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踏梦寒枫夜远航

忆往昔1

踏梦寒枫夜远航 J金Y一 4624 2012-02-11 15:24:17

  自从坐上车子,月枫就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我问他是不是公司最近比较忙还是他有什么其他的事,但他仍是没有回答我。

我想想人难免总有烦心的时候就停止了追问。

就这样快到了家门口,他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停到了路旁的公园。

他打开车门,下了车。我猜他是有事要和我说,我也随之下车去。

刚走到他身边,他突然开口,“踏梦,我们两个人认识了也差不多快六七年了吧?”

我在心里默数了一下,确实有那么多了。

于是,我开口问:“恩,怎么了。”

“这几年我一直帮义父打拼事业,你也一直在忙自己的事。除了平常在一起吃饭,就很少聊天了。今天能陪我聊会儿天,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思索着,从月枫进入欧阳家我真的很少和他聊天,自己做的也欠缺考虑。

“好,你说我听”。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始说:“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就生活在了孤儿院里,从我有记忆开始就对父母这个词没多少概念。我也不会像其他孩子一样,期盼突然有一天会出现好心人把自己领走。孤儿院虽然很小,人也不多就几个孩子。但院长对我们很好,那段日子她是我们的精神寄托和生活依托。直到有一天……”。

“求求你们不要收走孤儿院,如果你们收走了孩子们要怎么活啊!”一个体态稍显瘦弱,样子有些颓废的女人跪在地上渴求道。

“哼!要怪就怪你丈夫谁让他赌输了钱,还向我们老板借了那么多高利贷,把孤儿院的房子还有地都作为抵押抵给我们老板了。”一个面相可憎,身材魁梧的男人嘲讽的解释着。

“怎么会这样。”女人低语着。

她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孩子们,怕他们受伤就让月枫把他们都先带回了屋里。

他看见孩子们安全进去后,冲着带头的男人说:“是我丈夫欠你们的钱,你们不找他找我有什么用”。

“谁让他跑了,既然他跑了你就得帮他还。”

“可是,我现在哪有那么多钱啊!况且没有了孤儿院这帮孩子可怎么办。”

“我们只是负责收钱,至于他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这时,月枫悄悄地跑了出来,把门锁上,就躲在了草丛里,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哥几个,今儿个既然她拿不出来钱,我们就尝尝鲜怎么样,看这女人还有几分姿色,不如就让我们好好玩玩儿,也换换口味如何?”

他们毕竟是一群地痞流氓,于是几个人就轮番折磨,直到女人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为止。

看着这几个禽兽一样行为的男人,月枫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恨自己的胆小怕事。

等他们一切享用尽了之后,又放出话来,“在给你几天时间,要是再拿不出钱来,我们就放火烧了这房子,把你带回去天天给我们哥几个暖床。”

他们哈哈大笑的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孤儿院。

月枫说到这有一些悔恨,他稍稍调节了下情绪,又继续说着。

“那天晚上,当我想看看院长怎么样了,还没有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很重的血腥味,我急忙撞开门,看见院长割腕自杀了。当时我们几个都吓坏了,就连忙给警察局打了个电话。可是,等警察来的时候,院长已经奄奄一息了。”

她死死的拽着我的手,“月枫,是院长对不起你们,你是这里最大的,我就把他们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们,一定要……”。她还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已经没时间了。

我思索着,没想到月枫小小的年龄就经历了这样的事,这对他的心里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啊!

“所以,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出去,拯救孤儿院,拯救这帮孤儿。”

“那你就是在那个时候见到我爸爸的?”

“恩,那天警察局来人了解了一下情况,我知道他们都是互相维护的,也没有做出什么解释。果真,没有几天那几个男人看风头过了就又来了孤儿院,当时小我知道斗不过他们,就狠狠的看着他们。没过多久义父就来了,看见了我,走了过来,他什么话也没说就递给了我一张名片,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走。他见我没回答,就把那个带头的男人拉到了一旁说着什么,等他们谈完了,我见那帮人走了。义父又问了一遍同样地问题。”

“那你答应了?”

“恩,他说他会买下这个孤儿院,并且会让他们上学读书。所以我就想义父既然帮我完成了梦想,我就要有所付出。”

“你就答应帮我爸爸打理梦向了。”

“差不多吧,那个时候小还什么都不懂,心里很自责,义父就把我带回了你家。那时候你住在学校,很少回家不是吗?”

