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再相见

那时年少 路桑年 5532 2014-03-29 15:44:09

  人果然还是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就像我喜欢你,甚至想爱你,与你一生执手,而这些,你却从不曾知道。

陆小年你说,为什么不是我先遇见你?都说爱情和遇见时间的早晚没关系,可既然没关系,为什么你却不是我的?

如果我有一台时光机,我想我会不停地穿梭,回到有你的时光里。

——程子言

陆小年以前读《诗经》,诗经里常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失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之语,想必能让程子言辗转反侧的姑娘必是不同凡响。

要是只是个普通人,早被程子言那冷冷淡淡的模样给吓跑了。

就算是个不一般的女子,想必寤寐失服的人也不会是程子言。

可是,陆小年忘了,程子言也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少年,会有喜怒哀乐,少年该有的心动亦有。只是在陆小年的眼里,程子言才这般不同,惊艳了时光。

陆小年每每想到这里,都有点说不清楚的情绪。

“程子言,将来的某一天,你总会遇见自己喜欢的女子,也会像平常的少年一样成长为那般卓尔不群的样子。

也许会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每每想到这个遥远的将来,虽然是遥远,但是,我还是觉得,能嫁给你的那个女子,她真幸福。”

“程子言,你有喜欢的人么”

程子言望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可爱女生,却是分外的惆怅。

“有啊”

“那她是什么样子的”

“她啊,头发长长的。走路还很慢,很迷糊,反应也很迟钝。她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眼睛大大的。有点笨,和她在一起,很安心,很自然,岁月静好”程子言就这般想起了陆小年。

“哦,那你们怎么没在一起”

“她啊,她考去了z大,我也没有来得及告诉她”

“现在多发达了,一个电话过去,一个短信过去,就可以”

“我想当面告诉她。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我都不想错过”

“她真幸运”

“怎么?”

“被你这么优秀的男孩子喜欢”

程子言看了看远处暗下的云天,不置一词。

程子言来的时候,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

程子言并没有提前告诉陆小年,自从上次在网上遇到,竟再也按耐不住想念的心情。然后,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跑了来。

程子言坐上车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的景物变幻,心情也跌宕起伏。

“陆小年现在到底成长为什么样子”

站在Z大的门口,巍峨雄伟,气象万千。程子言有那么一点遗憾,“这本应该也是我的大学”

陆小年刚走出教学楼,就听到口袋里短信的震动。

陆小年看了看手机,有点意外,十分意外,居然是程子言的信息。

点开,上面写着的是“陆小年,我来看你了。现在你们学校门口”

陆小年有点受宠若惊,程子言的到来,是自己始料不及的。

虽然一直电话里说“有时间了,我就去看你”,但是,陆小年细细想来,自己一直忙的不可开交,也具体没有去看程子言的时间。

程子言虽然也一直说要来,但是管理得实在严格。所以预期的见面总是没有,这时的到来绝对是个surprise。

陆小年向来不是聒噪的人,联系的时候也很随性。想起来就联系,想不起来那就是好久不见的问题了,和程子言亦如是。

每每程子言打电话的时候,总会抱怨,“陆小年,你忙什么呢?总不见你打电话”

“耶,这么说来,的确是好久了”

“该当何罪?”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平时也都是这样子的”

“这倒也是”

陆小年电话打过去,“你在哪儿?我这就去找你”

那边有一瞬的沉默,最后只是说了两个字“正门”,然后便是一阵盲音。

陆小年撅了撅嘴,“程子言还真是老样子,言简意赅的,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稍微整理了一下仪表,简单的抓了抓头发,就去正门了。

陆小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雀跃,心不受控制地开始跳动。好久,没有见到程子言了。他该是要怪我。

