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所谓吃醋

那时年少 路桑年 5392 2014-03-29 15:44:09

  为什么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我会这么难过?是的,爱本来就是自私的。你是我的,你的一切我都想占有。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拥抱,和一个牵手。大到精神灵魂,小到身体发肤,都是属于我~

————陆小年

陈潇然渐渐变得忙碌,不止是因为他是协会的干部,还要负责两个专业的联谊。对于,这次联谊,大家都是充满期待的。当然,这也是一个契机,结识新朋友,认识新同学的契机。所以,不管是不是一个专业,和陆小年一个宿舍的苏进进,刘念,林晓月都是决定要来搅合一把。

陆小年的宿舍还专门排练了一个小品。当然,其中,需要一个男生来客串一下男一号。然后,陈洛就自告奋勇地跑来了。

“真是!本来是想让咱俩的小进进假扮的。谁知道,送上来了一个”

然后,那一群都笑了开来。

小品讲述地是一个先生相亲,一见钟情,表白并求婚成功的故事。因为陆小年这一群的一致推荐,林晓月半推半就地就演了这个女一号。

苏进进念独白,陆小年为卖花的小姑娘,刘念是陈先生秘书。

第一幕“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陈先生散步,从远处翩然而来。看见同样在散步的林小姐美貌如花,一见倾心。”

陈先生:我不要相亲,我有喜欢的女子了。

第二幕:林晓月小姐对镜梳妆,哀怨非常。

林小姐:妈妈说,我是要和一位陈先生相亲的。听说这位陈先生长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才比唐伯虎,貌比潘安貌,真真是一枝梨花压海棠。可是,这是真的么?你们相信这是真的么?谁相信这是真的?

第三幕:咖啡馆里,陈先生和林小姐再次相遇,两人攀谈。陈先生惊讶,你相亲的那位陈先生叫什么?

林小姐:姓陈名洛。

“哦,MyGod。我就是,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林小姐望去,果然是一表人才。然后,转头向大众吐槽,妈妈说的真的是真的,太不容易了。

陈先生在一旁甚是绅士的说:“林晓月小姐,嫁给我吧。我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

林小姐听完,喜极而泣。

第四幕:陆小年穿着大花裙子,举着花走进,“卖花啦”

陈先生跑去,把花抱在身前,“哦,天助我也”

“秘书,支票”陈先生接过刘念秘书的支票,潇洒地挥出。

陆小年,斥了一句,“装什么有钱人。”

然后,陆小年举着支票猛亲。

第五幕:陈先生单膝跪地,手捧鲜花,“嫁给我吧”

林晓月,鸡冻,上前一步,把陈先生扑倒了。

第六幕:然后,两人,唱了一遍《今天你要嫁给我》

陆小年,刘念,苏进进伴唱,“昨天已来不及,明天就会可惜,今天嫁给我,好吗?”

谢幕。掌声雷动。

陈潇然在一边看着,看得甚是欢乐。忍不住把手放在嘴边,笑的肩膀都在动。要是现在没人,陈潇然绝对笑的很夸张,陆小年站在头上谢幕,看着那样已经很没形象地陈潇然,对着他动了动鼻尖,“德行”,陆小年完全可以想象陈潇然哈哈大笑地样子。

陈潇然看着在台上还不忘搞怪地陆小年同学,目光悠悠看过去,笑意吟吟地看着她,右手抬起,手指中指并在一起放在唇边,轻轻地嘟了嘟嘴,向着陆小年的方向手指一扬,然后便扬起一抹邪魅的笑。

陆小年看着陈潇然这无限妖娆的样子,真是慵懒而性感。唇上也好似泛起灼热的温度,然后就有点羞囧。“陈潇然这家伙真是。调戏人也不分场合”

陈潇然最喜欢看陆小年这个样子了,双手不无随意地放在裤子口袋里,心情飞扬。

从台上下来,林晓月对陈洛说,“现实中你还没有这么直接而浪漫的告白呢”

