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踏梦寒枫夜远航

初现爱意

踏梦寒枫夜远航 J金Y一 3664 2012-02-11 15:24:17

  初现爱意

月亮若隐若现的露出了头,看着踏梦的侧脸,晚风吹着她的长发,白色的连衣裙也轻轻浮动,就犹如仙子那么的美丽与柔美。

叶子寒不免有些看呆了,踏梦转过身看着子寒的眼底显出了一点温柔。

“子寒你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踏梦一只手也不禁的抚摸了下脸颊。

子寒对踏梦温柔的笑笑,“没什么。”

一阵风拂过,凉意顿时袭来。

踏梦收紧了胳膊,子寒这时才意识到踏梦穿的太单薄。

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轻轻的披在了踏梦的背上。踏梦感激着子寒的细心。

“谢谢”。

“不客气”。

两人都面对着大海站着,子寒的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平静。

“我明天就去学校”。

踏梦其实刚才看着这一片海水,就是在思考如何问子寒这件事,没想到他先说了。

“好,那你都准备好了吗?”

子寒依旧维持着面海而立,双手插兜的姿势。

“没什么可准备的,况且你父亲已经都为我布置好了。”

“是啊!除了月枫你还是他第二个如此这么对待的人呢。”

子寒听到踏梦这么说,自嘲的张开口:“那真不知道是我的幸事还是我的不幸。”

踏梦对子寒的话有点不理解。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踏梦轻声的问。

“没什么意思,可能经历了一些事对人的看法也不一样了。”

月枫一直都在默默的跟在两人的后面,刚才他们的对话他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里。

他心里很担心叶子寒在这么说下去会说出踏梦不应该知道的事。

“踏梦,义父让我找你和子寒回去。”

踏梦知道虽然跟子寒在一起,但对于父亲来说子寒毕竟没有月枫进门的时间长,终究还是不放心自己。

否则,月枫他也就不会现在出现了。

“子寒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吧!”

子寒怎能不理解月枫来意。

“好”他的语气有些冷。

三人没走多远便看见了一个忧虑俊逸的男人。

“安先生,你也来散步了。”月枫温和的语气里夹杂着对待外人的公式化。

安林夜听见声音,转身看见踏梦他们,他感到有些意外。

“怎么你们也来散步。”他定定情绪说。

自从月枫知道他是安天的儿子,他就对安林夜的那残存的一点的好感也消失殆尽了。

“这个海边是公共的我们怎么不能来。”月枫的话在踏梦听来都觉得刺耳,更何况是安林夜。

踏梦不希望几人见面的情况太糟糕,就轻轻的拽了一下月枫的衣角。

“对不起,安老师。月枫是因为刚担心我,和我吵了一架,才这样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安林夜知道踏梦的意思,他也没有在纠结月枫对他的态度。只要踏梦开口求情,他就不会找任何人的麻烦。

“不会”。

安林夜看见踏梦现在有一种出水芙蓉的灵动,他心里的火苗也渐渐开始燃烧。刚刚站在这的时候,还在怪自己的犹豫不决。可是,现在他已经做下了决定。

他不能让这样的踏梦,还没有在他的面前开花就被自己的父亲给摧残致死。

“踏梦,我们走吧!”

看见安林夜越来越炽烈的眼神,月枫适时的张开了口。

三人到家已是月亮挂上枝头,欧阳逸看见他们回来,就吩咐他们到书房等着。

“踏梦,你从来都是爸爸的乖女儿,也从没有因为你的任何事替你操心。”

不光是踏梦,就连子寒和月枫都不知道欧阳逸缘何一说。

“爸,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吗?”

欧阳逸把晚些时候桐兰拿来的报纸,递给了他们。踏梦从他的手上接过来,引入眼帘的是一张很大的特写照片。

内容是“S大学优秀女学生和学校代课教师暧昧不清”,无非就是说安林夜每次下课都是主动找她还说是踏梦积极帮助他进文学社的等等,而那张照片就是她第一次和安林夜坐在草坪上聊天的情景。由于拍摄位置的问题,把俩个人照的显得很亲密。

踏梦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想起那天的情景自己都有些不能理解。她只是和安林夜坐在石凳上聊天,而且石凳之间的距离做可以站进一个人。自己在学校从来都是本本分分的,不做任何有损自己和欧阳家形象的事。

因为她讨厌那种无休止的新闻。

可是,既然拍了报纸已经登了,自己就没办法可以躲过去了。

“爸”。

踏梦很平静的开口,好像事情与她无关的一样。

欧阳逸抢在了踏梦的前面开口,“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已经让清和去办这件事你不用着急。”

月枫感觉这件事很奇怪,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出现针对踏梦的新闻。

“义父,我怀疑这件事是有人蓄意的。”

欧阳逸点点头,表示赞同。

欧阳逸掐灭自己手里的烟头,走到踏梦面前。

“你刚要和我说什么?”

