹿到河对岸的水田里,把好几户人家田里的秧苗糟蹋得一塌糊涂。之后这几家村民很生气地找我们算帐,我们只好赔偿了人家的损失,而且是赔了不少的钱。不过这次损失,使我们几年后从中悟出了一个种植无公害水稻的好办法,这是后话。再一个就是因为我们养的春水鸭有着蓝绿色的好看的羽毛,太招人喜爱了,在它们长到二三斤一只的时候,大概有上百只的鸭子,被附近许多村民家的小孩偷偷捉回去玩了。我们起初还以为这些失踪的鸭子是被什么野物吃了。后来还是好朋友叶子来告诉我们的,因为她看见她邻居家的小孩在院子里逗几只春水鸭玩,而目前我们是唯一养春水鸭的,别人家不可能有。我们之后了解到,这些鸭子被人家小孩捉去,我们也有管理不严的责任,因为它们都是不守规矩的背着我们溜到河对岸去的家伙。我们并不去追究人家小孩的责任,孩子们喜爱就让他们捉些去玩罢了;反正我们养得多,而且在饲养中又几乎没有死伤的损失,少了这百十只鸭算不了什么。我们重点是要跟附近的村民们搞好关系,将来我们还有许多事件要做。

今年养的春水鸭我们原本也是要留着产蛋用的,并没有打算出卖肉鸭,我们估计春水鸭产出的绿壳鲜蛋市场上一定很走俏。但是到七月份的时候,去年来收购我们南山鸡的大胡子老板又来了。他不仅要收购我们的南山鸡,还同时看上了我们的春水鸭。他要我们把所有的南山鸡和春水鸭统统卖给他,并且愿意出比去年还要高一点的价钱。我当然满心欢喜。但是杨雪开始有些不同意,她说总是不等鸡鸭产蛋的时候就卖掉它们,可能不太合算。我就说她不要心太大,还是该出手时就出手,什么时赚钱就什么时卖,如果等到鸡鸭产蛋时卖蛋,万一蛋到时还卖不了现在卖肉鸡肉鸭的价格怎么办?而且现在就卖了,我们的饲养成本也小了,人也轻松了,完全可以自由地玩乐。我们现在卖了鸡鸭,明年可以再养嘛!并且将来我们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一年养两批南山鸡春水鸭,就像现在这个时候,卖掉一批鸡鸭,可以再弄一批小鸡小鸭来养。但是我对杨雪说,我们根本不用那么辛苦,除非将来我们有条件找了帮工。杨雪就遵从了我的意见。我们于是把可爱的南山鸡和春水鸭大部分卖掉,只像去年一样,分别留下几十只南山鸡和春水鸭,作为欣赏和产蛋之用。不用说,除去所有的饲养成本,我们今年的收入自然是去年的两倍多。我们这两年的运气还真的是不错,看来我们是开始走上坡路了。我对杨雪说:“照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不想成为有钱人也要成为有钱人了!”

不仅我们运气好,今年金宝大哥家的运气也相当不错。在我们卖掉鸡和鸭的时候,我也要求收购鸡鸭的老板,把他家的四五千只南山鸡一同收购了,使金宝也毫不费劲地赚了一笔钱。金宝刘香夫妇当然非常感激我们,请我和杨雪到他们家吃饭。

除此之外,我们今年的四季花桃子也卖了一些钱,虽然数目不大,但令人欣慰。现在我们栽种的四季花桃树,除了供我们欣赏美丽的花朵之外,结出的桃果终于自己吃不了、送不了人,而有得卖了。我们当然没有空到市场上去卖,而是有些水果小贩知道我们新品种桃子色味不错后,找上门来收购再贩到街上去卖的。

……

又过了一年,我们“桃园计划”里制定的发展“陆海空三军”的计划全部实现了;这一年,我们在继续养殖南山鸡和春水鸭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养鸽的项目。鸽仍然是我们从省家禽研究所购回来的新品种。这种鸽通身羽毛雪白,我们给它取名为“东林鸽”,这个名字是我们去年购南山鸡春水鸭时就想好的。这样,我们养殖的禽类中,“山”、“水”、“林”都齐全了。我们把人生向往的最美的境界,寄托在我们饲养的家禽身上了,我们希望从中得到收获和乐趣。

在养殖东林鸽的数量上,我们没有像养南山鸡和春水鸭那样,购几千只或上万只。这是因为鸽与鸡鸭不同,它的自繁能力是相当强的。我们只购了不到五百对鸽。我们相信,这些鸽如果养到一年,那发展的数量是相当可观的。