“是啊”,我有些怅然。

他突然转过我的身体,和他面对面的站着,“所以,踏梦,你和义父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我不允许你有一丁点的伤害,你明白吗?如果你有危险,要了我这条命都可以。”

听到这句话,我连忙用食指点了一下他的嘴,“我不需要你为我冒生命危险,只要你能快乐的活着,能够走出心里的那段黑暗的日子就好,你明白吗?在这个世界上你和父亲一样,对我很重要。所以,我舍不得你死,以后不要再说这些话了,恩?”

“好,我答应你,但是踏梦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如果我能办到的就一定答应你。”

“以后离那个安林夜远点,毕竟你们才刚认识,对他又不了解,别相处的太深,我怕你遇到危险。”

我知道他不放心我,关心我。

“好,我答应你就是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要不然爸爸也该不放心了。”

“恩”。

大约过了几分钟我们就到了家,进门后看见父亲正在低头看报纸。

“爸爸,我们回来了。”

“哦,你们回来了,快来坐,吃饭了吗?”

“中午在学校吃了,现在还不饿。”

我问了问坐在对面的月枫,“你下班之后还没吃过呢,去吃饭吧!”

他也说不饿。

我又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子寒,就问父亲。

“爸爸,子寒呢,怎么没见到他。”

“我刚上去开门看他有心事就没打扰他,时间也有些晚了,裘管家。”

“老爷,什么事?”

“你去上楼看看子寒在房间里做什么呢,如果没别的事让他下来吃饭。”

“是的,老爷,我这就去。”

“裘阿姨,您不用去了,我去就行了,刚好我上楼换身衣服。”

裘阿姨有些犹豫,我就对父亲说:“爸爸,我去吧,子寒来我们家这么久我还没有好好和他说说话呢,如果他有什么心事我帮他出出主意,也省着您再因为他而操心。”

爸爸有些顾虑,但还是答应了。

我上了楼换了一件衣服,就准备去子寒的房间。

站在门外,我想了想要跟他说什么呢,正在这时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子寒,你要去哪吗?”

我感觉他精神状态有些不好,就问了问。

“子寒,我看你脸色有些不好是不是发烧了?”

他刚想越过我走出门,由于体力不支,晕倒了。我大声喊了在楼下的父亲他们,就忙把子寒扶到床上去休息。

我抬头看了看钟已经九点多了,就对父亲和月枫说:“爸,月枫已经很晚了你们明天还要上班呢,这里有我就行了。”

“那怎么行,明天你还要上学,让桐兰他们照顾就可以了,你也快去睡,不然爸爸要生气了。”

我叹了一口气,想要是我不睡觉爸爸他们又该唠叨我了,算了等他们睡下,我再来看他也是一样的,我就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心里牵挂子寒的病,实在睡不着,就下了床去看他。

我悄悄打开子寒房间的门,进门看见桐兰躺在椅子上睡着了,我小心的拿了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回头看看子寒还没有醒,我又摸了摸他的头还是没有退烧。

我想大概是昨天被雨淋湿感冒了,我就把他放到外面的手拿到被子里面,他突然握住我的手,嘴里不停在小声地喊着:“吉莲,吉莲……”

我在心里默默想,这个吉莲应该对他很重要。

叶子寒迷迷糊糊梦到了吉莲从她住进公寓后发生的事情。

“子寒,谢谢你让我住进来,我答应你只要你父亲好一点我马上就走。”

吉莲嘴里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不这么想,她在心里期望着叶启明越快死越好,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子寒身边了。

第二天早上,吉莲很早就起床了,她学着贤妻良母的模样,为子寒做饭、打扫房间,还帮他把脏洗衣服洗了。

等子寒醒了看见的就只有一张纸条,“子寒:我帮你做了早餐希望你能喜欢。还有我帮你把卫生又重新打扫了一遍,衣服也已经洗好。你就放心去上学吧。吉莲”。

看见桌上的早餐,子寒也没理会,就随手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瓶酸奶就走了。

这边维利亚咖啡厅,在靠近里面的位置上摆放着两张沙发,右边沙发上坐着的是一个精心打扮的女人,而她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假装正派的猥琐男人,正毫不吝啬的打量着这个年轻女人吉莲。

“怎么今天有时间约我这个老情人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叙旧了。”男人翘着二郎腿,手里喝着刚刚服务员送来的咖啡。

“今天找你来是想让你把我引荐给一个人。”吉莲面无表情的开口。

男人放下咖啡,细细打量着吉莲,说:“怎么了,那个毛头小子不符合你胃口又想换个口味,说起来你俩还是同龄人呢,不应该啊!”