陈洛想,“女生啊。”不管了,豁出去了。

陈洛反应很快地跪下,喊的特别大声,“林晓月,我喜欢你”

全场愣了有一秒钟,然后便口哨声,起哄声四起。

林晓月都没反应过来,看了陈洛一眼,嗔了句,“傻子”,然后心里就开始甜蜜起来,无限放大,满是欣喜。

全场都开始起哄,抱一个抱一个。

陈洛也难得地强势起来,走上前,重重地抱了林晓月一下,然后还在原地转了两圈。

林晓月咯咯地笑了开来,陆小年知道,那是飞扬的幸福。

陆小年坐在座位上看大家玩得一脸开心,自己也玩得很欢乐。不经意间,暼过角落,那是陈潇然熟悉的身影。

陆小年无意地望过去,却分明看见那抓住陈潇然手腕地纤纤玉手,那般鲜明地印在左边手腕上,只见陈潇然极快地挣脱,然后便是争执,转身,远走。

陈潇然走出教室,用右手按住左边手腕转了两圈,“怎么这么让人不自在呢,这是让人给吃豆腐了么”,陈潇然自言自语,有些气闷地解了解领带和衬衣,有点无语。

不经自己同意,就敢如此抓住自己的手腕,这是女生会做的么?

“真是。这都什么人啊这是,要不要这么彪悍,果然还是自己家陆小年比较好。”

不得不说,其实在某些方面,陈潇然觉得自己是有心理洁癖的。

就比如说,陈潇然不喜欢用别人的东西。在公寓,有些东西,大家都是你用我,我用你的。但是,陈潇然不行,陈潇然用必须得是自己的。陈洛总说陈潇然,“天天这么在意自己的形象,日子比女生过的还精致。真是不可原谅”。

还有,陈潇然用洗发露只用采乐的。陈潇然不喜欢别人,尤其是没好感的某些人,和自己说话。其实,要真是讨厌一个人还是挺难的,最多也就是不喜欢。

而且,陆小年还发现,陈潇然真是接触起来,坏毛病还挺多的。

吃饭的时候,挑食。每每吃早饭,是必须要喝粥的,咸的都吃不下去。

每每吃中餐的时候,吃米饭是最明显了,最不喜欢吃的菜就是豆角。陆小年属于不挑食型的,而陈潇然则属于很讲究型的。陈潇然讲究饮食均衡,陆小年就不行了,碰见自己喜欢吃的,能吃得要撑死。每每陈潇然都说她,“饭吃七八分饱就行了,暴饮暴食对胃不好。”

然后陆小年就一脸委屈地看着他,“可是,陈潇然,这真的很好吃呀。而且,不吃完,好浪费。”

隔三差五地时候,陈潇然喜欢吃一次比较精致的中餐,要求餐桌上是一定要有肉类的。每每陆小年都会和陈潇然抢,陈潇然总是抱怨,“学校的饭真是太难吃了,等有机会了,我做给你吃”。

陆小年啃着鸡腿,瞪大眼睛看他,“你还会做饭?”

“这不很明显么?我都已经说出来了”陈潇然一边津津有味地吃菜,一边回答陆小年。

“能吃么?”

“那必须的”陈潇然回答的很随意,抬眼就看见陆小年满是不可置信地一张脸。

手起筷落,不轻不重地就打在了陆小年的脑袋上,“不相信的这么明显。”

陆小年嚷嚷着要打回去,“本来就是。男生做饭本来就稀奇”

“改天见了你就知道了。还有,凡是饭店,能当得上大厨的,大部分不都是男的。”

陆小年一想,“唉,真的耶。我以前咋没发现呢”

“笨。”

陆小年正准备反驳,你才笨呢。陈潇然紧接着一句话就扔过来,“你们女生也不见得多会做饭,现在一个个都娇生惯养的”

“谁说的?我就会做”

“哦?俺家的小年同志还会做饭?会做什么啊”

“家常便饭那完全没问题了”

“是吗?”陈潇然笑的眯了眯眼,陆小年看了看一脸奸诈地陈潇然,怎么突然有种不详地预感。

“老婆,那以后家里的厨房就交给你了”

