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感动的再聚

那时年少 路桑年 5038 2014-03-29 15:44:09

  我们走在如诗如画的时光里,我才知道青春飞扬的美好,是这么难以言喻。所以,我倍感珍惜。

——————陆小年

“我请你去看电影吧,陆小年”

“在电脑上不是一样看”

“在电影院看,和在电脑上看那能一样么?”

“怎么不一样?”陆小年白了陈潇然一眼。

“那要是一样,电影院都没人进了,早关门大吉了”

“。。。”

“去吧,陆小年,我票都订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龇牙”

“外面天好热”

“没事,电影院很凉快”~zZ

陈潇然很纠结,“为什么看个电影还得我求着你去?你不应该高高兴兴地蹦蹦跳跳地拉着我去么?”

“喂,陈潇然,你老有意见?谁说我不高兴了?我高兴的很,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这叫内涵。懂不懂啊?”

“恩,懂了”陈潇然郑重其事地点头。

到影院以后

“陈潇然,果然很凉快”

“是吧是吧,没骗你吧。早给你说了,还要死要活的不来”

“我这不是来了么”

“还有脸说,我这是死皮赖脸地求来的”

“你可以不求?”

“不行的。天底下就你一个老婆,不求你求谁去”

“陈潇然,我们看哪部?”

“我看看”

“老婆,你说看哪个?”

“要不,我们看动画片好了?”

陈潇然黑线,→_→,“在家天天看海贼王没看够么?”

“没啊,再说了,这是《冰河世纪》诶”

“老婆,咱看别的吧?pleaseyou”

陆小年一看陈潇然这撒娇的样子受不了。

“好了,好了,你选吧”

“《世界末日》好了,科幻的。”

“好,我没意见。”

“陆小年,吃爆米花么?”

“不吃”

“陆小年,吃QQ糖么”

“不吃”

“。。。陆小年,你到底吃什么?”

“我要喝可乐。”

“。。。”

“喂,陆小年,看着有没有很震撼?”

“恩,场面宏伟,气势恢宏,视觉震撼。你没发现么?陈潇然,有时候毁灭也是一种波澜壮阔,很是壮观的绝美。陈潇然,要真是世界末日了,你会做什么?”

“我还真没想过。如果我知道世界末日这一天的话,我想我会和你一起,静待世界末日的到来”

“恩,我想我也会这样的。陪在你身边。”

陆小年一直在想一件事,想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好像小时候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那时候只知道什么好吃,怎么玩?没有爱与恨的定义,没有喜欢不喜欢的考虑,没有生活的概念。

如果一个人就这样消失了,对这个世界而言,并没有什么不同,太阳照常升起,花儿依然开放,树木也仍然会渐渐繁盛,周而复始。。

一切都在这个既定的轨道上发生,一切又有什么不同。我想不同的应该是不同的人生吧。世界的神奇就在于此,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件事物也都是不一样的。

今天陆小年突发奇想,在空间就问了一句。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那最后一天你会做什么?——

陈潇然回:傻了吧,早知道不看世界末日了,让你想到现在。

陆小年回陈潇然:我是说真的,说不定那天真是呢,毫无预兆地就来了。

陈洛回:最后一天啊,会呆在家里。陪老爸老妈,如果有老婆的话,就带上老婆一起陪老爸老妈。要不,学学达芬奇所创作的《最后的晚餐》什么的,这样想的话迎接世界末日也不错啊。

陈潇然回陈洛:我去。你大爷的,终于舍得出现了。我还以为你和都叫兽一样去星星了。天天玩消失,哥都没怎么见着你。

陈洛回陈潇然:你丫陈潇然,你还有脸说我,你不也一样?还有,你丫跑的很快啊。把我一人留这边了。

陈潇然回陈洛:那不是哥有事么?

陈洛回陈潇然:@陆小年,他所说的有事就是回去见你,陆大美女,你说我是多想鄙视他啊。你说我不应该鄙视他么?我就应该鄙视他。

陆小年@陈洛:随便鄙视,本姑娘才懒得管。

陈潇然@陆小年:我说陆小年,你得跟党,也就是我,时刻保持统一战线,你怎么能这样啊?好桑心呀。

陆小年@陈潇然:伤心个屁。

陈洛@陆小年:哈哈,淑女会这么说话么?

陆小年@陈洛:我可没说过我是淑女,正儿八经地淑女,你家林晓月才是呢。

李暮雨回:如果世界末日啊,这样最好了,省得我天天都在想怎么才能悄无声息地从这个世界消失。真是无聊而又漫长的暑假。

李暮雨@陆小年@陈潇然@陈洛:哥们儿,开学了聚聚?

陈潇然回:很随意,完全没问题。

陈洛回:Noproblem。

陆小年回:你的哥们儿为什么还有我?我可是货真价实地美女。

李暮雨回陆小年:在我眼里,你就跟无性别一样。陈潇然,我这么说你没意见吧?

