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逐恋封神

第四章 被砸了……

穿越之逐恋封神 玉无双90 4125 2010-11-30 16:30:40

  寝宫里的木清苏目送着他离开,等他消失了有好一会才猛地坐起:“我靠!吓死我了,这个时代绝对的君王居然一声不响的来了,幸亏反应及时,才没和他纠缠了太久而暴露了自己不是苏妲己的事实。可是话说回来,自己以前查了很久关于纣王的历史居然愣是没查到纣王居然这么高大,目测下至少有一米九五的感觉,好高啊,古人都长得很高吗??”

木清苏再次揉了揉本就乱糟糟的头发,直挺挺躺下,不再想自己为什么来到商朝这个超纠结的问题,瞪着眼睛注视着上面造价绝对高的惊人的帘帐。细细思考自己在这个时代,这个自己完全不了解,很可能无法驾驭的时代里所要面对的将来,“回去,估计是没希望了,我完全适应并且适应了二十三年二十一世纪已经彻彻底底的和我说拜拜了……我热爱的工作,我热爱的考古……”

“考古?!!!”

“对啊,我现在就在传说中的商朝!商朝耶!不用考了,直接可以‘研’了!”想到这里的木清苏顿时兴奋起来,“蹭蹭蹭”跑下床,这时才认真打量起来目前自己的“家”了。

奴婢衫月说所得“潄芳宫”很大,非常大,因为木清苏目前敢达到也是所在的寝室就长四十米宽五十米!足足她本来寝室的四倍那么大!地上铺着一张由十几张豹皮制成的地毯,木清苏在上面蹦了蹦,撇撇嘴道:“好浪费,好不珍惜国家保护动物……不过踩在上面的感觉好好哦!”

大床左边是一个落地大铜镜,木清苏在上面照了照,看着上面扭曲和模糊的‘自己’无语到:“切,古代就是古代,好好的人用这破铜镜一照就成鬼了!恩……让我看看,正规的椭圆形,镜身和底座上的花纹都很精美,背面的曦皇飞天图雕刻的栩栩如生,就是有一点不好,没有古文物该有的历史沉淀……这要是摆在市面上这件纯正的商朝出品价值应该不低于三个亿……”

右边是一个大衣柜,为什么说大呢?因为衣柜的长度有将近七八米,木清苏一拉开衣柜,发现里面摆的整整齐齐全是锦色豪服!“哇塞,‘研’古就是好,哪像以前那些陵墓不是破的就是烂的?这全是完完整整可以穿的耶!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衣柜就足以媲美她那次在印度发现的一个远古石窟的价值!

木清苏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把‘自己’这间寝室逛得七七八八,一回头,发现一个柜子上面还“藏”这么一个大瓶子,瓶子像极了传说中慈航真人的玉净瓶!“哇塞,这是商朝耶,居然可以烧制出这么‘后代’的瓷器!不可思议!绝对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惊讶而又兴奋地木清苏当即找了个垫脚的东西踩了上去,要把高她很多的的柜子上的瓶子拿下来仔细研究研究,可是就算她的身高再加上那个垫脚的高度也是只能够呛能摸着那瓶子,木清苏不死心的动了动手,但是就是因为这一动手把整个柜子也跟着晃了起来……

“哎呀!——呀——救——命——啊——”

听到动静的婢女们急冲冲的跑了进来,发现被大柜子埋在下面的贵妃娘娘,只露出俩手,手还捧着那个玉瓶,都吓得魂不附体,几十个人手忙脚乱的把柜子帮开,把木清苏扶了起来。

“咳咳……好疼……别!……别碰我的腰!……”被砸的浑身疼痛的木清苏好不容易把自己有点错位的腰骨弄好,可还是疼的她直哼哼,终于明白,兴奋也该有个头的,但她还是很开心,至少那个宝贵的玉瓶没碎,这么超前的东西出现在商朝可是很大的震动吶,如果一不小心自己还能回到二十一世纪,这宝贝要是亮出来,绝对会惊倒一片啊!

