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毕业的华章

那时年少 路桑年 4512 2014-03-29 15:44:09

  陈潇然的归来,毕业的典礼,求婚的奏曲,都在这样美好的时光中进行。

——————陆小年

陆小年,你知道么?

我曾无数次午夜梦回,想你就在身边谈笑风生;我曾无数次辗转难眠,想我是否出现在你梦中;我曾无数次忧喜参半,因你忽冷忽热的举动。我会无数次想起你那双十分漂亮而又灵动的眼睛,多少次你都长眠于我的心中。

因为有你,世界在我的眼中,都是这样的与众不同。

你是我心爱的姑娘啊。

所以,现在我才懂得,放下才是对你最好的温柔。

有时候,我会想假如,假如给我三天时光,我会做什么呢?

假如给我三天时光,我会带你走遍世界万千美好;假如给我三天时光,我给你一生无悔的演绎;假如给我三天时光,我去策划一场婚礼和你;假如给我三天时光,我会带你去迪斯尼,带你一路开心到底;假如给我三天时光,我给你唱歌,我会从早到晚,让那成为不朽的传奇。

每天早上醒来,你和阳光都在的三天,我总是如此期待。

假如给我三天时光,能让我把一生走完,我希望从一开始你就在身边,一直到谢幕,彼此相携。

可是,那些注定也只能是假如。

那些所有的美好的可以一起做的事情将来都不是我陪着你去完成。

我实在是心里有很多遗憾和难过。

可是,在这许多的日子,我终于是想明白了。

我想,我也该去寻找我的幸福。

我们总是要向前,不能沉溺过去。

我也有我的人生。

但是,我最心爱的姑娘,我虽然放下你,你也一定要安好。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安心。

我知道,那个男孩子很爱你,我也终于可以在心里心甘情愿地和你说一声祝你幸福。

你这几天,你突然打电话告诉我,“程子言,我要结婚了”

听到,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心情。

我心爱的姑娘,终于走向幸福。

这是我所喜闻乐见的。

所以,我真的决定放手了。

我也会远走。

如果有机会,我也会回来看你。

其实,事情真的是很简单。

我可以很坦然地面对你,这就像突然长大,大家都称之为顿悟。

这种境界其实我早就该有,但是,人嘛,总会为情所扰。

我会积极乐观地去生活。

所以,一切你都不要担心。

看日落一天天绚丽地洒满黄昏。我不知道,这一天天的,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这几天来,阳光都灿烂地耀眼,明亮而温暖。我想起了在很多天的以前,我们还在斜阳的温暖序幕里快乐地说笑。想起许多年前的这个时候,一起来备战期末考试。这么快,就过了这许多年。我才发现,在我们的后知后觉里,岁月就这么飞快地流逝。

我知道,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说不定很多年后,我就把你淡忘在了故事里。

任何事情也都会看清看淡。

你的婚礼我就不去参加了。

最后,祝你幸福。

——程子言

风绕了又绕,吹过了几条街。在手心打成卷,轻柔地吹起信纸。纸面就这样在指间泛起波澜。陆小年把信递给了陈潇然,“给你看看”

“什么?”

“信。程子言写的”

陈潇然拿起,一路看下去。

程子言,在陆小年生命中,很是重要的一个人。说实话,陈潇然的心情是很复杂的。程子言,陈潇然是见过的。对陆小年的感情也不是不了解,自己总是有那么一点在意。有好几次生气也都是因为他,陆小年也总是和自己闹。

可是,只要是男生,都很少会容忍这样的事情。陈潇然知道,这是占有欲。对陆小年的小任性,陈潇然都可以完全包容。但是,对这些,陈潇然一直都固执到极致。

想不到,程子言真的是完全可以放下,这是一种托付。这样倒显得自己没那么大度,总之,过去就让他过去吧。

陈潇然突然就有了很多感叹,许多事情也开始尘埃落定。

陈潇然从信里抬头,看了看坐在路边托着下巴发呆的陆小年,觉得很可爱。这样看过去,还有那么一点傻。

陈潇然就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现在你和我在一起,是最重要的。

陈潇然坐在陆小年的身边,摸了摸陆小年的小脑袋,“陆小年,呆在我身边负责幸福就好”

陆小年满眼晴空地望过来,说了一句“好”

陆小年想起毕业那一天,都觉得有点神奇。

陈潇然回来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谁都不知道。

所以,当陈潇然突然凭空出现在陆小年面前,陆小年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陈潇然安静地站在那里,对陆小年说话。

“我回来了”

陆小年瞬间就泪流满面,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校园里大片大片的林木都很繁盛,在这一片一片洒下的荫凉里,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相遇的时光。过往,现在。现在,过往。

陈潇然走过去,轻轻地拥抱她,“我回来了”

这长达一年的声音,这身形也那么熟悉。可看过去,总有那么一点陌生的东西。陆小年突然不敢向前。

“傻丫头,哭什么?”