见吉莲只是低头喝着咖啡,并未理会他,他又接着说:“还是他床上的功夫太青涩,满足不了你啊!”

吉莲听他这么说,有些怒气,但她毕竟不是刚开始的时候了,已经能很好的处理自己的情绪。

“废话少说,就一句话你帮不帮我。”

“可以,但你总要给我一些利息啊。”

吉莲也没有犹豫,就说:“好,我陪你一夜。”

猥琐男有些胜利的弯起了嘴角。

“你要见谁?”

“聚优集团的董事长安天。”

“为什么?”

“这不是你该问的。”

猥琐男挑了挑眉,手还不安分的摸着吉莲的手,“好,只要事成之后你陪我一夜就行了。”

吉莲厌恶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我有职业操守,我会完成的。”

当天下午,吉莲就收到了猥琐男的信息,说事以办成,约定在湘箫别墅见面。

吉莲打车,很快就到了那。一个黑衣男人就带着她进了别墅。

黑衣男恭敬地对背坐在吉莲转椅上的男人,低头道:“老板,人来了。”

那个老板很快就转了过来。

吉莲看着对面有着鹰一样的眼神,狮子般威武霸气的男人,心里不免有些害怕。

但她转念一想,只要除掉叶启明就可以毫无顾及的和子寒在一起,她也就没那么怕了。

“安老板,您好,我是吉莲。”

“哦,没想到吉莲小姐这么年轻,还这么有手段,不知道你见我有什么事?”

“我知道安老板,您想吞并‘梦向’,但是一直没有机会。”

“所以呢?”安天略带疑问的语气。

“所以,我给安老板带来了这个机会。”

“不知道吉莲小姐的机会是指什么呢。”

吉莲故意卖个关子,观察着安天的表情,等了好久安天才听见吉莲的声音。

“叶启明”。

安天毕竟是商场的老手,他仍是不动声色。

“吉莲小姐,难道你没有看到最近几天的新闻吗?你想害死我不成。”

吉莲也不动,毫无畏惧的迎上他的眼睛。

“在叶启明还没有现在这个样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给欧阳逸做评估了,但是因为他和欧阳逸是朋友所以外人并不知道。”

“那吉莲小姐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安老板,如果没有点手段您认为我还有资格和您坐在这里说话了吗?”

安天很是欣赏的看着吉莲,所以他思考了几分钟。

“那你如何保证他做的评估就一定是真的呢?”

“我用我这条命,您看如何?”

叶启明虽然好色,但他并不傻,他知道吉莲接近她是有目的的。而且凭她小小年纪在交际圈就结识那么多人,一定不简单。所以他对吉莲还是留了一手的。

“那好,既然吉莲小姐如此有诚意,我们就签个合同吧!”

“难道安老板不想听听我的条件吗?”

“好,你说。”

“我希望叶启明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吉莲小姐,你莫不是把我当成了傻子,杀了叶启明对我有什么好处?况且我和他无冤无仇的。”

“我知道,可是叶启明活着就无法有人替您背黑锅了。”

安天一听这话,就清醒了几分,“这话什么意思。”

“您不是在政府按了很多人吗?一旦有人从头查起,您的聚优恐怕就脱不了关系了吧!但是您都推给叶启明就不一样了,他们只会认为那是叶启明在培植自己的势力,同时还为您解决了外患,不是吗?”

“吉莲小姐,你说了这么多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告知您的。”

安天是何许人也,他怎么可能会被一个酒吧女给限制,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好,我答应你。可是吉莲小姐你不要忘了,如果你骗了我,我是真的会要了你的命的。”

吉莲当时只是在想如果叶启明真的死了,她就解放了。并没有看到安天那如狼一般狠决的眼神。

第五章:回忆还没有结束,吉莲能否如愿,安天又将有哪些动作,叶启明手里的评估是真是假……

敬请期待第五章,希望各位读者多多投票…….

谢谢各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