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所谓z大

那时年少 路桑年 4716 2014-03-29 15:44:09

  那里原是我向往的地方,学校也是我向往的大学,梦想就在这里。伸手就能够触及,抬步就能跨进去。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陈潇然

陈潇然站在宏伟的大学门前,心里感慨万千。经过自己夜以继日的努力,终于是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了。Z大啊,这里是梦开始的地方,是迈向未来的地方。凡是经过高考的战士,那必是千锤百炼,百折不饶的,陈潇然这样想。陈潇然十八岁了,不对,其实已经奔十九了,在岁月的见证下,已经渐渐地成长为一个沉默、内敛的大男孩了。脸上的稚气已经渐渐地看不出痕迹,看到的是坚毅的侧脸。头发一如既往的张扬,有种凌乱的美。

说起来,已经一年了啊,不是不想陆小年。只是深深,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录取结果刚下来的时候,陈潇然是很高兴的,这种喜悦的心情许久不曾有。陈潇然总是劳烦老妈去陆小年家,打听消息。陈妈妈都忍不住抱怨,“这孩子想知道还不自己问去”然后,就很无奈的去找陆妈妈拉家常。然后陆续的听到陆小年的消息。陆小年填报志愿的时候很是坚持,破釜沉舟地只报了z大,但是偏偏还是差了几分。陆小年很伤心,陈潇然曾一度冲动地去找陆小年。但是,转念一想,瞬间就很犹豫。这个时候,就算安慰也不是自己。然后,就一个人在屋里难过许久。然后,心情就一直很低落,再也提不起兴致。那么向往一起的大学时光,就这样埋没在这里,不留痕迹。

想起陆小年,陈潇然有那么一种迷惘。明知道让你离开他的世界不可能会,我还傻傻等待奇迹出现的那一天。多少个难眠的夜想到的依旧是那天片刻的温存。放在心里,仍然历久弥新。不知道,陆小年现在怎么样了?虽然不会在z大,现在应该也要上大学了吧,不知道被录到了哪个学校。这么久了,有没有想起我?应该没有吧,我一直没有打喷嚏。陈潇然神经质地想。陈潇然甩甩头,帅气地走进了梦寐以求的大学。

陈潇然进入大学的第一感觉就是大学真大,人真多,还有,天真热,今儿,一点都不秋高气爽,这天,是要热死人啊。陈潇然后悔死了,自己犯神经的,穿的一身黑。这吸收热能的速度lady嘎嘎的。

“我类个去,这路真他妈的长”陈潇然很是无奈地爆了句出口。看着校门口那一窝蜂的,本来不想和大部队挤的,走两步算了,可这路还是看不到尽头。

“同学,要上来吗?”一坐在接送学生车上的男生问。

陈潇然本想说不用了,你们走吧。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句“好吧”。然后,陈潇然就站在车的后边,巴拉着两边的扶手挤上去了,这车坐的真难受啊,陈潇然甚是无奈。

当陈潇然忙东忙西,跑前跑后终于办完了入学的手续后,真的是累的要死了。进个学校真他妈的麻烦,陈潇然四仰八躺的瘫在床上想。陈潇然就这样睡过去了,等醒的时候,天都黑了。

“我叫陈洛,你叫什么?”一躺在对面的男生问。

“陈潇然”

“啊,我想起来了,白天我们见过。你也姓陈啊,啊呀,本家啊”

“。。。”

“你家哪儿的”陈洛接着问。

陈潇然回,“L市。”

“啊呀,老乡啊~~~”陈洛拉着陈潇然的手喊。

“。。。”陈潇然瞬间无语

“我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陈潇然脑袋里突然冒出来这样一个想法。

陈潇然走在校园长长的林**,感觉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崭新的。陈潇然充满憧憬的期待着。。。

大学第一天,大家都在做自我介绍。陈潇然坐在后排,看着一个个漂亮的,不漂亮的,帅的,不帅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形形色色的精英上去慷慨激昂,有点无聊的想打瞌睡。陈洛在旁边和身边的MM搭讪,相谈甚欢。陈潇然很是无语,

“你不要跟没见过女的似的,好吧?”陈潇然对着陈洛,一脸无奈。

“啊,啊,没有啦,都是同学嘛”陈洛打哈哈

“。。。”

两人吵得时候,完全没注意全班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后排。当教室出奇的安静的时候,陈潇然愣了愣。

旁边一同学友好提醒,“啊,那个,该你做自我介绍了”

“啊?。。”陈潇然拉了一个很长的尾音。然后气定神闲的走上了讲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上了漂亮的三个大字。不紧不慢的转身,不紧不慢的开口,说:

“大家好,我叫陈潇然,请多关照”说得字正腔圆,铿锵有力,还不忘很潇洒的鞠个躬。然后再气定神闲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介绍的那叫一个简单明了

全班哗然。。。

陈洛趴在桌子上,笑岔了气地指着陈潇然来了句“你真二。。哈哈哈”

陈潇然满脸黑线,二?吗

“你大爷的,你才二”陈潇然反驳。

陈潇然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日子过得逝水流年,陈潇然觉得很寂寞,总是会想陆小年,那么多的想念。没事的时候,就和陈洛厮混,陈洛特别喜欢看美女,俩人天天在校园里闲逛,要不就一起拼班打打篮球。陈潇然特别受不了陈洛一见漂亮女生就立马一脸的猥琐样,一点出息都没有,但是却格外的真实。陈潇然见不得人装A和c的样子,都是人,装哪门子大爷。但是,在这里,这样的人还特别多,陈潇然很无语。所以,陈潇然还是蛮愿意让陈洛跟着,感觉身边有个人也不错。不然,在这里,大把的空闲都不知道怎么办?习惯了高考前紧凑的生活,难得地不习惯现在懒散的日子。总得找点事情做。在大学里,我们会很容易结识新朋友,但是,更多的却是擦肩而过。一面之缘的很多,相遇相知的甚少。

军训还是如期结束了,在经过了长达一个月的魔鬼训练以后,陈潇然站在镜子前,很纠结的发现,“自己变黑了”。陈洛聒噪,“大老爷们的,还纠结小女生思考的问题”。陈潇然一个枕头丢过去,陈洛立刻识趣地闭了嘴。看着陈潇然,陈洛觉得,陈潇然是一个有点懒散的,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人,但是,陈潇然身上有种魅力,说不上来是什么,貌似亲和的气质,让你心甘情愿的追随着。陈洛想到这,突然打了个冷战,“妈的,我这是发哪门子神经”。然后倒在被子上,继续哇啦哇啦的对着陈潇然说广播。

“我说陈潇然,广播不是说了:学校的后续录入工作已经完成,马上就要有新的同学进来。过两天咱班又要有新同学了啊”

“那又怎么样?貌似和你没有关系”陈潇然斜靠在门上看着陈洛。陈潇然没什么,倒是陈洛格外的激动。

“我说陈潇然啊,说不定会有美女额,哈哈”陈洛跑过去勾着陈潇然肩膀坏笑着。陈潇然一个白眼丢过去,“受不了你,给我滚一边去,甭说我认识你”

前阵子学生会招新,陈洛这个活跃分子,拉着陈潇然非得要进学生会。陈潇然很不屑,最后,还是被硬拉了进去。陈洛说:“找点事做”,陈潇然一下子就妥协了,就是,天天闲着也不是事儿。入了学生会后,马上事就来了,而且还是苦差事“迎接新同学”。陈洛那叫一个开心啊,陈潇然那叫一个郁闷啊。

“大爷的,陈洛你这是兴奋个什么劲啊”陈潇然对着陈洛喊。

两人坐在校广场学生会迎新的红帐篷下面,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陌生的人。偶尔一两个漂亮女生过去的时候,陈洛还不忘给陈潇然说:“这个身材好,那个可白,还有那个真。。。”

陈潇然听着一个巴掌拍过去,“说够没有,搬行李去。”

陈洛捂着脑袋一脸吃痛,“你丫的,不会轻点啊你。陈潇然,我恨你”,陈潇然一脸邪谑地笑。

但是,陈潇然这个笑容还不得一秒钟,还没来得及扩大开来,就瞬间凝固了下来,慢慢变得定格。陈洛还从没看见过陈潇然这样子,顺着陈潇然的目光看过去,陈洛看到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女孩,下面身穿浅色的休闲裤。搭配得刚刚好,长发很柔顺的散在两侧,拉着行李定定地站在阳光下。不算是很精致的面容,也不算很白,但是第一眼看去,却给人一种很清新的感觉。女孩的目光赫然是望向了这里,不对,是望着陈潇然。陈洛转头看看陈潇然,似乎明白了什么,在一瞬间也安静了下来。

陆小年觉得上天开了个玩笑,怎样也没有想到会就这样碰见陈潇然。虽然知道他就在z大,就在这里。但是,这样的情形下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还蛮意外的嘛。一年了啊,从那次那家伙自以为是的疏远,再没有见过陈潇然。本想着过两天就好了,没什么事的,没想到陈潇然愣是没再来找过自己,这家伙怎么这么倔呢?想了很多次,再见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再见到他,看怎么说他?虽然陈潇然变化了很多,比以前更高了,黑了,但是,那脸型分明是熟悉的。现在的陈潇然身形修长,恰到好处地眉眼,眉宇间多了几分男子应有的沉稳,貌似性格也变得内敛。笑起来还是不改本性的邪谑,头发还是一如既往的张扬。还是和以前一样,清瘦的骨骼。下巴处也开始凸显出喉结,能看到男孩子脖颈间清晰可见的锁骨。陆小年清楚地看到了岁月在陈潇然身上留下的痕迹,那是种成长。陆小年就这样想着,定定地看着。

