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踏梦寒枫夜远航

踏梦寒枫夜远航

J金Y一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2-02-11上架
  • 13017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子寒初入欧阳家

踏梦寒枫夜远航 J金Y一 5428 2012-02-11 15:24:17

  那是暮春时节,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水打在窗户上,也打在了我的心里。

管家裘阿姨轻轻敲响了我的房门,每当想到裘阿姨是如何到欧阳家做管家的,我就想起自己第一次果断而冲动地决定了一件事。但事实证明有时候冲动不一定是魔鬼。我不曾看见父亲是如何经营公司、如何对待下属的,也许是自己性格使然也不太关心那些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但我并不笨我知道父亲从我很小的时候,就白手起家创立了“梦向”集团,是希望我和母亲过的更好一点,希望我过的生活更像公主一样。其实,我并不想过的有多好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温饱足矣。但是父亲是个要强的人,所以我也很少讨论他的人生观。母亲还在我们身边时,每周我定期都会和父亲在自家的小院里,坐在那可老槐树的下面喝喝茶,谈谈心。也许对外人来说父亲是商场上的“神话”、是“战神”、是攻克不下的“堡垒”。但是对我而言,他仍旧是那个慈祥和蔼的父亲,我最尊敬的爸爸。无论是母亲在世,还是母亲离开,他都不曾对我发怒,凡事都和我商量。三年前那天,父亲把应聘管家的名单递给我看的时候,

“梦儿,帮爸爸看看哪个适合做欧阳家的管家。”

我看了看都是女管家,一愣,“爸爸,我们俩一直过的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还要找女管家啊?”

其实,父亲不说我也猜得到。我抬头看看父亲,每当他轻轻邹起眉头的时候,我知道父亲又要谈起母亲了。

“梦儿,我知道你为什么只住在学校,不想回家,是因为这个家太冷清了。没有了你母亲,爸爸又总忙于事业,家里的佣人又太杂你身边没有一个贴心的人照顾你,总会感觉自己是孤单的,所以你对家里一些事都一笑而过,可是爸爸毕竟老了,想好好照顾你,想给你最好的,所以希望你能挑个管家来照料你的生活,心情不好的时候能有个人听你说说话,回到家也能感受家的温暖。我知道你在学校表现得很好,什么事都不用爸爸操心,我清楚你的性格,不想让同学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我也很少去学校看你。但是女孩子再大再有能力终究还是要回家的”。

父亲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父亲真的老了,两鬓已经有淡淡的白发,眼角也出现了细微的皱纹,反思自己也许是因为母亲离去的缘故我真的很少回家了,也已经很少和父亲促膝长谈了。

眼里有些湿润,不想让眼泪流下来,“好,我来选。”

于是,我只翻了几页,大体看了一些自我介绍。我连想都没想就对父亲说:“就这个,裘宝珍吧!”

经过几天的试用期,裘阿姨确实能干,带领佣人把整个欧阳家打扫的特别干净。对我也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确实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之后,裘阿姨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欧阳家的管家。现在想来当时选她也许就是因为她的名字更吸引我,“宝珍——保护珍惜”,就像父亲对我的爱一样。

打开卧室的房门,我问裘阿姨:“什么事啊?”

她嘴角微微弯起,眉眼间可以看出有什么喜事。“小姐,老爷刚打电话回来说他带回了一个男孩,马上就到家门口,让您打扮的漂亮一点,下去等他”。

我想这个男孩对父亲一定很重要,否则不会让我这么“劳师动众”,在我的印象里除了父亲身边的助理鄜(fū)月枫就很少有与我年龄相当的男孩子进入欧阳家的大门了。

我回答裘阿姨一句:“好,我收拾一下马上就下去。”之后又嘱咐她几句父亲回来应该用的东西,就关上了门。当我打开衣柜的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选了唯一的那一件我最珍贵的白底兰花的旗袍,也许是因为下雨天——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不免给我的心底带来些伤感,让我选择了它。穿好后,我简单的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卷发,感觉一切都还不错就下了楼。

