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燃烧的青春

那时年少 路桑年 6930 2014-03-29 15:44:09

  现在这个少年,那个穿白衣的少年,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身边,依然冷峻的坐在身旁,沉静的看着远处的山峦在夕阳中隐没。

和记忆中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冷峻坚毅的侧脸重合,那些过往的岁月就在这交错的时空中放映,印刻在时光里,成为一种永恒。我还是这样放不下你,只是再也不是当初年少时那种青涩的心情。

————陆小年

“陆小年,其实刚开始见到王拓的时候,我也很忐忑”秦小英坐在篮球架下面和陆小年咬耳朵。

“我明白。那种犹豫的不确定的心情”陆小年说,“一如我当年面对程子言”

“秦小英,你说我这样是不是很花心?”陆小年问。

“何出此言啊”

“你看,我和陈潇然在一起,我还总是想起程子言。”

“那也并不代表什么。有些事情毕竟不是说忘就能忘的。再说了,程子言是那么容易让人忘记的人么。还有,陆小年,程子言其实一直都很喜欢你来着”

“什么?”陆小年转过了脸。

秦小英笑了起来,“你不知道么”

秦小英站起来有些感叹,“哎,程子言真的是好悲催啊。他喜欢你,我一直都知道。

我从头到尾都觉得,你就算有男朋友,那也只能是程子言。

你不知道么?我还以为他会告诉你。

毕竟,是你们两个人的事。

呐,我这样说,并不是说陈大帅哥不好,但是程子言,的确应该会很伤心吧”

陆小年发了会呆,有些喃喃,“是这样么。我一直以为,一直以为。。”我们只是好朋友。

“说你迟钝你还真是迟钝,在咱学校那么多的人里,他关心最多的也只有你”

“你还记得,那次圣诞节吧,老班让抽签送礼物”

“记得”

“当时,程子言来找我,问了我很多有关于你的事情。呐,他还问我你喜欢什么。可是,你当时的喜好太不明显了,我都不知道”

秦小英有点无语,“算了,现在说这些,好没意思”

陆小年听完秦小英的话,心里冲撞似得烦乱。揉了揉头发,好烦。

早知道如此,早知道如此,也许现在已经是另一番模样。

陆小年回到公寓,突然就想翻看一下自己以前的日记,那些过往的青春打马观花的走过,陆小年突然觉得有点伤感。

其实从这一点来看,不得不说陆小年是一个非常怀旧的人。

陆小年所留存的都是和别人不同的东西。当别人为着远行收拾这么多那么多重要的东西时,陆小年来学校也只是拿了一个小拉箱。那有相当一部分是自己的日记本。

还记得刚来z大的那一天,是陈潇然陪着自己跑东跑西的去买生活用品。陈潇然有点无奈。

“陆小年,我看你除了人来了,其它什么的都没带来”

陆小年挠挠头想了想,“恩,好像是这样。东西可以慢慢带呀,急什么”

“哪有像你这样省事的女生,我看你就是懒”

“我就是怕累着了,你能怎么着吧”陆小年仰着脸怒视陈潇然。

陈潇然抚着额头有点头痛,“哎,我这真是造孽”

“给,拿着,枕头,洗漱用品”

陈潇然接过,心甘情愿地当苦力。

“怨念么?不忿么?是我让你来的么?是你自己硬要跑来,你不来这些东西我自己照样可以抱得回去。说不定,路上碰见哪个帅哥,看我拿着这么多东西,就会热心的来帮个忙。说‘哎呀,美女,我帮你拿吧’”

“买你的东西吧,想的还不少”陈潇然嗔怪她。

“还不是你,总说我”

“我错了还不行么?大小姐”陈潇然在后面拿着一堆东西道歉。

陆小年转身看过去,觉得有点滑稽。然后,就指着陈潇然笑。

“陆小年,笑什么,你再笑。你看因为你,哥的良好形象都快毁完了”

“这才是好人呢。说不定哪个姑娘看你这么居家,还对你一见钟情呢。世间的事,往往都是说不准的。哈哈”

