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所谓暗恋

那时年少 路桑年 4137 2014-03-29 15:44:09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

这一年,文理分了班。

这一年,一向热爱文学的陆小年弃文选理。

这一年,程子言和陆小年同班了。

这一年,陆小年学会了暗恋。

一年一度的新学期,就在这晴空万里的日子开始了。陆小年踏上校园的土地,硬生生地生发出一种特久违的感觉。又到了熟悉的这里,那是和程子言一起常看落日的角落,那边是走了无数遍的小路。蜿蜒着,焕发出新的生机。偶尔有学生抱着这样那样的课本走过,看他们意气风发的成长为如今的样子。

这注定是一个忙碌的开始。大家都已经选择了自己未来的走向,这就像一个分水岭,不同的选择决定了以后不同的道路。很多时候。陆小年都在想五年之后,十年之后,自己会是什么样子。记得当时选择文理的时候,长久望着天空默然无言的程子言来了句,“陆小年,想选什么?”。

“不知道,还在想”陆小年有点小迷茫,说实话自己还是挺平均的,选什么都可以吧,“你呢”

“理。”程子言还是那么的惜字如金。

陆小年也最终终于是选择了理。至于为什么呢,陆小年自己都没想明白。没什么原因吧,反正什么都一样,无所谓喜欢不喜欢。只是认真不认真的问题。

这个学期的开始有点喧哗和杂乱,同学们也都按着自己的意愿走进了新的班级。走到教室的门口,那里一行行的名字,排列的甚是整齐,后面就是被重新分配的班级。陆小年看着自己名字后面那熟悉的A班,那不是程子言的班吗?陆小年自言自语。陆小年蓦然发现,原来世界上真有缘分这个东西,心里有着隐约的欢喜。

程子言对着陆小年说:“陆小年,你看,以后每天我都可以随时看到你”

“你这不废话么?咱俩现在已经是同班了,就差是前后桌了”

“错,是同桌”程子言纠正,言语中是由衷的欢喜。

程子言难得会笑,不得不说,程子言笑的时候连冷冷的线条都会变得柔和。陆小年不得不感叹,程子言是多么适合穿白衬衫,让程子言看起来冷冽而阳光,这种矛盾的气质糅合在一起,就成了程子言现在这般模样。陆小年最经常给程子言说的一句话就是“程子言,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穿白衬衫的样子,特别好看”。程子言就会很无语。突然,发现,陆小年其实也很花痴。

陆小年来到新的班级,并没有多少的不适应。也许是因为程子言的关系,转过身,不转身,只要抬头,就能看见,他就在那里。然后就会觉得很安心。每到课间,陆小年不是看窗外的梧桐,就是拖着下巴看程子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他站着的,坐着的,趴着的侧脸。然后陆小年就会特别文艺的写上一句“那个少年,是哪个少年?迎风而立,暮暮朝朝,陪我一起,埋葬了晨昏”。

不期然间,就想到了陈潇然,“z大啊,多少学子的梦”陆小年喃喃。陈潇然认真的时候陆小年是很少见的。但是在讲解和陈述习题的时候,陆小年就这么难得地看见了。那还是这次寒假,陈潇然非得要自己补习,三天两头的往陈潇然家里跑。为了z大啊。陈潇然的头发属于那种很张扬的碎碎的头发,每次陈潇然低头,眼前总是有碎碎的暗影。陈潇然的认真就倒映在这种光暗交替的暗影里。斑斑驳驳的暗影越发衬得陈潇然的认真。趴在桌子上侧着头看着陈潇然拿着笔在纸上写的哗哗作响,带着一种强势和凌厉。陆小年太熟悉陈潇然了,以至于习惯了那种痞痞坏坏的样子,这样安静的样子突然有些不习惯。陈潇然的书桌摆放地很整齐,在书桌的角落静静地摆着一个纯白相框,里面是穿着运动衫随意站在阳光下陈潇然,熠熠生辉的眸子波光潋滟,洒落了一地荫凉。呆在陈潇然的房间,里面到处充满了陈潇然的气息,熟悉而陌生。陆小年感叹,的却是有很久没有再来到这里。

