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所谓爱

那时年少 路桑年 7168 2014-03-29 15:44:09

  在我的笔下,我希望能还原最真实的生活。我至今为止,看过了许多小说。不管是现代的,古代的,未来的,穿越的,还是言情的,凡是故事情节都是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的,虐心的很。我就是想写一些温馨的小宠文。

———路桑年

你不是多余的,你怎么会是多余的。

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比你重要。

你是我那么重要的一个人。

许多人都在爱情的道路上遭遇同样的心情,但是都是猫和老鼠的游戏。

什么时候猫能和猫相遇,然后一路幸福的走下去?

爱真是一件复杂的东西。

————陆小年

一日,陈潇然有点无聊。对着陆小年说,“上网游戏,去不去?”

陆小年一听,两眼放光,“嗯嗯,去呀去呀”

记得刚开学那会儿,陆小年是很经常去上网的,几乎一有时间就往网吧跑。

游戏往往是有这么一种魅力,一旦迷恋,便会沉溺。

陆小年也不例外,自从学会了跑跑卡丁车,总是想去玩。那种穿越,奔驰,飞扬的感觉是如此美。

那一段时间,陆小年几乎每天都要去玩一会儿,以至于到最后还办了个会员卡。现在去网吧是如此经常。

以前陈潇然第一次拉着自己去的时候,自己还总以为网吧就是那种夜总会纸醉金迷的样子,进去了才发现,完全是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学校的网吧环境也是很好,来上网的也都是学生。

陆小年在刚开学的那段日子,还来玩了几个夜市。从晚上飙车一直飙到早上,然后出来吃个早饭,回公寓,猛头睡得天昏地暗。

苏进进总说,“看不出来啊,陆大美女,还以为你好学生呢,玩游戏还玩得这么溜”

陆小年就很无语地白她一眼,“我当然好学生了,原来高中那会儿,秦小英和宿舍那一群非得拉着我去网吧,我都抵挡住了无比强大的诱惑,然后一群人都去了,就留我一人窝在宿舍里看小说。”

“那你游戏怎么学会的”

“高考完,学的。”

陆小年总是打电话给陈潇然,“陪我去玩夜市吧”

陈潇然总是说她,“女孩子家家,熬夜多不好”最后,总拗不过陆小年。然后,再陪着一起去。

陆小年一个电话扔过来,“我想去玩跑跑卡丁车”,陈潇然总会说“好”。

有一次,和陈潇然都说好了晚上要一起去夜市的。但是,到时间了。陈潇然硬是没给陆小年打电话。

然后,这时候陆小年的女生的任性的小脾气就上来了。

“不来了也不说一声”陆小年憋着也不给陈潇然打。然后,自己一个人气呼呼地去上网。

陈潇然正和陈洛宿舍的一群吃饭喝啤酒,今天陈洛刚好过生日,拉着陈潇然非得不让走。

等陈潇然看时间的时候,“我去,时间都过了半个小时”,陈潇然站起来就要走,陈洛不愿意了。

“想走也可以,喝完这三杯。”

陈潇然鄙视死陈洛同志了,被逼无奈地灌了三大杯,拿起外套就出去了。

对着电话问陆小年“哪儿呢”

“网吧”

“门口等着啊,我去找你”顺手挂了电话。

“这家伙”陆小年下楼。

陈潇然喝的有些醉,陆小年见着的时候,还没走近,老远就就看到了走路有点不稳地陈潇然。

“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喝醉了”

陈潇然拉着她,“没喝多少。你一个人我多不放心呀”

“走吧”

“早知道你喝醉了,我就不来了”

“我就等着你打电话解救我呢,你倒好,半天一个电话也没有。”

“我也不知道他们灌你喝酒啊”

“又给我闹小脾气”

“我才没有”

“没有。怎么不喊我一起?自己一个人跑来,咱俩都说好了”

“。。。”

“陆小年,敢情是我不给你打电话,你都准备给我老死不相往来呢”

“我没有”

“你就是这样想”

“陈潇然,你生气了?”陆小年试探的问,有点小心翼翼。

“废话。这不明摆着么”

“好吧,我也挺后悔的。我给你赔罪”

“你要以身相许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原谅你”陈潇然斜着看她。

“你想多了。要不,回去吧。你看你这样子”

“不回去,走吧”

“去哪儿”