不得不说,陆小年每每想到这一天,都特别想笑。

人啊,真是。快乐和高兴往往都是瞬间的东西。但是,回忆就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了。它把这些刻录成光盘,储存在脑子里。在不经意的时候,它就冒出来了。然后,自己也就想得津津有味。

其实,人啊,大部分时候,并不见得有多快乐。我们忙忙碌碌,这么努力所追求的,也许是连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

陆小年一页页翻过去,从没想到自己写了这么多的程子言。他还记得那个总喜欢穿白衬衫的少年,总是和自己一起,坐在那个常在的角落,看一日又一日沉重的落日。看春夏秋冬,不同季节,高远的,阴郁的,湛蓝的,澄澈的云天。

2005年.10.月22日

初遇。遇见一个和日光一样美好的少年。我在想如果我遇见这样一个人。我和他并肩走在一条小路上静静地走,即使不说话彼此也不会感到尴尬。如果哪一天我和这样一个人走在一起,有了这种美好的感觉,我想他应该就是我要找的人,他应该就是我喜欢的人。

2006年.3月3日

一个人的一生中,我想可以爱很多人,但只能对一个人负责。我的人生中,我想我喜欢过很多人,也许那种隐约而生的感受不是爱,不是喜欢,只是出于好感。出于内心与人交往的渴求,如果我理解没有偏差,这应该是正常的现象和情感。有句话不是这样说么,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爱过几个人渣啊

现在我特别想做一件冒险的事。我想对程子言说,程子言,你看我喜欢你了。

我想了很多天,但是还是没有勇气付诸行动。我猜不到他的回答,而且,这感觉我也说不清,我们也许合适,也许不合适。我还是不了解他,就像我不了解我身边的许多人一样。是啊,我连自己都不了解。我只是觉得有人可以一起说话是种多么美好的事情,仿佛你的人生中都充满了许多色彩,只要陪着我就好。也许在他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孩,可是再怎么试探他都不曾说,我有点搞不清楚了。是啊,喜欢一个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

2006年.09月7日

喜欢这样一个男孩子,运动过后湿湿的头发下面是干净阳光的面容,给人感觉是一种很舒服的美好,一眼望去,满是健康的色彩和蓬勃的青春,就像,恩,就像程子言。

哎,是喜欢吧,说不上来的感觉,也许只是好感,但是却想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这样的感觉是那样强烈,而且强烈的希望梦想可以成真。

也许真的是想恋爱了。

2006年.11月12日

哎,又想起了程子言,心里很乱,对他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我喜欢他么?喜欢?不喜欢?我爱他么?应该也不算是爱。我想让他多了解我一点。我觉得吧,即使我再豪爽,我再潇洒,我再不拘小节,可我毕竟也是一个女生啊。作为女生,我是不想太多主动地,即使是我先开的口,我也许是做错了,不该那么轻易,轻易说出此刻最想说的话,如此轻易的就想告诉你,我喜欢上了你,这样也许会错过很多美好吧。

是我一厢情愿吧,不管对任何人,毕竟一开始就没有我的成分,现在也没有,应该是这样,我们毕竟交集太少,也没有任何可以继续发展的可能。

2007年.4月9日

不知道怎么了/自从说了那句话以后,每天都要想上几遍程子言,想他此时此刻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在漫长的等待中看时针不紧不慢的走过一分又一秒?

该怎么说呢?也许你决定关注某个人的时候,你心里面的天平会不由自主地向他倾斜吧。

那么长时间没有联系,还没形成习惯便已经开始不习惯了,他到底喜欢不喜欢我呢?不知道耶,我心里一点谱儿都没有。、

你早就该拒绝我,不该放任我的追求

我对你有非分之想,源自于一句话。

你看上谁了?

我看上你了。

真的假的?我可当真了

哎,别想了,陆小年,好好学习吧。

2008年.6月25日

他说,“放心,我不会亲你”

对他的好感来自于一起打篮球时的怦然心动,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当运球时撞到你的时候,你骤然停步,轻轻贴近我的那种感觉,那种隐约而生的喜悦。来自于两次偶然间的散步,那种在一起有些安静那么安静的美好,可你并没有为我停留,也许这注定会是很辛苦的一场旅行。

心很累的旅程。

那样的一句话,是不是可以当做烟消云散了。

经过长时间的沉淀,也许,他真的是不懂,还没开始怎么会懂呢?

