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霸乱三界·禁忌之恋

第十一章 林星河

霸乱三界·禁忌之恋 feng891031 2214 2014-03-31 15:07:20

  “星河,我带了薰鹿腿,一起吃点东西吧。”

林子明围着林星河说道,后者正站在村子大门处愣愣地看着丛林深处。

“已经快一个月了吧,还没有回来。”

“已经这个时候了,今天不会回来了。”

“……”

“怎么,因为我爹决定把族长之位传给林星海,你不甘心是吧?”

“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

“我?这就是你眼中的我?呵呵,是啊,自从你们跟随‘西圣’习武后,你眼里哪还有我这个朋友。我早已经入不了你们兄弟的法眼,更无法超越你们得到阿爹的赏识了。”

“我知道我对你比较严厉,但是这也是为你好,你却在这里自暴自弃。”

“你关心我?”林子明瞪着眼睛,嘟着嘴说道。

“哦,你能不能别这么肉麻。”

“没办法,自从你们一起习武后,除了恶心你或者用星海刺激你,你只会对我不理不睬。”

“你不有很多朋友吗?”

“你看,阿爹宣布结果后,我身边还有朋友吗?”

“……”

“不用可怜我,我早就明白的。”

看着失落的林子明,星河有些后悔了,子明虽然有些娇纵,但是对他还是很好的。

星河记得,小时候,子明和他就是孩子王,一起保护病怏怏的哥哥,那些时日,三个人成天黏在一起,好不快乐。

从什么时候开始,子明变成了陌生人甚至敌人呢?

星海觉得,是从他七岁那年跟随亦寒习武开始的。那时开始,子明被两人远远拉开,从守护者,变成跟随着,继续做拖累者,最后,成为了敌对者。

如今,面对族长的选择,子明近几年的行为,并不算过分,毕竟他们夺去了子明的继承资格。

想到这里,星河撕下了一块肉放在嘴里,伸手在子明的肩头楼了一下,冰释前嫌。

“星河……”

重新获得朋友的认可让子明欣喜若狂,眼圈一红,就要哭出来,这几天被原来的狐朋狗友挖苦捉弄的委屈,似乎要尽数发泄出来。

“停!不许哭!”

“忍不住了!”

“……”

“要不你亲我一下?”

“开什么玩笑?”

听了林子明的话,看着他原本明亮的大眼睛出现红圈,林星河一阵头大。

“小时候星海哭,你一亲他,他就不哭了。”

“那是小时候,那样可以吓住那个烦人的哭精!”

“……”

“……”

“那你也吓吓我吧!”

“……,叫你恶心我!”

“砰!”

“啊,好痛啊!”

林星海一拳砸在林子明的头上,后者发出凄厉夸张地嚎叫,让星河都以为自己强*奸了他似地。不过,两人再次四目相对时,都开心地笑了。

“星河,听那几个笨蛋说,星海可能在‘悬屋’那里,你去看看吧,似乎里面还有个女孩子。”

林子明说完,如释重负般地长舒了一口气,将鹿腿递给星河,回身离开了。

*****

“小牧,你的剑出得太急了。”

听到了星海的话,小牧红眼一眯,更快地出剑,丝毫没有减缓的样子。

“木头,木头,木头,明明那晚很想要,居然能忍这么长时间,还叫我练剑!”小牧心中大骂星海,这几天,他使尽浑身解数想把星海拉上*床,结果每次都是和衣而眠,让他好不痛苦。

最后一剑飞射,星海牧歌插*进了对面的一棵小树中,震下了片片落叶。

“不错,虽然出剑速度有些快,但是已经能够射剑入木,我可是用了整整一年才行的。”

星海双目放光,要上前抱住小牧,却被后者躲开了。

看着小牧一脸阴沉,即将爆发的样子,星海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个,修行之路就是很苦,很慢,不要急。你看,一个月熟知所有的剑招,很快,你就能……”

“有元阴反噬发作快吗?”小牧扭头说道。

“这个……”

“星海,我根本不在乎什么元阴反噬,我也不在乎什么太阳上行经,我学逝水剑,我留在这里是因为你。你想我学,我就学,你想我躲在这里,我就躲在这里。但是,我们在一起已经一个月了,你不能什么都不做。”

看着有些气急败火的小牧,星海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将他揽在怀里。

“你,是第一个依赖信任我的人,给我点时间。”

听到星海的话,小牧心中有了莫名的凄凉,但是他知道,人类世界对于男子之间的爱情是极为排斥的,更何况,他还是妖精。

小牧知道,或许对星海来说,自己真的很重要,但是绝没有重要到让星海打破族规,永远和自己在一起。

可也正是面对这样已经确定了结局的爱情,小牧才不想浪费一分一秒,他甚至偷偷藏药让自己伤势恢复缓慢,以此多留下些时间。

同样,这份已经能够预知结果的爱情也在刺痛星海的心,和小牧所想的不一样,对星海来说,最大的障碍并不是世俗观念,而是必死的绝症——嗜血病。

逝水千流剑只能压制嗜血病,它是如此高深的剑法,以至于必须先去修习其他功法打通全部外六经,成为师级强者后才能修行。

可是,星海已经等不了了那么久了,面对噩梦般的顽疾,他必须立即修习逝水剑,即使因为根基不够而损伤身体,即使每次舞剑都痛彻心扉。

嗜血病是就像毒*瘾,逝水剑就像毒药,他摆脱不掉毒*瘾,也不能失去毒药。

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他,时日无多了。

那么对于小牧,他能给的只有希望,而不是相爱相合后的绝望。

两人就这样各有所思的拥抱在一起,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丛林中的那闪烁着愤怒的眼光。

傍晚,小牧继续练剑,星海则去云水河捕鱼。因为各怀心事,头一次,两人没有在一起。

黄昏下的云水河被抹上了一层金黄,星海持剑站在河边,失去了下河捕鱼的兴致。

“哥。”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星海眉头一皱。

“你怎么来了?”

“父亲的心痛又发作了,这次恐怕……”

“什么时候?”

听到这个消息,星海浑身发冷。自从被自己在火刑柱上的吼声吓到后,那个无时不刻保护他的父亲就患上了这恐怖的心痛,那种似乎刻意徘徊在昏迷界限的心痛,每次发作,都会让父亲有自杀的冲动。

“今天早上,他一直说是当日要烧死你的报应。”

“我们马上回去。”

“你先回去,我要去丛林里找长老回去医治。”

“拜托了!”

星海自掣速度体力比不上星河,嘱咐了一句便提剑飞奔,返回村落。

身后,林星河眼中闪出冰冷的目光,向悬屋的方向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