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踏梦寒枫夜远航

林夜远航

踏梦寒枫夜远航 J金Y一 5606 2012-02-11 15:24:17

  “对了,踏梦,秦老师已经答应了让安林夜进文学社的事了。”

远航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踏梦的神色。

踏梦依旧是淡然如水的态度,“恩,我知道了,谢谢你。”

踏梦想了想,“远航,我先去一下秦老师那里,一会儿就回来。”

远航总感觉今天的踏梦有些不一样。

“好”。

“秦老师,您好。”

“踏梦,你来了。”

“恩,谢谢您”

秦晴知道她应该是因为安林夜的事来道谢的。

“不必的踏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况且我也没做什么。我只和校长说了一下就通过了,没想到安林夜年纪轻轻的就有这么好的口碑。”

踏梦回想在那半天里其实和安林夜也没有聊得太深入,都是安林夜一直在找话题。问踏梦喜欢什么书,喜欢哪个作者等等。

当时给她的感觉就是安林夜对文学真的知道的很透彻并没有说到自己的任何事情。所以踏梦是真的因为欣赏安林夜的学识才帮忙让他加入的。

可是秦晴的话,不得不让踏梦重新认识安林夜了。

“踏梦,安林夜其实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听校长和我说他是美国华尔街九家上市公司的高级财务顾问,拥有很高的身价。他虽来了几天,但是他和每个老师相处的都很好,没有什么有钱人的架子。关于他的这些身份只有校长知道,昨天也是校长逼不得已才和我说的,他希望你们能够还是当做老师朋友去看待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踏梦。”

踏梦简单的思考了一会儿,“秦老师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秦晴很满意踏梦的态度,她知道踏梦是一个有分寸的女孩,她也是打心眼里喜欢踏梦的。

“秦老师,那我先走了,您先忙吧!”踏梦笑着说。

“恩,好,一会儿我也要开会就不留你了,有事你就来找我,知道吗?”

踏梦知道秦晴的好意,她也并没有推辞,客气的说了句再见,就走了。

走在路上,踏梦一直在想着刚秦晴说的关于安林夜身份的问题。

她想也许第一次和他见面就是个错误,她一点也不了解他。确实应该听从月枫的话尽量避免和他接触吧。

她刚这么想安林夜就迎面走来。

安林夜刚到文学社门口,就听到踏梦去了秦老师那。所以,他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让他遇到了。也许这就是注定的缘分了。

“踏梦,你在这了。”

踏梦知道刻意的疏远,还是不妥的,所以她也就表现的很平静。

“是啊,刚去了秦老师的办公室。你怎么也来了,安老师。”

安林夜再次从踏梦的嘴里听见了安老师这三个字,这让他很不舒服。

“踏梦,我们不是说好的吗?像朋友一样相处,怎么你又叫我安老师了。”

踏梦想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做个理智的判断,否则以后就有无限种自己没法预知的事了。

“林夜,刚我想过了在学校还是叫你安老师好一点,毕竟现在你是老师我是学生,可能你感觉称呼无所谓,但是我自己真的很在乎,希望你不要介意。”

安林夜知道踏梦的为人,从她的话里可以听出她是很讲原则的。既然佳人已经提出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好,我答应你。但我也希望你能够对我不再那么疏远,还像我们刚见面的时候那样谈话。”

踏梦没想到安林夜这么快就感觉到自己对他的疏远,可是如若答应他之后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那我尽量吧,可以吗?”

