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那时年少

路桑年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4-03-29上架
  • 160833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指绕青梅

那时年少 路桑年 7038 2014-03-29 15:44:09

  校园是片神奇的土地。

总是在不经意间,上演着一幕幕悲欢离合,演绎一场场爱恨交替;总是在不经意间,物是人已非;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带着我们在时光的隧道穿行,走过这片丰饶,然后回归沉寂。我们就在这样的岁月中,走进了故事里。

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的变幻,看不穿理还乱的情深缘浅,不知道会经历什么,亦不知前路漫漫,会有什么上演。就这样,一路沉默的、欢快的、寂然的走着,走在四季。

窗外的天很蓝,澄澈的透明。风很温柔,走在这样的季节,心情也会变得柔软。陆小年就是这样走着,走在走过无数遍的小道上,塞着耳机听着歌。听着放大的透明的心情,就这样百无聊赖的。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陆小年总觉得,这样的日子未必没有什么不好,一个人走在一条路上,看着风景听着歌,是别有一般风味的风景,即使这样的场景,在现实中经常上演。但也许是因为每个人发生的故事不尽相同,才觉得这也是这般美好。即使在若干年后,想起这些,想起当下,想起无数悠悠岁月,仍会回味,云淡风轻。

陆小年是这样一个人,活在自己的世界,事不关己。一个人貌似活的很好,但是很寂寞。内心空旷,就这样。谈不上潇洒,也说不上难过,就这样,一个人。

踏入校园的那一刻是九月,仍然有夏天未散的气息。但是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很快很快,便是秋高气爽,秋风也在不经意间落了满地。陆小年总是一个人漫步在秋风里,累了,就靠着树坐下。倚着那并不光滑的树干,透过缝隙看湛蓝的天空。秋天的天空总是赏心悦目的高远,随后心情也会变得飞扬。不经意间,看满是秋意的校园,总会有重回以前的感觉。抚摸着树的粗糙的表面,然后略带研究的看生命成长所留下的痕迹。她时常在想,那些成长的过往是该铭记还是遗忘。

陆小年喜欢这样安逸的日子,同样的坐着同样的事情不知埋葬了多少的时光。毕竟一个人的世界很难走进。只是谁也不曾料到,就这样走进了彼此的生命。

程子言也是在这样的九月,做着很多学生都会做的事情。他也不曾想过,会有如此。。。他也忘记了是如何认识的陆小年,好像在记忆中也不甚清晰。只是不知不觉的就已经彼此熟悉。程子言姓什么,陆小年很长时间都不曾知道。

直到后来的一天,她问:那谁,你姓什么?我还不知道呢。

当时她是很认真的又略带几分狡黠的问。

程子言当时非常郁闷,这样的女孩子这样的漠不关心周围的事,即使是他,也不曾牵引她的关注。他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生气呢?他那很是挫败的表情,就这样倒映在了陆小年的眼睛里。

“你从来没有告诉我,好不?我怎么会知道”陆小年小声抱怨。

“随便拉个人问一下,你就知道了。况且,我们已经认识了这么久”程子言一脸受伤的纠结。

在学校里,即使说不上是传奇,但是程子言也绝对是一个耀眼的存在。他喜欢独来独往,靠着窗神游天外的想自己的事。程子言觉得世界上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此。窗边是他的世界,这是众所周知的。他喜欢看夕阳西下时的那种逆光的风景。他觉得最美的是每天都有的落日。有时候,他会觉得他像个智者,冷眼旁观,看不同的同学的不同的表情,看他们所发生的不同的故事,一种拒人千里的感觉。对于身外的一切,他都很从容而且淡定,冷眼旁观着,从不参与其中。

认识陆小年也只是无意中的闯入,他依稀记得,在日光弥漫渐渐柔和到消散的黄昏,陆小年一个人在花园里慢悠悠的晃荡着。他就站在教室外边的走廊上,发呆想着不知道什么的事情。也许是某个物理原理,也许是某个化学公式,亦可能是生物上令人头疼的细胞分裂,具体是什么,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但是管他呢,他就看到了她。陆小年在关注一朵新开的牡丹花,开得异常的鲜艳明亮。然后她就在学校的那个小花园徘徊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有舍得摘下去。依依不舍的走了。