一手拉着瓶口一手摸着自己痛苦的左臂的木清苏突然发现那一大堆冲击来帮她逃离痛苦的年轻女子们都惊骇欲绝,眼泪冷汗狂流的跪倒在下面。不解的问道:“喂,我说,你们怎么了?”

衫月连头都不敢抬的回答道:“奴婢们没照顾好娘娘,请娘娘责罚!”按照娘娘往日的作风,她们都估计自己难逃一死了。

责罚?!我自己倒霉关你们什么事?木清苏一愣,随即回醒过来,自己现在是‘著名’的苏妲己啊,让自己的苏妲己被柜子砸到在这古代搞不好是个很大的罪责呢。

“没你们的事,我自己不小心的,再说我也没多大事,都起来吧,别跪着了。”木清苏很是尴尬的说道,其实她刚才确实没受什么伤,就是身上有点淤青,摔在地上肚子有点疼罢了,她也没搞懂为什么自己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外带被狠砸了一下居然啥事没有。身体还很健康!

闻言众婢女就更不敢起来了,这位主子阴晴不定,谁知道她是正处在暴风雨的前奏呢,指不定就是谁一起身她一抬手灭谁!

“娘娘息怒,奴婢办事不利,请责罚!”

木清苏一翻白眼,“叫你们起来就起来,都退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这次婢女们不再坚持,“是,谢谢娘娘绕过之恩。奴婢退下了。”众人整齐划一的说道,然后起身向门口退去。

“对了,我的……这件事就不用报告给陛下了。Understand?”刚说完木清苏才发现自己冒出了一句英语,这个时代英语都还没被发明出来呢。她们听得懂就有鬼了。急忙想解释的时候那些尽管听不懂后半句什么意思的婢女们还是答道:“是——”

就在她们要退到门口的时候,木清苏又叫住了她们“等一下。”但是没有人敢表现出不满。“那个……衫月是吧,你留下,其他人该干嘛就干嘛去吧。”木清苏想到还是找个人了解了解这个时代。想来想去这个人还是这个面貌酷似好友叶珊的婢女好。

“是——奴婢遵旨。”

看着脸上明明写着不安但又拼命压住不安的衫月的木清苏大觉好笑,何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叶珊也会有这表情呢?“好了,你不用那么拘谨,来,做。”她拍了拍床垫示意衫月坐下来,但是衫月安敢真坐下来,和尊贵的贵妃娘娘坐在一起那可是大不敬的事啊!

“奴……奴婢不敢……”

很是纠结的木清苏也没强求,就让她站着,努力想了想,再做一个深呼吸,小心的问道:“我昨晚可能睡得时候不小心头磕着哪了,对以前的事记不太清了,你和我说说我这个人,这个帝宫,这个朝歌,这的商王朝吧。我想看看我能不能回忆的起来。”

衫月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随即又释然了,这就难怪了,难怪早上娘娘会变的这么奇怪了,“娘娘,您……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吗?”

“没!……没有……”木清苏急忙掩饰道:“只是很多都记不起来了,还是有一些些记得的,比如……比如我就记得我的夫君是陛下……”说的她都有点脸红了。

“哦,娘娘,失忆这件事以前就有发生过,只要求的流云子的碧露真水就可以恢复记忆了,流云子师从金鳌岛通天圣人门下的三霄娘娘,恢复记忆应该不难。只是……”

“不用了,不用了,呵呵,我想自己就应该能想的起来,不用麻烦她了”木清苏连忙打断她的话,当即冷汗就冒了下来,金鳌岛?通天圣人?!三霄娘娘?!!这还是我所认知的商王朝吗?难道真是封神时代?那我……岂不是真是狐狸精了?!!!

木清苏心里普满了满满的震惊和悲催。震惊这个时代自己完全不懂,悲催自己居然成了动物了!而且是最**的狐狸精了!!

