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逐恋封神

第十五章 炮烙

穿越之逐恋封神 玉无双90 2075 2010-11-30 16:30:40

  龙案上一大推的竹制公文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推开,甩在地上一阵劈拍乱响,一张竹简落在了最上面,清晰额小篆在竹简上亮的耀眼,竹简写着:

“邪魅惑君王,妖气贯朝歌。

血染宫廷时,成汤社稷亡!”

纣王双目冒红,冷冷的注视着案前跪着的杜元铣,冰冷的嘴唇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一句话:“成汤社稷亡?他说成汤社稷会亡于朕手?!邪魅?妲己是吧?你们一个个是不是都想着妲己死?!”

‘死‘这个字他读的非常重,几乎令杜元铣瘫倒下来,但立表忠心、外带痛心疾首的道:“陛下!自苏护进贵人之后,陛下便不思朝政,荒废政机,此乃桀之妹喜也!云中子乃世外高人,有道真修,陛下却不听良言,去剑为桥,庇护妖魅,为天下共修士寒心!……”

“住口!”

纣王怒发冲冠,双手重重的落在案几上,暴涌的九龙劲顿时将案几震成齑粉!

杜元铣所说的是纣王将云中子耗费一半功力造就的巨阙摘下分宫楼,正好木清苏发现怜花庭里的桥坏掉了,本来就是要修的,心里还不解气的她立马把它当做桥梁使用,直接省修桥的钱。

“你这人妖!比那妖道还人妖!”纣王气的直接不拽文言文,暴出粗口,人妖还是从木清苏学过来的,当日纣王还问她:“‘人妖’是什么,是妖和人的后代麽?”

那时被纣王一问给问住,古代可没‘人妖’这概念,想了半天回了一句:“陛下,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人妖,当然是人妖他妈一起生的……额……有点怪,算了,差不多就这意思啦!知道是骂人的意思就行了。”然后跑了。

所以纣王就学会以‘人妖’骂人。

纣王真想一巴掌拍死他,指着略微有些发抖的杜元铣道:“成汤社稷传了十七代三十一位帝王!朕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位!他说成汤社稷会亡于朕手,朕偏要世世代代传下去!血染宫廷是吧?就让你的血先染遍宫廷!”

说着就要挥手命等候在旁的侍卫刀剐杜元铣,帝王宫外传来一个义愤填膺的声音:“陛下!切不可为之啊!元铣乃我大商之股肱,社稷之栋梁啊!太师侍奉先皇及陛下,忠心为我大商,何罪之有?竟至于赐死?!”

来着正是梅伯,他听闻纣王在帝王宫内龙庭震怒,知是好友杜元铣情况不妙,急忙赶来救场来了。

“大商之股肱?社稷之栋梁?!”

纣王怒火中烧,鼻梁猛跳,“此等危言耸听,咒我大商社稷,辱朕之爱妃,还股肱?还栋梁?朕要千刀万剐加身于他都不解朕心头之恨!”

虽然以前自己是不理朝政,荒淫作乐了些,可是现在自己勤于政务,修身养心,虽然做的还不明显,可好歹也得到了苏妲己的肯定,让他心里充满了成为木清苏所谓的‘千古圣贤一帝’满怀了希望,但是这个时候偏偏就有些人泼他凉水,这让一个帝王如何能受到了?!

梅伯也是个死脑筋的人,不比在外多时刚回朝歌的杜元铣不懂皇室,他也知道纣王今日有所回转,但是听闻纣王要将自己的知己好友千刀万剐,心头愤恨,于是说出了对历史有推动性的话语:“陛下,臣闻尧王治天下,应天而顺人,言听雨文官,计从与武将,一朝一日,共谈安民治国之道。去谗远色,共乐太平。然陛下半载不朝,沉迷深宫,为败世之象也!杜元铣当乃治世之忠良,陛下却要重刑加身,必为后世诟病!无视上仙警世之言,乱我大商,断我成汤披荆斩棘,伐桀数十载始有之社稷必在目下!”

本来就非常生气的纣王被梅伯的话气的三尸咋跳,头冒黑烟,双手成爪就要向梅伯、杜元铣抓去,这要是被他这修行九龙帝王诀十载的功力击实,两人必死无疑!

但是纣王的手却在他们额头前一厘米处停止了,刚猛的劲风把他们两人的头发吹的猎猎作响。

纣王嘴角弧起一丝残忍的笑。

“都说成汤社稷断我之手?”鼻孔呼出很大的鼻音,“就这么杀了你们,真是太便宜你们了!侍卫!吩咐下去,命造工房半个时辰内造出一个铜柱,高二丈,园八尺,上中下开三口,为火门,里边用炭火烧红!”

“是!陛下——”

不多时,造工房已经制好纣王所要之物,铜柱被搬到帝王宫外的大广场上,里面炭火通红,纣王指着烧到快红的铜柱,对着被押到铜柱面前的梅伯二人道:

“此乃炮烙!朕要将你等二人绑之其上,受尽火灼之苦!”

“娘娘,您手中的是什么啊?”看着木清苏拿着诺基亚手机对着古代繁华大街狂拍,碧莲好奇的问道。

“哦,这是手机。它可以把你的身形留在上面哦!”木清苏兴奋地道。转而对她们摆摆手,“来,摆个姿势,我给你们拍两张!”

“哎呀,姿势都不会摆?别那么拘谨嘛~!把宫女标准姿势给我费掉!对,手别扣在一起,放松一些,碧莲,放松不是叫你全身垮掉……好嘞,笑一个!……”

木清苏拿着手机对着初次照相的她们就是一阵狂拍,一想自己也该入景,就对着明显是刚跑来换班的一个护卫道:

“你!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来监视我的……别担心,我不怪你,只是想让你帮我点小忙,小小忙……”

然后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教会他如何使用手机,教的她口干舌燥才和碧莲衫月两人靠在一起“准备……茄……笑一个!

茄子她们又听不懂,立马换一个。

边让那个侍卫为她们拍照木清苏边和他聊起来:“对了,最近宫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侍卫样子僵僵的眯着眼拍照,‘喀嚓’一张后说道:“回娘娘,刚才大夫梅伯,太师杜元铣触犯圣怒,陛下令造工房制造了一个高二丈,园八尺,上中下开三口,为火门,里边用炭火烧红的铜柱……”

“炮烙!”还没等他说完,木清苏便打断了他,声音大的吓得旁边的行人注目视之,随后她就昏倒在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