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所谓梦想

那时年少 路桑年 5305 2014-03-29 15:44:09

  吟唱在梦想的起点,讨论着梦想,憧憬着未来,是这个年纪的我们最经常做的事情。——陆小年

我们在刚触及到未来时,总是觉得茫然,总是那么多不确定。班导曾用一句言简意赅地话,高度地浓缩了精华,说明了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所以,陆小年就特别的崇拜起班导来,“对未来真正的慷慨是把一切献给现在,学会思,学会学,学会爱”。陆小年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陈潇然的味道依稀残留。自此,再无相见。陆小年说不上对陈潇然的心情,看了看程子言,当一个人的眼光总是集中于另一个人的身上,你无意的闯入,我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记得以往每每见到陈潇然的时候,陈潇然总是在耳边聒噪,“好好学习啊,要考z大”。听得多了,这也渐渐的成为陆小年的目标。果然,周围环境的影响是不可磨灭的。你看,连印记都有了。

陆小年苦笑了一下,从旁边厚厚的课本里抽出了一本,埋头学习。

“陆小年,你的信”,程子言从门口走了过来。

“我的?”陆小年有点惊讶。毕竟,随着手机的普及,信也已渐渐成为了传说中通信工具。谁傻不愣登地写信啊。

陆小年接过,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陆小年亲启。这字带着几分陌生和熟悉就出现在眼底,这细看,怎么那么像陈潇然的字。但是,那家伙是会写信的么?

陆小年:

你好,是我。陈潇然~

给你写信感觉很意外吧。其实我自己都挺意外的。收到本帅哥的信可是你的荣幸啊,懂么?

这话该从何说起呢。上次,每每想到上次,唉,我们终归是疏远了。是我的错觉么?

不要想太多,好好学习吧。现在是高考的关键时期了。这关系着我们的梦想。

——全文完

你说没想好,我就真的以为没想好,总是不想质问,无法质问,那个黄昏,程子言吧,你说了那么多次,与你温柔以对。

不知道怎么面对心在犹豫的你,心在彷徨的你,心不在这里的你。最怕的就是熟悉后的陌生,认真后的难过。陆小年,我们终归是疏远了么。在渐渐繁重的学期,同学们也变得匆忙。然后在拂晓的清晨,在寒重的深夜,都能看见埋头学习的身影。望着窗外变幻迅疾的天空,浮光掠影,乱了浮生。陈潇然总是在想,若是这样,终究是不甘心。陆小年的沉默,犹豫和拒绝,我都那么清晰地感觉到。陈潇然抱着厚厚的函数课本,一点看下去的心思都没有。是何时起,自己明白了名叫喜欢的东西。现在明显,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我们就在z大见吧”陈潇然自言自语。

陆小年也没有了考虑这些的心情,一堂接一堂课的补习,一套接一套的试卷,一轮接一轮的考试,陆小年很不情愿地沉入了题海里,甚至于连回家的时间都很短暂。虽然,有时候,会想,陈潇然如何如何,见到陈潇然会很尴尬吧,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连见得时间都没有。那小子,搅乱了一池春水,然后自己躲在学校玩深沉,真过分。程子言也难得的认真,每每望过去也都是在做题。程子言总说,“虽然我很优秀,但是梦想还是遥不可及”,“陆小年,你是要考z大吧”陆小年点头,程子言说,“说不定,我们会成为校友。要是运气好,那同班同学吧”陆小年无语,“考上考不上还是一回事呢,现在说这些未免有些早”

程子言总是神采飞扬的说,“你要相信,我是没有问题的”这种强大的自信,陆小年从不会有。然后,陆小年就越发发奋努力。

但是,虽然节奏紧凑的好像只能每天不停地学习,但陆小年不得不说,凡是校园,终归是神奇的地方,总会发生些惊艳时光的事情。

这其实是起源于一个钥匙琏的故事。。

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秦小英对我说,“唉,陆小年我们去买个钥匙琏吧”

“啊,发什么疯,买什么钥匙琏”陆小年实在是不想动。这么悠闲的时光晒太阳是种多么极致的享受啊。

“走了走了”秦小英坐起,“前一阵子,王拓教我篮球,我都没感谢人家,就送个小礼物吧,就这么定了”秦小英自言自语。

最后,当秦小英拉着陆小年欲语还羞地递给王拓时,王拓是很是吃惊的。然后,很傻很傻地挠挠头,半天蹦出了俩字,“谢谢你啊”。

然后在很久很久以后的今天,王拓居然站在宿舍楼下面,手捧着玫瑰花,喊的还是秦小英。“我嘞个去,这也太玄幻了”陆小年从楼上往下面望。然后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宿舍,把秦小英那厮从床上拉了起来。

“快起来快起来,下面有人找你呢。白马王子啊”陆小年这一嗓子没把秦小英惊到,倒是宿舍那一群瞬间冲了出去,争先恐后地往楼下望。“哇,秦小英,找你的哦”小五尖叫。

秦小英迷迷糊糊地走到走廊,抱怨“大中午的,还让不让午睡啊”,话没说完,就被宿舍那一群推攘着推楼下去了。

王拓看着走下来的女生,头发乱乱的,就觉得很可爱。一直关注你,马上毕业就要离散,我终于还是有勇气站在这里,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王拓一句话也没说,就把花递了过去。周围的,楼上楼下的都是起哄的口哨声,为午后静谧的校园渲染了几分生气。陆小年觉得这真是一件出乎意料的事。