程子言就站在楼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这时候的校园很安静,毕竟早已经过了下课的时间。他就是这样不经意间就捕捉到了一个有趣的女孩子。程子言就站在楼上,沉默了许久。笑笑,就消失了。

随后的日子,依然是很平淡。只是偶尔他会瞥见漫不经心走过的她。她一般都是极慢的再走,貌似在想什么事。其实程子言很久以后才知道,她那只是很久以来养成的习惯,不习惯风风火火的,凡是从容不迫一点最好。她话一说出来,程子言就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了。

程子言因,沉默而不张扬,内敛而深沉的个性,很少会有人走进。当然,他也很不屑的参与其中,就造成了许多人想靠近但是又不敢接近的情况。在一个班级里,大部分同学也都敬而远之。当时大家再看《十八岁的天空》,大家都一直认为他就是最冷冽的那一个什么什么的。亦或是终极一班的那个什么丁小雨,总之是一个很耀眼的不可或缺的存在了。

程子言也并不过谦,他知道,转瞬光华,他已成长为一个很完美的少年。以他的傲气,他有足够的资本做着自己,对周围的一切他都不用在意。他喜欢安静,坐在角落里,即使如此,也难掩其光华。学校的校服是很白净的白衬衫,程子言穿上去,很是俊逸。闲散的坐在教室里,逆着光可以看到他不甚分明的暗影。

在某个黄昏,也不知道是那一个黄昏,毕竟这样的日子太难记了,更何况不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他们又见面了。

当陆小年走在那迂回的教室长廊里,老师喊着她了:去,把某某班的程子言喊来。甚至连原因都不说的,老师就转身再次没入了那光线昏暗的办公室里。毕竟是下午,屋里也渐渐地不甚明亮,甚至有点阴凉。陆小年当时很郁闷的在想,自己怎么能遇到这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当然她还是很听老师的话,走到了那某某班的门口。随便就喊了一同学:

“请问,你班的程子言在吗?”

“他不在”

“。。。。。。”

“他在哪儿?”

“不知道,要不,你等一会儿。”

陆小年当时很郁闷的在想,我等才怪呢,转头欲走。却险些撞到一个少年。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旁边的同学在一边打哈哈,“唉,那个。。程子言,她找你。”

程子言当时很不客气的迷了眯眼,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陆小年。他当然知道她是谁,从他无意间看见她的时候,很快便知道了这个女孩子,有那么点与众不同的感觉。

“是你!陆小年。。。”

“找我什么事”

陆小年第一反应就是,白衬衫穿的刚刚好。有褶皱的纹理和良好的质地,隐约间可看见少年的锁骨,脸微微泛红。好在此时早就安定下来了,静静地站着,他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打量他,他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么英俊的一个少年。她从来不知道,在学校还有这么一个人,挺赏心悦目的存在。心里有那么一点错愕,毕竟帅哥大家都喜欢的。听他喊出自己的名字,很是惊讶。强压着好奇,再次确定了一下

“你是程子言?”

“恩,我就是。”说完他就坏坏的笑,神采飞扬的眉角。

陆小年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但随即就反应过来了

“那你跟我来吧”

程子言其实很愿意跟她去,事实上他也去了,但事后他还是郁闷的想撞墙,想见他的为什么是老师呢??

在聆听了老师很长很长时间的谆谆教导后,他就很愤然的找到了陆小年,用不容拒绝的口吻告诉她:

“陆小年,请我吃饭“

陆小年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呀?“

程子言已经转身踏步的出发了

还不忘回头喊一句

“快点,别想赖账“

于是,陆小年就很无奈的想,我怎么得罪他了?

