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还好我们都在

相逢何必不相识

还好我们都在 倪念安 2155 2014-03-03 11:15:59

  “梁芥开门,开门开门。”

“你干嘛啊!”梁芥穿着睡衣站在门口,昨晚她在警局值了一夜的班!回来刚睡着就被吵醒了。

“大姐,这次你一定要救我,知道吗?”张小宇站在门口不停的说着。梁芥看到来的人是张小宇之后随手就准备将门光上。“别,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好吗?难道你真的让我与一个陌生女人结婚吗?”张小宇用双手撑着梁芥欲光上的门。

“你哪次不是说是最后一次呢?”

“这是真的最后一次,老爷子都下命令了,必须得带上女伴,没有就给我相亲,你看我这临时也不能换,是吧!”张小宇继续哀求。

“企业小开,未婚青年,不用相亲也能找着的,你哪儿差伴了。”

“那些胭脂俗粉那有你好啊!”说着便使劲的往门里挤。

“哎呀!你出去出去,我还要睡觉呢?”梁芥将他推挡在门外,不让他进来。

“我不。”张小宇仍旧站在门口不动,如果先走了他就真的没戏。

“哎呀!好吧好吧,几点?”

“七点半,老地点。”

“行了行了,你快走吧!我还补觉呢!老时间来接我。”说完梁芥就将张小宇关在了门外。

“好!”梁芥不理会他在外面吼,直接回到卧室睡觉去了。

晚上梁芥穿着一袭白色晚礼服,张小宇带着梁芥直接来到了小宇一身黑色西装,来到商贸大厦。这是一个商业酒会,各个著名企业家都会参加,是不少的商业竞争对手。张小宇带着梁芥直接到了酒会大厅,那里挤满了人。

“这是什么酒会啊!怎么这么多人。”梁芥环视一下四周问张小宇。

“这是一个总载举办的,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听说是为自己的儿子办的,一个商业奇才几年内就能收购好几家大公司。”张小宇悠悠的说着。

“你怎么这么不靠谱啊!都没搞清状况来干嘛。”

“商场上哪有真的朋友,这样的酒会只要是商业上有名气的都会被邀请到参加的。”

“呵呵!你是想说你的名气大吧。”梁芥看着他笑。

“好歹我也是个总经理好吗?”张小宇扯了扯衣领直起脑袋,他也可是一个传奇人物的好吗?梁芥挽着他的手不在说话。

“张总你好!”一个中年男人向张小宇伸出了手。

“你好!”张小宇回握。

“张总可真是年轻有为,很早就听你的父亲谈起你。”中年男人继续说道。

“哪里哪里,这都要仰仗你们的照顾。”

“张总太过谦虚了。”那人顿了顿继续说道“你父亲也对沿海开发区感兴趣吗?”

“父亲暂时还没做这样的打算。”张小宇冲着梁芥邪邪的一笑“我只是带我女朋友过来看看。”

“呵呵!现在都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了。”

“李总,我们这些年轻人还得像你们这些前辈学习呢?”张小宇笑着。

“哈哈!好,好,好啊。”李启拍了拍张小宇的肩膀“不愧是老张的儿子,不错啊,不错。”说完就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呵呵呵呵!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刚才的样子呢,活脱脱一个商业精英啊。”梁芥挽着张小宇的手忍不住的笑,却又不敢太过大声。

“谢谢夸奖!”张小宇十分规矩的像梁芥颔首。

“下面有请我们酒会的举办人尧先生为我们讲话。”主持站在台上宣布。

“尧某很高兴大家能买我这个面子,来参加这个酒会。今天也不完全是为了生意,希望大家不要拘束,能够玩的尽兴一点。今天我在这里为我的儿子尧慕予与云上集团的千金习梦思举办订婚宴,十分感谢各位的到来。”尧正易站在台上平和的说着,双鬓有些许斑白的发丝在灯光下若隐若现。

一场商业宴会突然之间变成了订婚宴台下的人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尧正易是商业大亨,行事一向比较随意。大多在商场上久的人也都知道,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在正面抵触他。他的儿子尧慕与也是一位商业奇才,在商界无人不晓。

台上出现两个人影,梁芥无心这场宴会,只在那儿静静的看着。尧慕予一袭黑色燕尾服,一米八几的个子十分高挑,精致的轮廓,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的赞叹。他的后面跟着习梦思,云上集团习享的女儿。

尧正易笑着看着尧幕予走向自己,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场的人都想起了热烈的掌声。

“大家好,我是尧慕予,很高兴大家能够来参加我和梦思的订婚宴。”尧慕予说着脸上看不出波澜。

“一家人都是一个表情,都不会笑。”张小宇看了尧慕予继续说着“你说是吧!梁芥。”说完他转头看着梁芥。

梁芥看着台上的尧慕予,一直看着,不理会张小宇说的什么。

“梁芥,梁芥,”张小宇举起手在梁芥面前晃了晃。

“小宇,你说那是不是小鱼儿?他是不是小鱼儿啊!”梁芥紧紧的握着张小宇的手异常激动,控制不住从内心爆发出的情绪。

“你说他啊!”他看了看台上的尧慕予向梁芥说道“是有那么一点。”

“不是只有那么一点的,你看他的眉角是不是有一颗痣。”梁芥激动的说着。

张小宇拉着梁芥的手“不要太激动了,眉角有痣的人很多,我们还是先看看再说吧!小鱼儿怎么会成了尧正易的儿子呢?”

“我能确定,他一定是小鱼儿的。”梁芥一直看着尧慕予说道。

“梁芥。”张小宇朝梁芥低吼了一声“你冷静一点好吗?长的相似的人有很多,眉角有痣的人也很多。”

“可是长的相似的眉角又有痣的人并不多啊!”梁芥不理会张小宇继续说着。

“小鱼儿只有一个,不是每个只要像的都是,你冷静一点好吗?”张小宇扶住梁芥的肩膀。

“我说过我会一直在那儿的,一直在那儿,小鱼儿为什么不来找我啊!”梁芥将身体靠着张小宇身上说着,声音很低很低。

“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那小子还欠我一只风筝,那可是用了我一周的生活费买的,偏偏那一周我家老爷子罚了我零花钱。”张小宇说着,似乎在想好久以前的事,梁芥微微一笑,她一直没有告诉他其实那一只风筝被他和小鱼儿放了,风筝断了线小鱼儿也没再回来了,是她没有握住风筝线的,也是她送走小鱼儿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