陆小年倔强地抬头,“才没有。你哪只眼睛看见了?”

陈潇然看见久违的倔强,脸上仍挂着断了线地星星点点,突然就有点想笑。

“是是是。老婆说没有就是没有”

“本来就没有”陆小年闷声说着话,带着哭过后囔囔地嗓音。

陈潇然把陆小年按在身前,终于又将你拥在怀中。

陆小年沉默着埋着陈潇然的身前,那些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种安心的感觉重又拾起,“陈潇然,我好想你”

“我也很想你”

“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几天了,在忙一些事”

“哼,第一时间居然没有来找我”陆小年就开始耍脾气。

“好了,等会儿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陈潇然牵着陆小年的手,“走吧,毕业典礼要开始了”

“好”陆小年眼都不眨地看着陈潇然。

陈潇然有那么一点变化,一年的岁月在陈潇然的身上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发型一如既往的凌乱飞扬,脸上有着沉稳的锐利,硬生生地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毕业典礼就在这万里晴空中如期进行。

大学的时光就在这一俯一仰中,浮光掠影般闪过。

陆小年深呼吸了一下,看晴空万里的天上飞过飞鸟,唇畔蓦然间泛起笑容。其实,最开心的还是陈潇然回来了。那么久的思念有了出口,然后心情就愉悦地想冒泡,随着蒸腾的热气升空,在幸福的质感中破碎。

毕业典礼刚结束,陈潇然就拉着陆小年私奔了。

陆小年突然就想高喊一声,“想和你一起私奔”

陆小年跟着陈潇然一路奔跑着,大大的幸福就在心中绽放。陈潇然侧头看她,心情飞扬。

陆小年问他,“你要带我去哪儿?”

“嘘,别问,到了你就知道了”

“我和苏进进她们说好了,结束了就去找她们。”

“没事的,让她们等一会儿”

陆小年下车的时候,还有点云里雾里。

“这是哪儿?”

“Z市民政局”

“来这儿干嘛?”

“你说干嘛?当然是来领证”

“领什么证?”陆小年这时候居然脑子都不带转弯的,问了一个好白痴的问题。

“来民政局还能领别的证吗?当然是结婚证了”陈潇然敲了一下陆小年的小脑袋。

陆小年捂着头有点委屈。

陈潇然拽着陆小年往里走。

陆小年就开始滔滔不绝地数落陈潇然,“喂喂,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还有啊,你还没求婚呢。我也没收到花,你也没买戒指。我怎么能答应呢?还有呢,我妈还不知道呢。还有啊,你妈也不知道呢。哎呀,陈潇然,你爸妈和我爸妈都不知道呢。我们不能就这样私定终身的。。。”

陈潇然笑着回头,看着陆小年喋喋不休地说话。一把拉近陆小年,就吻了上去。

异样的感觉泛起,温温凉凉地唇畔相接,带动了空气流转。久违的芬芳在齿间弥漫,陈潇然自己都觉得美妙的有点窒息。

陆小年眼睛瞳孔瞬间收缩,安静下来,低下头不说话了。陈潇然本来没打算这种情况下吻她的。

长达一年的分别,让两人都有点害羞,“放心吧,他们都知道了。就你不知道”

晴天霹雳啊晴天霹雳啊,陆小年又炸毛了,像个炸毛的小狮子,挥舞着小爪子蹂着自己的头发,“为什么我是当事人我却不知情”

陈潇然看着别扭的陆小年,“老婆,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早从了我和晚从了我都一样的”

“真要求婚啊?”陈潇然试探性地问。

陆小年被雷着了。

“你得让我消化消化。”

“别消化了,哥给你求个”

陈潇然正了正色,单膝跪地对着陆小年来了句,“亲爱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陆小年上去拉他,“好了好了,愿意愿意。好多人呢真是”

陈潇然起来,又敲了陆小年一下。“真是的。怎么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

“啊,我没带户口本”陆小年一惊一乍的喊。

“放心吧,哥带了”

“我说的是我的”

“说的就是你的”