“游戏”

陈潇然就这样陪着陆小年坐在了网吧里。

陈潇然强打精神玩了两盘穿越,最后实在是有些撑不住。倚靠在椅子上,就有点想睡过去。

陆小年转头,本来是想很兴奋地告诉陈潇然,“看,我又跑了第一”

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了一脸沉静,醺醺欲睡的陈潇然。

长长的剑眉张扬而不失英气地舒展开来,波光潋滟的眼眸闭起,睫毛低垂,留下细细密密的暗影,清清浅浅的魅惑,有种安静的美好。

陆小年凑进,用手在陈潇然的眼前晃了晃。

陈潇然隐约中觉得眼前有黑影覆上,抬手,就把陆小年在眼前挥舞的爪子拍下来。

“陆小年,别闹。”

“回去睡吧,陈潇然。你这样,我多过意不去呀”

“你这话说的多见外呀。没事,我就闭目养神一会儿,你先玩”

陆小年坐正,继续玩游戏。几次三番地折腾,陈潇然就是不回去。

“不回去算了”

结果,就这样,陆小年从晚上一直玩到了晨曦将至。

陈潇然靠在椅子上早睡了过去,身上若有若无的酒的香气,传来。陆小年看着陈潇然,心里蓦然泛起心疼的情绪。

“有你舍命陪君子的陪着,真是感动死了”,陆小年看着昏睡的陈潇然喃喃自语。

陆小年曾一度冲动地想上去抚摸一下陈潇然沉睡的眉眼。但是,手扬起放下,终是没有放上去。

那时候,陆小年和陈潇然还没有开始,我不是你的,你也不是我的。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你已悄悄留驻心底。

网吧里,正在放Jay的歌,“而我独缺你一生的了解”

陈潇然特别喜欢玩穿越火线,英文就是crossfire,缩写一下就是CF。

刚开始的时候,陆小年看陈潇然玩的着火入魔,很是不理解。

但是,陆小年多多少少也是有些游戏的天分,穿越虽然玩不来,却慢慢看的很明白。甚至看得时间长了,还能对着陈潇然说,“那边有个人正瞄你”。

什么爆破模式,生化模式,幽灵模式。经典的地图,什么运输船,黑色城镇,生化金字塔,都如数家珍。

陈潇然发挥很好的时候,能连杀好多人。陆小年在旁边就看得好兴奋。

“那是。哥的技术多好。单挑一群小虾米,那都是妥妥的”然后,在一脸得意地笑。

“切~自恋”

男生什么时候最帅呢,要是陆小年来回答的话,绝对说,“啊,玩游戏的时候”

陆小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过一部小说,大致内容都差不多已经忘记了。

但是记得最清楚的一段就是,女猪脚接电话的时候说,“你们玩的倒美,我可是在枪林弹雨中奋战了一个又一个小时”男猪脚就在旁边弯着腰开心地笑。

陆小年特别向往这种宠溺的幸福。

在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长得漂亮的不得了。然后,总有男生在身边萦绕,买水,买饮料,请吃饭,天天有人陪,被照顾的无微不至。陆小年就在想,为什么没有这么一个人这么宠着我呢。

陆小年对陈潇然说起的时候,陈潇然就笑着捏陆小年的脸。

“傻丫头,现在不是有我宠着你。还不知足?”

“是是是。老公最好了”

现在陈潇然和陆小年一如既往地坐在网吧里,玩游戏。

很多时候,都是陈潇然在玩穿越,陆小年在玩跑跑卡丁车,各玩各的。

陈潇然今天难得的心情好,对陆小年说:“我陪你飙两把,如何?”

陆小年一听,振奋了,“咱去玩情侣的吧”

陈潇然有点无语,这丫头最近有点疯魔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什么都要情侣的。

前两天,还一直嚷嚷着让穿情侣装,前两天这丫头刚看了一部青春偶像剧,女猪脚说:改天咱也去犯一次傻,去看爱情电影,吃情侣套餐,穿情侣T恤,去做些只有情侣才会做的事情。陆小年看完就惦记上了。

陈潇然虽然也很喜欢晒晒小幸福了。但是,怎么说自己也是有修养有内涵,沉稳大气有风度的有为男青年。

天天装小男生的穿个情侣衫,有点纠结啊。再说,自己多低调了。

而且,许嵩同志也说了,“不是穿上情侣装就能装情侣,是情侣不穿情侣装那你照样还是我的”