秦小英对着后面推她那一群,“找死啊,姐都没梳妆”,后面一群瞬间哄笑。

王拓在一旁看着,也不禁莞尔。

秦小英看了看眼前的花,在看了看站在眼前的人,难得的意识到现在的情况,有点害羞,低下了头。然后就和王拓并肩,去了操场。

后来回来,任宿舍的人百般逼问,还是守口如瓶。只是一日,秦小英走在空旷的校园,对着紧随其后的陆小年说了句,“那件事,我拒绝了”

陆小年反应了很久,才知道,秦小英在说什么。秦小英看着眼前繁盛的梧桐,“再有两个月,我们就要高考了。不是么?只是,不是时候”

“。。。”陆小年沉默,同意与否,对错与否,怎么做,陆小年自己都不知道。陆小年对着秦小英笑了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秦小英突然很难过,只是当时我说的太伤人了。

“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王拓问,“不要告诉我是为了学习”

秦小英本来就想说,只是因为学习。秦小英突然就很来气,“当然,因为我不喜欢你”这句话就这么脱口而出,想收回都来不及。

王拓有很长时间的沉默,对秦小英说,“这件事,你忘了吧”,然后转身,远走。秦小英终是没有追出去,没有解释。然后开始沉默,然后就这样压抑了这么久。不知何时,秦小英已蹲下去,脸埋进膝盖,紧接着就是细细弱弱地哭声传来。看着秦小英哭的碎了一地的悲伤,陆小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向来,不会安慰别人。然后就想起程子言,想到陈潇然,然后一幕幕放映,然后惊觉,自己其实也应该是伤心的那一个。你看,自己不仅暗恋没有结果,连陈潇然都疏远了,见都没有勇气去见。陆小年曾经以为,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爱了就爱了,不爱就是不爱,一目了然,可以分的很分明。现在才发现,这从来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儿。任你柔肠百转,任你青丝凝结,任你情潮暗涌,知道的也只是自己。

后来,陆小年找到王拓,王拓坐在操场台阶的边缘,望着一角湛蓝清澈的天空,很是落寞。陆小年对王拓说:“既然开始喜欢,那么喜欢,决定了喜欢,还是不要放弃的好。”王拓看着陆小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应该对你说声谢谢。未来还很长,以后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难过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然后就是忙碌,黑板上的倒计时越来越近,程子言终归是没有照着他的梦想前进,因为他选择了更好的未来。陆小年的学校是飞行员的选拔基地,所以每年总有那么几个佼佼者走进民航。当时全班的男生几乎都去了体检,可是各项体检全部合格的只有程子言。陆小年抱着那只大号乌龟,有点患得患失。程子言的眼前是一个光明大道,而自己呢,z大还只是梦想。陆小年猛然坐起,握了握拳头,然后自己一个人就在宿舍发神经地挥舞了两下,“我一定能考上的”

程子言越发的沉默,见到陆小年还是会敲陆小年的头,然后对不确定的四方很是迷茫。大家都不知道会走向何方,他怕极了分开。每天看到陆小年迷迷糊糊地样子,几乎成为了一种习惯。有些事不说,只是不想让她分心。唉,时间不对。程子言在课下,几乎成了陆小年的补习老师。陆小年不负众望地进步,然后拿着二练、三练的卷子得瑟。毕竟已经接近z大的边缘,程子言看着高兴地陆小年,还不忘打击她“这些都不是高考”

“你都不能让我得瑟一会儿”陆小年抱怨。

程子言不理她,趴在桌子上,“我睡会儿”

陆小年坐下来,嘟了嘟嘴,“真是爱睡觉的家伙”。不过也难怪,随着高考的临近,大家都挑灯夜战,能睡到自然醒也就成了长久以来的奢侈。有时候,陆小年甚至在上课的时候都能睡着,然后对老师的提问充耳不闻。陆小年从眼前成排的书本里随手抽了份卷子,做了起来。记得刚开始理综的时候,陆小年的选择题错误率是很高的。第一次和程子言比试,做了五道错了五道,程子言呢,做了五道对了五道,然后程子言就笑陆小年,“你看你,让你平时不好好听课,不好好学习”

“。。。”陆小年就满脸纠结地看着程子言,“太不公平了,没天理”

“让你一知半解”程子言一语中的。

后来,陆小年就看程子言的笔记,程子言还不时地讲解。陆小年才有了如今长足的进步。想到此,陆小年就看了看在旁边睡觉的程子言。程子言的睫毛好长,往日那双深邃的眸敛起,阳光透过窗帘撒下,睫毛形成细碎的光影打在眼帘,有种安静的美。