对于东林鸽饲养场地的安排,不用说,我们自然把它们安置在过河滩的大片树林里。(这里我把幼鸽的饲养过程省略掉,因为其方法跟鸡鸭差不多)。考虑完全笼养不利于鸽的生长和繁殖,我们采取笼养和散养相结合的方法,既有笼供其栖息,又便于它们自由捕虫、自由飞翔。没有盖鸽舍,鸽笼的放置处,我照杨雪的想法(她说她外公养八哥鸟就是这样的),别出心裁地将那些鸽笼一个个绑挂在林子里的树干上,高度当然是人能够到的地方,我说这相当于为东林鸽造的空中楼房。鸽笼是防雨防寒的,便于成年鸽在笼中休息、生蛋、孵小鸽。式样是我自制的,像一个个漂亮的小房子,这是花了我许多功夫的。每个笼子容纳鸽的数量是不等的,这由鸽们自行决定。按理说,每个笼中放雌雄一对鸽是最妥当的,但这样做必然会需要大量的笼子,太麻烦了。我只能让它们群居。

起初,为了能让东林鸽乖乖地进到笼子里,我们确实是费了一番心思,动了一些脑筋。首先要完全了解东林鸽的生活特性、活动规律,这样才能较好地安排它们。但是刚开始,我们仍然搞得不成功,甚至损失了部分东林鸽。

开始我以为鸽子会很听话,就在一天晚上将所有的鸽子按一定的数量分配后,分别放入我自制的上百只笼子里,让它们自由配对、自由组合,甚至连笼门都没关就挂在树上,以为这样鸽们会很规矩地待在它们屋里。可是第二天早起一看,我几乎傻了眼,挂在树上所有笼里的所有东林鸽跑得一个不剩。我当时吓得一身冷汗,觉得这下完了,跑出笼的鸽子绝不会再回来了,我这愚蠢的做法,等于是放鸟归林。但是我又有些惊喜地看到,飞出笼的鸽子并没有全部飞出树林,很多都停栖在林里的树枝上,咕咕地叫着。那雪白的羽毛点缀着碧绿的树叶,样子倒很可爱。我急得没有主意,怎样使这些能飞的东西听话地归回到各自的笼子里呢?杨雪怪我太麻痹,我也后悔,不该完全相信它们,把它们放在笼里连门都不关。她问我怎么办,我说别急我有办法,其实我也想不到好的办法能让鸽归位。于是我采取试试看的办法,把鸽笼里放置了鸽最爱吃的食物,然后耐心地等待,看鸽们会不会因为要吃食而自动飞回到笼里。但是一个大白天都没有鸽按我的想法回到笼里。它们或是在林间自由飞动,或是成群结队在树顶上盘旋,有的干脆飞到树林外面去,让我们更加着急。我以为这些野性未泯的小家伙一个也不会回来了,我们今年肯定要栽在养鸽上了,要损失很多。可就在我们很沮丧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到傍晚时,大部分笼子竟然都有鸽进去了,只是分布得不像我们把它们放在笼里那么均匀,所有笼里或多或少或空着。我和杨雪为此松了一口气。我想,东林鸽回来的原因,大概是它们毕竟不是野鸽,没有自我采食的能力,看到笼里有现成的食物,所以又回到笼子里了。不过后来我们仔细检查后发现,还是有少量的鸽子飞出去后没回来。但毕竟大多数能失而复得了,我们还是很开心,这权当是一次危险的实验。

既然东林鸽飞出去后能知道回来,我们之后干脆就不再关鸽笼,让它们自由进出。只是这样我们每天把食物挨个放到挂在树上的笼里是很麻烦、很花功夫的。我于是想法训练鸽们按我们的要求作息和进食。我首先把笼里的食物取消,把食物撒在树林里一个专门用于喂鸽的场地上,而后吸引它们来吃;晚上让它们仍然回到笼里休息。经过几次训练后,东林鸽逐渐形成习惯,遵守纪律。之后,我们采取更先进的方法让鸽进食、休息,使之完全听我们的号令。我叫杨雪把她的小提琴的作用发挥出来,当鸽在场地上吃东西时,就用小提琴拉一种很悦耳的声音让鸽们听,使它们明白琴声与食物有直接的关系。这样经过几次试验后,当我们每天喂鸽食物时,就拉琴集合鸽子,所有的鸽子听到琴声,就从四面八方呼啦啦地飞来争食,那场面非常浩大壮观,就像部队集合一样。经过训练,尽管鸽活动和进食的地方是在笼外,但是当成年鸽开始产蛋、孵化时,却能自学地在笼子里进行。

然而,鸽散养也有一个大麻烦,它们有时会无组织无纪律不听话地、成群地飞出树林,去吃农民的庄稼。无数雪白的东林鸽飞出飞进树林里的样子十分好看,像无数架飞机飞进飞出机场一样壮观——我们过河滩的树林里就如同鸽的“机场”。但是不断有附近的农民来告状,并警告我们,如果不管理好我们的鸽子,就要对我们的鸽采取非常措施(如放毒食)。对于这个事件,我没能找到有效的控制方法。只能在农民田里的庄稼有果实时,如麦子水稻成熟时节,把所有的鸽子关在它们各自的笼子里不放出来,只定期或喂食时让它们出来活动一下。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想法解决,但最终都没有找到好的办法。我考虑如果以后大量养鸽的话,还是笼养比较好;或且在树林里一定的范围内,用网全方位罩起来,让鸽只能在固定的地方活动;要么我们以后把周围所有的土地都承包过来种植(这个想法我们几年后果然实现了)。

