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踏梦寒枫夜远航

安林夜不知道的秘密

踏梦寒枫夜远航 J金Y一 4007 2012-02-11 15:24:17

  踏梦呆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及肩的长发被松散了下来。她拿起通体白玉梳子一下一下的在发丝间摩擦着。

这时,门被一阵一阵的敲响了。

她走到门边,打开一看是子寒。

“对不起,刚刚我有点冲动。”

“没关系,我没介意。”

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就只有不到一步远。

这么站着,踏梦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就请子寒进了房间。

叶子寒进了踏梦的房间后,看看四周并不是自己想着的那样。没有他想象中豪华精致的公主床、没有堆积成山的化妆品和首饰,代替那些的只是很古朴的木板床,上面铺的被子很干净很整洁,几本外国文学书放在了和镜子相连在一起的装饰柜上。

看到这样一个房间的摆设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踏梦第一次和他见面会穿着旗袍,她的性格会那样的不入凡事。

“我没有打扰到你吧!”叶子寒对站在她旁边神色平淡的踏梦说着。“没有”。

叶子寒看着面前这样一个对任何人都没有防备之心,对每个人都那么温柔客气的女孩,不免有些担心。

他想如果吉莲活着还可以教教她做人不要这么的毫无危机意识。

“爸,发生什么事了。”安林夜认真地看着人到暮年的父亲,心情有些凝重。

“最近,有些不大太平。”安天抽着手里的烟,吐出的烟雾充斥着整间书房。

看着自己父亲面前的烟缸堆满如小山般的烟头,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事。

他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在安天制造的烟雾里等待着父亲的下文。

“现在,有几家我们自己公司的厂子被人举报生产的药品不符合国家规定,而且要连名上告到上面。”

安林夜没想到自己那威武不屈的父亲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不安,他也意识到事情应该要比这个问题严重的多。

安天把烟头掐灭在烟缸里对安林夜讲,“我让关中带人查了,确实有人对我们的药做了手脚。”果然如安林夜想的一样严重。

“那爸查出来是谁做的吗?”

安天站起来,走向一旁的窗子。

“没有,所以现在这件事很棘手”。

安林夜的嗅觉同安天一样敏锐,猜到自己的父亲找自己是因为什么。

“所以,林夜回来吧,帮爸爸。”安天肯定的语气里还带着几分恳求。安林夜仍是那么坐着,但他心里很矛盾他才确定了自己的感情,好不容易在自己这20几个年头里找到一个心仪的女孩。他不想还没开始就被扼杀掉,因为他从来都不是那种轻易认输的男人。

安天见安林夜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转身皱起眉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怎么了林夜,有什么困难吗?”

安林夜依旧没什么反应。

安天怎能不知道安林夜是什么样的想法,安父今天已经把关中最近查到的资料都翻看了一遍。他清楚自己的儿子这几年在国外的生活,每一天就是跟那一群长着黄头发羊毛卷的外国人打交道。虽然偶尔有一些花边新闻,但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做大事的男人谁还没有几个艳遇呢。

在安天的眼里,都不算什么。不过是和几个酒吧女几个明星逢场作戏,没想到林夜才去学校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就对这个叫踏梦的女孩产生了兴趣,不知道这个女孩是如何的有心计,让自己那如此骄傲的儿子,三番两次的犹犹豫豫。

作为他安天的儿子,安林夜一直都是让他满意的。虽然关中给他的资料中没有查到踏梦的父母是谁,只知道她是转校生,每门功课都很优秀。学校里,老师同学对她的评价也很高。其他人会觉得这样的女孩没什么不好。但是他安天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一件事有一丝一毫的影响到自己悉心培养的成果。

“你是不是在想那个踏梦”。安天的语气很肯定。

安林夜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安天,“您调查我”。

安天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我说过你不告诉我,我就会派人去查”。安天几步走到办公桌旁,打开了最里面的抽屉。

“你先看看这个”。

对于这份资料他珍藏了很久,他本不想现在拿出来,但看着安林夜的心渐渐的在改变,他不能让自己好不容易培养起的猎物,就这样收起野心。

安林夜拿到手里,“这是?”他翻开资料的第一页是一个面容青涩的女孩,满脸洋溢着笑容,和如今现实的踏梦他感觉气质上不一样。

“她是谁”?安林夜满心的疑问,

“给你看一张照片。”

安天轻轻按动墙上的开关,书房那白色窗帘后面的样子顿时呈现在了安林夜的眼前。

一个优雅的女人端座在木制的红色的桃木椅子上,身上穿着青花瓷图案的白色旗袍,从旗袍开叉的地方可以看出她的腿很细并且双脚是并在一起平稳的放在地面上。头发盘的很复杂,但一朵简单的珠钗就给固定住了;脸型是江南女孩特有的秀气,眼睛透着属于她年龄的灵气。同时,一只手托住脸颊的一边,另一只手在翻看着一本不知道名字的书。

她看的很出神,那种感觉好像是和自己第一次看见踏梦时的样子重合在了一起。安林夜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安天这样一个在外人看来狼子野心的父亲,怎么会在自己的书房里放着这样一个女人的画像。

安天注视着墙面上的女人,“她是你爷爷爱了一辈子却终没有得到的女人”。

安林夜实在想不出安天到底是要和自己说什么。

“爸,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安天慢慢转身眼底射出一种不名的神色,“你是我的儿子,你难道不明白我的用意”。

安天没看安林夜,缓慢的踱步到刚刚自己坐过的椅子上,翘着腿。

“这样的女人害了你爷爷一辈子的大事,我不想你也成为你爷爷那样,做大事的男人是不能带有任何的儿女私情。”

安林夜反问“那我又是怎么生出来的呢?”

