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逐恋封神

第十六章 欲上九天摘星月

穿越之逐恋封神 玉无双90 2597 2010-11-30 16:30:40

  这是星光满天的夜晚。

走在九曲泓栏,木清苏感觉今晚的风好冷。

更冷的是一言不发的纣王。

纣王一米九五的大高个在前面慢慢的走着,高大的背影此时看起来却非常落寞和疲惫。两人的脚步声在九曲泓栏异常的清晰,仿佛一脚一脚就踩在人的心脏上……

木清苏“蹭蹭蹭”小跑两步追上了纣王,将小手伸进了他宽大的手掌里面,这个动作连她自个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她身上,但是感觉在萧瑟的秋风中,右手能有这么好的取暖地方很不错,尽管纣王的手掌比她的手还冰冷。

两人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直到眼前一暗,木清苏才明白自己和他已经走进了一栋大楼里,大楼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螺旋而上的木梯,抬头往上看,木梯几乎看不到边。

但是她已经和他登上了第一个台阶。

木清苏只是看着纣王英俊冰冷的侧脸不说话,纣王却像是机器般毫无感情的往前走,遇到台阶上台阶,遇到弯道转弯道。

“一,二,三……”

木清苏一边慢慢的数着她所走过的台阶,一边歪着头看着纣王的侧脸,发现纣王真的好帅好帅,但是这样的他真的很令她心疼,但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她所有的动作就像是注定般,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哪怕眨一下眼睛。

“八百一,八百二,八百三……”

“九千一,九千二,九千三……”

“九千九百九十,九千九百九十一,九千九百九十二……”

就在木清苏自己都快数不清这些台阶时,头上突然泻下耀眼的金光,迷离了她的眼睛,模糊了纣王的身形。

“九千九百九十七,九千九百九十八,九千九百九十九!”

当最后一个台阶被她踩在脚下时,木清苏突然感觉自己是站在一座孤零零的独木桥上,桥的左边,是生,桥的右边,是死……

离开阶梯时纣王一瞬间瘫痪下来,后背靠着镶金塔边缓缓的坐了下来。望着满天星光,纣王默然不语。

“陛下……”木清苏突然感觉到自己吐出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真的好好听,可是好陌生,又好熟悉。

纣王似乎这才发现木清苏跟着他一路上了楼,深秋的晚风吹拂着苏妲己的脸庞,还是那么的美丽,还是那么的绝色动人,还是那么的倾国倾城……

“妲己,你不是去西岐军营了吗?怎么跟朕上来了呢?”纣王的话语显出无限的温柔。

木清苏转过头来,和他一起看天上的繁星。

漫天的星光撒在他们身上,星光仿佛点亮了两人,一个美轮美奂的圆月悬挂在西边,耀尽了一世光芒。这样的景色真的好美,无尽的星斗璀璨了整片整片的天空。炫离了她的眼睛。

“陛下,您在哪……臣妾在哪。”木清苏言不由主的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她的脑子却翻来覆去纣王莫名其妙的话语:我去西岐军营?我去那干什么?……难道!……这是……

“也好,陪朕欣赏这大商美景吧。还记得吗?这就是朕为你而建的摘星楼,今日方才完工,摘星楼,摘取九天繁星之意……可惜,现在朕无法为你摘下了……”言语中纣王的神情更加落寞。更加悲伤。

摘星楼!

摘星楼?!那岂不是纣王摔死的摘星楼麽?!

木清苏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

但是她的身体却很是温柔的伸出双手,凝视着纣王无尽沧桑的眼眸,

“不,陛下,您已经为我摘到了,而且,是天底下最耀眼,最迷人,完全属于臣妾的星星。”

当她说完木清苏都快哭了的刹那,天地突然下起了流星雨,数以兆计的流星灿烂的划破夜空,在繁星下耀出最亮眼的光芒。

满天的流星划过摘星楼的护栏,一颗一颗的在纣王的眼中映出,绚烂了他的眼睛,木清苏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因为,在这一刻,纣王,就是她的天,就是她的地,就是她的此生最心爱的星星,他的星光,足以照射了她的一生!