陈潇然回李暮雨:我当然有意见了。是吧?陆小年。嘿嘿~

李暮雨回陈潇然:→_→我和陈洛一样鄙视你。

林晓月:小年啊,终于快要可以回去了,这就是黎明前的黑暗呀。

陆小年@林晓月:坚持就是胜利,林晓月,你要挺住啊。活着回来见我。

林晓月@陆小年:那必须的啊。不就几天的事儿么?这都是小黄瓜一碟。

苏进进回:要是世界末日了,我就拉着李暮雨去跳楼。

李暮雨回苏进进:-_-#苏大小姐,你饶了我吧。我可以做牛做马的。

苏进进回李暮雨:我让你做牛做马了么?天堂有路你不走,你非得想着下地狱,我不得跟着么?

李暮雨回苏进进:-_-||

刘念回:我看了一下大家的唇枪舌战,所以,我很明智地选择了默默飘过。

陆小年回刘念:别飘了,每次都飘,再飘我可不认识你了。

林晓月回刘念:就是。你这消失的时间也很长。

苏进进回刘念:你都不应该默默无闻。刘念,太低调了不好,你学学人家陆小年。

陆小年瞬间不忿了,回苏进进:爱爱爱,苏进进,我也很低调的。

不日,这一群果然坐在学校的餐厅集体吃鸡蛋面。

林晓月感叹,“果然还是学校的味道好。吃着太好吃了”

陆小年说她,“林晓月你也太夸张了,别感叹了”

“让你连着吃一个月的米试试,那日子都不是人过的”

“。。。”

“哦,对了,陆小年,你仔细看看,我黑没有?皮肤有没有变得不好。哎呀,我发誓我再也不出去了。太受罪了”林晓月化悲愤为力量地埋头吃面。

“我说,同志们,知道我现在最想说什么么”苏进进吼了一嗓子。

“什么”刘念问。

“米娜,我真的是想死你们了。呜呜呜~~”

陆小年,林晓月,刘念的脑门上一排乌鸦飞过。

“我说,有没有很假?”陆小年目不斜视。

“是的,太假了”

“严重同意。”

苏进进看这仨人那一脸无感,没有一点感动的表情就气愤了,“我怎么这么鄙视你这三只,三只。。。”

“三只什么!本来就很假,咦~~~咦~~”陆小年往后躲啊躲啊。

陈潇然赶紧从背后揽住她,“别往后了,在往后点,你都掉凳子下面去了”

陆小年坐好,喝了口水。

苏进进以很危险地眸光望过来,“陈洛???恩,很假么”

陈洛埋头,猛吃面。心里默念,“说什么?我没听见”

“李暮雨???恩”埋头吃面中,没听见。

“苏进进,在恶心扒拉的我都吃不下去了。”陈潇然说她,果然气场强大。

“你懂什么呀?我这是抒发一下长达三个月以来对你们的思念之情。”陆小年插话,“亲,其实是两个月”

“6、7、8三个月”

“6月底才走的好吧”

“别插话,陆小年,我还没说完呢”

“我对你们的思念之情,犹如那江水滔滔,川流不息,连绵不绝。恰如那一江春水。。。对了,那首歌怎么唱来着,Oh,我想起来了,思念是一种病。。。”滔滔不绝中

刘念在下面举着牌子,“请不要放弃治疗”

“为嘛我身边有个深井冰,我愣是没发现”陆小年吐槽。

“陆小年”苏进进怒视。

李暮雨摇着头无语。要是从这一点来看,苏进进的活宝气质完全和陈洛有一拼。这还真是奇了怪了,他俩居然没成一对。想到此,李暮雨看了看林晓月,暗暗吐槽,“果然还是性格互补点好,太相近了不好”吃面中。

“╮(╯▽╰)╭,大二了啊,你说这算不算时间飞逝,我总觉得才刚认识不久”陈洛有点惆怅。

“白驹过隙”陆小年接了句。

“白云苍狗”刘念接。

“我说,这对成语呢?有意思没”

“其实,这样无聊的日子还挺好的”

“为嘛我一大三,我就觉得自己老了好多,离别将至的赶脚”李暮雨感叹。

“你才大三你就这么说,让人家大四的怎么活啊”苏进进白了他一眼。

“就是啊,李暮雨,你都大三了。我还一直以为你和我们一样,是大二来着”陈潇然挤兑他。

“找死。你,哥一直都是学长来着,也就你拿我当大二的小盆友”

“唉唉唉,那谁,李暮雨,你就从了我吧。你这天天让我追着也不是事儿啊”

“打住打住啊,苏进进。咱能别提这事儿么”

“我提这事儿怎么啦”

“我不想考虑这事儿,你还是找别人吧”

“别人本姑娘都看不上眼”

“你能像个普通的姑娘一样,害羞矜持一下么?你总是能雷着我”

一圈人看着这俩你来我去,看的津津有味。

李暮雨扫了一眼,“转移阵地吧,对着一堆剩菜残羹的都老有兴致”

陈潇然拉起陆小年,“走,逛校园去”

“咱学校有什么好逛的”

“那你说”

“同志们,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没什么好的建议,晒太阳吧走?”陈洛接腔。

林晓月立刻躲了出去,“你自己去吧”