陆小年走过去的时候,远远地便看见程子言一身休闲,不无随意地立在那里。程子言气质越发的清冷,脸上带着些长途跋涉的神色,虽然有些疲倦,但是眸光仍是清清亮亮的明晰。

陆小年走近,看着程子言,想了半天,还是说了句“好久不见”,明明还有那么多的话要说。

程子言看着由远而近的陆小年,感觉像走过了好几个世纪。

那谁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我和你这么多的日夜不曾相见,是隔了多少秋。然后对着你,说一句,“好久不见”

陆小年坐在音乐舒缓的咖啡厅,看着一桌之隔的程子言,程子言理了很规整地短发,穿了花格子的衬衫,一派休闲中透漏出一股沉稳的力度。程子言的手还是修长的白皙,连自己都有点自惭形秽。

陆小年,不仅在想,这样的程子言,会是什么样的姑娘才能配的起。

在程子言的面前,不得不说,陆小年是有些自卑的。

在程子言看来,陆小年的变化还是很明显的,看上去又长大了。少了几分小女孩的青涩,多了几分女生的柔美。放眼望去,赏心悦目。头发柔柔地散在两侧,程子言受蛊惑般,牵起一缕垂下的发丝,问了陆小年一句,“可有想我?”

陆小年点头,“当然。总会想起。”

陆小年觉得,人存于世上,总是有牵绊,挂怀的东西。

这种情感,无关风月,只是因为是你。

程子言于陆小年,就算不是亲密相绕的关系,但,却是如何割舍不下的。

难道,只是因为你是我的陌上花开么。

“你在民航怎么样?看你天天在电话里抱怨”

“还行吧。已经渐渐适应了~”

“那就好。亏我还一直担心你”

“你该操心的是你自己吧,迷糊虫”

陆小年撅了撅嘴,有点不满,为什么一个个都是这德行,秦小英是这样,就连程子言也如此,自己过的其实还挺好的。

“。。。”

“对了,陆小年,有件事我想我该告诉你~~~”

程子言话音未落,电话却蓦然想起。

陆小年看了看,原来是陈潇然的来电。

陆小年心中暗叫不好,把和陈潇然一起吃饭的事情完全给忘了。

陆小年有点忐忑地接起,果然那家伙没好气,不等陆小年说话,就噼里啪啦地数落起了陆小年。

“在哪儿呢?电话响这么久都不接,还有,不在地方乖乖等我,瞎跑什么呀”

“那个,我说陈潇然,这个是有原因的”

“在哪儿呢?我去找你”陈潇然发话。陆小年有点挫败,陈潇然压根没心思听自己解释。

“xx咖啡馆”

话音刚落,那边电话已挂断,连多说一个字的机会都没有。

陆小年从耳边拿下电话,看着屏幕,还不忘说句“这家伙真是,找死~~”

程子言看着脸色变幻多彩,鲜明生动地陆小年,“这丫头,还有这一面么?看来,自己错过了很多”。

望了望楼下车辆川流不息,行人你来我往,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低语,“陈潇然么”

陈潇然到咖啡馆的时候,目光大概扫了扫,就看见背对着自己而坐的陆小年,那的却是她常坐的位置。

只是,对面多了一个清而俊冷的少年,有些始料不及,少年低头和陆小年轻轻地说话,看着相谈甚欢的模样。

陈潇然突然觉得很不爽,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心情,意态悠闲,“自己,总不能输了他,不是”,迈开从容不迫的步子,走了过去。

程子言看着走过来的少年,与以前那远远一瞥有许多不同,但直觉上想来,这本该是陈潇然,如此这般优秀的少年,眉峰深刻,眸光悠远。

其实说来,正儿八经的还是第一次相见。想到此,程子言下意识地眯了眯眼。

陆小年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楼梯的方向,就看到陈潇然翩然而来,招了招手,“陈潇然,这边”

程子言听了,“果然,是他”

从认识陆小年开始,陆小年说的虽不甚多,但也知道陈潇然的存在。他就像一个影子,从始至终,出现在了陆小年的生命里。那般,让人在意。

陈潇然在陆小年的身边坐了下来,对着程子言微微颔首。

陆小年很不满的撅着嘴,“陈潇然你为什么不坐在里面,来了还抢我的位置”

