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其实放不下

那时年少 路桑年 5428 2014-03-29 15:44:09

  陆小年,因为你,我陷入了深重的迷茫,看不清前路,也找不到方向。

——————程子言

放假的日子总是无聊而又漫长的,每次陆妈妈都会说陆小年,

“陆小年,你天天除了睡觉,就不能做点别的事情”

陆小年就会很殷勤地跑过去,给劳累的陆妈妈按摩捶背。

“妈,天这么热,去哪儿玩啊?再说了,当时我要去打工,体验生活的时候,你非得不让我去”

“跑那么远,妈能放心么”

“和同学一起了,你看,我宿舍的苏进进,刘念都去了,就连一向娇生惯养的林晓月都义无反顾的。我倒好,最后当起逃兵来了”

“以后有你体验生活的日子,不急在这一时”

“恩~~~,妈,哎,下次我一定要去”

“你在学校好好学习的才是正经,体验什么生活啊。以后几十年呢”

“知道了知道了”陆小年有点不以为意。

“你这孩子,什么语气”陆妈妈看了陆小年一眼,“还有,潇然这孩子挺好的”

“啊?你说什么啊??妈”

“怎么?妈说错了么?谈恋爱了妈又不反对。但是,小年,要到毕业哦”

陆小年长喊了一声,“妈~~~”然后,捂着脸跑回了卧室。

陆小年回到卧室,还在想,“老妈这是怎么知道的?真是~”

陆小年有点百无聊赖,天天除了睡觉,就是吃饭,真是感觉自己怎么又长胖了?

“难道是错觉么”陆小年自言自语。

陆小年有点烦闷,给陈潇然打电话。打了好几个,都不接。

“真是找死。。。”陆小年从耳边拿下电话,又开始咬牙切齿。

陆小年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蓦然电话想起,习惯性的接起,还没等那边说话,就开始数落起陈潇然了,“喂,我说陈潇然,敢不接我电话,活腻歪了是吧?你知道我多怨念么?都不知道想我。”陆小年抱怨了一堆以后,最后还是说了句,“老公,我好想你呀~”陆小年说到最后都有点撒娇。

那边电话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陆小年觉得有点不对劲,要是陈潇然,早就会说,“啊,老婆,刚才我没听见。”然后,在噼里啪啦的说一堆,哄自己开心。可现在,那边半天连个音儿都没,“这不会是断了吧”

“喂~”陆小年试探性地又说了一句。

“。。陆小年,是我。程子言”程子言在那边说话声音有点低沉。

陆小年听着怎么有种惊雷的赶脚。

“哦,程子言啊,啊,哈哈”陆小年开始打哈哈,“那个什么,刚才我还以为是陈潇然来着”

“我知道”程子言在电话这边,听着陆小年慌不择言地解释。听陆小年说陈潇然,早以为,早以为自己可以不会这么难过。可是,听陆小年这么任性撒娇的说话,心脏就不受控制地开始疼痛。

“还是放不下么”程子言扪心自问。

“我说,在家有事么?陆小年”

“呃,没事。在家天天闲的要死”

“那明天来咱高中吧,王拓非得说要见见,几个同学聚聚。”

“哦,好。哎,我说程子言,像这种聚会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是吗?”

“是。有点出人意料啊”

“人总是会变的”程子言在这边有点沉默,陆小年你不知道吧,其实也只是想见你,“那明天见吧”

“好”陆小年下意识地回答。

“明天快到了,记得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

陆小年下车的时候,就看见风姿绰约的程子言清俊挺拔地站在那里,对陆小年招手,“嗨,这里”

陆小年步伐轻快地跳下车,来到程子言的身边。程子言就像看到幸福的七彩,能够见到,就很高兴,难以言说的心情。

在那茫茫人海中,你一下车,你一抬头,你一寻觅我就一眼便看到你,是你,陆小年。

走在昔日的校园,夏日的林木总是特别繁盛。程子言看着那长长的望不见尽头的街道。走过一处处熟悉的风景,我就像走在过往里。

陆小年,很想了解你,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于什么原因。

我总在想,我们是不是真的没有可能了。其实,对于未来,我很想知道答案,一个我可以预知到的答案。

虽然,我能隐约猜到那个所谓的答案是什么,你幸福的嫁给别人么?程子言有点自嘲。但是还没有走到那一步,我还是不愿承认这个事实。

我总在想,我只是需要时间复原。然后,选择就这样忘记你。从那些美好的幻想中出来,重新找回骄傲的自己。

但是,我发现,我其实是办不到的。

我总感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路很长但还是那么快就走到尽头。怎么就感觉这条长长的路是这么短?和你说话的时候,不管是说什么,都会很快乐而且开心。

我想,这只是因为你。

当我们将熟悉的风景走完,走过那些人迹罕至的角落,坐在一起说一些开心的不开心的事,这样的日子是这么美好。

我总不想,和你只做朋友。

这种感觉是那么强烈,强烈到我需要很大的自制才能将它压制,让这种波涛汹涌的情感蛰伏。

我不知道,也许我对你一直存在另一种期待。

我往往感怀于细微的感动,就像你所钟爱的周杰伦唱的,‘原来爱和心碎都可以很细节’。

我总是想起和你的过去,在回忆中,一点一滴,任凭自己就这么沉下去,沉到这无限美好的怀念里。

我想,此刻,我只想拥有你。

陆小年,因为你,我陷入了深重的迷茫,看不清前路,也找不到方向。

世界之大,为何我们会相遇?难道是命运?难道是天意?