将鸽笼挂在树上养鸽,确实比较好。我们只管到时到笼里捡鸽蛋、捉成年鸽卖钱。不用说,我们的东林鸽养得很成功,仅一年下来出卖肉鸽、种鸽和鸽蛋就卖了十几万块钱。

这一年,我们还增加了另外的收入:我们刚来过河滩时培育的水杉和白杨树苗,已长得很大了,正赶上乡里搞路道绿化需要用树苗,就卖了几千株给他们,赚了上万的钱。我们没想到开始没当回事搞的树苗,竟然也卖了不少的钱。这些都是我们勤劳和智慧取得的成果。

饲养鸡鸭鸽给我们带来了丰厚的收入。但是,这些东西产生的粪便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尤其是天气比较暖和的时候,如果我们不及时认真地清理,那整个饲养场地发出的非常难闻的气味是可想而知的。对于饲养场的卫生,我们如果不经常性地打扫,势必会给我们的生活和居住环境带来影响。所以我们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天天清理打扫,不让鸡鸭鸽饲养场地有脏物残留。这是个比较邋遢的工作,一般稍微讲究的人是不愿做的,我们回避不了。我们本来可以花钱雇人来帮我们做这个工作,但考虑我们还在创业之初,还没有资格摆出老板的架子,还是踏实一些比较好,况且这对我们也是一种磨练和考验。我们并不怕脏和苦,这对我们来说算不了什么,我们已经习惯了。可能杨雪跟我一起做这个工作,我们两个浑身脏兮兮的样子,大多像我们一样上过很多年学的人看到后,是难以适应和理解的。

饲养场产生的粪料,我们仅仅种了三亩地是根本用不了的。于是就叫过河滩附近的一些村民来运去垩田。我们不要一分钱,无偿地把肥料送给他们,他们都很乐意,因为这可以省去他们许多购买化肥的钱。这样,不仅使我们处理掉了大量家禽产生的粪便;同时,使我们有了不花钱请来的清洁工,因为有的村民来取不要钱的肥料时,还很乐意地帮助我们清理饲养场;当然,更重要的是赢得了大家对我们的好感和喜欢,这是最难能可贵的。不过我们想,如果每年大量养殖家禽,最好还是设法到过河滩外去多承包些土地种植比较好,这样才能使大量的禽粪肥料完全利用起来,从而产生新的经济效益。

我们曾经考虑用禽粪喂鱼,来解决禽粪的去处,因为我们过河滩周围还有大面积的河没有利用起来。不过,当我们二○○六的春天将河里大量放养了鱼苗之后(我们把养鱼称为我们“陆海空三军”里增加的一个兵种,叫做“潜艇”),我们并没有用禽粪喂鱼;这主要是考虑这种方法并不科学,不仅让人难以接受,而且会使清洁的河水受到严重的污染。我们无论怎样赚钱,都不能把我们身边环境弄脏了,我们要永远地在这里生活下去。

时间到了二○○五年的年底。

我和杨雪转眼间已在过河滩生活了五年。五年来,我们在过河滩虽然有过一点挫折,但基本上是顺利的,我们的事业是按照我们预订的目标向前发展的。我们唯一的一点遗憾是与我们的父母疏远了,他们至今也许还不能够理解我们。不过这也没关系,我们想,如果他们知道我们目前的生活状况,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糟糕,一定会对我们另眼相看的。我和杨雪本想在年底的时候,把我的父母亲和她的母亲请到过河滩来玩一下,或者我们回城里去看望他们。但是我们最终决定还是等到明年,因为无论怎么说,我们目前居住的条件看上去并不能令人满意,尽管我们自己已经习惯了简陋而朴素的居住环境,并不认为它有什么不好。我们准备明年搞一个使我们满意和吃惊的举措,也就是要做两件大事。一是推翻我们现在住的矮小的不起眼的小房子,实现我们曾经有过的理想,盖一幢大的像样的房子。我想再经过明年大半年的努力,到秋天的时候,我们这个愿望一定能实现。第二件事是完善我和亲爱的杨雪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我们的婚姻大事。等新房子盖起来后,我们要举办一个简单的婚庆仪式,把我们父母亲、长辈及很多的亲戚朋友请过来,为我们祝贺。说句实在话,我和杨雪这几年一直是以一种同居的方式在一起的,这样的方式并不能使我的父母亲和杨雪的母亲满意,他们都是思想比较守旧的人。并且我们觉得我们已经不小了,是接近而立之年的人了,应该要一个孩子了。否则我们即使赚更多的钱,也不能真正体会到天伦之乐,也不能算是一个完美的家庭。这种想法,是广播站的叶子提醒过我们之后产生的。叶子曾对我和杨雪开玩笑地说:“你们也要赶紧呀,怎么到现在还不要孩子!”但我们同时也提醒她要赶紧结婚,因为她到现在还没谈到合适的对象,而且年龄跟我们差不多。