“好”。

他知道自己不能对踏梦用商场上的那一套,不能强逼只能采取怀柔。

“那我们走吧。”

踏梦也没再说什么,就跟安林夜一起走向文学社的大楼。

“远航,我回来了”。

踏梦站在门口与里面正在忙碌的莫远航打招呼。

“这么快就回来了”,莫远航看见安林夜站在踏梦的身后,不免多看了一会儿。

踏梦见远航正看着她的身后忙说:“刚回来的路上和安老师碰到了,就一起回来了”。

“社长,这个地方该怎么修改啊?”一个面容干净的男孩跑过来指着自己手里的招募新社员的策划书说。

莫远航看了看踏梦,“踏梦,这个事情你做过你跟他讲一讲吧。我和安老师去外面聊会儿天。”

踏梦知道莫远航不是很同意安林夜进文学社,但即以事实,让他们谈谈也好。

“好,你们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安老师还是安林夜”。

莫远航站在安林夜面前冷冷地开口。

安林夜本来就对这个问题不在乎,“随便,如果你把我当成朋友就直接叫我林夜就行。”安林夜很有礼貌的说。

“那好,我请你以后离踏梦远一点。”

“为什么?”

“不为什么。”莫远航依旧是冷冷地说。

安林夜就这么直视着莫远航的眼睛,“莫远航,24岁,家住西城柳林别墅,父亲莫问是西城帮的当家门主。”

了解西城的人都知道,在西城里拥有着一个很神秘的组织。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在哪里,只知道他们是这个城里最大的黑帮,更别说这个西城帮里的主人是谁了。

听见安林夜这么说,莫远航不得不重新考虑还要不要和他做朋友了。因为他终究不想让踏梦知道自己是黑帮老大的儿子。

“没想到安先生如此的厉害,可以查到我父亲是谁。”

“没什么”。安林夜淡然的弯了一下嘴角。

“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安林夜,26岁,美国华尔街九家上市公司的高级财务顾问,拥有十几亿的身价。父亲安天,在商场上和梦向集团的董事欧阳逸并称“黑白双雄”。安天为人心狠手辣,唯独对自己的儿子疼爱有加。”

这是前几天,莫远航第一次开口求自己的父亲帮忙,在此之前他不想承认自己是黑帮老大的儿子。

“你这算是威胁。”

安林夜也没想到莫远航可以把他的底细查的如此详细。

“不是,我只是想说踏梦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希望你能够离她远点,她不是个随便的女孩,你明白吗?”

“我知道,正因为她是不同的,我才想接近她。只要是男人就不会拒绝像踏梦这样文雅淡如水,学识深如海的女孩。而且在她身边可以让我感觉很安心。这样有错吗?”

莫远航听着安林夜的话,他说的没错只要是男人就不会拒绝踏梦的。正因为这样自己才会感觉安林夜这个人是危险的。

“那好,作为朋友,我希望你不要把踏梦带进你的生活圈。我不希望她将来受到伤害。你和她的见面和交流就只限于学校。”莫远航加重语气,“还有,一旦你离开学校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不要再找踏梦。”

“作为朋友,谢谢你对我的忠告。但是你也记着在我安林夜的字典里没有妥协,只有争取。”

安林夜很肯定的说,之后就点了一下头离开了天台。

莫远航看着安林夜的背影,手里握着的拳头更紧了,嘴里不服输的念着“安林夜”。

安林夜回到文学社看见踏梦在细心地指导着,在他的眼里认真的踏梦是最美丽也是最动人的。

“踏梦”。

安林夜害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会打扰到踏梦,就很温柔轻声的叫着。

“你回来了,安老师。”

“恩”。

“你们都谈好了”踏梦轻轻地笑着问。

“都谈好了,远航人很好。”

踏梦听见安林夜这么说就放心了许多。

“是啊,远航真的很好。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那么温和,不会对人发脾气的。”

这时,莫远航也回来了看见踏梦在和安林夜讲话,他走过去挡住了安林夜看踏梦的眼神。

“踏梦,怎么样了,他们都弄好了吗?”

“都差不多了,就剩下一些细节问题了。”

“麻烦你了踏梦。”

“没关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踏梦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快到中午了我们去吃饭吧!”

莫远航抢在安林夜前面回答,“好,我们走吧!”

踏梦感觉安林夜和远航回来两个人之间总有一种说不出来奇怪的感觉。

所以,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对安林夜说:“安老师,你要一起去吗?”

安林夜其实很想去,但介于刚才莫远航的态度就放弃了。

“不必了,我中午还有事。你们去吧!”