“娘娘……娘娘……”

听到衫月的呼唤才回过神来的木清苏眨了眨眼,握着衫月的手问道:“那个什么流云子,是不是可以踩着剑天上灰……会飞来飞去的那种啊?”。被死叶珊影响的差点就说成“灰来灰去”了。她木清苏曾今也是个仙剑迷啊,如果真的是这个仙剑纵横的时代,那应该是很好玩的事。

“娘娘,流云子她不踩剑……”衫月回答道。被木清苏握着手她非常的受宠若惊。娘娘确实失忆了,变得好亲切啊。

“不踩剑?难道这不是仙侠的时代吗?”木清苏一愣,兴致马上变得缺缺。

“流云子本身是一朵流云得道,她不用剑也能飞得很快。”衫月飞快的答道。

我靠!真有神仙吶?!突然想起封神里的一切情节,额头猛冒冷汗,如果真的有神仙,证明封神之战必须开始,证明天地杀劫必须降临商王朝!证明自己最后必须被该死的女娲娘娘过河拆桥,死在陆压的斩仙飞刀之下!想到这里的木清苏顿时冷汗连连,封神里连真正的九尾狐狸都没逃离死的下场,又何况自己这个啥都不会的现代人?

这钟感觉就像是你有幸翻看到了地府的生死簿,然后对自己未来的命运完全知道,但是关键自己啥都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发生,这才是最痛苦的!

“我靠!我靠!我再靠!!”木清苏感觉自己的未来充满了灰暗。

“娘娘,您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看到木清苏脸色瞬间变得极差,而且嘴里冒出一些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话的衫月异常小心的询问道。

衫月的话音把陷入对自己未来东躲西藏还是被女娲娘娘制住,交与西岐赶来的杨戬三人带回帐内,然后那个哥哥全死光只剩下他一个导致心理极度变态的陆压道君阴笑着说道:“请宝贝转身!……”的木清苏拉了回来。

“啊?!哦……我……我没事,就是好像想起了一些些过去的事情了,呵呵,呵呵,对了,我失忆的是只可你知我知,帮我保守好秘密。”木清苏急忙掩饰过去。

“奴婢明白,娘娘”

说到底这个封神之战不过是圣人们漫长无比的生命中无聊而以天地为棋,众生为棋子下得一场棋而已。碧游宫门下造下无边杀劫也不过是圣人博弈的一个借口。木清苏心里充满了无力感。

“可是,我不是苏妲己啊,我不会像小说里那样写的迷惑商纣,断送成汤社稷,那号称代天封神的疯子姜子牙应该不会揪着我不放吧?对对,他没有理由杀我啊,要迷惑纣王就留着那个雉鸡精啥的迷惑去,姐姐闪了先……可是如果因为少了我他们并没有断送掉成汤社稷,商王朝还是继续存在,那还会不会有二十一世纪的我麽?…………哎哎,不想了不想了,先保命要紧!”木清苏心中想到这里就放宽了,自己又不是那苦命的苏妲己,应该不会像小说里写的那么悲惨吧?要是好运的话,修的仙剑之术,纵横三界……似乎是个很美妙的事啊!嘿……

“那你讲讲我这个人吧。讲讲我以前的事。放心,你据实讲,我不会怪罪你的”木清苏努力装出温和的表情问道。看到这个和叶珊几乎一摸一样的脸她就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额……回娘娘,娘娘以前温柔贤淑,很得陛下宠爱,在帝宫中素有贤名……”衫月感觉这么温和的妲己娘娘才是最可怕的,以前至少还是知道她是生气还是开心,现在谁知道她到底是什么状态啊,而且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怎么说啊?难道据实说?估计一照实说娘娘就一掌把她拍飞了!

“算了算了不说我了”木清苏知道她不敢真说,也明白‘自己’以前肯定好不到那里去。于是就换了一个话题:“衫月,现在离陛下进香女娲宫多长时间了?”她不敢直接名言纣王作在女娲宫作淫诗这件事,换了一个说法。

“回禀娘娘,算算时日,已有三年了。”衫月答道。三年?女娲娘娘说成汤还有二十八年气运,那现在岂不是还有二十五年的寿命?看来自己还有不短的时间啊。要是自己穿越的时候姜子牙已经兵临城下,那就糟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