踏梦抬头看着面前的父亲,“我想说如果这件事不能平息的话我去解释。”

欧阳逸和月枫一听心里也是很惊讶,欧阳逸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为了这样一件事会把自己暴露在面前。他其实一直都希望踏梦可以在外面承认自己是他欧阳逸的女儿,但既然曾允诺过她的他也不会打破。

而月枫并不同意踏梦这么做,那样会把她推在风口浪尖上,就无法过着踏梦自己喜欢的生活。他不希望自己悉心呵护的花朵就这么还没有准备面临阳光的滋润就凋谢。

“梦儿,爸爸不会让你去面对。”

“踏梦,我不同意你这么做。”

欧阳逸和月枫同时开口。

这时,书房的门被人小心的敲响了。

“进来”。欧阳逸对着门喊。

“老板,我已经都做好了。不会影响到小姐的名誉。”

欧阳逸见踏梦在这也不好问的太详细。

“月枫,你先送踏梦回房。之后,你再过来我找你有事商量”。

他看着叶子寒,“子寒,你等一下再走我有事吩咐你。”

踏梦也有些累了,听见父亲让子寒留下来估计有事要谈。既然父亲的人说已经好了,自己也不用太担心了。

“那爸我先回房了,您也早点休息。”

看见月枫要送她,她阻止了。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反正这是在自己的家,没什么的。”

欧阳逸了解女儿的性格,“那月枫既然踏梦说不用你送你就留下来。”

月枫有点担心踏梦的情绪,踏梦从他的眼神也感觉出对自己的不放心。

“没事的,月枫。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之后她对着所有人道了晚安,就离开的书房。

欧阳逸看着踏梦关上的门,眼神犀利的对身边的人说:“清和,查出来是谁干的吗?”

身边叫清和的男人,恭敬地对欧阳逸报告着“暂时还没有,我们刚去报社打点。那个社长就接到一个电话,大概就是停止报道小姐的事。而且据他说说话人的语气带着强硬的威胁。”

欧阳逸看着属下清和,“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把这个制造新闻的人找出来,之后把他带过来见我。”

清和知道事情对待老板的重要程度,“好,我明白。”

“那你就先下去吧。”

欧阳逸坐回了位置上,子寒和月枫也同时坐在了他的对面。

“子寒,你看了月枫给你的东西了吗?明天你就以子寒的名义去上学。没有姓氏这也省去不必要的麻烦。”

叶子寒低着头,点了点。

欧阳逸又把视线对准月枫,“月枫,学校那边你都弄好了吧!”

“弄好了,不会有人发现什么。”

欧阳逸很满意鄜月枫办事的效率。

“那好,没别的事了,你先回去休息。明天还有重要的事要你去办。”

看到月枫欲言又止的模样,欧阳逸的脸色严厉了几分。

“踏梦的事有清和他们,你就不要插手。”

鄜月枫明白了欧阳逸的意思,他转身离开。

“子寒,知道我为什么留你下来吗?”

“是因为踏梦”。叶子寒的语气稍显温暖。

欧阳逸抖了一下嘴角,“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你让我怎么做。”叶子寒又恢复那种冷冷地语气,眼睛也同样没有任何感情。

“你知道我指的机会是什么了吗?”

子寒射出一丝询问的寒意。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在学校发生什么事。”

他从位置上站起来,走过叶子寒的身边。

“你以为我会没有点准备就让你和踏梦一起。”

叶子寒听他这么说,站起来看着他的脊背。

“那你还说什么让我保护,还有这个必要吗?”

欧阳逸转过身体,眼睛直直的看着叶子寒。

“当然有,因为你要复仇就必须依靠我。”

叶子寒从他的话中听出来好像报仇离了他欧阳逸就不可能似的。

“我不是非得依靠你吧!

“那你现在有好的靠山吗?”

确实自己现在无权无势的没有任何能帮他,叶子寒狠这样的自己。双手的拳头紧紧的攥着。

欧阳逸看见了这个动作,走过去跟他面对面的站着。

虽然欧阳逸已年过五十,但身子在踏梦的调理下还算硬朗与挺拔,和子寒的身高也不相上下,气势也有增无减。

“我把你接回来确实是因为你父亲的缘故,但我也同样是个商人。我经历的那些生生死死比你经历的多得多。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是要做大事之人就要忍常人所不能忍的,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收敛你的一身锐气。”

“那和我保护踏梦有什么关系。”

欧阳逸的眼神变得很深,“回到刚才的问题,你知道我指的机会是什么?”

“你说的是安林夜。”

欧阳逸走到桌边,手指在桌子上一下一下的点着,“不错,他是安天的儿子,也是你唯一能够接近安天的机会。”

欧阳逸拿起了桌旁的打火机啪的一响,“因为我不能让安天知道踏梦的身份,而安林夜在踏梦身边一天就意味着她多一分危险。我虽然对外封锁了踏梦的身份,但是安天的能力不能小看,他迟早会查到的。这就是我要你保护踏梦的原因。”

叶子寒站在原地,一直在想着欧阳逸刚刚说的话,而欧阳逸继续说着。

“我答应过踏梦在她上学的期间,会让她平静的度过,至于以后她说她会自己看着办。所以,我也希望你能理解一个做父亲的苦心。”

子寒想着踏梦刚在海边的温柔与美丽,他妥协了。

“好,我答应你。但我也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欧阳逸满意的笑着,“你说”。

“如果我想走想离开的时候你不能阻拦。”

欧阳逸也猜到这一点了,没有那个男人会想一辈子依靠着别人。欧阳逸也正因为看中叶子寒的这一点才接他回来的。

“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明早你和踏梦一起去学校。”

叶子寒出了书房的门,走过踏梦的房间,他停顿了一会。

看着那扇门,想着门里面的女孩,他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