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踏梦寒枫夜远航

回忆结束

踏梦寒枫夜远航 J金Y一 4824 2012-02-11 15:24:17

  当子弹射进吉莲身体的那一瞬,子寒迅速接住了吉莲倒下去的身体。“吉莲”。子寒颤抖的轻喊着。

吉莲伸出没有沾上鲜血的左手,附上子寒的脸。

“子寒,我请你相信我,我没有杀你父亲,你一定…要相信。还有,我…是真的…爱你”。

吉莲还没有说完想说的话,就断气了。

子寒看了看吉莲,拿开她放在脸上的手,把她的身体小心的放在地上,站起来。

“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周身散发着冷意,问着黑衣男人。

“没什么意思,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子寒冲上去就挥了黑衣男人一个拳头,其他人见了,就连忙阻止,转换欧打叶子寒。

就在叶子寒快要经不住的时候,黑衣男人出声喝止。

“把他我带回去,让老板作主。至于吉莲、叶启明和那个男人就照之前说好的办。”

“是的,黑哥。”

因为黑衣男人从进入组织就是个很神秘的人,没有人知道他是谁。见他整日穿着黑衣,众人也就自然而言的叫他黑哥了。

回到别墅,黑衣男人把发生全部的事情都对坐在沙发上的安天详细报告着。

“做得很好,对了那个吉莲怎么样了。”

黑衣男虽不知道安天为什么要他留着吉莲的命,但他也丝毫不敢马虎。

“按照您的吩咐,已经把她交给绛红了”。

“好,辛苦你们了。”安天很放心的说。

黑衣男有些疑惑,“老板,那叶子寒怎么办”。

安天静静的抽着手里的烟,神色有些狠辣。

“你去给我想办法让叶子寒相信一切都是吉莲主使的,我们只不过是为了配合她。然后把消息放出去,让欧阳逸来接走他的‘大侄子’。”

“好的,老板,我这就去”。

黑衣男走后,安天的神情有些恢复了,想着他的好儿子也快回来了吧!

那边香潇别墅的阁楼里。

“事情就是这样了叶子寒先生,其他的事我也不便相告”。

“我要见安天”。

听到这样一个年轻人直呼老板的名讳,不免为他有些担心,“叶子寒先生,奉劝你一句,老板的名字不是你这种人可以叫的,否则你可能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怎么他是能吃人的老虎还是头野狮子,叫不得了。”

“你”。黑衣男听到他的嘲讽,有点生气。

“过然是后生可畏了,竟然说我是野狮子,这个世界上只有俩个人这么说过我,一个是我的父亲,另一个就是你。没关系,我也是年近半百的人,不在乎你一个毛头小子说的话。不过你要记着,就算你父亲不死,他也是会接受法律的制裁。”安天隐藏着情绪说。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他是你害死的了?”子寒目光锐利的说。

安天对上叶子寒的眼睛,想着他果然是可造之才,可以很好的抓住别人的敏感,不愧是他看上的猎物。

安天看了看他,“说话是讲究真凭实据,不要把莫须有的罪名按在我头上。况且,这事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叶子寒漠视他,这时监察属的人也进来了,其中一个人说:“对不起,安先生,打扰了”。

安天看见来人一身警服的打扮,“无妨,你们要问什么,就问吧!”

“安先生,不知道死者叶启明和您是什么关系。”

“他只是为我们做财务评估的顾问,只见过几面而已”。

“听说案发现场还有一位女士,不知她和您又有什么关系”。

“哦,那到是没听说啊!”

“那请问督察,那位女士叫什么名字。”安天肯定语气的问。

“我们查了她身上的物件,叫思莲”。

“那我真不认识这个人了,不过你倒是可以问问这位叶子寒先生”。“我什么都不知道”,叶子寒语气声硬。

“那请问叶启明是你的什么人?”

“我父亲”。

见督察还要问什么,安天给黑衣男使了使眼色。

“督察先生,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您等过几天在来问吧!毕竟叶老先生才刚过世,等子寒少爷平复一下你们在来问,这样会顺利一些!”督察也看了眼安天,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就和下属一起离开了阁楼,黑衣男也跟着下去了。

此时,阁楼里就只剩下了安天和叶子寒。

“思莲是不是就是吉莲。他刚说她叫思莲,是不是就是死了的莲花。”

“没想到你父亲的死,可以让你一下子变的如此聪明。看来我手下的资料并不准确啊!”

“是与不是,对你又有什么关系了呢?还是你想问她是不是失身了。”

叶子寒听他这么一说,不免有些怀疑,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那样的事。

“人既然已经死了,你害怕还会有人该知道点什么事吗?”