陆小年做题的时候,陈潇然总是不经意地走到陆小年身后,看她静静地演算。然后举一反三,引导着陆小年向正确的思路迈进。每次微微俯身纠正的时候,陆小年几乎都沉入陈潇然的怀抱,甚至能听到陈潇然清晰而强有力的心跳。少年的呼吸就这样缠绕在头顶,陆小年甚至觉得会坐立不安。

陈潇然总是对陆小年说他班里的趣事。其实陆小年听了那么多以来,最奇葩的觉得还是陈潇然那老班。陈潇然总会很无语的告诉陆小年,他们的老班有多么的让人纠结。整个一文艺青年,别看是教物理的。就比如他们老班曾经在班里发起了一项调查,那个调查表上,一排排写的是

-你认为在咱班最漂亮的人是?

-你认为咱班的阳光男孩是?

-你认为咱班的阳光女孩是

-你认为最淑女的女生是?

-你认为最帅气的是?

-你认为最有气质的是?

-你认为最活泼开朗的是?

-你认为最可爱的是?

-你认为最平易近人的是?

。。。

整整一页啊,全部是问题,还是这些令人纠结的问题。虽然觉得有点太那个什么了,但是老班呢却是抓住了这个年纪男生女生的心思。这其实也是增进同学们交流的一个契机。这个太青涩的年纪,有太多想知道的问题。这个老班也算是人才了。不过想想也是,老班也是人,那也是年轻过啊。什么季节观什么景,什么时令赏什么花。既然是文艺细胞的老班,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的青春年少吧。毕竟,往往大部分时候,这些评比都是宿舍,班级小范围自己发起的。但是那些隐约的小事淹没在时光的长河里,连个小浪花都没有。所以老班就摆到台面上了。

陆小年还记得有一日,秦小英问:“你知道咱班班草谁吗?”

“程子言啊,毋庸置疑的”秦小英就答,要是评比校草,程子言肯定能高居榜首。

“什么时候弄得班草啊,我怎么不知道”陆小年诧异,“宿舍里传的呗。咱班都暗地里都公认了,嘻嘻”秦小英笑的很花痴。瞥了陆小年一眼,继续说“你真有福气,和班草天天一起的,看得我们是羡慕嫉妒恨啊”陆小年满头黑线。

陆小年摇了摇头,甩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对着陈潇然来了句“不要告诉我,你可是榜上有名啊?我可不信的”

陈潇然就会笑的阳光灿烂的,“啊,好几个呢,都有我!我受欢迎吧,哈哈哈”陈潇然很是自得地笑。

“都什么啊?”

“比如说最帅的啦,最酷的啦,最阳光的啦。。。”

“就你?我怎么没发现”

“切,那是你没眼光。你旁边天天立着一帅哥,你愣是没看见。”

“。。。真自恋。。。你班人的眼睛长哪儿去了啦”陆小年汗颜,回了句“你旁边还天天立一美女呢,你看见了么?”

“看见了看见了”陈潇然就会很欢乐的笑,“那不是一个,是一群,哈哈哈”

“你~就知道不学好”陆小年反驳。

陆小年眯了眯眼,看了看黑板旁边的课程表。哎,课业繁重啊。陆小年叹气,程子言每每都会在晚自习前的那段时间去操场打篮球,每每都会赶到自习要开始的那时间踏着点回来。每每都能被班导逮着,一日,程子言出去游戏了,回来自习已经开始。远远地就看见班导站在那教室门口,程子言转身就跑。班导眼尖,愣是看见了。就站在教室门口气急败坏地对着程子言那几个人大喊:

“你们几个,给我回来”

