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所谓假期

那时年少 路桑年 2740 2014-03-29 15:44:09

  陆小年回家的时候,一下车就看到了衣衫翻飞的陈潇然,站在路口凛然而立。陆小年有些意外,后来一想也是,今天回来早就给老妈汇报过了,陈潇然知道也是可以理解的。

接过陆小年的背包,陈潇然转身“走吧”,边走边说,“看,我来接你,意外吧?感动吧?是不是得表示一下啊”

“切~我让你来的,自己没事跑来干嘛?”陆小年没好气地回。

“你这没良心的,来接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还老多理由,真欠教训”陈潇然愤愤,一脸鄙视的对着陆小年。

“几天不见,想造反?”陆小年瞪了陈潇然一眼。

“。。。”陈潇然无语,“到了,早点回去吧”

然后摆摆手,潇洒地远走了。陆小年对着陈潇然的背影,一脸愤愤然。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陈潇然,陆小年体内的那种恶魔因子就像生根发芽了一样,瞬间枝繁叶茂。老想把那张不正经的、嬉皮笑脸的家伙给教训一顿。陆小年想,我果然是有暴力倾向啊。

假期对于学生来说,是短暂的,但是又是漫长的。在没有生活压力的同时,摆脱了学业的束缚。这种心情是用文字无法形容的。所以,陆小年高兴了,天天睡得昏天暗地的,每天都睡到自然醒,满足地要冒泡。陆小年觉得,这样的人生才算惬意啊。嘿,人生啊。太深奥了!陆小年尽情地挥霍着这人生当中大把大把的时光,而且一点反省意识都没有。在陆小年天天在家懒床懒到家的时候。

陆妈妈发飙了,“陆小年,你再不给我起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妈,我再睡会儿了”陆小年抱怨。

“快起来,潇然一会儿就过来了,刚打电话说来找你呢”

“什么?陈潇然要来?他来干嘛?”陆小年顶着毛蓬蓬的头发瞬间做起。飞快地起来,刷牙,洗脸,梳头,看着镜子里不修边幅的自个儿,陆小年刻意地加快了自己的整理速度。在自己正吹头发的时候,门铃响了。然后,陆妈妈就开始喊,“陆小年,快下来,潇然来了”

“恩恩,马上来”陆小年人未至声已到。

陈潇然看见的就是一头乌黑的长发半干不干、微微的打着自来卷的、蓬蓬地散在身后、洒落身前、一身休闲的陆小年,一眼望去,好久不见真的是越发好看了。

“逛街去”回头征求着陆小年的意见,一边往外走。

“行”陆小年答。

“你这整天真够可以的,宅着家里都不见露面的”陈潇然调侃。

“哪像你啊?天天这个约那个约的”陆小年反驳。

“我怎么了?这话听着怎么一股酸味儿”

陆小年白了他一眼,“你想多了”

“你想买什么啊?”陆小年转头问。

“不知道,随便逛逛,天天在家里呆着怪闷的”陈潇然答,“走,没事儿陪我理发去吧,也该理了。”

陆小年往陈潇然头上望了望,才发现这家伙一阵子不见,又长高了。“过分啊”,然后自己在心里愤愤然。

“这头发不长啊”

“怎么不长?走吧”陈潇然说完就拉着陆小年直奔理发店了。

“给你也修修?怎样”陈潇然问。

“不怎样。没兴趣,你赶紧的”陆小年从陈潇然手里接过外套。陈潇然的外套有种淡淡的清香,很好闻。陆小年忍不住趴上去狠狠闻了两口,心想一定要问问陈妈妈用的是什么洗衣液。这太有品味了。陆小年理所当然地就神游天外了。她记得陈潇然小的时候头发总是软软的,比普通的男孩子要长一点。看着好可爱,长大了,怎么一点都不卡哇伊了。脸部的线条渐渐变得锐利,头发碎碎的,像极了某个电影明星。陈潇然望着后面乖乖地抱着自己外套的女生,神采熠熠生辉,愉悦地情绪显而易见。当陈潇然长身玉立,转过身来,陆小年就看到了陈潇然那明显上扬的嘴角。他的笑清清浅浅,像极了窗外清澈湛蓝的云天。陆小年觉得,这一刻的陈潇然,碧波荡漾,怎么那么像一妖孽呢?以至于很多年后,陆小年仍然清晰地记得这笑容清清浅浅,印在记忆深处,历久弥新。