小跑跟上去,然后在小心翼翼的问:“那谁,我们还不算认识吧,我为什么要请你吃饭呀?我请不起你吃饭的,只请得起吃炒面。“

程子言本以为她在开玩笑,“炒面就炒面“

结果俩人真的就坐在一个小饭馆里,吃起了炒面。

程子言也不理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饭是吃定了。

陆小年很受挫,可怜兮兮的样子。

程子言在一边,很开心的笑。

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陆小年很理所当然的知道了自己被敲诈的原因,追根究底,老师才是罪魁祸首。陆小年突然觉得,“哎呀,今天的阳光太灿烂了,连她这个被遗忘了许久的稀有动物都普照了“

程子言并不打算放过陆小年,当然很久以前,他的那些有意无意间的悸动是占主要原因的。当然,这些陆小年并不了解。她只知道,自己桃花运来了,而且特别的好,质量还不错。

后来的后来,就经常在一起。毕竟一个人的世界突然有了另一个人的闯入,天空中也会多了许多色彩。生活也变得与以往不同了些。

以至于后来两个人不知道一起去吃了多少份炒面,才有了眼前这样亲密无间的关系。

他们是同样的一类人,以前的时候,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人静静的感悟着美好。但是现在两个人,也就懂得了分享。会经常坐在某个安静的角落,拿着事不关己的书本。然后,眯着眼看天边夕阳渐渐的落下。然后就躺在草地上,说这些简单的对话。很多时候,什么都不说。陆小年记得最清楚的是程子言嘴角时常惯有的慵懒的浅浅,浅浅地笑,她有很多个时候甚至认为自己都要沦陷到这样的笑容里。

在学校的日子,大部分的时候当然是上课,还有永远写不完的作业。不管她是多么的不喜欢这些事。但是十几年来,这好像成为了一种本职,让她就这样充实而又无奈的生活着。

有时候,陆小年会觉得很寂寞,甚至于孤单。但是也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这种心情转眼就会消失不见。在认识程子言以后,程子言总是能很快的找到她的所在,然后在突然出现。有时候,是在餐厅;有时候,会在操场那些隐蔽的角落;有时候,她托着腮发呆的时候,眼前,也会莫名奇妙的多出五根细长好看的手指在眼前晃动。刚开始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被吓到了,但是后来慢慢地就习以为常。她在教室认真看书的时候,程子言总会一本正经的坐在一边。陆小年会觉得这样的日子很美好。有时候,她也会突然心血来潮的看一边趴着睡觉的程子言。中午的阳光打在身上,反射出一种很舒适的柔和。她会专注于看他凌乱的发丝,会看他睡着的眉眼。有时候,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她会忍不住扑哧一声的笑出声来。然后会惊动了程子言。程子言会皱皱眉,然后在满不在乎的转过头,继续接着睡。在陆小年看不见的瞬间,绽放出很幸福的笑容。陆小年当然不知道,她只能恶作剧未得逞的继续埋头列她的函数方程式。

依然是一个宁静的下午,但是明天是周末,这总能令人开心。每当这个时侯,总会有种很好的心情,毕竟放假是学生们最开心的事。陆小年每当这时候,时间便显得尤为的富裕。这不仅是因为可以不用写作业了,更是因为可以天天睡懒觉。向来不是勤快的孩子,就理所当然的赖在穿上。即使醒了,也不会很利落的起床,躺着总比坐着或站着舒服。当然,周末比平时的日子是多了许多闲适,但并不代表没有事情做。往往,每到这时候都要有好多衣服要洗。在水房很努力的洗衣服,直到饿得两眼发昏了,才会发现还没有吃早饭,不对,应该说是中午饭。你应该也能猜到吧,早上都是睡过去的。

