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逐恋封神

第二十八章 苏醒(上)

穿越之逐恋封神 玉无双90 1998 2010-11-30 16:30:40

  她的本命主魄消失,是因为那块带着她来到这个时代的天地印!在纣王的全力一击,就算是全力护身的金仙巅峰期强者都未必能挡的住,更何况她这个对修真几乎是一无所知,只是平白得了千年狐狸妖力而不通施展的木清苏?!

她是必死无疑的!只是在关键时刻,原本沉寂的天地印突然出现,自主吸去了纣王九龙劲的大量攻击力,最后顺带吸走了魂魄受损的木清苏本命主魄,形成了假死状态。

衫月和碧莲等众潄芳宫婢女连日来都守着木清苏床前,尤其是衫月,自从木清苏昏迷之后已经五日未曾合眼过了,她不止一次的向上苍祈祷,祈祷不要让娘娘这么善良的人早夭,祈祷让她赶快苏醒过来。可是,木清苏一直向一个死人一样毫无气息的躺在床上,她不知道,想要木清苏的命的,就是她祈祷的上苍!

看着脸色苍白,嘴唇干白的木清苏,衫月很是心疼,自苏妃娘娘上次失忆之后,已经多次昏过,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这一次,天下医师及术士俱是束手无策,她真的很怕苏妃娘娘会一躺不起……

在这个冰冷的后宫,自从有了失忆后的木清苏,便多了许多许多的欢笑和温暖,木清苏,就是潄芳宫众人的主心骨,可是自从她昏过去后,原本充满和谐与阳光的潄芳宫,再次陷入死寂,比之前更加冰冷的死寂。

“衫月,由我来守着妹妹吧,你都五天滴水未进,没有合眼了。”姜后拍了拍守着木清苏的衫月后背说道,她的伤并不重,只是受了点九龙劲的侵袭,没有大碍,所以第二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

衫月眼中布满血丝,神色很不好,她转过头,看见姜皇后,突然揪住她的衣领:“皇后娘娘,你说,陛下他们能得来元屠剑麽?!”话未说完,眼泪就又留了下来。“娘娘也是五天什么都没吃啊,她怎能受得了?!”

看来妹妹深得御下之道啊。看到衫月如此担心木清苏,姜皇后不禁感叹道,顺了一下衫月乱乱的发丝,温柔的道:“妹妹吉人自有天相,必能度过此灾,相信哀家,回去休息吧,还有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指不定你们休息好起来之后陛下就带着元屠剑回朝歌了,相信你们娘娘醒来之后看见你们为她把身体搞垮,会为你们心疼的。”

她也很感激木清苏,非常感激。要不是有她替她挡下了纣王的那一下,她肯定早已灰飞烟灭了!

“恩,好!”衫月被她劝动,抹干眼泪,站起了身,坐太久了身体有点晃,被碧莲扶住后终于站直了,临走还不忘对姜后说道:“皇后娘娘,如果陛下回朝了,请您务必叫我起来。”

看着衫月等人离开,姜后叹了口气,刚要转身,眼前一黑,倒了下来。

一个白衣人突兀的出现在潄芳宫中,看着气息断绝的木清苏半晌,“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的!”然后化成一缕轻烟,瞬闪而逝!

一个月转瞬即过,这是对昏迷中的木清苏而言,但是对于征战血海的纣王和孔宣大军还有在潄芳宫中苦苦等待的众人而言却是度日如年!

纣王成功的在一个月后夺得元屠剑,和孔宣带着浑身鲜血班师回朝……

不能说班师回朝,因为,三十多万全副装备的大商将士能回到朝歌的不足百人!!!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可谓是成汤建商之后的最大的一次战役,但是大商远征军,这次对抗的是阿修罗部众!

此战之后,血海的血水猛增十余米!大商的军队几乎损失殆尽!当然,血海不是没有损失,大梵天被孔宣彻底化成飞灰!毗湿奴,湿婆被纣王的九龙之力永远化成血水!冥河老祖本人更是被孔宣和纣王两人联手打成重伤!

不过凭孔宣和纣王之能,本是不可能抢走冥河老祖的元屠剑的,冥河老祖拼上了老命,拼上了千万年修为,全力施为之下,孔宣的五色神光是不可能刷落元屠剑,毕竟元屠剑对冥河来说太重要了,失去了阿鼻剑不要紧,因为仅是失去一柄天地灵宝,失去了对地府阿鼻地狱的控制对他来说这种损失还是勉勉强强可以接受的,但是他们要的不是阿鼻,是元屠剑!冥河座下的阿修罗部族为何能够生生不死,就是因为主生力的元屠镇血海,要是元屠没了……结果可想而知!

纣王能夺得元屠剑,实在是个巧合,西方圣人准提正好‘算’到血海之底的自盘古开天地之后便孕育而生的血莲‘与他甚是有缘’。出手暗算了一下正战的兴起的血海,又在此时,一道刚猛无铸的白光骤然从某个角落射中了血海,一旁的孔宣正好放出五色神光,刷落准提手中双剑,阿鼻剑理都不理,抢了元屠剑直接跑路!!~

终于在潄芳宫众人苦苦等待中纣王和孔宣几人回到了朝歌,回到了帝宫。对于这件事,天机不明,无法测算出真正缘由的洪荒各势力俱是讶然失色——这也太扯了吧?人族军队居然能战胜了不可一世的阿修罗族!

他们也真正认识到了孔宣的实力,本来孔宣的名声就不显,知道他的真正修为的人就不多,他们根本想不到孔宣能战平准圣级,斩却一尸的超级大高手冥河老祖!

看到浑身是血,样子极为凄惨的陛下回到朝歌,致使得朝纲震动,朝歌上下,都为他们的陛下如此真情至性而备受感动,试问?至成汤以来,有哪一位帝王拥有如此血性?!如此变态的勇力?虽然大商三十万军队都已灰飞烟灭,但至少把优势于人族的阿修罗族打残!

纣王站在潄芳宫里的木清苏的那张巨床旁,手里捧着大放青光的元屠剑,看着躺在床上,点点晶莹的星力流进体内的木清苏,激动的浑身微微发颤……

“朕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