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霸乱三界·禁忌之恋

第十八章 为了生存

霸乱三界·禁忌之恋 feng891031 2296 2014-03-31 15:07:20

  小牧迷路了,在他清醒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一片未知的丛林,远比火狐沟茂盛的树木,出奇的静谧气氛,还有,那令人无比压抑的感觉,让他不得不瞬间清醒的感觉。

小牧知道那种感觉,那是妖兽之间的等级威压,而且,这种亦有亦无的威压并不是弱小的体现,而是强大的体现,能够隐藏自己的威压,实力将远超三尾红狐,起码是领主级别的妖兽。

靠近了!感到那恐怖的威压逐渐靠近,小牧心中一紧,立即往回跑,不过,他已经辨不清方向,更忘记自己后方是一个极深的水坑。

一脚踏入那冰冷的池水,小牧心中一片绝望,没想到,自己的生命将会以溺水结束。

但是,谁能说这不是一件好事呢,他将沉入水底,清水将会浸泡清洗他的身体,也许,他的魂魄会摆脱这肮脏肉*体的束缚,以初生般的纯洁回归深山之中,下一世做一个真正的妖兽,或者,他最想成为的人类。

很好啊,小牧想到。

他没有挣扎,即使自己不会游泳,他也没有挣扎,任凭自己在水中下沉,下沉……

“哗!”

一阵水声传进了小牧的耳朵,紧接着一双柔软的大手将他拉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妖兽毛发特有的温暖舒适感,那种比之他见过的所有人都强大的元阳气息,让小牧再次陷入了迷幻之中,元阴反噬因为冰冷的深水和温暖的怀抱发作了。

再次感到那湿润的空气时,小牧的手,环上了对方粗壮的腰*肢。

深水中的寒冷,短暂的窒息,元阴的悸动,小牧在生命的边缘,感觉变得出奇的敏锐和迷幻。

他能感到对方瞬间的僵直,他能感到那蕴含爆发力的双手轻轻摆弄着他的身体,让他整个人沉入了那宽广的怀抱。

温暖的呼吸,轻柔的爱抚,缓缓的入侵,紧贴的火热。

小牧眯着的眼睛逐渐张开,映入深红色瞳孔的是一张俊朗威严的脸,可是却逐渐模糊,变得苍白,变得瘦削。

“星海!”

小牧感到,面前的人停止了动作,不一会儿,深深的探索继续进行……

当小木清醒时,他已经不在树林里了,头顶是深黑色的岩壁,到处散发着清香的味道。

是花鹿熏香,只有强大的妖王才能获得的冲云珍宝。

“欢迎来到,白虎之奥。”

充满威严的声音传来,让小牧看到了洞穴深处那名身着白衣的俊朗男子,平直的浓眉下,一双透出威严的虎目,出尘似仙,霸气如皇,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膜拜之心。

“你是谁?”

在问出这句话时,小牧已经脸色苍白,呼吸困难。

太强了,虽然对方已经刻意压制了自己的威压,但是距离太近,泄露出的那一点儿,就已经快将小牧压死了。

“醒!”

看到小牧的样子,白衣男子似乎很厌烦,爆喝一声,顿时一股强横气息进入了小牧的身体,居然能够暂时顶替星海留下的内力,运行在太阳上行经里。

“这么弱还敢进入冲云中层!”

“这里是冲云中层,白虎之奥,你是……”

“不错,本王就是白虎。”

完了,小牧心中一沉,冲云中层四大领主之首,六尾白虎,五千年修为,实力远超人类十二心圣级强者。

“知道在哪里了吧,本王暂时不会杀你,休息吧。”

在小牧吃惊的眼神中,白虎起身离开了洞穴,经过小牧身边时,居然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

不幸还是幸运呢?小牧心中一片悲哀,死里逃生后,他对自己既恨又怕,恨的是自己轻易放弃生命的懦弱,怕的是自己那自杀的冲动,更怕再也见不到星海。

手指碰到了冰冷的剑身,星海牧歌居然还在身边,明显是白虎特意在池水中捞出来的。

“哥哥已经把你交给我了。”

心中回荡着魔咒,小牧的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闪烁的眼光变成了坚定。

绝不能这样轻言放弃,从小到大,多少次死里逃生,绝不能辜负姐姐的牺牲,必须活下去,哪怕是为了再见姐姐,为了再见星海,为了自己梦想的爱人,必须活下去。

想到这里,小牧收拾好衣服,来到了石洞的一个角落,那里是一张古朴的梳妆台,看起来价值不菲。

这里是白虎某个王妃的寝室,看起来已经荒废了很久。

谁说过,男子气宇轩昂,不粉黛妖娆;谁说过,男子风流潇洒,勿飘摇如仙。

谁见过,青笔绘深眉;谁见过,白玉摸淡妆。

小牧起身,手持星海牧歌,走出石洞,越过石梁,向着白虎之奥洞口走去。

洞外,白虎领主负手望向远方,回忆起水池的一幕,平静多年的心有了几分躁动。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白虎回身看去,那预想中的人,却给他带来了无比的震惊。

白纱遮玉远馨香,宛若云御风。

陈年眉黛换新妆,故人无语相望蝶梦中。

星目朱唇忆往昔,只是换新人。

天女手中绘此颜,明月流光。

“佩娥?”白虎心中大震,默念着这魂牵梦萦的名字。

小牧只看到白虎颤抖的嘴唇,笑了笑,鼓起勇气走到白虎身边,一起望着脚下的丛林,伸手抓住了白虎那温暖的大手。

白虎触电般地避开,但是也没有离开,两人就这样站在白虎之奥洞口的平台上,默默无语。

为了活下去,再一次背叛自己吧,小牧心中流泪,望向那遥远的北方。

*****

夜晚,林氏部落显得比以往更加寂静。

“族长大人,星海大人,林子明和林星河在悬屋呆了一夜,之后随两个陌生人离开了冲云,前往云水镇。”

林星海派出的密探复命道,在祭祀大典上,星海明确说明族长的地位不可变,自己将以族中第一长老的身份和族长一起保护族人。这是他的养母,钟小秋出的主意。

“子……林子明情况如何?”族长问道。

“已经脱离了危险,两个陌生人,一个是红发男子,一个是粉衣少女,前者似乎有很高的医术。”

“继续暗中保护。”星海说道。

“林长老,我这个孩子,唉!”

“族长,只要他们没事就好。星河脾气倔强,责任感强,如果他想回来,自然会回来。至于子明,希望您能成全他们。”

“不行,我知道林长老和林子明是好友,但是男男相恋有悖伦理,更是族规严厉禁止的。如果他想回来,必须为自己挑拨离间的行为负责,断绝这段孽缘。否则,我就当没有这个儿子!”

“族长……”

“不用替他求情了,你回去休息吧!”

离开族长家,星海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失望,望向悬屋的方向,他心里一阵绞痛。

小牧,今天是你的头七,不要留恋了,去该去的地方吧,星海下辈子一定时刻守在你的身边,星河,他再也不是我的弟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