陆小年喜欢坐在篮球场,那些满是垂柳的边缘,塞着MP3听着歌,安然的看着眼前那些运动的青春,飞扬的热情和饱满的激情。那里有塑胶的跑道和绿茵茵的足球场,每当这个时侯,都会有很多人在跑步踢足球打篮球。几乎只要是运动着的,脸上都挂着动人的色彩。在夜幕四合的晚上,会依稀有昏黄的灯光,倒映出柔和的光彩。这时候的静谧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会听见路过的散步的三三两两的人,嘴里哼着最近的流行的歌曲。那时候许嵩还不出名,周杰伦也刚开始被我所知。听着《东风破》,想着走在周杰伦的境界里。意境悠远。会看见一些年轻的飞扬的面孔打闹着从眼前走过。听他们唾沫横飞的讲着校园里最近发生的好玩的有趣的事情。然后,听到一些,在一笑带过。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周末,陆小年也一如既往的享受着她的安宁。不经意间,眼前便蒙上了一层黑影。要是以前,陆小年绝对会因为对方神不知鬼不觉的举动很是不满,但是现在也只是很淡然地一笑,嗔了一句:

“程子言,别闹。”

盖在眼前的手很不经意的动了一下,眼神也有一瞬间的黯然,然后松开。陆小年仰头,对上的是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但是却不是程子言的。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然而就是惊喜。

“陈潇然,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你估计早把我给忘了”

“怎么会?”

“明明就有,我来问你,程子言是谁?”

陆小年想起刚才的情形,觉得稍微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认错了人,本就心里郁闷。“哦,一个朋友,最近经常一起玩,很要好”

“我说呢,很想见见。哈哈”

“你怎么突然来了?”

“在学校闲着也没什么事,就来看看你”

“你都不知道挂念挂念我。”陈潇然抱怨。。。“看你一个人挺悠闲的,走,请你吃饭去。大老远的跑过来,饿死了都”

陆小年无语。直接被陈潇然拉着去吃饭了。

陈潇然,陆小年的好友,从上学的时候起就开始同班,一直九年义务教育上完,两人都是在一个屋檐下度过的,恩,算是青梅竹马吧。

记得以前上初中的时候,经常一起上晚自习的,什么中招呀,弄得比高考还隆重的。很是纠结啊,也造就了两人深厚的友谊。陈潇然打趣道:“什么时候这么矜持了?可不像你的作风。”

“哪有?还是和以前一样的”

“不一样的,你看,转眼你都这么漂亮了”陈潇然开玩笑。

“没正经。。。”陆小年回击。其实陆小年也发现了,陈潇然也长的日益棱角分明了。“你记得不?小时候你长的特别清秀,都以为你是女孩呢”陆小年笑得很没形象。

陈潇然甚是无语。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吃完,已经很晚了。陈潇然在陆小年的带领下,把她的小校园给大概逛了一下,就坐在草地上数星星了。

“还记得那年我们同班,坐同桌的时候还总是吵架。那时候你可真是闹腾。可没现在这么文静。。。”

陆小年一听,就觉得他要揭她的短,上去就开始教训起来陈潇然了。

“还有完没完呢?”

“看看,看看,又来了、哈哈哈”

“我说当时你也蛮彪悍的,耳刮子都敢甩,哈哈”陈潇然笑得一脸灿烂。

“其实,也谈不上文静,刚接触一个陌生的环境,就定格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毕竟都开始长大了。哪能再像以前,女孩子家嘛。在这里,也没有那么多人可以坐在一起说话,虽然同学之间见面也会打个招呼,也还是那么客气,渐渐的,就提不起心情来玩闹了。觉得自己一下子突然就感慨起来了。”陆小年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还记得不?以前在初中的时候,两人对望一眼,生物老师防咱们都跟防贼似的。谁让老师讲眼球就眼球呗,还让同桌对视对视,弄得很不好意思的。不过,那些亮晶晶的眼睛还真是好看。那么小还,第一次对视,也有很奇怪的感觉。”陈潇然也感慨。

现在大家一瞬间都明白了很多事,两人心照不宣的也都沉默了起来。毕竟,懵懂的年纪有些许迷茫是很正常的。陆小年也突然觉得不自然起来,双手抱膝的瞪着俩眼在想着心事。也渐渐变得没有了焦距。

陈潇然转过头,看见的就是陆小年发呆的侧脸和渐渐迷茫深入夜色的表情。陈潇然突然发现,陆小年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漂亮了。细碎的刘海,略显稚气的五官,在灯光与夜色的辉映下,明暗交织的隐在身后的夜色里。风吹起发,凌乱飞扬,有种难以言喻的美。

等到陈潇然意识到自己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时,自己都吓了一跳,然后就别过脸去,脸色变了数变,才开始若无其事的正经起来。

陆小年当然不知道,这个臭小子的想法,她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对了,我们学校要运动会了,你说我参加不参加?

