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逐恋封神

第十一章 好大的巨阙

穿越之逐恋封神 玉无双90 2159 2010-11-30 16:30:40

  木清苏边哼着有些五音不全的《西厢》边四处闲逛,同玉湖边的洗衣宫女洗过衣服;和沁芳园的美人们扑过蝶;同宫廷乐部的人敲过大商乐器,甚至还教那些她自己都不是很懂的、春秋才兴起的五音宫商角徵羽;向清舞部的那些舞女们学过大商舞蹈……

但是她却不知道一场完全针对她的‘阳谋’已经展开……

“上仙,朕之帝宫真的有妖孽作祟么?”高坐金龙座的纣王皱着眉头向殿下一中年男子问道。有妖孽?切末伤了妲己啊。

中年男子正是封神中赫赫有名的盗版之祖云中子,此人头戴方巾,一身道袍,一副仙家气派,“陛下,贫道乃得道高修,此等妖气纵横于朝歌,戾气弥漫于禁闼,吾岂能有不辨知之理?陛下,朝歌不比他地,若是妖魅横行,必将造成朝纲大乱,祸乱众生!”

“此乃天子重地,天生便有九龙护城,神卫守宫,何来妖魅?”纣王一扭头不信,笑话,惑乱众生的只怕是你们这些长生得道的修士吧!

自启建夏以来,便一直有九龙护城,神卫守宫,非此朝代气数已尽则城不可破,宫不可失。除非是三教修士持太清,玉清,上清正法,又得天子首肯,否者就是上古为天下主角的巫妖也是不可进这帝宫。所以纣王自信不可能会有什么妖魅作祟。

这个云中子当然不知道为什么,让苏妲己进宫魅惑圣上的可是圣人女娲!作为众生中最高等的存在,她当然有能力避开九龙护城,神卫守宫的禁制。心下一转,当下随口说道:“想必这是洪荒异种,有无视禁制之能,吾观帝宫之中妖气磅礴,必是妖魅来此有些时日了。”

瞥了瞥有点动容的纣王,云中子不禁暗笑。

就算纣王不怎么相信,但是还是心下当心,毕竟云中子是得道高人啊,说的这么信誓旦旦了,不由他不信。

“那敢问上仙,有何物可镇此妖?”纣王沉思片刻问道。

就等你这句了!云中子心中大爽,,如果真的可以助纣王除妖,必是大功一件,功德罩身,想必在不久的老爷所说的天地量劫中争取更多生机……对了,截取一线生机乃是截教那一群根脚低下之人信奉的,我为阐教十二金仙,应是还天地一片清明才是……心里面为了自己换了一个说法的云中子双手环胸,故作深沉状外带自信的道:“陛下莫慌,贫道自有应对之法。”

随即取出一个古朴花篮,右手对着花篮凭空做了一个抬手的动作,花篮中升起一颗苍天巨树,树名为松,并指为刀,刹那间剑气纵横,不多时便把松树削成一柄巨剑,再放进他早就准备好的乾坤鼎……当然这个乾坤鼎是个赝品,不可能是那天地自生的先天灵宝。

终于在近一个早上的时间才把这柄用来杀死妲己的‘巨阙’炼制完毕,纣王好奇的一摸剑身微自颤抖的巨阙,感觉上面传来一股浩然正气。

“此剑名为‘巨阙’!”

“那此物镇与何处是好?”纣王问道。

“陛下,挂于分宫楼即可,三日之内,妖孽必灰灰了去……”

“哇塞,好大的剑吶!”上分宫楼吹吹风的木清苏突然发现本来空旷的分宫楼顶上此时悬浮着一柄大剑,剑光长就有五十米!“谁那么吃饱了撑的造这柄怎么巨巨巨巨剑??”木清苏一脸疑惑的右手支着下巴绕着那柄巨剑转了一圈。伸手弹了弹剑身,“恩,质地应该是木材,剑的外形仿造了一些帝王剑,剑劲浩然,估计有斩妖除魔……斩妖?我靠!”

本还品头论足的她猛想到了什么,抬头一看,只见剑身上刻着“巨阙”两个大字!

“我再靠!原来早上衫月说的一个太乙金仙是阐教十二金仙中的云中子来啦!斩妖就是为了斩我啊!三日之内我必死无疑……我怎么这么悲催………不行了不行了,衫月,扶着我,快!去叫殡善堂,三日之后为我收尸吧……”

听的在一旁的衫月和碧莲脸色猛变,连忙扶住就要往下倒的贵妃娘娘。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这样?”衫月看脸色从早上到现在才有回转的娘娘又惨白了,吓得她手足无措了。

“天要亡哦木清苏,我木清苏不得不死……也罢,不求陛下烧这巨阙了,只要我一死,这成汤社稷指不定就会真的千秋万代的传下去……”

“衫月……我一死,你就找个善良的人嫁了吧,最好是找西岐的男人……”

“碧莲,你……还小,嫁人还早了点,我死后,你就出宫,相信有我劝说陛下必不会为难你,你出宫后,就带着你全家离开朝歌吧,越早越好,也和衫月去西岐吧……”木清苏像是交代后事似的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一刻,她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在慢慢煮沸的水中扑腾的鱼,无论自己怎么挣扎,都耐不过死亡的命运……

其实她是可以像封神里一样,求纣王焚烧云中子耗尽全身一半功力的巨阙的,这样她就可以保住命了,可是她不知为什么,想到如果保住了命,那么岂不是和封神中一样了么?西岐大商两军对战,万民死于战火,三教对立,圣人大战,自己死于斩仙飞刀,纣王摔死摘星楼……这些事情也有可能一样了!

她从没有想到自己可以这么伟大,可以为解救成万上亿的生命奉献出自己。

她也从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在意这个她才来了不到一个月的大商,这个朝歌,这个帝宫……

也许,就在她被巨阙抹杀之后,她就可以回去了,回到她所熟悉,也熟悉她的二十一世纪……

也许,她真的会在巨阙下丧生,永世永世不得超生……

不管是那种情况,她所布的东南西北那几个都是无用功了……

可是!

无论怎样,她都无愿无悔,她眼眸中涌出晶莹的泪光,不为自己,为的是不能长伴二老左右,为的是不在她的庇护之下可能将艰难生存的潄芳宫众婢女,为的是……

“娘娘,您别吓我们啊,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奴婢不走,奴婢要永远伺候您!……”衫月哭了,带着哭音抱着木清苏坚决的说道。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