“好”陈潇然登上去。

陆小年发现陈潇然“别看这家伙不经常玩”,真是要玩起来,自己这个小高手还没人家那个小虾米跑的快,好受打击啊。

按陈潇然的话说,“哥虽然不经常练,但是漂移什么的都很随意了。真金不怕火炼,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哈哈哈”

陆小年打他,“下局我肯定赢你”

“喂喂,陆小年你撞到我了。”

“谁让你跑那么慢,还挡住赛道。我要发威了”

“哈哈哈,陆小年,我又是第一”

“~~~~(&gt_<)~~~~,最后那个弯碰上了,没漂好”

“借口。你就承认吧,我比你技术好。要我让让你么?啊?哈哈哈”

“就知道鄙视我,再来”

陆小年正和陈潇然玩的高兴,扣扣在下面闪了几闪,陆小年点开,有点惊讶,居然是程子言。

“陆小年,网吧吗?看你显示是在游戏中”

“程子言,好巧啊,你怎么也在?”

“闲着没事,上来看看。要不,来两局”

“可以啊”

“不知道进步没”

“就知道小看我,我现在已经拿到中级驾照了”

“呵。那不算什么,我还是高级驾照呢”

“好了,我建个房间邀请你吧”

“好”

陈潇然转头,看陆小年聊得一脸开心。

“高兴什么呢”

“没。程子言也在,邀请来一起玩吧,陈潇然”陆小年盯着电脑屏幕,脸都不带转地说了句。

“你看吧”陈潇然说话的语气听起来难得的平静。

“走吧,竞速,可好??”陆小年问陈潇然,“咱们认真较量较量,哈哈”

“等会儿,需要我等你么?”陈潇然问。

“不需要。陈潇然,拿出真本事来。”

程子言进到游戏房间的时候,看见还有一个人,有点意外。

陆小年看程子言进来了,打了个招呼,就开始了。

三个人的竞速,三个人的飞驰,起步都差不多是相同的。

可怎么越跑陆小年越觉得力不从心呢,明明是一样的车,那俩怎么跑那么快呢。

自己碰了几个弯,就被甩在了老后面,“好桑心啊。好歹本姑娘也苦练了那么久。”

陆小年索性慢悠悠地在后面跑,看陈潇然和程子言在那儿抢第一。

两人的水平基本上是不相上下的,在你超越我我超越你的竞争中,你追我赶。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陈潇然全神贯注,专心致志地样子是很帅的。

陆小年每每这样说的时候,陈潇然总会回,“说我帅多肤浅啊,这叫人格魅力”

要不,就来句,“那是当然了,大家都这样说,哈哈”

“还有,陆小年,你现在才发现啊”

每次都一副痞痞坏坏的样子,气的陆小年咬牙切齿。

陆小年再看回屏幕的时候,比赛已接近尾声。程子言和陈潇然几乎不分前后地开到终点。

陆小年眨了眨眼,“谁赢了?我没看清”

“还用怀疑么?肯定是我”陈潇然看了陆小年一眼。

结果一显示,果然,“我嘞个去,还真是你。没看出来啊。原来平时你都让着我呢”

“现在才发现啊。陆小年”

陈潇然看她,“是不是很崇拜我,我给你崇拜我的权利”

“谁崇拜你,程子言才是我的梦想”陆小年反驳了一句。

“是么?”陆小年无心的一句话,陈潇然听来,想起她和程子言的那些过往,突然就很不爽。

“我果然还是很在意”陈潇然自言自语。

“你俩玩吧,我退了。玩穿越去了”

陆小年没看他,“好。退吧退吧”,一点也没察觉到陈潇然的异样。

程子言在那边有点无语,难得地爆了一句粗口,“擦,还是输了”。

——程:好久不玩,你看输了呢

——陆:别在意。我知道你厉害就行了。

——程:在那边过的还好?

——陆:挺好。你了?

——程: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而且,

——陆:而且?

——程:太久没有见你,不知道有没有变漂亮?有没有想我?