“。。。果然,在这儿等着呢”陆小年满脸黑线,一脸控诉,“陈潇然,你丫,你也太阴险了”

“老婆的手艺我很期待呀”陈潇然咬着筷子一脸地口水样。

陆小年认命地鼓捣着眼前的白米饭,陈潇然这厮完全没听自己说话,自己在那儿幻想呢。

从此,陈潇然就念念不忘陆小年的饭。

陈潇然在男生中,属于爱干净的男孩子。每次衣服都洗得很勤快。穿起来,和身上的味道混合,形成一种很清新的香气。

“陈潇然,你这是喷的什么香水?好好闻”陆小年趴在陈潇然身上嗅来嗅去的。

“谁没事喷那些乱七八糟的”陈潇然看了看眼前可爱的小女生。

“。。。没天理”

“老婆,你这样特别像一只毛茸茸的哈巴狗”陆小年抬头,上去就是一巴掌“说谁呢?找死。不是小猫就是小狗,你当养宠物呢”

“。。老婆~”

过了半晌,“老婆,你闻什么呢”

“陈潇然,你身上真的好好闻呀”

陈潇然把她捞起来,“傻丫头”

陈潇然穿衣服的时候,就喜欢穿衬衫。陆小年爱死了陈潇然穿衬衫时候的样子。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穿在身上,陆小年都会拿手机在那儿对着陈潇然猛拍,以示留念。陈潇然穿紫色的时候,最妖娆而性感;穿白色的时候,最阳光而清冽;穿花格子的时候,最休闲而随意。在陆小年看来,真的各种范儿。陆小年托着下巴在想,“难道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么?”呵呵。

现在回到几分钟前。

李香,从联谊晚会的开始一直都特别关注陈潇然,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有独特气质的男孩子总是莫名的喜欢。李香觉得其实自己是需要勇敢一把吧。

看陈潇然走到角落里,倚墙而立,身姿潇洒,卓然不群,便走了过去。

陈潇然抬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点排斥这个女生。她并没有特别地得罪自己,但是,很明显,她不是自己所能接受的类型。怎么看都怎么觉得,怎么这么装呢?

“说说话可以么?”

“对不起,我没时间”陈潇然本来慵懒的站姿直起,迈步欲走。

李香下意识地伸手,便抓住了陈潇然的手腕。李香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前方传来冰冷的声音,“放手”

陈潇然皱眉,这女生有点随便。然后,略为用力地甩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希望再发生。”

“等等。我想我喜欢你”

“可是,我不喜欢你”陈潇然转身,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李香看他那么决绝,不留余地,心里百味陈杂。一脸黯然地回到座位,追求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原来是这般痛苦么?是啊,既是无缘,何必强求。

陆小年远远地看着陈潇然有点生气地走出去,果然么?哼,就知道拈花惹草。然后,那样的场景映在自己的眼睛里,一遍遍回放,竟是那般刺痛。

陆小年的性格有点小分裂,说不上外向还是内向,喜怒虽形于色,但却是保持沉默心事沉郁的那种个性。

陈潇然回来找陆小年的时候,陈潇然能明显地感觉到陆小年的隔阂,介怀,手都不让牵。陈潇然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了陆小年。明明刚刚还好好的~

问了也不说,陈潇然揉了揉脑门,心情也有点不好。女生的心思果然是很难猜。陆小年闹小脾气的次数也不少,陈潇然以为陆小年指不定又怎么多愁善感了,也就任她闹。就这样,不冷不热地冷战了几天。最后,陆小年还是这样冷冷淡淡的样子,陈潇然就纠结了。

课下,还是陈潇然找到了陆小年。

“喂,我说,陆小年,你又别扭个什么劲?”

“我没事。我只是心情不好”

“你那明明就是有事的样子,还跟我倔”

“我说没事就是没事”

“你明显的口是心非,我还看不出来么”

“是。我是口是心非,你不是也是”

“我怎么了?”

