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时年少

伤离别

那时年少 路桑年 4708 2014-03-29 15:44:09

  说起梦想,觉得很近也很遥远。毕业以后,现实的生活就铺面而来,梦想也流离失所。我几乎都找不到方向。

————李暮雨

“之所以忘不了,放不下,是因为忘不了曾经那么全心全意爱你的自己。想想都很想笑,我的付出没有感动你,却感动了我自己。所以,受伤了。你不在意,我却很在意。我的心如此难过,只是因为你。这在一定程度上,算顾影自怜吧。陆小年,为什么我成了这样子?”

“总有一种感动会让人成长,我想这就是”陆小年安慰秦晓英,“我实在想不出来该对你说什么,有的事情该放下的时候就要放下”

“陆小年,你要知道,没说的这么容易和简单。能轻易放下的那是爱么”

“既然知道,又何必在这里耿耿于怀”

“他后来找我,见到他我还是这么难过?那时候我才发现,全心全意地对待一个人以后,再面对他都会很难”

“外面起风了,我突然很想你,陈潇然。秦晓英是一个开朗乐观的姑娘,但是现在比自己当初还多愁善感。爱情啊,果然都是很伤人的。王拓本不该这样的,男生的心思果然是很难猜。”陆小年看头顶暗色的流云,觉得有点乱,感觉什么都乱七八糟的,莫名的心烦。陆小年觉得,能幸福地走下去这样不是很好?为什么会来这么多背叛呢?

你伤心我难过,世界一点都不美好。

Z市的天气总是变化的很是迅疾,前一秒还晴空万里,下一秒就大雨倾盆。

你想看打着闪电下着暴雨还出着太阳的奇观么?我曾有幸在z大的上空看见过,雨后的天空呈现一种被泼墨的暖黄。这种色彩看一眼都终身难忘。

然后,陆小年站在教学楼的长廊里感慨,“气象学真是一门很神奇的科学。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景观”

陈潇然就在一边鄙视陆小年,“这都感慨万千,觉得神奇了?需要哥给你说一下更为神奇的事情么”

“那你说,我听着呢?”陆小年瞥了陈潇然一眼,很是不以为然。

陈潇然上去就点了一下陆小年的额头,看你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

“世界的气象奇观多了去了,虽然我也没见过,但是比这玄幻的真的是有很多的。比如说月亮彩虹,海市蜃楼,夜光云,极光,极昼极夜,蓝月亮。这些都是千载难逢的自然奇观,可能终生都无法得见呢。月亮彩虹是在夜间出现的彩虹哦,传说出现在地震之前。还是海市蜃楼呢,估计你听得比较多。在同一个地方会反复出现。这个只要我们想去,会看到的,有时间一定带你去,好不好?陆小年”

“好啊好啊,以前老师讲的时候我都特别想去。”

“不止这些老师讲过,南极光,北极光什么的我们也都有学的,小丫头。一看,就知道,当时地理没有好好学。”

“哪有哪有?我上高中的时候,特梦想当一个天气播报员。就像中央电视台那位美女播报员一样,看着特有气质特美。”

“诶,我说陆小年,你终于有点现实的追求了。这个完全可以有。不过,看你这么笨的,不知道能不能当上。哈哈哈”

陆小年气着打过去,“你都不能鼓励一下我”

“不是我不鼓励你,这些你看我都知道的你都不知道。你压根就没这方面的兴趣”

“诶,我说陈潇然,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有这爱好。”

“是吧是吧,发现哥的魅力了吧,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慢慢发现吧”

陆小年一脚踢过去,“给你点阳光你就想灿烂,夸你两句你都上杆子了。”

陈潇然按住陆小年使坏地手,“哪有?哥不是喜欢摄影么/有时候对这些美丽的气象奇观就看了那么两眼,没我说的那么伟大”

“嗯,这我倒知道。”

“陆小年,你知道么?我最向往看到的是极光。看照片上的绚丽哪有身临其境来的震撼呀”

“如果将来有机会,我陪你一起去看。你一说我也很想去看”陆小年看着陈潇然,有点撒娇。

“那是自然。将来我一定带你去”

陆小年一脸向往,无限遐想的趴在栏杆上听陈潇然说这些神奇的事儿。陈潇然在旁边看去,特别的乖巧。

“陈潇然,将来我们来个蜜月旅行吧”

“那是必须的。需要你说么”陈潇然揽着陆小年,突然就有些反映过来,“这么说,你愿意嫁给我了”

陆小年瞬间黑线,“我就是这么一问”

“这种问题,你怎么能随便问?总之,我就当你答应了”陈潇然私下嘀咕,“这下好了,以后求婚都省了,直接去领证”

陆小年无语的看了陈潇然一眼,“我嘞个神呀,苍天呀,大地呀,饶了我吧”

“陆小年你别这反应啊,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无限的崇拜我,然后一脸幸福地想冒泡”

陆小年一脸无感地看了看天,“好傻”

陈潇然就有点想生气,“陆小年,我现在特想揍你”

“给。揍吧”陆小年凑过去,“随便揍”

“。。。我知道,你这小女子可记仇了。早晚会揍回来”

“你到底是揍还是不揍?”