“陈洛,你真有品味啊,大暑天的晒日光浴”陆小年斜着眼看他。

“陆小年,现在都九月份了啊,夏天即将过去,话说,不是说前两天立秋了来着”

“。。。至少还得热一个月”

苏进进说“再热有我们热么?出去的这两个月才叫一个水深火热呢”

“你知道不?陆小年,南方的宿舍一点都不好,都说没有空调活不下去的,我能活到现在,你说我得多顽强啊”

林晓月一听,就来了脾气,“就是就是,宿舍里安的是那种特别拉风的摇头扇,呼啦啦的噪音震天响,总之吃不好睡不好还累得要死”

“恩,就是这个情况的”刘念一锤定音。

陆小年听的很庆幸,“还好,我没去。哈哈哈”

“你就幸灾乐祸吧你就”苏进进有点无语。

“别转移话题,我说建议呢建议呢”陈潇然对着众人一一望过去。

“走,篮球去吧,哥们儿”李暮雨把陈潇然勾过来。

陈潇然向陆小年望过去,陆小年松了松手,“去吧”

“那你了?”

“我们,打乒乓球好了”

“那走吧,反正乒乓球就在篮球场边上”

“欧也,转战篮球场”

陆小年打乒乓球的水平实在是不敢恭维,苏进进坐在篮球场边上看李暮雨打篮球。

李暮雨,李暮雨

哎,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女生的矜持呢?你看我现在坐这儿就挺安静的。

你篮球打的真好。

你带着黑框眼镜也很好看。

你穿上篮球服,带着运动的青春,挥洒热情,这样的你我还真是不想放弃。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样子。打打闹闹的,更像哥们儿。其实,我想做你女朋友来着,才不要当个哥们儿。

和你的相遇就像是一场梦境。你走过来,对我说,嗨,你好。

然后,你看见了我,我看见了你。

你是我喜欢的少年,但却是我不了解的少年。而且,你也从没有给我机会,让我可以去了解。

你想知道近视的感觉么?就像透过迷蒙的玻璃看世界,模糊不清。你能看到大街上那来来往往的人群,你能看到那川流不息的车辆,只是模糊不清。当你无法清晰地看到这个世界时,那是一种痛苦。

就像此刻我对你的感觉。那种若即若离,模糊不清的感觉我真的是想拿掉,可是却不知道从何下手。

我从不相信朦胧美的说法。你,我,他们,还是喜欢清晰地过往。我甚至希望,能看清你纤毫毕现的脸。我更希望,我能荣幸到知晓你的一切。

按现在的情形看来,好像一切都成为不可能。

李暮雨,我喜欢你,如此简单,却还是没有直面的勇气。我爱你,只是三个字,只是该从何说起。

我突然发现,我连说这三个字的机会都没有,这样想的话,自己真的是蛮可怜的。

我发现,拒绝我你都成了一种习惯。

接受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是很难的,可见,一厢情愿的暗恋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我多希望我能全心全意地爱你,把我所有的美好和不美好都尽付于你,可是也只是希望而已。

苏进进托着下巴,看李暮雨运球控球的样子,有点迷恋。

陆小年坐在苏进进身边,苏进进都没有察觉。

“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

“发呆么?这样也挺好”

“陆小年,你知道么?真羡慕你和陈潇然”

“我?羡慕什么呀,还不是和大部分人一样”

“这样才让人羡慕,可以光明正大地牵手,拥抱,感受幸福”

“你和李暮雨也可以”

“陆小年,我有点累。当一个人努力的太久,会累的”

“哼,李暮雨真有点不识好歹,放着这么好的姑娘不同意,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我想通了,我不在自寻烦恼了,天天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就可以了。能这样常见面,想见的时候都可以见,这样的距离也挺好”

“好吧,你能这样想,最好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草。”

“哈哈哈”苏进进笑了开来。

林晓月和刘念也走过来,坐在一起。

“笑什么?有什么值得开心的说出来让姐姐也开心一下”

“你们都去约会了,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的日子有点寂寞。”刘念抱怨。

“是啊是啊,我们都把刘小念给忘记了,说吧,你们一个个,该当何罪啊”

“任凭贵妃娘娘处置”

“罚你离了陈潇然,天天陪着哀家吃饭解闷”

正在喝水休息的陈潇然望过来,“这可不行唉。陆小年可是我的,谁都别跟我抢,再敢肖想一个个都丢到星星陪都敏俊去”

“赶紧扔吧,迫切地想见到都叫兽”苏进进举双手赞成。

“是的是的哦,都叫兽很帅”陆小年附和。

陈潇然对着陆小年脑袋一个板栗,“再犯花痴”

陆小年嘿嘿地笑,“陈潇然最帅了”

陈潇然黑线,“陆小年,你说了这么多次,这句是最假的”

“哈哈哈”

陆小年看了看高远的蓝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我们走在如诗如画的岁月里,我才知道青春飞扬的美好,是这么难以言喻。所以,我倍感珍惜。

米娜,有你们在身边,生活才如此地有色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