——陆:那肯定啊。漂亮吧倒没有,还是老样子。

……

陈潇然看陆小年和程子言玩玩游戏聊聊天,心里就很气闷。

这弄得什么事啊?陆小年,不管何时,总是开心的,快乐的,只是这些不独属于我。

然后,就觉得自己有点多余,连玩穿越都没有了兴致。

打了一场又一场游戏,连着死了好几次。诸事不顺,弄得陈潇然十分地想摔键盘。

陆小年终于开始留意到陈潇然的不对劲。

“怎么了?”陆小年有点疑惑。

“不想玩了,咱们走吧”

“可是,”

“那你玩吧,我出去透透气”陈潇然起身走了出去。

陆小年看了看陈潇然的背影,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味。刚才不还好好的。

陈潇然坐在网吧楼下的长椅上,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霓虹灯绚丽多彩的。

有一瞬间,觉得盛大的悲伤和寂寞侵袭而来。

为什么陆小年就在身边,还是有不被理解的痛苦。

一个人的努力真的是有点累。

陈潇然有点想抽烟,来疏解这种郁结的情绪。

可是,从不吸烟的自己现在连一件可以做的事都做不了。

陆小年简单地在网上和程子言告了别,就追着陈潇然出来了。出来就看见坐在藤椅上一脸落寞的陈潇然。陈潇然的情绪总会隐藏的很深,这么明显的表情貌似只出现在自己的想象里。

陆小年走过去,默默地拉了陈潇然的手放在身前,自己坐在陈潇然旁边顺着肩膀就靠了上去,“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是不是多余的”

“哦?怎么想到这个问题?”←_←

“因为我发现,没有我你也一样可以过的很好。也会有人逗你开心,有人疼你,念你,照顾你。我感觉我特别傻,我就是多余的”

陆小年本来靠在陈潇然肩上的脑袋直起,用手摸了摸陈潇然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有点自言自语,“没发烧啊,怎么净说些胡话”

陈潇然拍掉陆小年放在额间的手,正色,“陆小年,我是认真的”

陆小年挽起陈潇然的胳膊,自己调整个姿势,继续倒在陈潇然肩上。

“傻瓜,你不是多余的,你怎么会是多余的。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比你重要。你是我那么重要的一个人。你不知道么”

“恩,不太知道。你以前从来没给我说过”

“说这些,干什么。天天高高兴兴,开开心心的,不好么”

“你和别人一起玩,你一样很开心”

“那也替代不了你”

“我吃醋了”陈潇然突然冒出很孩子气地一句话。

陆小年听了,扑哧就是笑了开来。

“不准笑。”陈潇然瞪她。

“好好好。爱吃醋的陈大帅哥”

陆小年拉着陈潇然胳膊开始笑他,“我和程子言太久没见,只是说几句话。只是纯粹地聊聊天而已”

“可是因为他,你就忽略了我。既然有他陪你玩,我还在那儿干什么”陈潇然依然很不忿。

“哎,我说你一个大男生,到底在别扭什么”

“我只是在意,为什么我不是你唯一的那一个人。”

“你就是我唯一的那一个人”陆小年强调。

“那程子言呢?”

“程子言怎么了?”

“你们曾经在一起。”

陆小年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

“还要我说的很清楚么?我曾亲眼看到了,他吻过你”

“你放屁!亲过我的人就只有你。”

陈潇然一脸愕然地望过来,是自己看错了么?

陆小年看陈潇然那个样子就来气,“你是不相信么?

初恋,你懂么?是你。

初吻,你懂么?也是你。

就连第一次牵我手的,也只是你。

都只是你。

陈潇然,你还想说什么?你这是怀疑我么?

我和程子言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连高中毕业了,这么久我们也没有再见面。只是在扣扣上说了那么几句话而已,你至于么?

是,我是暗恋他,我承认。

但是,最后,我还是选择了你。

那是因为,我觉得,我真的喜欢你。你知道么?陈潇然。

你真的是很过分~我走了”

陆小年说的有点激动,声音渐渐变得尖锐而哽咽,站起来挣脱陈潇然的手,就要跑走。

只是误解么?陈潇然心里泛起密密麻麻地忧伤和喜悦,迅疾地伸手,拉住她,抱紧她,声音低沉而缓慢。

“对不起。对不起。陆小年,我只是在乎你。

看到你和他说话,我是那么在意,这嫉妒简直让我发疯。

我会控制不住地想,我就是在意。”