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我忽然想起了我的大学同学,和我一起在苏州找工作的高鹏和李海洋。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找到好的工作没有,结婚了没有,我已经好几年与他们失去联系了。

我不能不感叹时间过得太快,因为我的堂妹田园今年都大学毕业出来找工作了。田园今年夏天毕业后,因为要找工作,之后不曾有时间来我们这里玩,她前几年上学时,几乎每个节日每个假期都要来看我们。在所有的亲戚都反对我们在过河滩瞎混时,唯有田园是我们的支持者。她曾说我和杨雪是她崇拜的对象,但我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地方值得她崇拜的,无非就是我们胆大了些。

过年前,田园终于又到过河滩来看我们了。我们这时养殖的大量的鸡鸭鸽都早就卖得所剩无几了,只留下少部分供我们欣赏和食用。我们没告诉她这几年我们已赚了不少的钱,但她看到我们养这养那的大量设备,以及我们扬眉吐气的样子,似乎看出我们已有些实力了。尤其是当她看到河边上我们栽的那许多桃树已长得很大时(我们遗憾的是还没有能使四季花桃树冬天开花),就很调皮地对我们说:“我是不是应该不再把你们这地方叫‘过河滩’,而应该叫你们的‘桃园’呢?”田园这么说是因为我们曾经对她说过我们的“桃园计划”。于是杨雪信心十足地告诉她:“到明年吧,到明年这时你再来看的时候,我们这里的变化一定会更大。”我当然明白杨雪告诉她这话的意思,明年我们就要盖漂亮的别墅并且要结婚了。

田园好像对她目前已找的工作不太满意。她说她学的是导游专业,毕业后却没有能找到导游的工作,找来找去,最后找个工作在江南一个很小的私人工厂里做文秘,人家开的工资又不高。她对我们说:“我不如到你们这里来帮你们养鸡养鸭养鸽,我真的很喜欢过你们这种自由自在的快乐的日子!”杨雪对她说:“那哪行呢,我们现在这里哪能养得起你这个大学生?你如果真喜欢我们这里的话,等到有一天我们的过河滩真的变成我们的桃园了,变得更美了,变成可以旅游的地方了,你到时发挥你的特长,来这里做导游吧!”田园说她不管,她现在就要到我们这里来,她什么都能干,什么都可以干,并且不要我们开工资。我看她真的想到我们这里来,赶紧对她说:“你千万不要想到我们这里来,否则你父母亲知道后会很生气的。你千万不要走我的路,因为每个人的理想和追求是不一样的。”但她说:“我就是要走你们的路,我的理想和目标是跟你们一样的,我不怕我父母亲怪我。”

我不知道堂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说实在的,尽管我和杨雪选择了这种生活和奋斗的方式,但我并不赞同我的堂妹也跟我们一样。我和杨雪劝了田园很久都不行,直到答应她等我们这里的情况更加好了后再说,她才罢休。但我想,也许以后我们桃园里真的需要我堂妹这样的人,因为我们今后要大发展的话,仅靠我和杨雪两个人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现在的工作就稍微有点嫌累人了。

我和杨雪从春天开始一直到秋天,都是有些忙碌的。我们既要饲养好我们的南山鸡、春水鸭和东林鸽,又要经营好我们种粮食和蔬菜的田地。现在终于又到了冬闲的时候(其实冬天已来好长时间了,甚至就要结束了),我们除了养好少数的家禽,又不要到田里去干活,所以每天大部分时间是自由玩乐。我对杨雪说:“只有有忙碌又有清闲的工作生活才是最充实的。”杨雪比较赞同我的观点,所以我们不会因为要赚钱,而把自己弄得十分的累。假定我们不给自己放松的话,我们即使在冬天里也一定能找到很多事件做的,但那实在是没有必要的。人生应该除了工作还有享受,享受青春的快乐,享受爱情的快乐,享受家庭的快乐。

过河滩上这时除了竹林、冬青、黄杨树和那些越冬的农作物依然青翠外,别的树木和植物都是叶枯茎黄的。但是我们并不感到这里有一点的荒凉,我们觉得它仍然充满着生机,并且这时的景色也是格外地美的。虽然没有了白杨叶沙沙作响的声音,没有清晨时树林里鸟的鸣叫,但我和杨雪依然可以每天到树林里拉小提琴、唱歌。我们的树林里,除了有我们养殖的东林鸽,每天傍晚到来时,还会有无数的大大小小的鸟雀飞到林子里来栖息过夜。当冬日黄昏来临时,许许多多的鸟雀,在晚霞中从过河滩外的四面八方飞归树林时的景象,是最令我们激动和感到亲切的;它们发出各种各样的叽叽喳喳的声音,是最好听的,尤如人们参加欢快的晚宴一样热闹;它们是我们的朋友,是和我们生活在一个地方朝夕相处的朋友。