没有你的以后,我都不敢想。

程子言走在这样的街道,任凭回忆的碎片和过往在脑海中翻飞。转过头,就看见身侧陆小年发丝轻扬,浅笑安然地脸。

“呐,这是真实的。”程子言对着自己说。

“终于能见到真实的你在我眼前”

程子言停下,陆小年就这么安静的立在那里,一如当年。

突然就有种冲动,想要上前,亲吻你阳光明媚的脸。

程子言隐忍的很辛苦,在看不见的角落握了握拳,然后放开。

“陆小年,你的头发长长了,也变漂亮了”

陆小年手被到身后,一副小女生的模样,眼里是无限喜悦,“是吗?本姑娘本来就漂亮”

程子言立在身侧抿着嘴笑,“恩,性格变化也很大”

陆小年有点懊恼,“只是做了最想做的自己。在大学里,做自己也很难”

“程子言,你知道么?大学里一开始就有很多人情世故,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想说什么想做什么的不是很随意么?但是你还得考虑别人会怎么想?会生气么?别人会怎么看?自己很矫情么?会带来什么后果?会不会影响到自己?不能想哭就哭,不能想笑就笑,什么的什么的,哎,好烦”

“人终归是要长大的,陆小年”程子言在旁边安静的听陆小年抱怨。

“可是,程子言,我们也就只有这么一点自由。我们的生活都被框在了这样的条条框框里,现在连情绪都得是控制的,都不是自己的。这样活着,你不觉得很累么?我会觉得很累的”陆小年说起这一点,就开始滔滔不绝。

“我明白,会累的。”程子言看着陆小年说话,甚至有点感同身受,有些落寞的看了看远方的云天,说的忧郁而深远。

陆小年就有点愣怔。

每每陆小年对着宿舍那一群说这些话的时候,陆小年都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林晓月会说“陆小年,你想太多了”

苏进进说,“陆小年,生活就是这样”

刘念会说,“陆小年,你的想法好幼稚。”

陆小年都有种不被理解的痛苦。

现在,程子言告诉自己,他说他明白。陆小年都感觉久违的日光迸射而出,照亮了长久的阴霾一样,感怀于心的是哗啦啦的感动。

半响,也只是望着程子言的侧脸,喊了一声,“程子言”

程子言那狭长而危险的眸光望过来,陆小年愣了两秒,别过头去,有点躲闪。

秦小英说过,程子言是曾经那么的喜欢自己。自己,是不是到现在也有以往心动的心情,那种美好的悸动留存于心,深远绵长。

这样的对望,自己有点心猿意马。

程子言凑近,喊,“陆小年”

陆小年抬头,“什么”

唇瓣便不经意间触碰,温温软软的,夹带的是程子言的气息。和陈潇然温温凉凉的不同,唇间蓦然泛起灼热的温度。程子言有点意想不到,陆小年傻了。

脑袋里的小人在那儿使劲地蹦跶,“我去,搞什么?”

程子言瞪大眼睛看陆小年呆滞地脸,萌萌傻傻的,那么近地看着。陆小年反应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其实应该退开的。程子言准确地抓住她,陆小年慌乱地推开,程子言就笑了开来。心里有些自嘲,“早知道会如此,不是么?”

我凑近,看见你眼底的星空。不经意间就这样吻了你,为何我的心是这般疼痛?我多想就这样深吻下去,你的排斥和抗拒是这么明显。我突然就有那么一种难过,一种深深地浓郁的感怀。你的味道还依稀残留,在嘲笑我的自作多情。程子言都不敢想下去。

“程子言,我”陆小年心里乱极了,不是没有感觉,不是想伤害你,我是多么在意你。可是,心里蓦然闪过陈潇然生气地脸,自己这样,虽然只是无意,但是还是那么的对不起陈潇然。

“陆小年,别在意。只是不小心而已”不小心就这样爱上你。程子言看陆小年郁结地脸。

程子言很想告诉陆小年,“陆小年,到我身边,可好?”