踏梦想不管秦老师说的是真是假,避免一下总归是好的,她也就没有在说什么了。

“那好吧,我们就先走了。”

等了好久安林夜才离开了文学社。

“爸,我回家找您有事商量。”

电话那头,“怎么终于舍得回家来吃饭了。”

“是啊!”

安天听见自己儿子的语气有些不对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好吧,一会回家再说。”

回到安家,安林夜先上楼换了一身衣服。

他脱掉了在学校那件休闲的衬衫换上了一身干净平整的西服,给他平添了更深一层的帅气和内敛。

“林夜,你下来了,过来吃饭吧!”

安父看见自己的儿子身穿的衣服,“怎么了,你下午不去上课了。”

安林夜只是再吃着自己盘中的法国牛排,“我打算以后也不去了。”

听见自己儿子这么说,安天表示有些疑惑。

“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学校那帮老古董又给你添乱了。”

“没有,就是打算,看看情况再定。”

安天了解安林夜,他是一个做起事来比自己还要狠绝果断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如此的犹豫不决。

“林夜,你实话告诉爸爸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不说我就让关中去查。”

安林夜不想让安天知道自己喜欢踏梦的事,所以他斟酌再三想了一个借口。

“我只是感觉自己不适合当老师,还是做商业比较合适。”

安天想了想确实,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自己最清楚。最近也是难为他去帮老辰的儿子了。但毕竟辰家与安家有多年的合作关系,这点小忙不过就是芝麻绿豆的事。

“那你如果感觉太累,就离开学校。我让老辰把辰炀叫回来。”

“爸,没事的,休息一天就没问题了。”

“那好,我不勉强你。吃饭吧!”

饭后,安天又和安林夜聊了一会儿,就让安林夜上楼休息去了。

“关中,你给我亲自去学校看看那几个老古董有没有给林夜添麻烦,还有我总感觉林夜有事瞒我你去查查,记住千万不要让林夜发现了。”

“是,老板,我这就去。”

“踏梦,你晚上有事吗?”

莫远航和踏梦经过了一下午才把招募新社员的细节讨论好。

“没什么事,但是我要早点回家,不然我爸爸又要担心了。”

“那我今天送你回去,要不然我不放心。”

“没事的,我自己回去就行,你不要总把我看的那么弱不禁风的。”踏梦开着玩笑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不放心我,谢谢你远航。但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还是要自己去做的。况且,我也不能让你送我一辈子啊!”

其实远航在心里真的希望可以送踏梦一辈子。

“那我送你到学校的门口。”

“好”。

“黑哥,听学校的一些老师说好像就是这个踏梦跟少爷走的最近,他还帮助少爷进的文学社什么的。”

一个比黑衣男矮一头的男人说。

“恩,老板不让我们太深的介入少爷的事。这件事等查仔细再说。”黑衣男站在面对校门口的一棵大树后面,看着刚到校门口的踏梦和远航。

“就送到这吧,远航。你也早点回去吧!”

莫远航感觉这条路太近了,这么快就到校门口了。

“那好,你路上小心点。”

“好,再见。”

欧阳家

“义父,我想和您说件事。”

欧阳逸这俩天看着月枫就感觉他不对劲,他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清楚。

“月枫啊,你跟了我在一起这么久有什么话就说吧。”

“我那天去接踏梦,看到了安林夜。”

欧阳逸一听顿了顿手里的报告。

“你说的是安天的儿子。”

月枫镇定了一下,“虽然他叫安林夜,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安天的儿子。”

“怎么还有你不确定的事。”

“恩,那天我看到的安林夜并不像传言的那样,缺少点霸气。”

欧阳逸听到这抬头看着月枫,“月枫,人不管再怎么掩饰他本身带有的东西是不会因为特意掩盖而消失的,你明白我的话吗?”