“你自己做的事你不清楚么”

“我做什么了我,你至少让我是个明白鬼呀!好端端地,就跟我冷战了,你以为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呢?”

“好吧,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反正又不是我不对。我说陈潇然,你口口声声地说爱我,喜欢我,还去招惹别人~~”

“我招惹谁了我”,陈潇然仰天长叹,“你要实在说有的话,也就你一个”

“如果你不喜欢我了,给我说就行了。”

“我什么时候不喜欢你了”

“这两天你都不理我”

“不是你先不理的我么?”

“那你还喜欢不喜欢我?”

“我本来就很喜欢你”

“才怪。那天我都看见了,那个女生牵了你的手腕”陆小年嘟嘴,“陈洛说了,你们上课总坐一起”

“陈潇然,你想脚踏两只船么”

“我靠。陆小年你也太能想了,哪跟哪啊这”

“你要是喜欢她,我肯定不会拦着你。你不用怕我缠着你,还瞒着我”

“不是。我说陆小年,你说的能靠谱点呢。哪个啊?我都不知道,你都给我安罪名了”

“就那天联谊的时候,我看见的那个”

陈潇然愣了下午,想了会儿,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以手扶额,总算是明白陆小年这丫头纠结的什么事了。我嘞个去,这也太那个撒了,出乎意料了。

“不是。我说,陆小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除了是一个班的,其他任何关系都没有”

“我不信。没关系能拉手么?”

“等等。陆小年,你这是吃醋么?”陈潇然看着那边扯着衣服的陆小年。

“才没有。你才吃醋呢?我是会吃醋的人么?你爱喜欢谁喜欢谁”

陈潇然被陆小年绕得头都大了。

“老婆,你能别这么大方么?”

陈潇然伸手拉过来还在别扭当中的陆小年,禁锢在自己身前,“听好了,这是信任问题。你得相信我”随后,陈潇然简单地把当天的情况说了一下。

“真的?”

“傻小年,当然是真的”陈潇然接着说,“以后,心里有什么事就给我说。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任何的误解。弄了半天,这几天你心里憋着的是这个事啊”

陆小年低着头,偷瞄陈潇然,实在是有点丢人,“照你这么说,那都是莫须有的事儿了”

“那是当然了。还会有别的可能么”

陈潇然松了口气,“弄了半天是为这事儿,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陆小年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误会了陈潇然。

然后,就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是不是很不对,然后就慌忙地语无伦次地解释,“陈潇然,我并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亲眼看到了,然后心里就很难过。你看,我以前还从来没有这么难过过!我不是故意的,你心里~~~”陆小年说着说着就有点哽咽。

陈潇然甚至都有点感同身受,把陆小年按在自己的怀里,安慰着陆小年,“你肯定觉得怀疑我,我会心里特难受吧,心里会介意。傻小年,你怎么想的我都知道,好了,别哭了”陈潇然抱着陆小年用鼻子蹭她,“你看,你这么在意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但是,她喜欢你”

“这我都管不了了,谁让你老公我魅力这么大呢”

陆小年伸手捶他,“还是这么不正经”

“那以后她还牵你手,怎么办?”

“把她赶走,我的手只让老婆一个人牵”

“切~~~我才不稀罕”

“老婆,我求求你,稀饭稀饭我吧。你不稀罕我谁稀罕我啊”

陆小年听陈潇然在那儿夸张地说话,转瞬就破涕为笑,“就知道贫嘴”

“你看你,哭哭笑笑地像什么样子”陈潇然逗她。

陆小年才意识到,忙用手捂了脸,“不要看,陈潇然,现在好难看的”

陈潇然低头亲她,“梨花带雨的,最好看了。老婆怎么都好看”

陆小年低着头躲他,最后赌气的来了一句,“陈潇然,你是我的”

“哦?那刚才谁那么大方/还让我喜欢别人来着”

“我不管”陆小年索性耍起赖来,“总之,以后不准拈花惹草,不准看美女,不准再和别人牵手。被人牵也不行。”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我都惟命是从。。。”

陆小年扬眉,“这还差不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