安天也不再和他纠缠在这种问题上,“叶子寒,如果你怀疑是我杀了你父亲,就争气一点,找到证据然后杀了我,我等着你。但是前提你必须得有能力打倒我,还有就是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有另一个人出现,到时候就看你如何了?”

叶子寒抬起低着的头,安天看见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虽然叶子寒不喜欢叶启明,但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怎么能轻易放过杀父仇人呢,安天就是想要激怒叶子寒他心里那颗复仇的种子,然后无休止的去报仇。到最后看叶子寒死在自己给他编织的仇网中不能自拔。

“你这话什么意思?”

“哼,你无须多问了,就在这里先呆着吧!”小小的阁楼里就剩下子寒自己了。

“老板,欧阳逸往这里来了。”黑衣男人站在门口说。

“现在还不是和他见面的时候,你代替我好好招待欧阳逸。”

“是的,老板我会办好的,您请放心。”

“关中,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要是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安天语气稍显得有些无力。

“老板,这是我应该做地”,黑衣男人说得很诚恳。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为我做得我会记在心里。林夜,快要回来了,你去准备一下”。

黑衣男人又恢复了原本的神情,“好的,老板”。

安天嘴里轻声得说着三个字“欧阳逸”。

在欧阳家二楼的卧室里,叶子寒已经昏睡一天了,期间欧阳逸和月枫都劝过踏梦让她回去睡觉。但是踏梦表面虽然性格温婉但是骨子里却很坚强,他们正因为了解踏梦的个性就没有再勉强了。

“水…水…”,叶子寒发着干涩的声音。

踏梦听见声音,就醒了,看看窗外已经天亮了。

“水….水….”干涩的声音再次从子寒的口中发出来。

踏梦忙走到子寒的身边,抬起他的身子,就把水喂到了他的嘴里。一杯水下肚,让子寒顿感清醒了许多。

他只是有些朦胧的看见面前有个面容淡然,行动温柔的女孩,在给他喂水。专心致志地在做着,害怕自己喂得过猛,会让他呛着。

但此时踏梦仍旧继续自己手里的动作,并未发现子寒的异样。

踏梦看到水都喝光了,于是她轻轻的把子寒的身体放到床上盖好了被子。等她做好了一切,就叫醒了躺在沙发上的桐兰。

“桐兰,醒醒了,已经天亮了”。踏梦轻轻的推叫着。

桐兰听见声音就立刻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啊,小姐,对不起。”桐兰默默的低着头对踏梦说,而床的那边子寒也半眯着睡眼。

“没关系的,谁都有打盹的时候,我刚给子寒喝了点水。我刚试了一下他的体温已经正常了,估计也快要起来了,你去照顾他吧,我今天要去学校。”

桐兰仔细听着踏梦的话,点了点头。

踏梦也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子寒,就出了房门。

踏梦入过欧阳逸的书房看见父亲正在看资料,就进了去。

“爸,您起来了。”

“恩,子寒醒了吗?”

“估计快了吧,他已经退烧了。”

“踏梦,这几天辛苦你了”。

“爸,您别这么说照顾他是应该的,没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他早点好了您不也不用再为他操心了,不是吗?”

欧阳逸看见自己的女儿对一个刚认识的男孩这么尽责,不免有些想法。

“踏梦,你实话告诉爸爸,你是不是喜欢上子寒了。”欧阳逸面容和善的说。

踏梦听到这话,不免有些惊讶,“爸爸,您怎么会这么想,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您和月枫了,我真的只是想照顾好子寒,免得您操心。”

踏梦理解自己父亲的意思。

“我知道您一直也在为我的终身大事在考虑。目前我只想把书念完,之后帮您一起打理公司,完成母亲的遗愿。其他的我没思考那么多,不过我向您保证只要我有自己喜欢的人一定会告诉您。那眼前就是我希望子寒的病早一天好起来。然后,让他去学校把剩下的书读完。您心里也不就省了一点事吗?晚上也就能少考虑一点,多睡一会儿了。”

欧阳逸走到踏梦面前,轻轻把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肩上,双手轻拍着她的肩膀。

“我知道我的梦儿一直是一个细心懂事识大体的女孩,爸爸很欣慰。”