“我知道了。”

“还有月枫,不管安林夜出于什么目的去踏梦的学校,你都要时刻注意踏梦的安全。必要的时候你出面,但别让人知道她的身份。”

月枫疑惑的看了看欧阳逸,“我承诺过踏梦在她毕业之前不让别人知道她是我的女儿。”

“我明白了。”

可能因为看了一天的报告欧阳逸明显有点疲倦了。

“你下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鄜月枫步子很小心的出了欧阳逸的书房,手紧紧的抓着房门的把手。

“安林夜”从他的眼睛射出了一抹愤恨的眼神。

楼下,“小姐回来了”。裘管家给踏梦开了门。

“恩,爸爸回来了吗?”

“他在楼上的书房。”

“好,您先忙,我先上楼了。”

“月枫,月枫”。踏梦看见月枫站在书房的门口在发呆。

“踏梦,你会来了。”

“恩,你怎么没进去。”

“我刚出来,义父在书房里休息呢。”“那我….”踏梦刚想说不进去了,书房里就传来了欧阳逸的声音。

“踏梦,来了就进来吧!”

月枫很快的帮踏梦把门打开了,站在门口和她说:“你进去吧,我先回房了,有事在找我。”

踏梦看了一眼月枫离开的背影,没多想就进去了。

“爸爸,您今天没去公司吗?”

“公司没什么事,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学校没事就回来了。”

“你自己回来的?”

“恩”。

“以后就算早回来也要让月枫去接你。”

踏梦有些不理解欧阳逸的话,“爸爸,月枫那么忙,我自己回来没问题的。”

“踏梦,你知道爸爸就你一个女儿,我不放心你。况且,现在公司是特殊时期很多人都想抓住爸爸的软肋,爸爸不想让你有危险你能了解爸爸的用意吗?”

踏梦知道父亲事业的特殊性,欧阳逸也很了解自己女儿的性格是不会做出让他操心的事的。

“好,我听您的话,不管时间早晚我都会给月枫打电话让他去接我。”

“那爸爸你跟月枫商量过这个问题吗?会不会耽误他的时间啊。”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待会和他说。”

踏梦想父亲把月枫的时间安排的这么紧,会不会也给他添麻烦呢?还是自己和他说会好过一点。

“爸爸,让我去和月枫谈,可以吗?”

既然自己的女儿这么坚持,也没什么意见,“那好”。

踏梦敲了敲月枫的房门。

“踏梦,你来找我有事?”月枫站在门里问着踏梦。

“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那进来说。”月枫给踏梦让了一个位置让她进来。

月枫倒了一杯水放到了踏梦的面前,“踏梦,喝水”。

踏梦捧着水杯,喝了一小口。

“你要和我商量什么事。”

见她半天没开口,他有些困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不是,就是……”

“踏梦,有事你就说没关系的,只要我能帮你做的我都会去做。”他还想说要我为你牺牲了这条命都可以,但既然曾经答应过她不再在她面前提他也只好不说了。

等了一会儿,踏梦才张口。

“就是爸爸让我无论什么时候回家都要打电话给你接我,我在想这会不会耽误你的私人时间啊!”

月枫笑了笑,“不耽误的,既然是义父让我做的我当然遵守命令。”怕她心里有包袱又说“我也不希望自己太闲。”

“可毕竟你也二十几岁了,总要有点自己的时间去找女朋友啊。”

鄜月枫听踏梦居然提起让他找女朋友,不免有些失落和脾气。

“踏梦,这是我自己的事,就不用你管了。”月枫感觉自己的语气有点重,可是话一出口没办法收回了。

踏梦自己也觉得不应该干涉他的私事,也难怪月枫会生气。

“对不起。”

听到一声“对不起”,让月枫感觉比刚才还难受。

“踏梦,我刚不是有意的。”

踏梦回了他一个微笑,“我明白的,你不用解释。那以后就麻烦你了,快吃饭了我先下去帮裘阿姨的忙了。”

月枫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不适合在和踏梦谈什么事了,也没再挽留她。

“好”。

“那你准备好了,就下来!”

出了月枫的房间,路过子寒的门口。踏梦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还是没有选择进去,就下楼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