“走吧,理好了”陈潇然看了陆小年一眼,揉了揉陆小年柔顺的长发。陈潇然感叹,这样的陆小年,呆呆的好可爱。

“哦,陈潇然怎么长成一妖孽了”,陆小年嘀咕,然后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陈潇然停下,等了她两步,陆小年一跑到跟前,就发现残留在陈潇然衣服领口上的碎发。

“别动”陆小年说了声,“有头发”说着就伸手去清理,少女沐浴的清香和发香就这样随着柔柔的轻风袭来。手腕是女生特有的纤细,就这样轻轻柔柔地近在咫尺地离得这般近,清清浅浅的呼吸此起彼伏,少女微凉的指尖若有若无地碰到了灼热的肌肤。说不出的暧昧,又是这般的美好。陈潇然有一瞬间的冲动,就这样拥抱入怀吧。管它呢。终不忍打破这份美好。就这样低头,看着她,这般近在咫尺。

陆小年碰到陈潇然的时候,看到少年的锁骨勾勒出及其魅惑的线条,一紧张就碰到了领口下灼热的肌肤,看见了清晰地文理。心跳默然加快。耳朵微微泛红,不经意间,悸动就划过了心底。

“好了,走吧”陆小年不敢再看,低着头走。

“哎,红灯,陆小年”陈潇然一个回拉,陆小年就跌入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少年的清香瞬间袭来,几乎有种眩晕的质感。陆小年不着痕迹地推开,脸不经意间又红了一层。

两个人漫步在种满梧桐的街道,沉默,看着街道绚烂的街景,有种分外的宁静。

在公园的秋千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

“唉,我说,陈潇然,将来你准备考哪个学校?”

“z大,那是我的梦想”

“。。。”陆小年无语“那是很多人的梦想,好吧。”

“你了?陆小年。来z大吧”

“这个目标也太远了,我这个成绩根本不沾边”

“反正还有很多时间,我给你补习,怎样?”陈潇然提议。

“好吧,我试试吧,尽量尽量”说到这儿,陆小年又得气愤了。陈潇然的成绩本来臭死了。陆小年小时候是很聪明的,然后陈妈妈就对陆妈妈说“你家小年得帮着我家臭小子学习啊”

“行啊”然后陆小年天天和陈潇然一起学习,然后,陈潇然的聪明才智被激发了,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渐渐越过了陆小年去。这才叫阴险啊。按陈潇然的话说,“哥本来就是聪明,以前那是没和你们一般见识,懂什么呀”

“就你~~”陆小年气的心肝肺那叫一个疼啊

有一次,陈潇然问陆小年,“Willyoumarryme?什么意思”

陆小年就说“笨,这都不知道,知道什么呀”

“那你说,我听着呢”

“听好了啊,这句话的意思:你愿意嫁给我吗?”陆小年眼光笔直地对着陈潇然,俨然一老师尔。

“Yes,IDo.”陈潇然对着陆小年直接扔出了一句雷死人的话。

陆小年反应半天,才知道这是被耍了。然后就追着陈潇然满世界地打。当然了,以陈潇然的妥协而告终,还写了一份致歉信。

陆小年瞬间觉得平衡了。

“准备准备,这两天就开始吧,咱可以从长计议”陈潇然话音想起,还忍不住抱怨“不在一个学校真麻烦”

“谁让你当时考进省重点了,我的偏偏差两分”陆小年抱怨。

“那是意料之外吧”

“好了,补习就补习,我就不信,我陆小年还追不上一个陈潇然”,陆小年豪气万千,“想当年你可是笨得要死。。”

“不要想当年了,陆小年”陈潇然皱眉,“天天揭我的短”

“目标z大啊”陈潇然对着陆小年强调。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陆小年摆摆手,嘟哝了句“像个小老头”。还有,补习明天就开始,陈潇然又见缝插针地加了一句。

陆小年皱眉,“好吧,你家还是我家?”

“我家吧,你那书桌太小”陈潇然答,“好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