我用我自己的方式给自己一点希望,但现在却卑微得不想要了。

终究是要毕业了,终究是要离散天涯。

再见了,程子言。

一页页翻阅,过往就在眼前不断重现。

上次程子言来找陆小年,陆小年带着程子言逛了一下自己的学校。逛累了就坐在操场那个新建的看台上,和陆小年坐在台阶上说话。

两个人在一起,说的最多的也还是高中。

那个我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陆小年看着程子言,当时就在想,现在这个少年,还是一如既往的坐在身边,依然冷峻的坐在身旁,沉默的看着远处的山峦在夕阳中隐没。和记忆中那个少年坚毅的侧脸重合,那些过往的岁月就在这些交错的时空中放映,印刻在时光里,成为一种永恒。我还是这样放不下你,只是再也不是当初年少时的那种青涩的心情。

“陆小年该睡觉了”秦小英在陆小年的床上翻来覆去地喊。

“好好,马上就来”

“陈大帅哥,还专门交代,让我看着你按时睡觉。你看,现在都几点了”

“是是是。那不是刚才在忙”

“忙什么呀。神神秘秘的还不让我看”

“好了好了,睡吧啊。”

“秦小英你在挠我”

“让你不告诉我”

陆小年坐起来,“你到底睡不睡?我现在特想把你扔下去”

“你敢”秦小英喊得特大声。

陆小年无语了,“我说,亲,咱睡吧”

“来,亲爱的,滚个床单”秦小英用嗲的不能再嗲的声音对着陆小年扑过去

“喂喂,秦小英,你找错人了”陆小年推她。

“你可以喊非礼呀。我一点都不介意”秦小英拉着陆小年不让走。

陆小年实在是无力吐槽了,“自己遇见的都是些什么人啊这是。”

电话骤然想起,陆小年爬起来去接。秦小英就在耳边聒噪。

“我敢打赌,这绝对是陈大帅哥打来的”

陆小年跑过去,对着秦小英来了个大大的笑,“恭喜你答对了”

“还没睡么?”陈潇然在那边安静的说话。陆小年甚至能想到陈潇然现在说话的样子。

“你不是也没睡?”←_←

“王拓睡着了,我刚才本来也要睡的。但是,毫无预兆地打了三个喷嚏,我揉了揉鼻子,想:你肯定是想我了,所以,我就给你打过来了”

“你想多了。陈潇然你现在是在阳台吧”

“恩,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嘿嘿”

“老婆,你好厉害呀”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还能想象出来你什么样子呢”

“哦?那老婆说说我现在什么样子”

“你啊,你现在肯定悠闲地用胳膊支在栏杆上,望着我的宿舍楼说话。而且,肯定没有站直,头发肯定也被风吹得很乱。而且,现在肯定特好看”

陈潇然在电话这边听着陆小年夸张地说话,嘴角咧起大大的笑。听陆小年说自己,感觉心情特好。

“对不对?”

“那老婆要不要来看一下,看了你就知道了”

“看你个大头鬼,我可是女生啊,你那可是男生宿舍诶。”

陈潇然就用很委屈的声音说话,“其实,现在特想抱抱你”

陆小年听完,心中蓦然涌起潮湿的感动,“早点睡吧,想那么多”

“老婆不想抱我么?”

“想啊。但是,想和不想答案都是一样的。所以,我就不让我自己想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这样挺好的”

“唉,陆小年,说真的,我想见你。特别想见你”

陆小年沉默了一会儿,“那怎么办?我们虽然离得很近”

陈潇然也有点沉默,脑间蓦然闪现一个很疯狂的想法,冲动而难自制,这样跃跃欲试的心情真是许久也不曾有,想起来竟也再难平息。

“我们约会吧”

“现在???”陆小年惊讶。

“我去。陈潇然,真的假的?你也太会想了”