我们晚上看飞鸟归林的景象,心情无比快乐;早晨站在河边看远方广袤的田园,心胸感到无比的开阔。有一天,我对杨雪说:“我最喜欢一样东西,最想看到一样东西。”杨雪问我是什么。我说:“是雪呀!”杨雪说:“我也很喜欢雪,我已经好几年没看到雪的样子了。”于是我们都觉得,要是这时候老天能够下一场雪,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就在我们十分盼望下雪的时候,老天果然被我们言中,年前的一天,天纷纷扬扬地飘了一整天的大雪。第二天早起,我和杨雪都被铺天盖地的大雪兴奋得大喊大叫起来。近看我们过河滩上的树林,远看滩外的田野,所有的一切被皑皑白雪裹盖的样子,我简直无法形容它的壮观与美妙。假如我们生活在繁华的城市里,是根本看不到这样美的景色的。于是,我和杨雪的心情变得无比地好起来,我们快乐得像小孩子一样,在树林边的野地上做起我们童年时的游戏。

杨雪这时候问我:“你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叫杨雪吗?”

我说:“我不知道。”

杨雪告诉我,她母亲生她的那天,天也是纷纷扬扬地飘了一天的雪,父亲又姓杨,于是就为她取名叫杨(扬)雪了(谢天谢地,杨雪这时没有因为提到她父亲而悲伤)。

我说:“你父亲为你取的名字真不错。”

她说:“你的名字也很好听呀!”

我说是的,我们两人的名字是有些联系的。

她一听恍然大悟,说:“还真是的,我是‘雪’,你是‘野’,大雪纷纷扬扬地洒落在‘田野’上,多有意思啊!”

我说这么说,我们两人是天生的一对了。我看杨雪这时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更加漂亮可爱,就对她说:“其实老天下不下雪都无所谓,我只要有你这个‘雪’就够了。”

杨雪要我说一首有关雪的诗给她听。

我于是就大胆地把柳宗元的《江雪》改了一下,大声念给她听:“林中鸟飞绝,滩外人踪灭,唯有两人行,田野和杨雪。”

杨雪一听笑了。我对杨雪说该她说了,要她说个有关雪的故事。

杨雪想了想说:“从前有一个财主、一个县官、一个秀才,他们三个人在一个下雪天聚在一起饮酒作诗。秀才先说:‘大雪纷纷落地。’县官紧接着说:‘正是皇家瑞气。’财主想了想说:‘今年运气真好。’他们都各说了一句有关自己的诗句,正想第四句诗怎么说谁人说时,一个从财主家门前走过的卖柴的农夫替他们说了一句诗……”杨雪这时问我这个农夫会说一句什么。

我这时也想起了这个有趣的笑话,就跟杨雪一起把农夫送给那三人的诗句说出来:“放他娘的狗屁!”

我和杨雪说完都笑了。

我还提议让杨雪来拉小提琴,杨雪照做了。她拉的依然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听她拉的那首《那就是我》。我看到她高挑的身材站在雪地上拉琴的姿势,跟她拉出的琴曲一样,优美极了。

于是,整个有雪的天我们都是快乐无比的……

我们很快又迎来了新的一年。这一年我们除了仍然养殖南山鸡、春水鸭和东林鸽之外,在我们已有“陆海空”三个“兵种”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潜艇”,就是养鱼的项目(前面我已提到过)。我们养殖的鱼的品种,当然也不是普通的、市场上所能见到的那些鱼。我们把这种优质的鱼叫做“秋叶鱼”。这种鱼不仅生长迅速,春天放苗,秋季便可捕捞上市,而且肉味鲜美,比一般鱼的营养价值要高。更主要的是它颜色奇特,身上的样子,可爱得像被霜打过的又黄又红的色彩斑斓的树叶一样,不但可让人食用,还有供人欣赏的价值。因此,在夏秋季节,我们河里因为有无数秋叶鱼的流动,连河水都被渲染得极其好看,仿佛养了无数金鱼的池塘。

我们将过河滩周围的所有的水面都放养了秋叶鱼,包括饲养了春水鸭的水面。开始我们以为过河滩附近的村民会反对我们将所有的水面都放养鱼苗,因此曾去跟叶子的父亲叶支书请示,准备进行承包养殖,给村里一定的费用。但是叶支书让我们不用担心,说没有人会反对我们在河里养鱼,因为附近许多青壮年农民,都觉得在家种地养鱼没有意思(人家并不知道我们养的是比较值钱的鱼),因而常年在外打工赚钱,根本无人去管我们的事。我们捡了大便宜,用大面积的水面养鱼而不用付承包费。但我们也不是吝啬的人,为了处好关系,当鱼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会捞很多秋叶鱼上来,将附近的村民家一一送到。我们送得最多的是叶支书家和金宝家,因为他们是我们的熟人和恩人。

我们养的秋叶鱼当然是很好卖的,只是在中途的时候,也出了一点岔子,有了一些损失。那就是五六月份梅雨季节到来时,因为发大水,我们没有把河面管护好,致使河水上涨后许多秋叶鱼游上岸进入秧田后一去不复还。我们大概走失了有三分之一的鱼;后来,许多村民家的稻田里,都发现有我们放养的很好看的并且已长大了的秋叶鱼。但反过来说,这次鱼大量走失对我们也是一件好事。一点好处是它解决了我们起初鱼放养过密的问题,使得以后河中鱼的数量刚好适中;因为除了我们放养的秋叶鱼之外,这河中原本还有不少的野生鱼类。第二个好处是使我们发现了稻田也可养鱼的秘诀(其实早就有人搞过,但我们不知道),为我们以后大量种植粮田、实行稻田养鱼法打下了基础。

