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所谓误解

那时年少 路桑年 3016 2014-03-29 15:44:09

  落叶随风飘起,不经意间落了满地。陆小年特别喜欢秋天,自古文人雅客吟春悲秋者何其多哉。那说明秋天真是有着独特的魅力,让你疯狂着并爱上这个季节。“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这种满是萧索的伤感,陆小年读的时候,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是身临其境地感同身受。平时,看着陆小年嘻嘻哈哈的,有时候很没正经的,那也是在熟悉了之后才能见到的乐观彪悍的一面。典型地慢热型,几天那是绝对熟悉不来的。秦小英对陆小年说:“你第一天刚进宿舍的时候,穿着黑色的T恤衫,迷彩的休闲裤,看着要多酷有多酷。但就是阴着脸,太冷了。跟块儿冰山似的,把我们几个震得啊一句话都不敢多说。拒人于千里之外啊”

陆小年挠挠头,回忆了一下,展颜一笑,“有吗”

“有啊有啊,很明显的,亲”秦小英狂点头。

陆小年就很无语。毕竟,陆小年本就是一个冷淡的人。很多时候,人的情绪显露于外,给人的感觉这是天生的,自己也控制不了。陆小年特别喜欢郭敬明,“郭敬明说:青春是道明媚的忧伤。”陆小年特喜欢这句话,陆小年觉得,每个人都会经历自己所在经历的日月,甚至踏着同一片天空,有着忧伤的心情,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

陆小年觉得自己是喜欢程子言的吧,自己最近总是会发呆,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课间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地望过去。陆小年托腮想了很久,觉得肯定是。但是,看程子言那一脸无感的样子,冷洌到漠然,也许是自己自作多情呢。

陆小年在一个周末的下午,觉得自己应该勇敢一把。

“一个班的,直接说会不会很尴尬?”陆小年自言自语,要不,写封情书?。好像有点俗。不过,不是流行吗?都说鸿雁传书呢,咱也文艺一把。写一封吧。把自己收藏的精美的信纸拿了出来,一再的甄选选出了几张特有内涵的,就动笔了。上书:程子言亲启。

我们有着程子言,看到我给你写信一点很意外吧,大家现在都很少写信了。

我说过我是那么的渴望记得,却时常有被遗忘的痛苦.我们在一起,我总是很开心的。其实你这个人还挺好相处的。我之所以写这个信呢,是想告诉你我其实有点对你那个啥。你应该能懂吧。

我说过,我们有着共有的青春.在那些朝来夕往的日子彼此慰藉着彼此的寂寞.

也许,你不会懂。但是,我们应该是一类人吧,虽然了解的不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少年,心中总想着会出现一个你。这样的,念念不忘的你。

但是,在每个人生命中的过往,那些有你有我的日子,都是你我的人生中从未有过的经历。遇见你,算是一场美丽的意外吧。陪你走了一段旅程,然后再悄然埋葬在时光里,只能相忆和缅怀。。。此处省略N个字。。。。。。

也许,你会懂。

我该怎样告诉你,我们在青春这个绚丽的舞台是如何华丽的上演,又是如何寂寞的收场。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那样刻骨铭心的故事,每个人都会亦或真实的存在亦或心中的想象来将那段时光赋于完美。我当然也不例外了,本想着将它挂上时间的锁,尘封在脑海里。我怎么这么不甘心呢。你看,只是因为你。。。

你我都如此有着华丽的上演,却不知道是不是有着完美的结局。

陆小年写好,重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信,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洋洋洒洒地几千字,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愣是没有写出来。陆小年很没想象地抓了抓头发,重新躺回到被窝里,望着天花板发呆了。很郁闷啊,到底该怎样啦?以至于陆小年好几天都在纠结到底递还是不递呢。甚至在某个聒噪的午后,偷偷地把信放在了程子言的书本里,但是,走了几步,还是转身又拿了回来。当程子言走进教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陆小年犹豫不决,踌躇不前的样子。像在思考,又在郁结,还很沉思。手里还拿着自己的一本书。

“在干什么?”程子言问。

陆小年连忙摆手,“没。没什么”,陆小年舌头都有点打结。“啊,对了,我就是,只是看了下你的课堂笔记,看看你记的。我有几部分漏过去了”陆小年手背在后面,很是不安的绕手指。