可是,现实总告诉自己,这是多么不可能的一件事。

秦小英和王拓来的时候,老远就看见陆小年和程子言站在一起,相对无言。

秦小英有点叹气,“本该是该在一起的幸福的两人,奈何中间有个陈潇然哉”

留恋的世界雨雪纷飞,落满了一地的心情。

陆小年突然就想起陈潇然,“我爱陈潇然么?是的,我爱。那程子言呢,让我困惑、迷茫和不舍的程子言,一个人会同时爱上两个人么?如果再也见不到程子言,自己也会很难过吧。但是,一个人的心只有一颗,心里的位置总是有限。那个位置,至关重要的位置,唯一可以放下的就只有陈潇然一个人。他一直在那里笑着对我说,陆小年,陆小年~zZ,反反复复地喊。”

陆小年也有点自嘲,“关于程子言,自己不是早应该想明白了。自己还在这儿纠结什么?可见,人果然都是贪心的。有了一个人的关心,还期待另一个人也不要离开。但是,自己有自己的生活,别人也应该有别人的生活。这个我们所追求的幸福的生活。人果然是自私又贪心的家伙。”

程子言和王拓在一起站着说话,程子言对王拓说,“那个人很优秀”

“嗯”王拓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话可以对程子言说,男生之间的交情一句话就可以涵盖千言万语,就像此刻,保持沉默是最好的方式。

“游戏吧,穿越如何?”王拓看了程子言一眼。

“可以”

程子言安静地坐在那里,安静地打游戏。穿梭在枪林弹雨里,难过隐没在眼底。

程子言的变化很细微,但是,陆小年还是那么明显的感觉到。想不到什么话,可以说。然后,就也开始沉默。

陆小年一直在想,自己的人生至少是到现在的人生,都还是挺好的。按幸福的定义来说,算得上圆满。虽然,还有那么长的漫漫长路没有走。但是能够这样一直幸福下去,自己也是没有遗憾的。

但是,今天陆小年才发现,自己其实是放不下程子言的。程子言幸福了以后,也许自己才能不再有这种心情。

程子言,你看,我一直说我可以放下你,可是还是放不下。

陆小年给陈潇然打电话,问,“陈潇然,你在干嘛?”

突然听到陈潇然的声音,感觉特别久违,听着很安心,陆小年就觉得有一种安定的力量。

“我?我在为我们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哦?就知道贫嘴,你等于没回答。还是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等你来了我再告诉你”陈潇然在那边笑陆小年。

“老婆,好想你。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想念一个人是如此折磨人的一件事情。能听到但是抱不到的感觉果然很不爽”陈潇然在电话那边对着电话撒娇。

陆小年笑陈潇然的孩子气,“那你就回来呗,我在这里恭候大驾,哈哈”

“还笑。等见面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公,要不,我去看你好了”

“虽然我很想让你来,但是,大热天的你跑来干嘛,折腾。乖乖的在家呆着”

“老婆很想你啊,在家什么都好,就是见不到你”

“时间会过的很快的”

“想你的时候就很漫长了”

“傻小年。。。”

闲散的日子总会很漫长,陆小年在家呆着也没有很难得地清闲。陆小年的电话总是不断。有时候是陈潇然的,有时候是林晓月的,有时候是苏进进的。

苏进进会打电话告诉陆小年,“喂,陆小年,我想明白了,我不想李暮雨了。我要找一个很喜欢很喜欢我的人谈恋爱,结婚,生子,白头到老。”

陆小年就会反驳她,“可是,苏进进,既然没有开始,你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很喜欢很喜欢你?自己会不会很喜欢很喜欢这个人呢?你说的完全不靠谱。到很,非常的这个程度,是需要一点的时间的。”

“但是,陆小年,你不知道吧?人生在世,总是有许多无奈。就像你喜欢我,但我未必喜欢你。就像我喜欢李暮雨,但是李暮雨还是告诉我,“对不起。苏进进,我不喜欢你”。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陈潇然,只为一个陆小年呢?”苏进进在电话这边长吁短叹,唏嘘不已。

陆小年在电话那边听着,瞬间就笑了开来。

“苏进进,你也太抬举陈潇然了”

“可是。陆小年,你家陈潇然真的有这么好哦!你不知道吧”

“我还真没发现,哈哈”

陈潇然要是听到,肯定会瞬间气愤了。末了还会加一句,“陆小年,你真没良心,亏本帅哥对你这么好”

林晓月会打电话对陆小年说,“小年,好累啊。这儿都不是人呆的地方,大家天天只会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这就是虚度年华啊。我瞬间想起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那段话: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回首往事,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卑鄙庸俗而羞愧。可是,你知道我现在多么悔恨终生么?无聊的机械的做着同一件事,我快受不了啦”

“林晓月,时间很快的。你这地狱般的受折磨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你就别抱怨了”

就这样,虽然隔三差五地总有人对陆小年说这些那些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陆小年,还是觉得盛大的孤单总是猝不及防地扑面而来。

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已经不习惯了一个人?

以前的自己就算是一个人,也总是活的肆意而潇洒的。

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无聊的时候自己就一个人哼歌,一个人画一些青春与少年的漫画。画一下《海贼王》的路飞,画一下Q版的陈潇然,自己的画画水平显然还是那么初级,画一个人的眉眼总是画不出神韵。

现在听歌,听最多的居然是《亲爱的,你怎么不在我身边》

我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你不回来,我就再也遇不见你。

我已经不习惯一个人走路,我走在大街上,看三三两两的情侣手牵手地从我身边走过,我就开始想念你。此刻,很想让你在我身边。

我也开始不习惯一个人吃饭,逛街的时候总想转过去,问“这个衣服好看么”

一回头,你却不在。然后,我心里就有点失落,然后就觉得无限委屈。

“陈潇然,你可明白,我站在这里,想你的心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