本来,我们是要把过河滩河对岸周围的所有杂物,在养鱼之前统统清除干净,甚至也在对岸河坡上植上四季花桃树和垂柳,让它变成一个风景区的样子。但是我们又考虑到,对面的河坡上长的并不是各种杂树杂物,而是齐刷刷的非常好看的芦苇草;尤其是夏秋季节芦苇因为有了芦花的装饰,使得它们整体向一边倾斜的样子更加好看。这是一种原生态的自然之美,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去破坏它,它并不影响我们养鱼养鸭。相反,整齐的芦苇还给河面造就了一个天然的屏障,使过河滩周围河里的水即使是在盛夏时节,也能保持清凉的感觉。

河对岸有芦苇造的天然屏障,盛夏河水又很清凉,并且很清洁(我们养的鸭圈在一定的水面范围内,不会污染整个河面),这使得我和杨雪在夏天天气最炎热的时候,或者干活出大汗之后,有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下河游泳去。我们居住的这个地方,除了我和杨雪,平时不会有第三个人到来,所以我们自由得根本不用担心有别人来看我们下水游泳,而使我们显得有些尴尬和不文明。我们可以尽情放松自己,穿极少的衣服,让我们健壮的肌肉和优美的身材裸露出来,让自己投入大自然的怀抱和清凉的河水中,跟水中漂亮的秋叶鱼一起快乐地游玩,使我们青春的美完全展露出来。寂静的傍晚,我们甚至可以完全地脱光自己,像个原始人一样,让自己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毫无遮挡地直接与清凉的河水接触。这时我俩的心情是无比激动的,觉得世界上没有人比我们更快乐自由了。如果生活在城里,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安静的小河供我们游玩。我们虽然来过河滩生活几年了,但之前从未下河游泳或洗澡;这个大胆的举动完全是今年才有的。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尽管是独生子,但仍然在大人不允许下河玩水的情况下,偷偷地和别的孩子一起下水学会了游泳。今年夏天,我不仅因为能够下河,满足了童年时不能满足的愿望,并且将原本不会游水的杨雪教会了游水。所以杨雪总结说:“我们生活的这个地方是有些古老的,而我们敢穿极少的衣服下河游泳又是现代派的,这是古老的文明和现代文明的结合。”我因此和杨雪商议,将来我们无论把这里发展成什么样子,一定要空出一处水面来供我们夏天游水,我们甚至以后会建一个比较漂亮的游泳池。但是我们又担忧:假如以后这过河滩弄得不止我们两人了,我们再那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下河游泳,恐怕就不可能了。

我们这一年的养殖业仍然搞得很成功,可以说收入一年比一年翻番。之所以这么顺利,主要是我们在养殖项目上选对了品种,靠新奇特的南山鸡、春水鸭、东林鸽而取胜市场,并且今年还增加了很好的秋叶鱼;另外就是我们的养殖经验已经一年比一年丰富了;如果再说一点的话,那就是我们的运气比较好,老天虽然开始跟我们开了一点玩笑,使我们吃了点亏,但之后还是比较厚爱我们的。

按照去年的计划,我们这一年将大部分鸡鸭鸽卖掉、并且将麦子播种之后,在我们没有很多的活儿忙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专心建我们的别墅了。

我们这次盖新房无须选择新的房址,我们几年前就已规划好了,只要将刚来时建的三间简陋的瓦房拆掉,在原址上重建新房就行。并且我们旧房子周围,早已按长远规划把绿化工作搞得很得体,栽了各种各样的树木和花草,甚至连门前的花圃都有了;现在拆旧翻新,就等于把一个很好看的东西,放在一个漂亮的花池中间。

这次建房,我和杨雪不再需要像第一回建房那样,事事都要自己动手了;我们手上已有了一定的资本,不用再那么辛苦了。我们依然将建新居的工程包给过河滩附近的瓦工头李二去做,因为我们第一次建小瓦房时跟他合作得很好。李二也很乐意帮我们建房,他说我们这几年发展得真不简单,赚的钱可能比他这个当瓦匠头儿的人还多。我谦虚地说我们根本不如他。杨雪顺便问他的儿子成绩现在怎么样,他说他儿子再过年把都高考了,成绩还可以,他要感激我们那一年帮他儿子补习过功课。但我们还是有些歉意的,因为以后我们也没能有空再帮他儿子补功课。我们叹息时间过得太快,我们来过河滩时,李二的儿子才上六年级,现在都快要考大学了。瓦匠老板竟然说他的儿子如果将来上了大学出来找不到好的工作,就让他跟我们一样回农村养养东西也不错。我也就毫不谦虚地说:“到时你把他交给我就行了。”