刚到楼下,父亲的车子就到了,裘阿姨打开门,首先进门的不是父亲,而是刚刚裘阿姨提到的那个年轻男孩。

因为我刚好站在和门是一条直线的地方,所以我能清晰地仔细观察着他,他留着很平整的碎发,虽然刘海长短不一,但并不影响他看事物的视线,额头前的几缕碎发刚好挡住了贴着创可贴的部分,他有着典型的帅哥脸,但是脸颊有擦伤,明显看出那是与人打过架留下的伤痕。他外面穿着白色衬衣因为雨水浸湿的原因都贴在了皮肤上可以看出他的身子骨特别的好也很有型,脖子的领带微微松开,在左胸上挂着的胸牌也横七竖八的,但是依然能看见上面清晰写着L大学叶子寒,裤子也已经旧的破了一个洞。整体看着有些狼狈还有一抹淡淡的忧伤。

正当我打量之际,父亲走到他的身旁,手搭在他的肩头,看向我,我会意了一下走到他面前,听到父亲跟他介绍说:“这是我女儿欧阳踏梦。”

这时他才抬起头看着我,他的睫毛很长,眼睛很漂亮但是从他的眼中我看不到任何情感。出于礼貌我笑着伸出手,对他说:“我是欧阳踏梦,你叫我踏梦就好,欢迎来到欧阳家。”

也许是我的热情和笑容打动了他,稍有迟疑的握上我的手,刚接触我的手的那一刹那不知道是因为外面下着雨导致的还是他身体的原因,让我感到他的手是异常的冰冷。他轻咳了一声,“叶子寒”。简单明了的三个字,干净利落。

在学校不论遇到什么人和我打招呼我都能很好的回应,但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回应他,记得我和远航有一次在文学社讨论说话技巧时,他说:“当别人直接说出他的名字而没有任何话语时,你就在脑袋里搜索一些和他名字有关的诗句,这样不仅显得你有才智还能帮你救场。”

说到这的时候他自己也自嘲的笑了一下,“虽然这招不怎么样,但是确实很实用。”后来,有好多参加文学社的女生私下里夸远航,“社长不仅人长得帅,对说话还有研究,文学学的比我们这些专业的还要好,真舍不得离开这里。”不过说实话,确实有好多人都是慕名他莫远航而来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这个副社长的头衔都只是个摆设。我沉思了一会,突然想起一句带有‘子寒’俩个字的诗,我笑了笑,说‘波生翠羽灵妃湿,露满冰蚕帝子寒。’很好听的名字。”

也许是出于自我保护,当我说完这句话,他很快就松开了我的手。这时,裘阿姨走到父亲身边,面带微笑,说:“老爷,您刚让我准备的洗澡水和换洗的衣物都已准备妥当。”

只见父亲点了一下头,对身后的鄜(fū)月枫吩咐道:“月枫,叫几个人把子寒的东西抬到楼上去,让他们小心搁置。”

鄜(fū)月枫很爽快的答了一句:“是,董事长”。

之后他就匆匆离开。有些时候我真的很佩服月枫察言观色的能力可以把公事和私事分的开,所以我猜商场上很少有人知道其实月枫还是父亲收养的义子。也许父亲当初也是看中他这一点才会让他当他的助理吧!

我看到父亲身上的衣服也被雨水打湿了,就和父亲说:“爸,快把衣服脱下来,都沾上雨水了,您这俩天身体又不好,别再加重了。”父亲正了正脸色,把脱下来的衣服递给了裘阿姨。

父亲转身面向子寒,“子寒,快上去洗一洗,换身干净的衣服,下来吃晚饭。”

然后他勉强的说了句“谢谢”,就随裘阿姨上楼了。

看到他上楼,我扶着父亲坐到沙发,爸爸这才仔细的看了看我,“梦儿,你今天很漂亮”。

我开玩笑的说:“爸爸,您今天也很帅呢!”