然后程子言就受到了严肃的批评,连同那一二三四五都一起被罚站起了墙角。

班导难得地生气,算起来,班导其实是一个很温和的人。带着一副老学究的黑框眼镜,长得文文弱弱,但是却写得一手漂亮的字,也很是关心班级和同学,每个同学过生日都能收到来自班导的贺卡。陆小年的生日班导给忘记了,事后还给补上了。写着迟来的祝福,陆小年看到很意外也很感动,陆小年还挺喜欢这个班导的。但是现在班导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啊。同学们是大气都不敢出,全班安静地只剩下老班在讲台上气急败坏的脚步声。最后还是语重心长地来了句,“同学们,玩是可以,你们得分得清主次。你们奋斗的毕竟是你们的将来啊”然后摇头叹气走出去了。程子言倚着墙角,望了望天,不发一词。班导看到程子言这个样子,就来气,吼了声“程子言,你给我站直了”,然后就气呼呼的回了办公室。

陆小年课后,专门跑到程子言眼前晃了晃,狠狠嘚瑟了一回。

“你这真是少见啊,你这体内的叛逆因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陆小年对着程子言来了句。

程子言就一直皱眉,看着陆小年,来了句“本是如此”,那表情拽得很。

陆小年才突然发现,她对程子言的了解,的确是甚少。在一起的时候,从未有过任何逾越的过问,从来不谈学习,不谈青春,只是闲聊。甚至于,连打闹都甚少。

陆小年看了程子言一眼,才意识到,其实这样看来,程子言也是一个蛮倔强的少年,桀骜不驯的,多了很多真实的质感。

陆小年觉得,了解一个人其实很难的,其实,有时候自己都还不了解自己呢。但是有那么一瞬间,陆小年就特别想去了解程子言,程子言,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表面上看来,一个人的时候很寂然,走在哪里都是冷漠的,不加以颜色的,甚至于是不屑的。作为少年,少了份张扬,多了份内敛。而实际上呢,也许骨子里,就是一个骄傲的,桀骜不驯的人。

那是一个午后,陆小年正窝在座位上专心致志地看小说。一时不察,程子言已欺身上前,脑袋伸了过来。

“在看什么、。”

陆小年下意识的抬头,看见的是少年放大的侧脸,少年长长的睫毛低垂,有种别样的性感。陆小年想“程子言真帅,尤其是以这个角度看”。

当长久没有听到回应的程子言以询问的目光转向陆小年时,看见的就是眼睛明亮的陆小年,离得这般近,程子言觉得自己瞬间沦陷了。

陆小年甚至听到了少年紊乱的心跳,脸微红。然后身子向后移了移。

“是郭敬明的《夏至未至》”陆小年将手中的书递给了程子言。程子言翻了翻,“文笔挺好,我看过的”

“我以为你从不看这种书”陆小年讶异。

“还好。有时候实在很闲,就翻了翻。可惜了,陆子昂断送的未来”

“立夏和傅小司幸福的在一起才好”陆小年补充了一句。

“童话里的结局现实中不会有”程子言有些黯然,许久来了句“你相信吗?”

“什么”

“爱”

陆小年想了想,“不知道,没有深刻的体会”

程子言看着陆小年身后炫白的晴天,日光白的耀眼,有种微微的刺痛。“什么嘛,这丫头还没有意识到”

陆小年心里有点迷茫,没来由的一阵烦躁,“自己玩吧,我回去睡会儿”起身欲走。

程子言以迅疾的速度抓住了陆小年的手,很温柔,眼光看定了陆小年“陪我一会儿再走”

一日。陆小年问秦小英,“你怎么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一个人呢”

秦小英说“看感觉吧,感觉对了就是喜欢了”

“你怎么知道感觉对不对呢”陆小年自语

“你这是喜欢上谁了?”秦小英看着陆小年。

“我?没啊,我就是问问”陆小年喃喃。

“。。。”

青春的懵懂,隐约的悸动,想来,用情窦初开这个词真是最贴切和中肯。连带着矜持,搅拌着含羞,憧憬着,怀着这种美好的情绪欲言又止。陆小年有时候就想,程子言那么帅,要不,我就扑一下。要不,就不小心跌倒,不小心碰到,不小心就这样拉了你的手。可是,想归想,真是面对面了,还得说说笑笑的,然后再一脸郁结,欠缺的是勇气么。不是吧。然后就有点很抓狂。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暗恋吗?不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