陈潇然摆了摆口型,“我乐意”。

任陆小年纠结,陈潇然不理她,对着程子言,说“我叫陈潇然”

陆小年忙插话进来,拉了拉陈潇然,“哦,对了,他是程子言。我高中同学”

“我知道你,陆小年曾经给我说过”程子言接了句。

“哦。这丫头还提过我?”陈潇然有点意外,“我说陆小年,说我什么坏话了”

“没说什么。”陆小年才不会告诉陈潇然她把他小时候穿裙子的事情给程子言说了。

程子言当时还说,“这真是奇葩啊。”

陈潇然要是知道,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看着陆小年有点心虚,陈潇然心里就有点底,“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你,别听她胡说。看着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地坐在这儿,你就知道陆小年说的多不靠谱了”陈潇然对着程子言来了句。

程子言低笑了两声,说话还是这般简明扼要,“那是自然”

“我饿了,陈潇然”陆小年揉了揉肚子,有点撒娇。

程子言有点恍惚,这些小情绪,陆小年好像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呈现。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直都是张寂然的脸,就算是欢喜,也不会表现的这般鲜明。

“好。这就去,让你乱跑”,向着对面望过去,“走吧,一起”程子言点头,起身,情绪暗涌。

一闪而过的痛楚从眼中划过,只是这些,粗枝大叶的陆小年从来没有发现。

程子言暗叹,终究是错过了么。聪明如程子言者,其实早就应该从陆小年的只言片语中明白,看到那些隐晦而直接的句子,自己心里总是不愿就这么相信。

现在,终于是明白了,然后,心就不受控制的开始疼痛。

陆小年你说,为什么不是我先遇见的你?人们常说,爱情和遇见的早晚并无多少关系,可既然没有关系,我也同样地遇见了你,在最美的年华,为什么你还是没有成为我的?

我在那么遥远的地方,想方设法地用一切你知道的不知道的方式关注着你,守护你。

最终,也还是没能留下你,让你成为我的你。

其实陆小年向来敏感,个性也多倾向于多愁善感。每每陆小年多愁善感的时候,陈潇然总在旁边,能一阵见血的,十分中肯的话来形容陆小年。

陆小年读“人生若只如初见”。

陈潇然都会接下去,“何事秋风悲画扇”。

但是也仅限于自己的情绪。

也许,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能难过许久。却从来没想过,只要是人,这种情绪都会有。

陆小年从来没有站在程子言的立场,来考虑,来想,什么时候认识到熟悉,熟悉到我无条件地相信你。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陆小年是个很单纯的好姑娘。”程子言带着回忆的口吻想起了过往。

“好什么呀,特别爱睡觉。爱闹小脾气,还特别懒,做什么事都慢吞吞的,缺点毛病一大堆”陈潇然接话。

程子言捂着嘴笑的有些隐忍,还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陆小年。

陆小年在旁边很哀怨,“陈潇然你能说的再离谱点么”

“你就这样,还怕我说么”陈潇然回过去。

“你~,我那么多的优点你怎么没发现?”

“没发现。”陆小年就追着陈潇然打,“你~”

程子言慢悠悠的走在后面,看来,该告诉你的有些事已经完全没必要。

程子言要走的时候,陆小年挽留,“玩一天再走可好?”

“我来只是为了见你,现在你已经见到了,你也过得很好。”

“你真折腾,那么远的跑来了,总得要休息一天”

“我还得回学校报到,行程本就安排的紧。”

“好吧,我去送你”

程子言回去的时候,陆小年非得拉着陈潇然去送别。

按陆小年的话说,“程子言,你跨越千山万水的跑来了,我送送这本来就是应该的”

陆小年在车站跑前跑后地去买水,程子言在这个空档看着陈潇然有点欲言又止

“你们。。。”

“恩,我们在一起”

陈潇然像知晓程子言心中所想,接了一句。

程子言笑的有些莫名,心中疼痛“果然”

陆小年回来,对程子言说,“有时间我真的会去看你的”

“好。”

“看好自己的包和贵重物品”程子言单肩挎着背包,很快的融入人群。

身后,是悲伤散落的声音。

程子言是何其骄傲的一个少年,“陆小年,你不知道么。你就是我的贵重物品!”