我们别墅的建筑式样肯定跟别人有所不同,这个我跟杨雪早就商量好了,既要朴实大方尽量少花费用,又要看上去很庄重豪华。我们准备建一幢欧式的别墅,就是屋顶有许多三角形屋面还有一个烟囱的那种式样。甚至用青砖或红砖砌外墙仍然都不用粉刷,保持原来砖墙的颜色和线条。我们都认为这样显得好看。我找来一张挂历,上面有一幅很好看的欧式别墅的画。我对李老板说:“你就照这个式样给我设计吧。”并且对他表示,这一次我们不会像上一次那样,在建房的工价上跟他计较了。李二表示房子的式样一定会按我们的要求做,一定会让我们满意的,只要求房子建好后,送他和他手底下的工人每人一只南山鸡、一只春水鸭、一对东林鸽,以及一棵四季花桃树(当然是小的桃树)。我对他说:“没问题,有的是。”我们把建房从购置材料起的整个工作,全部承包给他去做,我们基本上当甩手掌柜。我们不可能有精力对建房的每一项事件都去过问,因为我们自己还有些事件要做。

李二再次把他手底下大部分的人力都投入到我们的建房工程上,加上我们也不肯亏待工人,管吃管喝,所以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我们漂亮而大方的别墅落成竣工了。我对我们这个别墅的建筑式样和质量完全满意。完工后,我果真送给李二和他手下的工人每人一只南山鸡、一只春水鸭、一对东林鸽,还有一棵四季花桃树。桃树是我们今年春天才嫁接的,我对他们说保证明年春就开花结果。他们都很高兴。别墅建成后,我们并没有像普通房子一样在周围筑起围墙,而仍然是依照欧式房的式样,在别墅前围了一圈好看的木栅栏。由于我们早就在房子周围栽上了四季常绿的乔木和灌木,而且又有花圃,所以我们的别墅建好后,就等于座落在花木丛中了,远看漂亮极了。

不但盖了别墅,我们还把河滩上所有的路道乘这次建房的机会,全面进行了整修。从进入过河滩的河坝开始,将凡我们要行走的地方,全部铺成了混凝土的硬质化路面。并且把路弄得不是很直,而是弯弯曲曲的,有点像曲径通幽的样子。路两旁该长树的地方植上树,该长草的地方就让它长草。所以现在一走进我们的过河滩,已经有点像到了植物园或公园似的感觉(以后我们有可能还会把它建成像高尔夫球场的样子)。其实,原来这里的景色就不错。现在是自然之美和创造之美的结合。当然,由于我们并不可以把建房后剩下的资金,全部用于打扮这些仅供眼睛看的地方,所以过河滩的景象还有美中不足之处,这要等待我们手头资金充裕后再考虑;我们目前还要把有限的资金用于发展和再生产上,尽管别墅建好后我们还余下不少的钱。

新房建好后,我们购置了一些必备的和实用的家具,尤其是一张很时尚漂亮的床,因为按照去年的计划,我们房子建好后是要举行结婚仪式的。其实,新的房子和家具对于我们来说是可有可无的,我们在原来的旧房子里照样可以生活得快快乐乐。但是我们必须做出样子来给我们的父母亲看,使他们不认为我们是无能的、不给他们争气的,而显示我们是过得体面的。我们把我们的婚礼定在元旦日举行,这标志着我们新的一年和美好生活的开始。

结婚之前,我和杨雪的第一桩事是带着很厚重的礼物,一起到东安县城去请她的母亲和我的父母亲,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和杨雪开始以为她的母亲和我的父母亲会很不给我们面子,拒绝我们,因为我们当初的不听话伤透了他们的心,并且几年都未曾踏进城里的家门。但是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这次他们没有计较我们,而是都带着热情带着歉意在家里迎接了我们,爽快地答应去参加我们的婚礼。我们想,其实我的父母亲和杨雪的母亲说不定早就盼望我们回家看他们,或且早就想到过河滩来看我们了,因为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我俩近年来的状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不是他们痛恨的、想象中的那个样子了。

我们再必须请的人,就是我的伯父伯母一家人,我的爷爷奶奶,杨雪的舅舅舅母和外公外婆。尤其是杨雪的舅舅,应该是最值得我们尊重的人,他在我们最关键甚至走投无路的时候资助了我们,使我们有了成功的信心和基础;他在外地办事,我们与他电话联系了,他答应一定赶回来。另外要请的,就是我们家和杨雪家的一些本家和亲戚。

我们还需要请的人,便是过河滩村的叶支书和他的女儿、我们的好友叶子,还有我们初来时认识的养鸡大户、帮助过我们的金宝大哥和刘香大姐,还有瓦工包头李二老板。

我和杨雪唯一的遗憾是,没有约请到我们的一些同学朋友,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当初因为抛开一切杂念到过河滩上来安家落户,我们早就与他们失去联系了,现在根本找不到与这些同学朋友的联系方式。特别是我的大学同学高鹏和李海洋两人,也不知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结婚了没有,我无法与他们联系。