陆小年觉得此刻,真是岁月静好。

日光渐渐变得刺眼,温度也慢慢升高,到了挥汗如雨的季节。就在烦躁的夏日,高考如期而至。古人常说,十年寒窗,一朝夺魁,荣登榜首。难免会期待,难免会紧张,难免要面对。在考前,班导一再强调,笔,准考证,涂答题卡,平常心,恨不得,倾囊相授。陆小年坐在考场上,没来由的感慨,这是一场人生中的重大转折。其实说白了,也只是一场考试。只是,有那么重要而已,重到决定了那么多人,几十万人的未来和走向。然后,对自己说,加油。程子言,加油。陈潇然,加油。想来,那两个家伙是不需要人担心的。相反,我才是最应该让人担心的那一个。

陈潇然提笔的时候,想到陆小年也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考场,怀揣着梦想在某个自己不知道的教室努力,然后就很欣慰。其实,考前很想打个电话,说一句你要加油啊。但是太久没有联系,连打个电话都需要勇气。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陌生,还是不要乱了陆小年的步骤才好。

考完最后一门,从考场出来的时候,陆小年抬头看了看天,能想到的一句话就是此生再不参加高考。在人山人海中,就看到了站在学校门口的程子言。看了看张口欲说的程子言,陆小年一摆手,对着程子言来了句,“打住啊,不要问我考的怎么样”

程子言望过来,说了句,“好”

然后斜挎着书包,与陆小年并肩走在了夕阳的余晖中。今天天气不错,有凉风吹过,有垂柳轻摆,有你在侧。满校园都是狂欢的心情,陆小年早听闻在高考以后,有人漫天的撒卷子,有人漫天的扔课本,有人漫天的撕考题。陆小年完全的理解了那种需要释放的心情,一如现在的自己,陆小年平静的搬着一摞摞地书从教室门口一遍又一遍的走过,终于还是要离开了。这个生活,学习三年的地方。程子言和陆小年一起参加了班级的离散宴。班导说,毕业后的狂欢是你们的青春的纪念。秦小英捅了捅旁边的陆小年,“你看,班导又文艺了”。总之,不管考的如何,大家都解放了。

散后,陆小年躺在操场的草地上,看着夜空高远,星光灿烂,心情难得的放松。程子言坐起,转头看了看陆小年,“估分后报志愿,你会报哪个学校?”

“z大吧。我不是说,不说考试”陆小年瞥了程子言一眼。“Z大么。。。”突然程子言就很难过。程子言的学校早就已经决定,那是远隔万水千山的民航。这就注定了以后不会在一起,走进大学,不再每天都能看到你,会是相当长久的分离。程子言顿了顿,深呼吸了两下,平复了下难抑的心情。

“好吧,那说什么”程子言突然转过来,用手撑在陆小年上方。陆小年呆了呆,眼前是少年模糊的暗影,俯下的是少年英俊的眉眼。恰到好处的距离,乱了少年的心。陆小年紧张地小脑袋晃来晃去,眼神也蛮是慌乱,眼神飘来飘去,就是不敢看程子言。程子言在陆小年上方低低的笑出了声,似是看出了陆小年的不安。程子言出声,声音低沉,“放心,我不会亲你。”陆小年瞬间窘迫。脸隐在暗处,不自觉地脸红了红,隐约感到发烫的温度。陆小年觉得心事被窥探得彻底,就这样暴露在夜光下。陆小年曾看过这么一段话: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嗯,觉得他身上有wifi。暗恋一个人神马感觉呢?嗯,就是不知道wifi的密码是啥。陆小年觉得写的特别对。然后偷偷抬眼看了看程子言,程子言眼中满是戏谑。然后,心情愉悦地笑了开来,甚是爽朗,像坠落一地的星光,熠熠生辉。

“游戏。去不去~”程子言坐离开来,问了陆小年一句。

“我不会游戏,不是很想~~~”陆小年还没说完,就被程子言拉起,“走吧。考完一身轻,反正也没事”

陆小年就这样坐在了网吧里,陆小年刚进来,就看到秦小英,小五小六,王拓等等,一群一群的,果然很疯狂呀。

程子言调了调座位,和陆小年坐在一起。对着电脑,陆小年都不知道玩什么,程子言扭头,对着陆小年说,“我教你个游戏吧。”

“什么”

“跑跑卡丁车,挺适合女生玩的”

“好”

陆小年总是跑的跌跌撞撞的,直线都跑不了,手也反应很慢,总是撞到赛道。程子言在旁边示范,干净利落地转弯,玄幻多彩的漂移,让陆小年看得很羡慕。看别人玩游戏总是索然无味的,但是自己玩得时候总是充满刺激。记得以前总和陈潇然一起看动漫《头文字D》,陆小年特别喜欢那种赛车飞驰的感觉,尤其是拓海神乎其技的漂移。现在自己有机会尝试,虽然只是在游戏里,但是陆小年还是很兴奋的。

刚开始,程子言还得手把手地教陆小年,但到后来,陆小年渐渐地就有了感觉,有了顿悟,玩得很开心。游戏的时光总是飞快的,我们就在这一场又一场的比赛里,离散,重聚,然后飞驰,奔向终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