“我不想听。你真霸道,你都不应该怀疑我”陆小年推开他,转身就走,哭得很厉害。

陈潇然有点烦乱地揉了揉头发,最怕陆小年哭了,而且还是因为自己,向着陆小年追过去,快跑两步抓住他,“陆小年,你听我把话说完。”

“陆小年,对不起。

我知道是我不好,让你伤心了。

可是,陆小年,我爱你。

我爱你,爱到恨不得你每一分每一秒都只属于我。

每天醒来,看不见你,我都觉得是种甜蜜的折磨。

在我心里,你是那么重要,重要到融入我的骨血。

所以,年,不要怪我”

陈潇然从背后抱住她,在陆小年的耳边忧伤,难过又隐忍地说话。

陆小年听着,从心底里感到喜悦,幸福和快乐。

转身,用力地抱住他,踢他,打他,“大坏蛋,就知道怀疑我。让你不相信我,让你欺负我”

陈潇然任她打,用力地抱紧她,拥抱着这珍而重之的幸福,夹杂着失而复得地喜悦,“对不起,对不起,老婆,我真的是好爱你”

陆小年埋在陈潇然的脖颈间呢喃,“臭小子,我也真的是好爱你”

“我都不知道我该拿你怎么办?我是那么割舍不下你”陈潇然在陆小年耳边忧伤地说话,“我不要误解。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自己真的要失去你,这让我感到很崩溃,特别崩溃,我都要疯了。我都怕自己吓到你,那么强的占有欲,我知道应该给你自己的空间的,但是,我控制不住的在意,我就只想你属于我,完全的属于我。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别人,只有我和你”

“大傻瓜,我就在这里,在你身边。你还在意那些遥远的莫须有的事情,真是霸道的过分。我不知道我给你的不安那么多,我知道我做的不够好。但是,我认定是你,就只是你,再不会有别人,知道么?傻瓜”陆小年

陈潇然亲她,从发丝亲到耳边,由耳边亲到脸颊,由脸颊吻到那温温凉凉的唇瓣,绵长而热烈。陆小年勾着陈潇然的脖颈,热烈地回应他。

“这便是爱么?远比喜欢来的那样深刻,这便是爱,不同于喜欢,让人痛并快乐着。爱是什么呢?让那么多人疯狂到迷恋,只因为你~”

“是的,这就是爱”

陆小年以前,在初中的时候,在高中的时候,在相当长久的岁月里,觉得爱是件很简单的事,觉得只要我喜欢你你喜欢我那就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不就可以了。

看到电视上看到现实中为爱情而纠结而犹豫而烦恼的时候,觉得他们把很简单的东西弄得好复杂。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了,这么随意!

现在,当我遭遇爱情了,当我为情感犹豫迷茫和困惑了,我才发现:爱其实是最难说清的一件事情了。

很多时候,有些事是不能那么潇洒地就说出口的,有些想法是只能自己憋在心里不能向别人说明白的,有些心情是自己才能体会并自己承担的。

才突然发现,在茫茫人海,找到一个我爱你你爱我的人是很难的。

很多人都教我们要坚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要轻易地相信要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要伪装自己。

结果,我们一个个都伪装了,再也找不到真心的。

我总是否定自己,我总是缺乏安全感。我希望有一个人能捕捉我难过的每一个小细节,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件多么不可能的事!

因为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都不了解自己,又怎么能要求别人能懂。

许多人都在爱情的道路上遭遇同样的心情,但是都是猫和老鼠的游戏。

什么时候猫能和猫相遇,然后一路幸福的走下去?

爱真是一件复杂的东西。

我们都生活在现实里,我们渴望着爱又害怕着不相信着,每个说不需要爱的孩子其实都很需要爱。

只是受伤的感觉太难过了!当你爱了,你明白了什么是心痛了。心没有明显的伤口,但是的的确确受伤了,难过了,真正的痛彻心非了!当真正遇到了,就笑不出来了。

但是,爱太难以割舍了,幸福的太过强烈,会造成我离不开你的错觉。

这样说来,爱一个人真的很难。就像我,那么努力还是觉得很难。放不下你!

而且,见不到你,会想念你这是件很痛苦而甜蜜的事,也会开始在意很多事!

所以,陈潇然,我是那么珍惜你。

我也相信,我们会一路幸福地走下去,走过荒漠薄凉的时光,不说永远,就这样简单地走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