说完,我就稍微移近了和父亲的距离,靠向他的肩头,“爸爸,您有心事吗?感觉您今天跟往日不同。”

他抬起右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你是不是要问爸爸子寒的事。”

知女莫若父,可是想想今天的状况有些不合适就算了,如果父亲想说就自然告诉我了,我何必多事呢?

“爸爸从裘阿姨进门当管家开始,这几年我一直陪在您身边,我理解的,只是想告诉您无论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我都是您最知心的的梦儿。”

父亲抬起靠着肩头的手,搂着我的肩,语重心长的说了句:“谢谢你,梦儿”。

那边,月枫已经办好了父亲交代他的事。我转身刚好看见他正看我,对我点了点头温柔的笑了一下,我也回了他一个微笑一个点头。

除了裘阿姨以外桐兰算是欧阳家最得力的佣人了,父亲把桐兰叫到身边,“桐兰,你上去看看,要是子寒少爷已经完事了,就叫他下来吃饭。”桐兰答了一声:“是的”。就上楼去了。

楼上,桐兰敲了敲子寒房间的门,很快子寒开了门,带着一脸茫然看着桐兰,毕竟桐兰在欧阳家呆了也有两年之久,见过的人也很多,也有一些看人的能力,对待叶子寒她也是很有礼貌的,,“子寒少爷您好,我叫桐兰,老爷让我问问您是否已经完事了,如果您完事了请您下楼吃晚饭。”

子寒也没什么反应,说了句:“知道了”就关上了房门。

很久之后我在跟裘阿姨聊天时,她提到:“小姐,桐兰跟我说呀‘子寒少爷刚来我们家那一次,老爷叫她上楼请子寒少爷下来吃晚饭,子寒少爷只回了她三个字,您猜是那三个字?”

我想了一会说:“我猜他说的是知道了。”事后,裘阿姨也证实了我的答案是对的。

我想那就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的一种优越感吧!即使他不说我也明白。也许就是这样一种情感,理解他的痛苦,了解他的感受,才使我渐渐爱上他吧!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饭菜已端上桌摆放整齐,父亲屏退了佣人,之后月枫和我也坐到了圆桌旁。

看见子寒下了楼,父亲轻轻喊了一声:“子寒,过来吃饭。”

我盛了一碗饭放到父亲面前,就见子寒坐到离我不远地方,我也顺手拿过他面前的碗盛了一碗饭。

之后,他轻声到了句“谢谢”。

我点了一下头,劝他“子寒,既然爸爸把你带回家,你也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不用那么客气,就跟月枫一样,工作时是我爸爸的好助手,但到了饭桌上就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没什么的,不用那么拘束,就当自己家一样,好吗?”

也许是我话语中的某个字触动了他,我明显看到他眼睛有些湿润。为了避免尴尬,我夹了父亲最爱吃的菜放到他碗里,“爸爸,快吃吧!不然菜都要凉了。”

父亲冲我笑了笑,我又夹了一块红烧鱼放到子寒的碗里,他突然抬起头,一脸的惊讶,我笑着解释着,“刚看你一直盯着这道菜,又不动手,我猜你很喜欢吃,就给你夹了一块,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记得很久以后我们俩坐在一起吃饭聊到这个插曲时,他告诉“我其实他最讨厌吃鱼因为吃完会过敏拉肚子。当时,只是看它离我最近,谁知道你还让我尝尝味道,我只有勉为其难了”。

我想想真是脸红啊!可是当时我真的以为他是喜欢吃鱼的,还因为这件事他跑了好几趟厕所呢!