陆小年听陈潇然这样说,突然觉得好兴奋,自己都要燃烧起来。

“那晚上回不来了,怎么办?”陆小年还不忘担心。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你要想游戏,我可以陪你去游戏。你想睡觉的话,我也可以陪你去睡觉”陈潇然在这边笑的有些阴险。

“就知道打你的如意算盘。但是,秦小英在啊,我不能丢下秦小英的”

“。。。和我约会就行了。其他的,你想那么多干嘛”

“好吧。真的要现在去么”陆小年还是觉得有点不可置信。

“当然了。那就这样说好了,一会儿见啊。我到楼下了震你”

“好。”陆小年挂断电话,嘴角泛起愉悦的弧度。

陈潇然怀着澎湃的激情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陆小年楼下。陆小年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见一身休闲地陈潇然,长身玉立地立在那儿。

隐在暗夜中,格外的妖娆。

陈潇然的轮廓在夜色沉沉中看起来格外的错落有致。白日那波光潋滟的眸子像极了天空闪亮的星辰,望过来,望着自己,陆小年看过去,仿佛能看到幸福。

陆小年雀跃地跑过去,陈潇然伸出双手将跑着的陆小年接起,原地转了个圈,笑声清脆,打在心间,激起炽热的情绪。

“老婆,好想你。”埋在陆小年的发间,抱紧她,再抱紧她,此刻我多么想要拥抱你。

“老公~~~”陆小年这一声喊的格外悠长,缠绵悱恻,“受不了你大半夜的发疯”

“老婆不喜欢么?”

“喜欢啊,当然喜欢。那谁不是说,人年轻的时候总要做一些疯狂的事,老公,你说,是不?”

“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陈潇然对陆小年耳语。

“什么好地方”

“晚上格外安静,风景还特美好的好地方”

“有这种地方么?”

“有啊有啊,你不怕高就行”

“有你在,去哪儿都可以”

陈潇然牵了陆小年的手,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拉着陆小年跑过去。陆小年也就任陈潇然牵着,带动了周边空气流转,那是流转的幸福。迎面吹来的是轻柔的晚风,清清凉凉的打在脸上,格外的舒服。

“陈潇然,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私奔?”陆小年一开口就来一句极彪悍的话。

“傻小年,你要跟我私奔么?我多求之不得呀。哈哈”陈潇然笑。

“再说了,陆小年,我们用的着私奔么?我们这是光明正大。总有一天,我会八抬大轿的把你娶回家”

“那你就想着吧”

“你应该说我等着这一天”

“是是是。我等着这一天。”

陈潇然带着陆小年跑到了学校楼层的天台。那里是一片开阔的视野,能看见学校静谧而悠远的风景。

“陈潇然,我现在特有种古代皇帝坐在那个宝座上俯视天下的错觉。z大校园诸景备,放眼望去大观景”

陈潇然并肩和陆小年立在一起。

“陆小年”陈潇然喊她。

“什么”陆小年转过来。

陆小年看着陈潇然近在咫尺的脸,手抬起,受蛊惑般轻轻地放上去。

“是啊,现在有你”陆小年喃喃自语,在心里突然就有好多释怀,“能一起疯一起笑一起走过此刻的是你。程子言啊,那会是我心中永远眷恋,但是可以放下的风景”

陈潇然沉静地看着他,抓住陆小年覆在自己脸颊的温温软软的双手,闭上眼享受着这难得地美好。

让陆小年能意识到这此情此景的唯美,真的是一件很难得地事情。

陈潇然在陆小年的眼中,第一次看见了那种眷恋而愉悦的情绪,就和自己眼中的一样。这就是所谓的相许~

陆小年不说话,陈潇然都能感受到陆小年此刻的心情。

陈潇然将陆小年拉的更近,在这璀璨星光的天台上俯下去,含住了那片芬芳深吻了下去。

陆小年抱住他,轻轻地回应他,此刻只想静静地感受你的温柔。

岁月静好持续中。

秦小英很怨念。

“陆小年你太不要脸了,居然能厚颜无耻地把我抛弃了”

陆小年打着哈欠,有点迷瞪。

“秦小英,我不是故意的”

“不要拉我。我再睡会儿”

“陆小年,你也太疯狂了。你给我说一下再睡”

“说什么啊”

“说,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没发生”

“切。我会信么?半夜幽会,最容易怡情乱性。”

“我说,秦小英,你能纯洁点么?”