两人的嘴唇渐渐靠近,木清苏的红唇终于碰上了纣王冰冷苍白的嘴唇,她情不自禁的吻着他,双手环上了他的颈部,纣王抱着她站了起来,两人紧紧相拥,耀眼的北极星斗的光芒在他们的唇间跳动,无尽的流星仿佛在他们身旁擦过……

“可是。”纣王和木清苏终于停下了好长好长的拥吻,脸上悲伤不解。

“可是,就是再耀眼的星斗,也一如下坠的流星,终有坠落之时……”纣王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木清苏右手轻抚着他冰冷异常的脸颊,“在妲己心里,您,永远不会坠落!”

纣王毫无表情的脸终于泛起了一丝微笑,这丝微笑,帅的令她几乎要深陷其中。

纣王牵着她的手,缓步走到栏边,“妲己,就让此时此刻,你我,共赏这大商风光,共赏这岁月山河吧!”

木清苏这才看到了下面的情景,看到时,她不禁深吸了一口冷气。

下面,不管是宫外,还是宫内,到处都烧起冲天大火,火光把如蚁般微笑的人和小小的建筑物照的通亮,耳边还掠过不清晰的人类临死前的惨叫声。这种声音夹杂在冷冽呼啸的风中显得异常的刺耳。

而且,她也看到,摘星楼下,同时也冒起了火光!

“妲己,你曾说要摘到天上最美最亮的星星,所以朕为你建造了这个摘星楼,耗时十年零五个月,摘星楼,摘取天下繁星。虽未曾真正为你摘到天星,但朕此生从不想对你食言,朕,差不多做到了吧?”纣王无视下面的火光,无视下面的哀嚎,左手指着最亮的太阴金星(月亮),对着木清苏说道。

摘取九天繁星,是啊,作为一个帝王,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就算是摘取繁星,又算的了什么呢?

“陛下,你已经做到了,你完全做到了!陛下——”

纣王将她的手握紧,然后一起放在了摘星楼最高一层的护栏上,然后自己空着的左手也搭在上面,正身冷冷看着下面不断突进帝宫的西岐军队,看着腾云驾雾肆意斩杀帝宫宫人的仙人,然后目光上移,射向无尽的远方,仿佛想要看遍整个大商……曾今属于大商的领土……

“我!殷受!大商第三十代君王!大商历代传下近六百年之成汤社稷!断于我手!”

摘星楼下,是亿万里江山,曾今属于大商的江山,大商历代在此书写下辉煌无比的篇章,和无与伦比的荣耀……但是,过了今晚,这万里山河,这壮丽瑰境,将易于他人之手。

纣王坚守了他对妲己的誓言,可是他却背弃了对成汤,对历代对大商作出贡献的人的誓言,犹记得,当初登上帝位那郑重的宣誓:“朕必将誓死守护着大商血统,成汤社稷,万里江山!”犹记得,当初三皇山祭拜轩辕之时,举手对天发誓:“大商,必将千秋万代,世世不息!”……

纣王的声音似乎上达九霄,下至地府,下面烧杀劫掠的行为停止了,西岐军士手中的刀戟血迹点点,但是在劈向幸存的帝宫之人时硬生生停住了。去肢断臂未死的停止了哀嚎,抑或是未受伤,为了帝宫拼死反抗的宫内卫,都放下手中的武器。众人都呆呆的看着摘星楼之上的,那个魁梧高大的身影,为守卫帝宫拼死奋战的最后将士都留下了血泪,他们知道,这场战争,终要结束,以他们帝王的血!

“我!愧对成汤,愧对大商列祖列宗!然!吾亦不悔!”

纣王的声音再次在星空下飘荡,木清苏早已泪流满面。

火光已经串了上来,摘星楼已经遥遥欲坠……

“不!……”木清苏吓得大喊着一瞬间醒了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