“哪些漏了?我给你讲吧”程子言拿过书,瞅了她一眼。

“没,不用了,我已经看完了。书给你”陆小年忙把书递了过去,然后施施然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拍了拍胸脯,还不忘来一句“好险”。

其实还是这样最好,不远不近的距离。现在最重要的是z大吧。这关系着未来~

陆小年这几日总有点心神不宁,同学们的学习也越来越紧张了。课下,陆小年在从教学楼的走廊跑过的时候,一转头,就看见了从楼梯上神采飞扬的程子言,带着点运动过的清爽,头发湿湿的,估计是洗脸的时候溅上了水,散发着朝气蓬勃的朝气,有种阳光的青春。程子言漫不经心地望过来,陆小年就闪了神。

程子言看着跑着的陆小年,下意识地伸了手,“喂,小心~”话还没说出口。陆小年的一不留神,就往前撞了过去,和一个男生撞到了一起。程子言伸出的手落到自己的头上,懊恼地很,有点无语。

陆小年一边摸了摸撞得很疼的额头,一边道着歉“啊,对不起对不起”点头哈腰的,要多虔诚有多虔诚。

“你走路怎么都不带看路的,多大的人了,还撞人”程子言快步走了过去,有点生气,拉着陆小年往后退了退,对着撞到的那个男孩子歉意地笑了笑。

陆小年低着头,觉得有点丢人。“程子言,我也很郁闷啊,好吧”陆小年嘟囔了句。

“好吧好吧,受不了你。。”

周末往往是懒散而且无聊的,时光悠悠醒转,慢慢变得漫长。陆小年颠着篮球看着日光渲染的黄昏,出起了神。风乍起,扬起风,便迷了眼。抬手就要揉上去。却听耳边想起了低沉的声音。

“别动,你的手很脏”程子言出声制止,“过来,我看看”

把陆小年拉到一边,凉凉的手指就这样出现在眼前,凑近,温柔的带起,是风,是呼吸,是窒息,泛起,溢满心底。陆小年难得地以这么近的距离看着程子言,愣了愣,看程子言的手就这样放在眼角,少年的气息侵袭而来,陆小年脸微微泛红。程子言在陆小年的头顶温柔地责怪,“还是这样不小心”,陆小年扬起一抹笑,低了低头。从陈潇然的角度看去,那般近的距离,暧昧的极致,像极了接吻。陆小年的害羞尽在眼底。陈潇然的眸光暗了暗,心脏莫名的疼痛。是这样吗?手放在胸前,那里是紊乱的心跳。陈潇然第一次意识到什么是心痛。本想上前的,但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说,就这样吧就这样吧。陈潇然抬眼,透过细碎的发丝望了望头顶秋高气爽的云天,深深呼吸,平复了下紊乱的心。转身,离去,了无痕迹,就像从未出现在这里。陈潇然想,“这样也许是最好”。

眼前盛放的是谁的青春?是谁错过了?伤了的是谁的情怀。当陈潇然再次悄无声息地来到陆小年的学校,准备突然袭击的时候,远远看到的,便是这样的黄昏,这样的伤情。那是多么俊美的一个少年啊。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偶尔可以看到少年附在陆小年的耳边,脸带笑意的说话,说不尽的温柔。在那么一瞬间,不敢上前了。“就这样错过了吗?

陈潇然突然觉得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在还没来及抓住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陆小年啊,你可知道么”陈潇然喃喃自语。

陈潇然始终没有勇气,也没有面对。心,痛了一下,就归回了原位。那份莫名的情愫就那样沉沉,沉沉地沉到了心底,埋葬了无数的晨昏。陈潇然不是不后悔,他觉得还不到时候,没想到,一个转身,就再没有机会抓住她的手。在自己还什么都不甚明白的时候,她已经成为别人的她,不是自己的。“陆小年,还是陆小年,现在我终于是明白了,那么多年的朝朝暮暮,沉淀的是一种叫做喜欢的东西。只是太晚了,太晚了”陈潇然走在路上,听见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开始明白了心痛的心情,还有这份随之而来的窒息。

秋风肆意的晚上,总是能煽动悲伤的情绪。当你还是你的时候,应该说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当我想说的时候你已经不再原地。突然觉得好难过。你不经意的伤害,我却很认真的难过。

如果有机会,如果有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