这下轮到陈潇然傻眼了,“老婆大人,我错了”

“好吧,陈潇然,想点现实的,好好奋斗吧”

陈潇然举了举拳头,“我一直在努力奋斗,霍霍”

“没看见”陆小年头也不回地在前面走,陈潇然追过来。

陈潇然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在想,我应该过一种怎样的生活?

突然就想到一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陈潇然最近一直在思考未来自己要走怎样的一条路?虽然这个规划的大方向一直有,无论发现没发现,他就在那里。但是,陈潇然还是想变得更好,变得更加有实力。这样,才能撑得起自己和陆小年的未来。

陆小年总说,“陈潇然,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做决定也要和我商量。”

陈潇然就很乖巧地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心里却总在想,男生的责任不告诉你自然有不告诉你的道理。

陆小年每到假期,都会嚷着闹着要出去勤工俭学,体验生活什么的。

陈潇然知道,那些都是累的要死的工作和千篇一律的生活。这种压抑的环境一点都不适合陆小年这种追求自由,不爱束缚地个性。

陆小年说的多了,陈潇然就会很强势地告诉陆小年,“陆小年,呆在我身边,你只要负责幸福就好”

李暮雨也终于是要毕业了,好像在昨天李暮雨还感叹,“看着他们一个个穿着学士服满校园的乱转,在校园的各个角落留念,就像看到了我的明天”

“只是没想到,你的明天来的这么快吧?”陈洛在一边打趣他。

“嗯,现在哥都没心情和你说话,我一想到我要离开这里,我就特别伤感”李暮雨躺在那儿有点发呆地看着天花板。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最近我要毕业的错觉,李暮雨你说,这是受你的影响么”陈潇然从电脑里抬起头。

“你要这么说的话,也没什么不对”

“我还清楚地记得入学的那个炎热的唱着七里香的夏天”陈洛没头没脑的文艺了一句。

“二货”李暮雨吐槽。

“真文艺啊,以前我都没发现”陈潇然有些意味萧索。

“李暮雨,你不考研么”陈潇然看过去。

“不考了。我决定去社会上接受暴风雨的洗礼,努力奋斗了”

“好吧,挺好的一条路”

“你先去试试水,我们随后就到”

“陈潇然我怎么觉得这么不真实呢”

“接受现实吧,你一伸手,你就看到了你扔在床上的毕业证和学士学位证。打开手机一刷新,晒各种毕业照,ps照的满天飞,其中,不乏就有你。”

“好吧,陈潇然说到这儿了,我不得不吐槽一下我的毕业典礼。我去,这搞的什么事啊,毕业典礼开一半居然停电了”

“可好歹也算是顺顺利利开完了。所以,别抱怨了。我和陈洛给你送个行好了”

“毕业了,我都不知道干什么。我突然意识到,我对什么都不自信了”

“怎么有这想法?”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初入社会,可见社会对我的打击有多大。”

“李暮雨,凡事淡定一点。年轻是资本啊,谁的青春不迷茫??请坚定你的脚步”

“陈潇然,你能别这么淡定么?这完全不像你现在这时候应该表现出来的气质。咱俩是不是弄反了?我看你等你毕业了,你还能这么云淡风轻不?”

陈潇然哈哈笑了起来,“知道为什么吗?告诉你吧,自从我见了我家侄子表演了边拉粑粑边吃饭、边睡觉边吃饭等一系列神迹后,我对什么都看的很淡定……”

陈洛开始无语了。。。

李暮雨皱眉,“我说,我这会儿正伤感呢,你能别开玩笑不?”