结婚这天,我们请的这些人基本都到了,当然也包括我的活泼可爱的堂妹田园。我的父母亲和杨雪的母亲,还提前来帮我们料理一些我们不懂的事,这使我们异常高兴。

我们并没有把婚礼办得有多奢侈和豪华,只是按风俗简单地举行了一个仪式,请大家聚在一起吃顿饭而已。我们不可能把钱浪费在这上面,我们以后还有许多事件要做要用钱。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给所有的人,尤其是我们的长辈和亲戚看一下,我们过得很快乐。我们的养殖场,我们的四季花桃树,我们造的树林,我们建的别墅,我们公园一样的过河滩,都是极好的证明。

婚庆一结束,我的父母亲和杨雪的母亲便要回去。但我和杨雪早就商量好了,我们要把他们留在过河滩,留在我们将来的桃园里。

我和杨雪首先说服我的父母亲。叫我的母亲再不要在城里给人家打工赚一点点钱了,叫我的父亲再不要去做那相当苦的瓦匠活儿了,都留在我们这里,帮我们做些事件,因为我们这里也需要帮忙的人手。我们坦率地告诉他们,即使他们不做事,我们也完全有能力养得起他们,我们这里有吃有住,并不比生活在城里差。我的父亲和母亲说先不忙,以后再说。我就没有过分地强求他们,我完全能了解他们的心情:他们二人为了我的前程,费尽心机地迁到城里去生活,现在再要他们回到农村来,心理上一时根本无法承受这个现实。何况我们目前还不能完全彻底地给他们一种十分安全的感觉,将来到底在这里生活得如何,还不能给予他们充分的保证,我们暂时还只是有了一点家业,并没有很大的产业。

我的父母无论到哪里,我也无须十分地关心,因为他们毕竟是两个人。现在唯一的缺憾是杨雪只有母亲一个人,这常常令我和杨雪有些伤感。我想要是杨雪跟我一样,父母双全都好呀!她父亲如果在世的话,看到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一准也会欢喜得不得了。我和杨雪于是力劝她的母亲在这里跟我们一起生活,这样对她也有个照应,我们并不要她为我们做什么事。然而杨雪的母亲暂时也不大愿意,说她在城里生活惯了。我不知道杨雪母亲心里想的什么。我于是只能对杨雪说:“既然他们不愿意,那就再过一两年再说吧,我总有一天要把他们接过来。我们将来说不定还要盖些房子,连我的爷爷奶奶和你的外公外婆都接过来,跟我们一起住。我们要在这里建一个新的大家庭,把爱我们的人和我们所爱人都接来,跟我们一起过快乐的日子。”

留不住我的父母亲和杨雪的母亲,但是有一个人却拼命地要跟我们一起过农村的苦日子,这个人就是我的堂妹田园。田园始终对她现有的工作很不满意,这次元旦回家参加过我和杨雪的婚礼后,坚决要和我们一起在过河滩奋斗。杨雪虽然很喜欢田园,但她还是提醒我千万不能答应她,不然她的父母会怪我们。我于是就劝田园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并且一本正经地对她说:“你父母好不容易把你培养上了大学,现在你大学毕业了应该到大城市里去工作才对,怎么能满脑子想回到农村里来呢,你这样不是把大学白上了!”我想起我父母亲当初好像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就这样对她说。田园不管,她反过来问我:“那你和杨雪当初为什么不到大城市去工作,而到过河滩来呢?”我对她说:“我们与你不一样。”她固执地说就一样。我说:“你不要一时冲动。”她说:“我已认真考虑过。”我对她没有办法,,就对她说最起码她的父母亲要同意她这样做,否则我们是不可能答应的。我实在不希望以后我的伯父伯母对我们有什么看法。

于是,田园就先做通了她父母亲的思想工作,然后一起来找我们。我的伯父伯母,其实也很不赞同田园回农村来干我们干的事,但是他们实在拿这个不听话的女儿没办法,就像我的父母当初对我没有办法一样,最后只得随她的便。并且我伯父伯母也改变了从前对我们的看法,认为我们目前在农村干得还不错,所以就不十分反对他们的女儿跟我们一起。既然伯父伯母都同意了,我和杨雪只好答应。其实,田园来我们这里,我们暗地里是求之不得的。我们现在这里确实需要一个帮忙的人;我们以后的养殖业规模肯定会逐渐扩大,仅靠我和杨雪两人是根本忙不过来的。田园同样是接受过高等教育、有文化的人,以后对我们一定会带来很大帮助的,我们现在完全开得起田园的工资。不过我还是对堂妹有言在先:“我们这里的工作又脏又苦又累,只怕你不能适应,到时说不定会偷偷跑了。”但田园说怎么可能呢,她什么苦都吃得,杨雪是城里长大的都过得惯,何况她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女孩。田园有这个决心,我和杨雪很满意。(事实证明,我堂妹以后的表现确实不错。)

我现在叫田园先不要着急来,因为这时候我们这里不是很忙。我让她把目前在人家那里的工作处理好,然后年一过就到我们这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