安天不想说出自己攒在心里多年的秘密,大事未了,不能让他人阻碍他前行的去路。

“你怎么生出来的,当然是我和你母亲的结晶,你母亲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

“那凭什么爷爷的儿女情长和我的爱情就会妨碍做大事了,而你自己不是也结婚生子,难道就没影响到你大事的进行了。还有我也不明白的是你口中的大事到底是什么?”安天和安林夜面对面的站着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

安天还是忽视了安林夜看待问题的敏锐度,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这么问自己。但他心中也早已谋定好了一个答案。

“那是因为我和你母亲是真心相爱,她支持我。所以,才会有聚优的今天,有我的现在以及你在业界的成就”。

这事在外界听来只会感觉安天在开玩笑,他这样的人也配谈感情。但安林夜却有自己的想法。

虽然从一定方面来说,安天对他是非常好的,但有时会让安林夜感觉到那不是出自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更多的像是一个猎人对待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猎物的一种惺惺相惜。

“那您可以告诉我您口中的大事指的是什么呢?”

安林夜跟安天相比还是有些稚嫩,“这要等你接手了聚优再说。”

安林夜很是不解,“为什么要等到那时候。”

“因为那关乎聚优的秘密。”

安林夜很讨厌安天这种神秘,“如果我不接受呢?”

“那你也不用再回安家了。既然你认为你的爱情重要,我就让你的爱情彻彻底底的变成你的噩梦。”

安林夜心里很不安,他知道自己父亲的手段。

“您要怎么做?”

安天犀利的眼神看着安林夜,“我会让她死,你信吗?”

安林夜不是没有预料到安天会这么做,可是从他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他心里一惊。

“您让我考虑下”。

安天收回了那抹目光,拍着安林夜的左肩,“我的儿子我了解,你从没让我这个做父亲的失望过,我相信你会考虑明白的。”

安林夜出了安家的门,他的心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开着兰博基尼的蓝色跑车,飞速的行驶在公路上。

随着夏天的来临,夜晚来的也慢了很多,海边还残留着白天游人游玩留下的脚印。

安林夜把车停在了公路旁,下车走向海边。

他踩着沙滩,风吹着海水,一层层的浪花击打着礁石。

他面对那蔚蓝的海水,想着这段时间和踏梦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的让人温馨,让人温暖。那是他在国外不曾感受到的。

欧阳家踏梦的房间里。

“没想到你的房间这么简单。”

踏梦松了松紧闭的嘴角,“没什么,习惯了。我不喜欢太复杂。”

她刚回房间的时候,听见了月枫和父亲的谈话,内容就是让子寒上学的事,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和子寒说。

如果现在自己问他,说不定又会回到下午那个场面。

“你……”踏梦迟疑的开口。

“我……”子寒也同她一样。

子寒看着踏梦似乎有话要说,就把优先权让给她。

“你先说。”

“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就是希望你能心情好一点,这样我心里会好过一些。”

“我是真的不在乎了,胜败本来就是常事。只是那个时候自己有些不服气,现在已经好多了。”

踏梦听叶子寒知道他是真的释然了,自己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

“既然这样我们去海边走走吧,你来这里这么久还没有好好参观呢。我带你去吧。”

叶子寒也感觉没有下午的心情那么沉重了,其实自己并不是真的了解这个梦一样的女孩,所以这对自己来说是个机会,他也并不想拒绝。

但是,踏梦毕竟是欧阳逸最珍惜的女儿,他也不能忽略欧阳逸对她的重视。

“那你爸爸那怎么办。”他神色肯定的问。

“我去说,你放心。”

欧阳逸的书房。

“爸,你回来了。”

欧阳逸正在面对着书柜,听见踏梦的声音,他回过头。

“恩,我听你房里有声音就没打扰你,谁在你房间里。”

欧阳逸还是担心踏梦的,他既希望着自己的女儿可以开解子寒,但他也不愿俩人的关系太过密切。因为对于叶子寒要成为自己女儿的丈夫他还是很担忧,在他看来叶子寒未必会给她带来幸福。

“是子寒,他来找我是向我道歉。”

“道歉”?欧阳逸疑惑的眼神透漏着询问。

“是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已经说开了您不用担心。”

欧阳逸一直都是尊重踏梦的,所以他并没有多问。

“那你找我是有什么事”。他面带笑容的问着她。

踏梦有点担心自己要和子寒出去会不会被父亲反对,因为父亲出了月枫也很少让她和其他男孩子接触。

“爸,我想和子寒去海边散步。”她谨慎小心的询问着自己的父亲。

欧阳逸顿了一小会,想就算在爱护她也应该让她有点自己的空间,况且自己也并不是一个守旧的人。但他还是担心踏梦的安全,他思考了一下。

“踏梦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分寸的女孩,你理解爸爸的意思。那你和子寒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踏梦怎会不理解,轻微的点了一下头,就出了书房。

在子寒和踏梦走出家门之后,月枫也跟着出去了。

“没想到你父亲还没有让你变得更加的传统。”

踏梦不明白叶子寒这句话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看着你的房间,感觉你应该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孩子。”

踏梦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只是喜欢那种风格,因为那样能让我感到舒心。经历了一天劳累的生活,总要有个地方可以让你脱去伪装,释放自己的真性情,不是吗?”

踏梦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并不感觉有什么不对,她一直都是这样潇洒随意而为。

子寒没想到踏梦这样的年龄会有这样的心境,他开始有点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