欧阳逸也在心里默默的想,向晚我们有一个这么好的女儿,是我的荣幸,谢谢你把她留给了我,让我在没有你的日子还能得到这么温暖的安慰。

因为昨天照顾子寒,今天早上又和爸爸一起聊了那么久,她也有点疲劳了。所以,她今早没有吃早饭就来学校了,为了补一个觉,顺便叫涟漪帮忙把昨天上课的笔记带过来好补上。

踏梦睡的很平静,很安心。

安林夜也就座到她的身旁仔细的观察着她,昨天一天没有见到踏梦,他的心里特别的失落。他昨天下课问过了纪涟漪,才知道踏梦她昨天在家照顾病人了。

他也不由得想是什么人值得她这么付出。

他看见踏梦动了动,就小心细致的站起来,生怕自己的一点轻微的动静打扰了这位睡美人。

他站在桌子的旁边深情款款地看着踏梦,终究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踏梦,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在家没事,所以来的早一点补昨天的笔记。”

“那你也不用这么早啊,你看就你自己一个人。”

踏梦听见涟漪这么说,她也开起了玩笑。

“难道你不是人吗?”

“那不一样,对了,你要借的笔记都在这里了,我昨天可是打着十二分的精力听的。”

“那就谢谢涟漪大小姐了。”踏梦轻搂着涟漪,传达着自己的谢意。

纪涟漪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

“踏梦昨天你没来,安老师还问起你了呢?还有那个莫远航和秦老师都来找过你,没想到你人一天没来,就有这么多人关心你,真让我羡慕。”

“你刚说安老师问起过我,他找我也有事。”

“不知道哎。踏梦,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昨天到底照顾谁了啊,都可以让你浪费你最重视的学业。”

踏梦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家庭有多么的富裕,有多么的特殊。其中,也包括了涟漪,她想等适合的机会再告诉她。

“哦,没有谁啊,就是一个朋友,他生病了,我不放心。”

涟漪也没打算放弃挖踏梦隐私的机会,因为对她来说踏梦从跟她做朋友开始就是带着神秘的,她也想踏梦可能是有什么不方便说吧!但这次不管怎样,也要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那你那个朋友是男是女啊!”

“涟漪,请你原谅我可以吗?”

涟漪对踏梦突然说的这句话感到有点疑惑。

“等有合适的机会我一定会告诉你。但请你相信,我一辈子都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

踏梦总是有办法,把涟漪问的问题堵地死死的,让她无法再问下去。她其实也是了解踏梦的,她如果不想说就算再问都不会有结果的,所以她也不再浪费脑细胞了。

“你刚说安老师也问起过我,他问你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问我昨天你为什么没来?”

其实安林夜刚坐到她身边的时候,她是知道的,只不过她答应过月枫不会和他走得太近,所以就假装动了动。

踏梦的笔记补得也差不多了,同学们陆续也都来了。

安林夜进门又看了看踏梦的位置,发现她在低头做着事情,才开始点名。点到踏梦的名字,踏梦微微弯起嘴角,答了一声到,就又低头做着手里的事。

安林夜今天看着踏梦想,怎么经过了一天就对他有一抹淡淡地疏离,要不是听见有人喊“安老师”,他险些就耽误了上课。

安林夜这堂课有一部分的思维是放在讲课上,而另一部分就放在了踏梦的身上。

但踏梦仍旧是听着课做着笔记,并没有看安林夜。

下了课,大部分同学都和安林夜打了招呼就离开了教室。

踏梦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女孩子,既然无法躲过去的时候就随波逐流吧!

“安老师,明天见。”

安林夜听着这样一句安老师感到尤为刺耳,他叫住了踏梦离去的脚步。

“踏梦,你一会有事吗?”

踏梦知道现在不是拒绝的时候,“恩,一会要去一下文学社。你有事吗?”

踏梦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自如。

“我是想说秦老师已经答应了。”

“那很好啊,那我们一会见吧!我先走了。”

踏梦见旁边的涟漪还是一副花痴的表情,就推了一下,“涟漪,走了。”

纪涟漪这才收拾好情绪,“哦,安老师我们先走了。”

安林夜看着她们的背影,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远航,我来了。”

莫远航见到踏梦总算来了,心里很高兴,就上前打招呼。

“踏梦,你来了,昨天发生了什么事?”

踏梦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家里有一个朋友生病了,我不放心就在家照顾他了。”

莫远航经过那一晚和鄜(fū)月枫的握手,也猜到那个男人是喜欢踏梦的,她说的朋友难道就是他。

“踏梦是那个鄜(fū)月枫吗?”

踏梦不明白远航这么问,但还是告诉他了。

“不是,是我父亲带回来的一个朋友。”

远航想既然是他父亲带回来的朋友就应该没什么,可是他不知道朋友也是分好多种的。

第七章:精彩继续……..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写的有些单调,希望各位不要介意,我会争取更努力地写出好看的情节,也请望各位对我有信心,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