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逐恋封神

第二十四章 道别(下)

穿越之逐恋封神 玉无双90 2373 2010-11-30 16:30:40

  “今日之事,大哥你可千万千万别告诉其他人,拜托了拜托!特别不能让陛下知道,要是他知道了,我铁定跑不了了!”木清苏突然想到孔宣曾说他和纣王是八拜之交,自己就这么冒冒失失的把‘大计’告诉了他,可能会对她的计划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急忙央求道。

孔宣看了她半晌,直到她以为孔宣必不答应时,才露出了笑脸,“好。”

“大哥!不带这么吓人的!……就这样,一言为定!”木清苏舒口气。孔宣这么有名的人应该不会言而无信,而且,虽然认识他不久,但是她就是莫然的相信他!

“感觉……”孔宣双手抱胸,低着头看着她,“你和传言中的很不一样啊,别人都说你是祸国殃民之人,但是我认识的你,绝对不是。”

“这事……就说来话长了。”木清苏瞥见窗外已是夕阳西下,忙说道:“我的事下次再聊哈!我是贵妃,陛下让我日落之前必须回到潄芳宫,我得想回去了,再见!”

再见?孔宣看着她离去的方向久久没有动,这便是苏妲己吗?天道所系之关键人物?好一个妙人吶!无怪呼玉鼎道友曾道外人之言不可尽信,这苏妲己虽生的世间少有,天地无双,但是确实心地善良之人。

今天木清苏起了个大早,拉着衫月和碧莲两人,在帝宫中到处乱逛。

“真的要离开了……”木清苏站在滴水檐前看着古代的世界,看着这个自己生活近两个月的地方,突然感觉格外的亲切,就像,自己在这里已经住了大半辈子似地。

“娘娘,您真的决定了吗?”衫月双手相扣规规矩矩的站在木清苏身后,她也在看着这个自己生活的很久很久的时间的地方,她也很舍不得,毕竟突然要离开自己一直生活的地方,然后到另一个根本不熟悉的地方重新开始另一段生活,谁都会舍不得,就算这里再不好,这里再令自己每日生活的胆战心惊,几乎没睡几天好觉。可这个皇宫,也是自己的家呀!

木清苏沉默了半晌,看着依旧是一层大雾笼罩的天空,这个朝歌的早晨很奇怪,每日早上便会有大雾笼罩,直到八九点的时候才会渐渐散去,木清苏蓦然感到一丝丝凉意,连皮袄也挡不住这层寒意的侵袭,朝歌外,应该会更冷吧?木清苏想到,天空突然飘起了白雪,片片雪花轻盈的飘落,宛如花中仙子般降落的凡尘,雪花落在她的脸上,更是一股冰凉袭来。

“下雪了?”木清苏伸出手接下了几片雪花,仰着头注视的她来到这个时代看到的第一场雪。刹那间思绪百转,她想到了上大学时,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南方,孤身一人来到北方求学,那年,她看到了有生之年的第一场雪,不曾见过雪的南方人对雪总是有着莫名的激动。当年她和同学们一起打雪仗,堆雪人的种种场景仿佛就在她面前……

“娘娘,下雪了,外面冷,我们回潄芳宫吧?”碧莲上前问道。

“不。”木清苏摆了摆手,将手中的雪花吹散,转过身微笑这说:“我要着这里的每一个地方,告个别,无声的告别。”

于是,她们再次将身影留在了皇宫的各个角落,金銮殿,九间殿,清心殿,百花宫……木清苏的双手摸遍了这里的宫闱,这里的精美石雕,这里的浮桥,这里的一草,一木……

雪越下越大,最终在皇宫中铺上一层不薄的雪层。木清苏感慨万千的站在分宫楼上,看着楼下层层错落有致的宫宇披上一层白纱。手伸出披风,伸出檐外,雪打在她的手上,冰凉冰凉。木清苏情不自禁的低吟起了那首诗,那首可能不算诗的诗:“

尘台封却千年苦

铜绿深锁一朝苏

登帝阕

依栏护

转亭台

目满雾

终是楼台掩深处

梦落难离封神路

何时梁燕双飞去

坐看天下沉转浮

再画千年

恰似明天

红尘阑珊起千恋

勿知今昔是何年

执握君手长相牵

伴君逍遥天地间

……”

“何时梁燕双飞去,坐看天下沉转浮……娘娘,您的这首诗,好凄凉啊。”衫月心有所感,悲声道。

“呵呵。”木清苏笑笑,是啊,何时才能像梁燕那样,就像,那首诗一样:“天南地北双飞客,老雀几回寒暑……”

“执握君手长相牵,伴君逍遥天地间。看来娘娘心里还是有陛下的,娘娘,您为什么还要离开陛下呢?”碧莲好奇的问道。

此情此景,更添感伤,木清苏摇了摇头,道:“你们不会懂的,就像,张无忌不会懂得小昭为何要此去他方,当那拜火教教主。”

是啊,如果可能,我更想握着你的手从此不管身外俗事,不管他人为了天下神器打生打死,不管封神大战上演洪荒,不管是否西岐已生明主……就牵着你的手,从此再也不放开!……

衫月和碧莲互相注视了一眼,都是摇摇头,今天的娘娘好奇怪,虽然往日娘娘也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但都没今日的奇怪。

木清苏双手中流泻下了全部的白雪,然后把手放在护栏上,注视着远方,轻叹出声。“坐看天下沉转浮……成汤江山,万里江河……衫月,我们皇宫差不多都转过了吧?”

“回娘娘,还有陛下的御书殿尚未转过。”

无心看奏折,纣王将奏折仍回了御书桌,曾今被他大成齑粉的桌子早已重新换了一张,更大更精美更结实。

“这妲己。”纣王无奈的叹了口气,“整日往朝歌跑,也不知朝歌中有什么那么吸引她的?也不来看朕。”虽是言语尽是责怪之意,但语气上确实半点全无。

现在的妲己变化还真大,但他却越来越觉得这就是真正的她,蓦然想起了那日在清湖湖畔……

“陛下……”耳畔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把纣王拉回了现实,“妲……哦,是梓童啊,什么事?”他差点以为是妲己来了。

姜皇后笑了笑,她知道那个“妲”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但却没有计较什么,端着补汤上前,放在桌子的空地方上,“陛下,臣妾给你带来了参汤,趁热喝了吧。”

纣王从她手里接过了补汤,姜皇后则将桌子上凌乱的奏折一一摆齐。

喝了一口热汤,纣王清了清脑子说道:“不知为何,近日老是心神不宁。”

未闻姜后答话,恍然间天地淡色,显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道袍老者的身形,一种飘渺五根的声音传来:“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是故留取一线生机也。但吾已以身合道,补完天道,奈何天道骤亏,天机顿然晦涩,变数陡生……也罢,是时成汤合灭,西周当兴。纣王你杀妻诛子,此乃定数,非人力可改,无可为也,吾便助成天道吧!”

眼前景象突然变化,又回到了御书殿,但是适才贤淑问汤的姜后突然改变,手执宝剑,指着纣王骂道:“昏君!荒淫无道,夜夜笙歌。造炮烙而虐贤臣,近奸臣而堵谏道,是为人人得而诛之!”于是便挺剑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