我又转头,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月枫,他只顾着低头吃饭也不见他吃菜,就夹了他旁边的一些西芹百合放进他碗里,说:“月枫,你整天跟我爸爸一起忙事业也很少顾着自己的身体,我特意让李师傅做了这道西芹百合,而且西芹营养丰富对身体好,你多吃点。”

记得好像是从我上高中时,他才进欧阳家的,想想也有六、七年了,他也渐渐了解我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就夹了一块玲珑玉心给我,我也不推让就吃了起来。这顿饭吃的很和谐、很温馨,我也看见父亲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吃完晚饭,我叫父亲、月枫和子寒先坐到沙发上聊会儿天,我去厨房切了一些水果,顺便倒了一杯水给父亲吃药用。转身刚想回屋,看到两个俊逸非凡的男子和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在一起聊天的场面,看着其实也是很赏心悦目的。就算后来经历了子寒的离开,父亲的去世等等。只要想起这个场景,也会使我的心里得到片刻的安宁和抚慰。

裘阿姨看到我发呆,就轻轻喊了一声:“小姐。”我回过神,笑了笑就端着盘子进了屋走到沙发旁边,把水和药递给了父亲,“爸爸,最近夜里总能听见您咳嗽,我拿了点感冒药快吃了吧!”父亲也没说什么,伸出手拿了药就吃了下去。

我对月枫和子寒说:“这是我刚切的水果,吃一点吧!”我见俩人都拿了一块也就没说什么,用余光扫了一下子寒,想来他渐渐可以接受这个家了,这是一个好现象,我心里不免也有些窃喜。

于是,我也拿了一块吃了起来。父亲又喝了一口水润了一下喉,“梦儿,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我放下手里的水果,应道:“爸爸,您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想过几天让你带子寒去你的学校办一下入学手续,把他剩下的半年学业继续读完。”我会心的笑了笑,“好,没问题”。

我刚想询问一下子寒的意见,只见他紧紧握着拳头,站起来对着父亲低声吼道:“我不去上学。”

我一惊,想问问他为什么,只见父亲也是有些怒气的看着他,他又紧接着说:“你答应过我,只要跟你回来,你就会帮我报仇的。”

父亲思考了一会,拍了一下沙发扶手,站起来,冲他说:“我是答应了,但是凭你现在这个样子,拿什么和他们斗,你光靠拳头、靠你的那股子热血,你想想能办成吗?”

说完这句话父亲又引来一阵咳嗽,我连忙拿起桌子上的水递给父亲,抚上他的手“爸爸,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在说报仇是指什么,但是那也是急不来的,不是吗?还是等子寒熟悉之后再去吧!”

父亲听我这样说明显缓和了许多,拍了拍我的肩膀。月枫也走到我身边,劝父亲“义父,踏梦说得对啊!时间不早了,您身体还没有康复,再说子寒也累了一天了,就先上楼休息吧!”

我欣慰的转头看了看他,他也正看着我,我从他眼里看出了一抹我不知道的东西。但是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等我明白的时候心里早已有所属,不能容下其他人了。

于是,我用仅有我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了句谢谢。

这时,父亲转头对子寒说:“子寒,你先上楼去休息。其他的事我们以后再说。”

子寒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沙发朝楼上走去。我看着他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爸爸,我也扶您上楼吧!有什么话,我们改天再谈,好吗?”紧接着我又嘱咐月枫:“时间也不早了,你也早点睡,明天还得上班呢!”他轻声回了一句好也转身向楼上走去。

我扶着父亲走到卧室里,替他脱下外套,扶他上床,盖上被子,“爸爸,安心睡吧!我知道子寒是个有故事的人,肯定发生过什么事,但是他既然进了这个家门,就是这个家的人,我会尽全力照顾好他的,您就放心吧。早点养好身体,我们就能继续喝喝茶、谈谈心的时光了,答应我,好吗?”

父亲亲切的微笑了一下,“好,我答应你,时间也晚了,你也早点睡。”

我轻轻应了一声“好”,帮他掩上被角,就起身,关上灯,离开了父亲的房间,向自己房间走去。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有疑惑、有感动,想起子寒的背影,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和一份懵懵懂懂的情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