耳边蓦然想起周杰伦的歌,“怎么隐藏我的悲伤,失去你的地方;你的发香,散的匆忙,我已经跟不上。”

陆小年,你知道么?不管我怎么看,都觉得别人没你好。

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我们是不是过早的相遇,是不是我没有在对的时间里遇见你。

错过了么?

也许此生再也无法牵你的手,再也不能和你做我所希望的事。

这真让人伤感。

你相信绝望里会开出花来么?我不相信。

当时坐同桌的时候,是离你最近的时候。我若有若无的感觉到你的气息,我也相信做远比说出口来的好。

所以,每天早上我都会给你买粥,看你慢慢地进食,我就会很高兴。

看你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样子,我就觉得你特像一只偷懒的波斯猫。

晚上新闻联播的时间,学校的多媒体总是会打开,班长总会问,“大家是想看红楼梦还是新闻联播。”

你总会大声地说,“红楼梦红楼梦。”

从此,我就知道了你喜欢《红楼梦》。

你总是说你喜欢上语文课。

在初中的时候,语文总是会考四大名著。你都很乖乖的听老师的话,那时候的你一知半解地读完了红楼。

第一遍的时候,你专挑林黛玉和贾宝玉的情节来看,黛玉死的那章以后,你都伤感地不想去看。你说你最不能释怀的那个章节就是“病潇湘魂归离恨天”。

你想不明白,在那朝暮相处的日子,宝林二人是如何成为了知己。

你说,你看第二遍的时候,你看完了整片文章。你从第一回认认真真地读完第一百二十回,你才知道曹雪芹是多么伟大的一个小说家。《红楼梦》为什么能成为小说中的巅峰。

渐渐地,你读了第三遍,第四遍,第五遍,每次和我说起红楼梦,你总是滔滔不绝,手舞足蹈。

在那一段时间,我们学课文,“《林黛玉进荣国府》,你才有机会看了电视剧,从此,你特别喜欢陈晓旭”

你还说,你心中的林黛玉就该是如此,你觉得演薛宝钗的那个人脸太过小巧,而且一点也不丰腴,一点都不像形似杨贵妃的薛宝钗。

你看电视的时候,总是用手支起下巴,仰着清秀的脸,我总是笑你,你这样呆呆的表情像极了咱们生物课本上那个先天的21三体综合症。然后,你会一脸鄙视地望过来,说一句,“程子言,别太过分”。

我笑着问你,红楼梦里,你最喜欢那个?

你总说,“必须的,林黛玉啊”

“老师都说了,林黛玉才情虽高,但是爱耍小性子,刻薄,任性。孤标傲世,清高自诩”

你总反驳,“你懂什么?她们怎会明白黛玉的心”

我给你说,火影忍者如何如何好看?鸣人,佐助如何如何?

你总说你没看过,不感兴趣。动画里,就喜欢看《头文字D》

我还知道你喜欢读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班里那么多人喜欢读青年文摘,你总说读就要读《文化苦旅》这么有文化内涵的东西。

你心情高兴地时候总是唱歌,而且自然而然想起来的肯定是周杰伦。

陆小年,你看,我知道这么多的你,认真学习的你,黯然神伤的你,滔滔不绝的你,简单复杂的你,矛盾单一的你,辩证统一的你,这么真实可爱的你,如今只能存在于我的记忆里。

反复放映,挥散不去。

坐在飞驰的列车上,我都在想,我多么希望我有一台时光机。

如果我有一台时光机,我一定会不停穿梭,只为了能回到有你的时光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