陈潇然看见陆小年的时候,心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陆小年已经完全长成个好看美丽的女子了。陈潇然觉得,“女大十八变这句话一点都不是盖的”,这些日子,陆小年成长了好多。以男子特有的眼光来看,他是在看一个女子了。按陈洛的话说,这应该算的上他眼里的美女了。虽然陆小年长得并不漂亮,但是,属于气质型吧。陈潇然想。。

一瞬间,那些过往的回忆又回来了,是命运让我们再次相遇了吧。还真是有缘呢,想到这里,陈潇然嘴角上扬,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陈潇然上前,俯视着陆小年。近看,会觉得陆小年更加的让自己迷恋,她就安静地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自己。走到跟前的时候,陈潇然发现,这是接吻的黄金比例。自己一低头,就能亲到陆小年的。。。风吹来,吹起陆小年的长发,打在自己身前,看着有种飞扬的美。离得这么近,陈潇然能闻到陆小年洗发露的味道,淡淡的,很舒服的感觉,还有女子身上特有的清新。

陆小年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陈潇然,陈潇然的成长陆小年体会的更加明显。陆小年能看到陈潇然嘴角上扬的弧度,自己的嘴角也不自觉的扬起,给以回应。陈潇然的稚气已经褪尽,取而代之的沉稳和男子特有的压迫感扑面而来。陈潇然站在自己身前的时候,一抬头,就能对上陈潇然的眼睛,那里比以前更亮,有更加灼热的东西。离得这么近,只要陈潇然一低头,就能感受到对方沉稳的呼吸,陆小年想,这是接吻的黄金比例。

有片刻的沉默,陈潇然一点都不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么久没见,话都不知从何说起。最后还是只是来了句

“过得还好”陈潇然开口。

“还好”陆小年接了句。

“想好了吗?最坏的结果就是从了我”

陆小年笑,手俏皮地放在身后,“这个嘛,我还是没想好”,然后笑意吟吟地看着陈潇然。

“我管你,不管你怎么想,这个早晚会成为事实”陈潇然一脸耍赖,一边说着一边拉起陆小年的行李。

“怎么自己一个人来?”陈潇然问。

陆小年看着男孩子弯腰拉起自己手边的行李,瞬间拉近的距离让陆小年觉得有点紧张,陈潇然的锁骨划出了一个很优美的线条,很性感。陆小年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时,脸有点泛红。然后,紧走两步,跟上了正要举步地陈潇然,和他并肩向学校走去。

“刚把老妈赶走,还有这次好险,差点就要复读。还好,我报的专业这次补录,我才被录取。觉得好幸运”陆小年在那儿心有余悸,“我说陈潇然,本来那么久没见你,我想着肯定要尴尬一下的,结果,没尴尬起来。你怎么还是这德行”陆小年抱怨。

“我怎么?我多好一人,不对,多好一帅哥。”陈潇然不忘反驳。

“还是这么自恋”

陈洛当然不失时机的跑出来,“啊,你好,我是陈潇然的朋友,我叫陈洛”陈洛搭讪。

陈潇然提着陈洛,把陈洛提到了一边,“他一花痴,别理他”

陆小年笑,“你好,我叫陆小年”

然后,陈洛开始在旁边不停地聒噪。陆小年觉得,这个男孩子真好玩,有点活宝的样子,貌似没长大。

陈潇然一脸臭屁的表情,咬牙切齿的喊了声,“陈洛~~~”拉了很长很长的一个音,然后,陈洛就很识相地闭了嘴。

陆小年在一边看着,笑得无比开心。

后来,陈洛问陈潇然,“那女孩谁呀,长得挺漂亮的”

“想知道???就不告诉你”陈潇然心情愉悦,转身就走。

“喂喂,等等,咱俩这交情,说说呗”陈洛充分显示出了他的八卦潜质,喋喋不休的缠着陈潇然,俨然一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样子。陈潇然直接无语。两眼可怜兮兮的看着陈洛,然后脸色一正,说了句“你木救了”然后再视如空气的走了过去。

陈洛在后面喊:“你这~~~贱人~~~~”

陈潇然在前面优哉游哉地走,“你就骂吧,我没听见”

今天,绝对是个好日子,心情好美丽。陈潇然觉得,是命运让我们再次相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