陆小年囧。

陈潇然哈哈大笑。

两人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陈潇然那叫一个高兴啊,陆小年那叫一个纠结啊。

陈潇然志得意满的笑,陆小年还是觉得有点像做梦。

苏进进那一群穿着学士服在学校打闹。

“陆小年这死丫头,跑哪儿去了?”林晓月抱怨。

“赶紧的,打电话”苏进进对着林晓月说话。

“可能班里有事呢,咱们再等会儿”刘念说了句。

“好吧”苏进进想了想,“也是。毕竟今天毕业嘛”

刘念就坐在旁边的草地上,看李暮雨和苏进进,陈洛和林晓月打闹。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无限伤感。这种心情一生中也许就只有这一次吧。

这终归是是青春里你最难忘的一天。

有过欢乐和离别,高兴而伤感。

这种复杂的情绪在心中来回冲撞,然后,在脑海中重组,自己豁然明白许多事情。

苏进进想起来,李暮雨毕业的时候说,“你们怎么能理解哥现在这种毕业的心情”

现在自己也许是完全的理解。

每一年的这个季节都是毕业的季节,风景和心情都相似的雷同。

可是,还是让那么多人津津乐道着。

这就是生活的魅力之所在吧。

林晓月和陈洛,苏进进,刘念聚在一起,摆着各种二,各种雷人的姿势,对着李暮雨说,“赶紧的,这里”

李暮雨就得屁颠颠地跑过去,咔嚓几下。然后,在满头大汗中,跑这边。

苏进进笑的特别大声,和李暮雨追着打闹。

李暮雨耍宝似的跑,就撞到了走过来的陈潇然。

李暮雨直起身,看着陈潇然,有那么一点愣怔。反映了两秒才迷瞪过来,“卧槽,你丫的还知道回来?这神出鬼没的。这才叫晴天霹雳啊”

“当然知道回来了,这不是来报道了?”陈潇然笑的耀眼。

陈洛看过去,怎么看怎么有气质。

陈洛就抱怨,“这丫的,又变优秀了”

陆小年跟在陈潇然后面,有点不好意思。

陈潇然把她拉出来,陆小年怀里抱着一堆毕业证了,学士证了。最烫手的还是那两个红本本。

苏进进跑过去,对着这烫金的结婚证大呼小叫。

“我的天啊,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陈潇然气定神闲地回答,“自然是真的”

结果打闹的也不打了,拍照的也不拍了,说话的也不说了。一圈人好多双眼睛围着陈潇然和陆小年。陈潇然怎么看那是怎么淡定,陆小年倒是很局促。

陆小年一脸无辜地坐在路边那个小石头上。

“陆小年你丫的,结婚了都不告诉我”苏进进果然还是无法接受的吼了一嗓子。

陆小年对着苏进进摆了摆手,“淡定淡定,姐现在还有点接受不了呢”

李暮雨对着陈潇然来了一句,“果然是雷死人不偿命的主儿,这下手也太快了”

陈潇然笑的满面春风,“那是自然。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陈洛像研究稀有物种似的研究陈潇然,“我咋觉得不认识你了呢”

林晓月把陈洛拉起来,“瞧你那样儿”

刘念也难得地吐槽了一句,“可以啊,毕业证和结婚证同一天领,还真够可以的”

“这真是火箭的速度啊?消失了一年,好不容易回来,就给了一个大惊雷。有没有啊?同志们”苏进进总结。

一圈人毫无例外地点头。

“哦,对了,忘了一件事”陈潇然在大家的注目下,从包里翻来覆去地翻了一会儿,气定神闲的拿出了一个钻戒,还不忘补充一句,“刚才领证的时候往给你戴上了”

大家瞬间起哄。

“这都可以”众人吐槽。

“可以,怎么不可以?”陈潇然拉过陆小年的手就要戴。

李暮雨眼疾手快的喊,“等等。”

众人看过来,李暮雨才有了下文。“既然如此,不得当面求个婚吗?”然后以目光示意众人。

大家瞬间反应过来,“就是,求一个。”

“就是。应该的”

“就是。不能这么随意的。”

陈潇然有点无奈。“有你们这样的么?”

“有。怎么没有?”陈洛接了句。

陆小年看着实在有点不像话,“你们闹什么?”

陈潇然笑着看陆小年语无伦次。

拉过陆小年,对着陆小年说了一句,“willyoumarryme?”

陆小年看着陈潇然也跟着闹,心里溢满了小甜蜜。

“Yes。ID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