“。。。陆小年你这是嫌弃我”

“我就是嫌弃你”

“你~”秦小英指着陆小年满脸控诉。

陆小年强打精神爬起来,被秦小英闹的真是一点都睡不成。

陆小年哈欠连天地和秦小英来到篮球场找那俩人,“我去,陈潇然那厮果然是活蹦乱跳”

←_←“这人啊,果然是有差距的。为嘛自己这么瞌睡”

陆小年坐在篮球架下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秦小英说话。

“秦小英,在E大,怎么样”

“好啊,什么都挺好的。唯一不美的就是和王拓不在一个学校。见面有一点不方便”

“有点距离也挺好的,你没听过吗?距离产生美”

“说的是个屁,距离能产生美么?距离产生的那是小三”

陆小年有点汗颜,“秦小英,你怎么也学起王熙凤的泼辣了,口无遮拦的”

秦小英拉着陆小年的胳膊嘿嘿的笑,“那不是咱俩熟么?在外人面前,形象还是要的”

“喂喂,陆小年,这里,你俩都嘀咕半天了。还没说完呢,快过来”

“来了来了”秦小英拉着陆小年跑了过去。

陆小年顺手接起陈潇然扔过来的篮球,紧接着跑了两步,就把球往框里投了过去。陈潇然站在篮筐下面,笑的一脸灿烂。

“呐,陆小年,你这水平没长进啊。你看,都没进”秦小英揶揄。

“那不是没手感,你至少得让我找找感觉”

“再找感觉,该不进还是不进”陈潇然打趣他。

“陈潇然,你怎么总是拆我的台。我以前还投三分呢”

“那也只是以前。”

陆小年怒,“陈潇然,皮痒了是不是?”

“是。老婆大人息怒”

秦小英在旁边捂着嘴偷笑,“小年彪悍起来也蛮可爱嚒”

“王拓你说,像不像一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

王拓点点头,“像,哈哈”

“错了,那不是小狮子,那是发脾气的小懒猫”陈潇然站在他俩旁边纠正。

“陈潇然,找死”

陆小年追着陈潇然打,秦小英把闹脾气的陆小年拉回来,“呐,打比赛吧。”

陆小年瞬间来了兴致,“怎么打?”

秦小英咧了咧嘴,“2打2”

“可以啊,我防你那可是很随意的”陆小年对着秦小英说。

“试试不就知道了”

“喂,陆小年,犯规了,走步走步,哈哈”

“哪有?这是正规的三步上篮,不懂别乱喊”

“喂喂,秦小英,你不能从背后抱住我,你这才叫犯规呢”

“陈潇然,球”陆小年把球传出去,半途却被王拓给拦了下来,来了个极潇洒的篮板球。秦小英在旁边乐的手舞足蹈。

“王拓,好样的”

“秦小英,你怎么不让王拓教教你。你看你,这半天了,投进了几个。”

秦小英立刻反驳陆小年,“我要认真了,也能进好几个的”

“那你认真一下我看看”

“。。。”

“陆小年你还是睡你的觉吧”

陆小年拉着陈潇然坐过去,“陈潇然,让我靠着眯一会儿,困死了”

“小懒猫”

“大帅哥,你不瞌睡吗”

“不瞌睡。”

“强人啊”

“只是一晚上没睡觉而已”

“我去。一晚上没睡觉而已?你说的那么随意。改天让你七八十来天的,不睡让你试试。”

“舍得么?老婆”

“怎么不舍得”

女生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陈潇然扶了扶那个点着头的小脑袋,有点无奈。

“王拓,你看陈潇然对陆小年多好”

“你是要表达什么?”王拓笑着看秦小英。

“我”秦小英拍了两下球,“我没要表达什么”

“秦小英,我也会对你这样好的”

“我才没有这样说”

“明明就是这样想”

王拓看了看偌大的校园,在这周末的日子,懒散而美好。

“其实,你不知道吧?我此生也只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