“恩,我们也是,上高中真是麻烦的事情啊。还举行什么运动会”

“到时候,来找你玩。我可是没那么无聊。参加这些肢体运动~~~”陈潇然漫不经心,有一句没一句的答。

“是啊!光是初中的魔鬼训练就够咱俩回味的了。”陆小年接着。

“那算什么?你知道入校军训的时候,我们教官多变态,变态死了,天天以折磨我们为乐。”陈潇然愤然。

“我们倒挺好,不过也很是纠结的。最后黑了好几层呢!最好笑的还是教官叫我们唱得军歌,唉。。。对了,我想起来了,记得当年同窗时,你唱歌还不错啊。”陆小年也笑着说。

“哼着玩儿。。。”陈潇然说道,“正好,我最近新学了首歌,唱给你听听,如何?”

“。。。。。。”陆小年不置可否。

“没有星星的夜空,没有话题能补充,。。。。。。”陈潇然很是用心的唱着,甚至于唱着唱着自己都有那么恍惚的错觉,眼神也渐渐变得深邃。

陆小年听着歌,也似忽有所感。竟也安静的听着。不可否认,陈潇然唱起歌来是越发的好听了,男孩子特有的深沉的嗓音,就一寸寸地扩散在周围的空气里,有种沉溺其中的错觉。陈潇然今天穿着很休闲的T恤杉,穿着牛仔裤和帆布鞋,长这么大,陆小年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陈潇然。

陈潇然长高了,自己也是只到他的肩膀,有种少年所特有的瘦削,轮廓也日益分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不敢再像小时候一样与他对视,那里有种亮闪闪的东西。不敢像小时候肆无忌惮的打闹,然后指着陈潇然的鼻子说:“陈潇然,你就知道欺负我!”

现在偶尔碰触到对方,会有那么一点不自然。她当然明白这是什么。自入校以来,看了很多以前没有看过的泡沫剧,也曾想过邂逅一个甚是完美的白马王子。想到这里,陆小年自己就先笑了,心里想:“要是陈潇然知道自己这么矫情,估计会不断的不加以颜色的翻白眼。”

只是陆小年就这样在歌声里想着,却没注意到。陈潇然歌早唱完了,正出神的看着她。被发现以后,陈潇然有些许的尴尬,也许也脸红了那么一下下,然后就沉默了。

陆小年也只好装装傻,“额,那个,,,陈潇然,你唱歌蛮好听的嘛”

“。。。。。。”陈潇然低着头自己想着事,觉得今天自己是不是来错了?怎么感觉乱七八糟的。。。

抬头看看天,就对陆小年说:“早点回去吧,我去游戏了”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潇然坐在网吧里,使劲摇了摇自己有些发蒙的头,就开始玩起穿越了。只玩了一会儿,他就开始意兴索然起来。就又想起来陆小年了。

他记得刚开始的时候,陆小年是不会上网的。他们第一次进网吧,陆小年笨的连开机都不会,还是自己帮她开的。但是她也太浪费了,什么都不会玩,他只好找个电视剧让她自己看。自己则在枪林弹雨中结束了一场又一场的游戏。

他仍然记得蜷在座椅里,兴致勃勃看偶像剧的那个小女孩。偶尔还会发出很夸张的笑,他就甚是无奈的摇摇头。

他记得他们坐同桌的时候,陆小年总是很耍赖的让她唱歌,然后她会趴在桌子上,很安静的听。有时候高兴了,在调侃他两句。

他记得。。。。。。

陈潇然想:他一定是中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