“嗨嗨嗨,我知道了”陈潇然学着日语的语调连连点头。

李暮雨一拳打过去,“不正经”

陈潇然和陈洛拉着李暮雨出门。

“走吧,给你践行一下好了。兄弟陪你喝两杯。”

这三人就勾肩搭背地出去了。

“喂喂,不是说了不准勾肩搭背,影响形象。”

陈潇然举杯对着李暮雨说了句,“祝李暮雨好运,越长越帅,早点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说真的,现在真是有点迷茫。说起梦想,觉得很近也很遥远。毕业以后,现实的生活就铺面而来,梦想也流离失所。我几乎都找不到方向”李暮雨感慨。

“别总说这些伤感的话呗,说点积极向上的才是正事”

“咱兄弟三个,还用这么见外”李暮雨看了陈洛一眼。

“前两天,班里刚在一起吃了散伙饭,有苦的有笑的,最后的日子大家果然都很疯狂啊。”

“这不是应该的么?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怎么我自己有种要毕业的心情。明明我明年才毕业,大爷的”陈潇然挤兑李暮雨。

“我给你讲个笑话好了?为什么穿山甲一直在钻地?”

“因为他在寻找穿山乙。”陈潇然接了句。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陈洛蹦起来问陈潇然。

“哥早听过了,你还拿出来卖弄?”

“姑娘,你能闭嘴吗?”

陈潇然不淡定了,“陈洛你这是找死。叫谁姑娘呢?”

李暮雨指着他俩一脸无语,“这些打打闹闹的时光真好啊。在这些喧闹和繁华之后,突然感到无比的伤感失落,大概就是这样子吧。”

“华灯初上的晚上,在不知名的各地,总有着这样的重聚和散场。”李暮雨拿着酒杯喝下一杯又一杯。

“好好奋斗吧”陈潇然对着李暮雨说了很认真的一句话,同时也对自己说好好奋斗。

陈潇然这次真是有点喝大了,站起来竟然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错觉。走路都有点不稳。陈洛和李暮雨掺扶着在后面走,看陈潇然在前面走的东倒西歪的,就开始笑话陈潇然。

“不是说自己很能喝么?就知道装”

“哈哈哈”李暮雨笑了开来,往路边一坐,“哥不走了”

陈潇然走过去,和李暮雨陈洛那俩并排坐在那里。

“你说别人看见,会不会说,快看,那三个大傻

X。”陈洛问那俩。

“这可说不准。说不定还真有那么缺的人,俗称脑残。”陈潇然赞同。

“但是,你要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当着你面说出来,最多会在心里这样邪恶地诅咒你”李暮雨接了句。

“有道理。所以才说,大街上满是小人呢,一个比一个腹黑,”陈潇然点头赞同,“要真是说出来,那才是神经呢”

“其实坐这儿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傻缺。你看路边那些姑娘看见我们坐在这儿都绕着走。”陈洛补充。

李暮雨在那拍腿,“不应该呀,没看见在这儿坐的都是帅哥么?”

“真是不忘自恋啊你。你又不缺姑娘,苏进进那厮三年对你穷追不舍的,你愣是没同意。谁知道你想什么呢”

“。。。”这下李暮雨无语了,“我就把她当小妹妹,何来男女之情啊”

“现在的小姑娘都太疯狂了,你说哥怎么到这地步了,天天被姑娘调戏”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

“这种生活你马上就可以摆脱了”陈潇然总结。

呆坐在热闹的路边,啤酒没变甜,却少了傻的很认真的心愿,这也是一种成长吧。

翌日,李暮雨背起包,远行。

校园内暖阳普照,微风和煦,是冬日里少有的温暖祥和。操场一群群学弟学妹们正在上着体育课,一脸懒慢悠闲的样子。抬头望见一眸蓝天,纯粹的湛蓝,清透地如此深邃幽远,淡到极致的薄云穿针引线般悠悠飘过,像一幅色调淡雅而极具美感的水墨江南。

我就要远离这如诗如画的岁月在这个满是伤感和离别的季节。眯着眼睛背着包从操场径直穿过,走过这一个个青春与美好见证的角落,沐浴着阳光,好像自己再次在阳光下完整地绽开,又回到那个以梦为马的时光,有时候幸福就来的这么容易,有点莫名奇妙。

尽管不舍,但是还是要离开了。

坐在车窗旁,看那呼啸而过的风景飞快地倒退,还没来得及看清就消失眼前,没有半点流连的余地,就像那飞逝的来不及回忆的青春,能把手伸出去更好,那样更能感受到时光的从指间滑过的怅然,顿挫感油然而生,苍白无力地诠释着自己的渺小,一种无法言说的情绪漫上心头。

外面的风景不时变换,从公路上的绿化带,到都市的高楼大厦,还有街道的车水马龙,再到轨道两侧的高大杨树,穿过漫无边际的田野和偶尔起伏的土丘,还是离开了这个城市。

我走过,从绚烂的阳光爬上桌楼,到夕阳的余晖映射街角。

我想,我们还会再见的。

和那些即便有很多缺点但是却是放不下的二笔青年们。那些同你一起洒落汗水,同欢笑共欢乐的骚年们。

再见,我的大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